以太坊如何在貨幣和金融領域成爲承載和宣傳全球公共物品的平臺?

撰文: David Hoffman,POV Crypto 主持人兼 RealT 首席運營官
編譯:詹涓

該文首發在聚焦於開放金融的英文付費電子雜誌「Bankless」。Bankless 與鏈聞聯合發佈該文章的中文版本, Bankless 的訂閱地址爲:bankless.substack.com

以太坊是一個在貨幣和金融領域的全球公共物品平臺。

協議下沉理論說明了應用如何從金融實驗變成不可阻擋的全球金融平臺,而被所有人使用。使用一個應用的人越多,它在協議中就下沉得越深,協議下沉底部收集的東西越多,以太坊的引力就越強。

以太坊是協議盆地,DeFi 是江河般的全球公共物品

協議下沉

協議下沉理論爲加密系統在成熟時如何表現提供了一個模型。

理論指出,一個協議越是能去信任、免許可、越是能可信地保持中立,它就越能擴展到一個全球平臺,從而吸收更多的資本。提供構建平臺的協議會變得「密集」,並因在其上構建的人和公司的集體重量而落到協議下沉的底部。

鏈聞注:

協議下沉:DeFi 協議最終會取代加密貨幣交易所

像 Uniswap、Compound 和 Maker 這樣的 Web3 DeFi 協議將通過消除攻擊載體並獲得抗脆弱性而長期生存下來,這將使得它們突破 Web2 應用已經達到的使用規模的限制。

兩個關鍵特性能夠預測協議在協議下沉中的位置:效用 和攻擊面

效用

協議的效用是指協議給用戶帶來的價值,以及催生出的採用和利用協議的動機。協議的效用在於它產生的將資金或資產存入其合約的動力。沉澱到應用中的資產總價值(想想「鎖定在 DeFi 中的價值」) 。對於帶有代幣的協議,效用可以通過代幣市值或存入其合約的總價值來衡量。

攻擊面

協議的攻擊面是協議捕獲、脅迫、破壞和利用的弱點或抵抗能力。如果一個協議具有較大的攻擊面,它可能會被捕獲、脅迫或利用,以使某些人受益,並導致其他人蒙受損失,從而使協議的可信中立性失效。攻擊面的消除減少了協議偏向某一組個體而不是其他所有人的可能。如果一個協議的攻擊面最小,那麼這個協議就是去信任,免許可,可信中立的。這些特質使它能夠擴展到最大數量的用戶。這增加了協議從更廣泛的用戶羣接收更多存款的可能性,從而影響其權重。

協議密度

要發現以太坊上協議或應用的預計密度,只需將協議的效用 (它的有用程度) 除以它的攻擊面 (捕獲它的容易程度) 。那些非常有用且不能被捕獲的內容將會被置於協議下沉的底部。密集的協議沉在底部

Web2 中的密度限制

我們已經從 YouTube、Twitter、Facebook 等大型 Web2 平臺上看到了協議下沉的早期跡象,幾乎所有的公司和企業都在這些平臺上建立了自己的主頁。

更進一步說,像 iOS App Store 和 Android Play Store 這樣的平臺都位於協議下沉的更深層,因爲很多公司都在這些平臺上開發自己的產品。像谷歌 (Google) 、亞馬遜 (Amazon) 、蘋果 (Apple) 、Facebook 或 Twitter 這樣的 Web 2 巨頭都在協議下沉中。

這些公司之所以能獲得如此高的估值,是因爲它們爲其他公司搭建了平臺。企業、個人、非營利組織、社會組織都可以免費註冊和使用他們的服務,Web2 平臺成爲了每個人都在使用的全球基礎設施。這些公司通過大量實用的產品創建了一個全球平臺,並在規模上取得了成功,同時對用戶在他們的平臺上能做什麼或不能做什麼也採取了相對無爲而治的態度。

Web2 的運動說明了協議下沉理論所預測的相同結果的存在。像 Instagram、Facebook、Twitter、YouTube 和 Medium 這樣的全球性、非競爭、非排他性的平臺,它們既從免費用戶生成的內容中積累了強大的密度,同時又擁有向儘可能廣泛的受衆擴展的能力,因此已經出現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採用和增長。然而,作爲一家營利性公司的產品,這些平臺的規模終究還要要受到國家監管機構的限制。公司需要從廣告主那裏獲得收入,也要儘可能地從用戶身上榨取收益,這導致三方之間存在着內在的錯位,同時還要面對規模上的限制

Web2 運動建立在 Web1 層的高度密集的協議之上:TCP/IP、HTTP、FTP 是世界上構建 / 發現的最密集的協議,它們代表協議下沉的最底層。我們很少談論這些,因爲我們很少看到它們,而且與 Web3 協議不同,它們不是可以投資或獲利的東西。它們具有完全可信的中立。

Web3 協議是在以太坊上創建的應用,它應該努力達到與 Web1 協議同等級別的可信中立性

以太坊是協議盆地,DeFi 是江河般的全球公共物品

Twitter、Facebook、Youtube 都是免費的全球服務,它們爲世界提供了很多價值,但說到底它們都是一家公司的私有財產。這些產品對特定人羣的利益高於其他所有人,並使用戶受到影響和脅迫。隨着這些平臺的成熟,人們開始談論它們的壟斷地位和它們的偏見性。事實證明,這些平臺內容需要人類來監控,而人們的主觀性限制了它們的中立性,使它們無法成爲一種公正的協議。此外,作爲中心化的公司,它們必須受制於民族國家政府的規章制度。

這些平臺可以免費註冊並進入,並能提供一定的價值,這使得這些平臺非常有用,但是一箇中心化、盈利性公司的存在限制了這些平臺的擴展範圍,或者說限制了它們所擁有的自由。

無論這些公司提供多少效用,都不足以讓它們沉入協議下沉的底部。要想深入進入協議下沉,就不能滿足於做一家服從政府監管和人類主觀願望的盈利性公司。這些平臺上存在的偏見、信任和許可都是最致命的弱點,會令運營商腹背中箭。爲了更深入地進入協議下沉,你只能是一個自我調整的全球協議,不需要中心運營商來維護系統。協議必須是自主的。

協議下沉理論的預測

協議下沉理論的核心預測是,爲了向用戶提供更好的服務,中心化的企業和公司將自由地建立在去信任、免許可、無偏見的協議之上。

因此,在協議下沉中,加密經濟協議註定要落在中心化公司之下。簡單的博弈論表明,像加密貨幣銀行這樣的中心化公司 (如 Coinbase 和 Gemini) 將利用其底層的去中心化協議的力量,以提升其對客戶的價值。

以太坊是協議盆地,DeFi 是江河般的全球公共物品

任何加密銀行都可以通過讓用戶獲得 Dai 儲蓄利率(DSR) 來改善其產品和服務。賬戶中有 DAI 的客戶可以一鍵獲得 DSR 提供的年利率 (APR) 。雖然加密銀行是在內部間競爭,但沒有一家銀行與 DSR 競爭,也沒有一家銀行因爲利用 DSR 而出現什麼損失。雖然 CoinbaseGemini 是競爭對手,但使用 DSR 不是。這使得 DSR 可以擴展到任何選擇使用它的金融機構或個人。你可以爲以太坊上的任何協議或應用重複這種相同的模式,比如 Maker、Compound、PoolTogether、Augur 等。

全球公共物品 (GPGs) 是在協議下沉底部發現的東西。

那些消除了信任、偏見和許可的有用協議將被來自世界各地的公司、企業、銀行和個人利用。全球公共物品不響應 (甚至不承認) 民族國家的法規。在全球範圍內,空氣、水、知識和互聯網協議都是一樣的,不會因管轄權的規定而改變。它們是每個人都可以使用的東西,無論他們住在哪裏。

以太坊爲全球貨幣和金融公共物品提供了一個平臺。

下沉、吸引子、盆地

協議下沉中的下沉指的不是你家的廚房水槽,儘管這兩者在英語裏都是 sink,而且有一定的關聯。下沉指的是匯聚的地方。下沉是一個定義了一個封閉系統邊界和限制的環境,它影響着系統內部所有混沌、模糊的個體單元的軌跡和結果。

下沉迫使獨立的、混沌的事物收斂爲一個可靠、可預測結果的單一有序模式。

在數學中,吸引子(下沉) 是系統趨向於演化的一種或一組條件,用於系統各種各樣的初始條件。系統值如果足夠接近吸引子值,即使受到干擾,也會保持接近。隨着時間的推移,無論初始條件如何,事物都收斂於一個穩定的條件。事物匯聚的地方 (吸引子本身) 實際上不是一個「事物」,而是許多獨立事物匯聚的突現位置。實際上,沒有什麼中心因素在吸引他們,而是宇宙中涌現出的集體力量推動它們進入一個共同的秩序

描述下沉的另一個詞是盆地。下面是一張美國河流流域的地圖。最值得注意的是,粉色的密西西比盆地是世界上最大的盆地之一。任何落在粉色區域內任何地方的水滴都肯定最終會找到自己的匯聚點:密西西比河與大西洋的交匯處

以太坊是協議盆地,DeFi 是江河般的全球公共物品紅色的圓圈是密西西比盆地(下沉)的底部

密西西比河盆地就是下沉。重力是產生能量的力量,在底部產生聚合。

以太坊是一個盆地。以太坊的應用就是其間的江河湖泊。貨幣資產和資本是流向下游的水。在協議下沉的底部有一個吸引子,它向下牽引着應用和資產。

這種吸引力是對全球公共物品的共同普遍需求。

以太坊是協議盆地,DeFi 是江河般的全球公共物品來源:Paul Salisbury 供職於 Techemy Capital

這張完全描述了協議下沉的示意圖最近在 Twitter 上流傳。在以太坊上的事物是匯聚的。它們合併並共同下行到協議下沉。它也說明以太坊不是一堆單獨的應用,而是一個單一的相互連接的應用網絡

對用戶創造價值的全球平臺的需求無處不在,併產生了在以太坊上構建應用的永久動力。以太坊是「最小化提取協調者」的下沉:一個匯聚在免許可、去信任、無偏見的貨幣和金融應用的互聯網盆地。

以太坊的根本性創新是爲渴望成爲全球公共物品的應用提供一個免費安全和保護的系統

以太坊是協議盆地,DeFi 是江河般的全球公共物品

協議下沉

全球公共物品是在協議庫底部發現的東西。加密經濟革命建立在這樣一個基本假設之上:這場革命最終將催生一系列貨幣和金融領域的全球公共物品。

根據定義,全球公共物品是我們現有的最可擴展、最有用、最可靠和最持久的基礎設施,而造就一個好的全球公共物品的特質,與推動一個協議進入協議下沉底部的特質是一樣的。

有兩個特徵決定了協議在協議下沉中的位置:攻擊面和效用。

攻擊面

攻擊面是一種衡量標準,它說明了一個協議在捕獲 / 控制方面的弱點。簡單來說,攻擊面低意味着協議中沒有中心點。信任、許可和偏見是決定協議的「中心」在哪裏,以及捕獲協議的難易程度的特徵。

去信任

在使用協議時,用戶對他人的信任程度如何?別人的自私動機會影響到其他用戶的結果嗎?是否有人在違背用戶意願或在對方不知情的情況下,從對方那裏獲取信息?如果信任不是問題,協議在協議下沉中的位置就會降低。

免許可

任何人都可以使用這個協議嗎?有人可以限制或審查協議的使用嗎?是否有某些管理密鑰爲一組特殊的用戶提供特定的特權?如果每個人使用協議的權利都是平等的,沒有人可以審查其他人,協議在協議下沉中的位置就會降低。

可信的中立

協議對任何特定用戶或實體的好處是否高於其他用戶或實體?一個人或實體從協議成功中獲得的利益是否顯失公平?如果協議足夠公平或公允,協議在協議下沉中的位置就會降低。

效用

效用指的是協議提供給世界的價值究竟有幾許。一個協議越有用,就會有越多的人 / 公司 / 實體在它上面構建。

當一個協議具有較高的效用時,會嚮應用注入更多的價值和資金。這產生了質量,而質量增加了密度。如果協議具有效用,它在協議下沉中的位置就會降低。

協議下沉光譜

上面的每個特徵都有自己的光譜。一個應用在攻擊面和實用性方面都可以在 0-100 範圍內的任何位置。此外,這些特徵的「總分」說明了該協議相對於其他協議的密度。這個評分系統大體上是爲了解釋的需要——只是爲了說明這個比喻。我將在本文後面將其稱爲「全球公共物品得分」。

資產和應用

協議下沉不僅適用於以太坊上的應用,也適用於資產。在以太坊上,資產就是應用。不是所有的應用都是代幣,但所有的代幣都是應用。以太坊上的應用是由合約和它自身的地址定義的。

如果它是以太坊上的合同,它就是一個應用。

以太坊是協議盆地,DeFi 是江河般的全球公共物品

在上面的玻璃圓柱體中,我們能看到密度不同的液體和固體。像液體一樣,固體在協議下沉中找到它們與其自然密度相對應的合適位置。全球公共物品得分同時適用於資產和應用。

公共物品

維基百科對公共物品的定義是:

在經濟學中,公共物品是指具有非排他性和非競爭性的物品,即個人不能被排除在使用之外,或者不需要支付費用就可以從中受益,而且一個人的使用不會減少其他人的使用,或者該物品可以被一個以上的人同時使用。這與海洋中的野生魚類種羣等共同物品形成鮮明對比,後者也具有非排他性,但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競爭性,因爲如果收穫的魚類過多,種羣就會枯竭

非排他性

如果有可能阻止未付費的人獲得某項商品,則該商品是排他的。如果不能阻止沒有付費的消費者獲得某項商品或服務,則該商品或服務具有非排他性。

非競爭性

如果一個消費者消費會阻止另一個消費者消費,或者一方的消費降低了另一方消費的能力,那麼這種商品就是競爭性的。在給定的生產水平下,爲另一個消費者提供這一物品所帶來的邊際成本爲零,那麼該商品就被認爲是非競爭性的。

公共物品並不會隨着使用而枯竭。空氣、水、陽光都是公共物品。聽廣播並不妨礙其他人也聽。路燈爲每個人照亮道路,一視同仁。

和所有事物一樣,這裏也有一個範圍。溪流和湖泊是公共物品;每個人都可以使用它們,而且很難耗盡。然而,它們確實也有可能被耗盡的那一天。雖然它們具有「抗耗竭性」,但人類物種的規模已經表明,無論多大的水庫也有可能耗盡。河流擁有幾乎無窮無盡的水源,這要感謝季節的循環將降水遷移到海拔較高的地方,然而,水向上遊遷移是有速率限制的。

如果消耗率超過供給率,稀缺性就會取而代之,公共物品就會變成競爭性物品。陽光源源不斷地傾瀉在地球上,但是吸取陽光的空間是有限的。物理空間無窮無盡,用之不竭,但一些空間比其他的更有價值,這使得它們具有競爭性。

全球公共物品

全球公共物品是公共物品,但其利益惠及所有國家、所有人民、世世代代。全球公共物品的規模遠遠超出了典型的公共物品。

一些公共物品擴展到全球和代際範圍的能力來自於某些公共物品的抗脆弱性質。兩種不同的物品都可以成爲公共物品,但如果其中一種是抗脆弱的,它將成爲全球公共物品。

抗脆弱性

抗脆弱性是系統的一種屬性,它可以增強系統在壓力、衝擊、波動、噪音、錯誤、故障、攻擊或失敗的結果下茁壯成長的能力。這個概念是由納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Nassim Nicholas Taleb) 在他的著作《反脆弱》 (Antifragile) 中提出的。正如塔勒布在他的書中解釋的那樣,抗脆弱性與韌性(從失敗中恢復的能力) 和穩健性(抵抗失敗的能力) 的概念有着根本的不同。

公共物品通常具有韌性和穩健性 (之前我稱其爲抗耗竭性) ,但全球公共物品具有抗脆弱性;隨着越來越多的人使用它們,它們會變得更好 / 更強。全球公共物品的主要特點是,它們受益於消費它們的用戶的外部性。全球公共物品被消耗 / 使用 / 槓桿化得越多,它就變得越強。

思想和知識是全球公共物品;當你分享一個想法的時候,你不但自己保留了這個想法,並且也讓其他人使用和分享了它。一個好的想法可以傳播到整個世界,而其發起者或想法本身並不會因此遭到任何減損。思想可以代代相傳,永不腐朽。最重要的是,一個想法會隨着更多的人的思考而改進。想法是可以被重複和擴展的東西。這些迭代與最初的想法本身一樣具有可伸縮性和可共享性。好的想法比壞的想法更容易被分享、重複、發展和採納,這就是小小火花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轉變成一場革命的原因。如果每個人都有同樣的想法,想法就會更好。

互聯網是全球公共物品。互聯網的使用並不妨礙其他人也使用它,而且使用互聯網的人越多,它對其他人就越有用。如果互聯網上的東西更多,互聯網爲更多的人提供的效用就越大,這首先會爲互聯網帶來更多的用戶,然後會產生在互聯網上進一步構建的動力。

Web2 產品的核心是抗脆弱性。當世界上越來越多的人在使用 Facebook、Instagram 和 Twitter 時,它們都將成爲更好的產品。然而,擁有這些產品的公司與世界其他地區一樣脆弱,這其中存在着這些產品規模的問題。

搭便車問題

搭便車」問題指的是沒有支付合理份額的人使用或過度使用共享資源所造成的負擔。路燈是公共物品,需要資源來建造,並消耗能源來運行;這就要求向其使用者徵稅,而任何不納稅的人都會對這種公共物品擴大規模、發展得更爲有用造成負擔。這就是路燈不屬於全球公共物品的原因:使用它們並沒有使其更具規模。

從定義上講,全球公共物品是不受搭便車問題影響的公共物品。但事實上,情況恰恰相反。全球公共物品有一種機制,可以對其使用做出最低程度的貢獻。根據定義,如果不返回一定數量的價值,就不能使用全球公共物品,而提供的價值量要超過保持全球公共物品正常運行所需的最低門檻。只要使用全球公共物品,就可以爲它提供維持生命所需的營養。

與公地悲劇不同,全球公共物品體驗的是「公地歡慶」,讓大家聚在一起,爲我們共同使用共享的效用而歡欣鼓舞,而這種效用隨着歡慶的發展而不斷提高。

比特幣是一種全球公共物品

比特幣之所以能存活下來,是因爲它具有很強的抗脆弱性。比特幣資產的價值來自比特幣的抗脆弱性。比特幣的抗脆弱性爲比特幣未來在任何時間框架內的結算提供了最強有力的保證,這反過來又首先產生了它的效用和使用動機。

比特幣成功了,因爲它具有抗脆弱性,它本身也有價值。在這個領域誕生的任何其他加密經濟區塊鏈系統也必須顯示出抗脆弱的特性,否則它最終將被迫屈服於維持遺留系統運行的規則和範式:國家的法律和法規 (瞧瞧 XRP) 。抗脆弱性的事物不需要法律或法規來維持運轉;它們能自給自足。抗脆弱性即獨立於外界的幫助和支持。

比特幣是第一個爲世界提供貨幣或金融平臺、並且符合當前技術狀態和地球公民需求的全球公共物品範例。黃金曾經是一種全球公共物品,但隨着新技術顛覆了它的效用,它慢慢變得過時和陳舊。

以太坊是一個全球公共物品協議

正如我們在《A Bankless Nation, Part II》中討論的那樣,以太坊是協議的協議。以太坊是一個用於生成有利於生成全球公共物品應用的環境的平臺。以太坊是一個在協議中嵌入了安全和保護的平臺,它使得人們在構建應用時不需要考慮自身的安全和保護。

以太坊是協議盆地,DeFi 是江河般的全球公共物品

美國國家公園是公共物品,因爲它們受到美國政府法律法規的保護。如果沒有這種保護,它們要麼就會陷入公地悲劇,要麼會被分割爲私有財產,無法被大衆使用或欣賞。

想象一下大峽谷如果被房子、建築物、街道、管道污水系統遍佈其中會怎樣。這不會是大峽谷,這將是一場悲劇。

爲了維護國家公園的公共物品地位,美國通過規章制度對其進行保護。它限制進入和使用,以確保大峽谷能被每個人和每個人的子孫後代所欣賞。美國用納 稅人的錢來支持這項公共物品。沒有這種保護,國家公園就不會存在;它們沒有成爲自我主權、自我維持的公共物品所必需的抗脆弱性。它們需要外界幫助。美國的法律法規保護和維護公共物品,因爲它認爲有些東西本應是公共物品,但不加以保護就會退化爲私有財產。

以太坊遵循類似的模式,但它不是像國家公園那樣的地方性公共物品,而是在貨幣和金融領域創造和保護全球公共產品的平臺。

Uniswap、MakerDAO 和 Compound 都是更好的金融應用,因爲它們不受限制和監管。一個在民族國家管轄範圍內的盈利性公司,根本就不可能稱其爲 Uniswap。不受華爾街監管的免許可擔保貸款就是會更有用。如果把規則和規定納入協議,但不由中央政府管理,借貸將會更有效率。

以太坊是爲公共產品提供保護的協議,使其成爲全球公共產品。

由於以太坊提供的安全性,應用可以用協議設計者認爲最適合其特定應用的規則取代民族國家的規則和規章。Uniswap、Compound、Maker 被以太坊賦予主權;以太坊對其應用的唯一規則是它們必須遵守 EVM 的規定。以太坊是一個實現金融應用自我主權的協議。

Uniswap

我最近寫了一篇題爲《Uniswap 是基礎設施》 (Uniswap is Infrastructure) 的文章,探討了關於 Uniswap 應用的幾個關鍵點。

這篇文章的重點是說明 Uniswap 的抗脆弱性及其內在的能力,即擴大規模以滿足全球的需求,無論需求是什麼。然而,我現在意識到,我實際上是在描述 Uniswap 是如何成爲一項全球公共物品。

Uniswap 通過將自己的營養注入到協議中來維持其生命。0.3% 的交易費推動了協議的流動性,併爲 Uniswap 擴展到全球平臺創造了環境。交換費是指所有 Uniswap 的消費者同時又是 Uniswap 的生產者;如果不「回饋」協議,就無法使用 Uniswap。

這就是 Uniswap 的抗脆弱性,也是它上升到全球公共物品地位的機制。

但它是去中心化的嗎?

批評人士對以太坊和建立在它之上的事物已經反覆提出了這個問題。這些批評人真正想問的是,這個項目是否有能力抗脆弱,並獲得全球公共物品的地位。

作爲一個全球公共物品,不可能同時還在管理密鑰的控制下。管理密鑰說明了對某些東西的能力和控制,這與全球公共物品的角色和目的是相反的。全球公共物品是公共的,不需要外部保護或支持。因此,在全球公共物品中不應存在管理密鑰。

管理密鑰的存在意味着有可能減少去信任、免許可或可信的中立性;如果存在這種可能性,它就不可能是全球公共物品。

COMP 和治理代幣革命

Compound 最近推出了它的 COMP 代幣,這改變了遊戲規則,使以太坊上的協議從一個受中心化實體保護的公共物品轉變成一個擁有去中心化管理員集的全球公共物品。雖然 COMP 是這方面最突出的例子,但如果許多其他以太坊應用想要將自己提升到全球公共物品的地位,其獨立於 COMP 的底層結構是可以遵循的模型。

Gavin McDermott 在他的文章《瞭解 SAFG》 (Meet the SAFG) 中闡述了這個模型。

SAFG 代幣模型展示出以太坊應用如何優雅而無縫地從一個受保護的公共物品遷移到一個抗脆弱的全球公共物品。這也是以太坊和 DeFi 生態系統對這個新的代幣模型範例如此興奮的根本原因。

鏈聞注:

探討 SAFG 框架如何促進 DeFi 治理:以 Compound 與 Futureswap 爲例

保護保護者

ETH 資產是一種全球公共物品,最重要的是,它是支持以太坊生態系統健康的全球公共物品,後者是一個包含更多全球公共物品的生態系統。以太坊上的所有全球公共物品,無論現在還是將來,都依賴於 ETH 的價值才能發揮作用。ETH 價格越高,以太坊對運行在其上的全球公共物品的保護就越強。排斥 ETH 的價值不僅是對那些試圖在以太坊上建立價值的人的傷害,也是對這些努力的直接攻擊。

這就是爲什麼我強烈反對「炒作 ETH」是壞事的說法,我相信能說出這種話的人肯定不理解這個概念,也不明白 ETH 與圍繞以太坊及其發展的所有努力都密不可分。當 ETH 的價格上漲時,保護以太坊上全球公共物品的牆也在往上升。

幸運的是,ETH 本身就是一種全球公共物品;它可以抗脆弱,不需要別人的支持就能成長。我在幾篇文章中闡述了 ETH 在以太坊的命運,在下面我會透過保護以太坊的全球公共物品的視角來概述這些結論。

就像以太坊上的應用一樣,我所有的文章都是可組合的,每一篇都是在其他文章的基礎上構建的,並且能讓其他文章更好、也更有用。在我看來,這對本文來說是一個切題的結尾。

以太坊是一種新興的結構

  • 以太坊上的應用是可組合的,這種可組合性使得應用隨着時間的推移而融合在一起。
  • 以太坊不是一個由許多獨立應用組成的平臺,而是一個由融合在一起的應用組成的單一結構。
  • 作爲以太坊上全球公共物品得分最高的資產,ETH 是該結構獲得最初、也是最堅實的基礎的起點。
  • 我們歡迎並鼓勵其他資產爲這個結構提供支持和基礎。實際上,還需要其他資產。你不能在一個單一的點上建立一個結構。
  • 由於其作爲以太坊原生資產的優勢地位,ETH 將一直爲以太坊 /DeFi 結構提供更大的支持和基礎
  • 該結構的權重直接與二級市場上支持它的資產價格相關。

ETH 的基本價值主張

  • 假設計劃的協議更新都包括在內 (PoS, EIP 1559) ,ETH 將直接受以太坊經濟的健康和規模影響。
  • 以太坊經濟的體量將以 EIP1559 的形式催生 ETH 稀缺性;以太坊經濟的規模決定了 ETH 的銷燬速度。
  • ETH 的稀缺性與它在全球公共物品得分標準中的效用分數直接相關。
  • ETH 的效用正在於它的稀缺性
  • 以太坊上當前和未來的全球公共物品都將要求 ETH 作爲資產,因爲它的全球公共物品得分很高。
  • 以太坊上大量的全球公共物品將產生對 ETH 無盡的需求

Uniswap 是基礎設施

  • 隨着越來越多的人使用,以太坊上的全球公共物品得到了改善。
  • 每個全球公共物品都可以作爲其他全球公共物品的基礎設施,隨着時間的推移,更容易創建新的、更有用的全球公共物品。
  • 隨着新的全球公共物品出現在以太坊上,它們反過來使原有的全球公共物品更有用。
  • 更多更好的全球公共物品出現在以太坊,集體推動彼此向協議下沉底部移動
  • 當在以太坊協議下沉的底部有許多高效用的全球公共物品時,所有全球公共物品協議總市值的引力將到達以太體之外的領域。
  • 這不僅在全球公共物品數量上產生了一個正反饋迴路,而且在全球公共物品效用上也產生了一個正反饋迴路,因此在激勵人們首先使用以太坊方面產生了一個雙重反饋迴路。

結論:以太坊是全球公共物品的一個吸引點

在以太坊中,抗脆弱性會帶來抗脆弱性。上述《Uniswap 是基礎設施》的最後兩點概述,說明了以太坊的未來:抗脆弱全球公共物品基礎設施的前景。

目前,在協議下沉的底部只能找到少數幾個應用和僅僅數億美元的密度。隨着時間的推移,在底部聚集的質量越多,引力的影響就會越強。這種影響將把協議下沉中的內容拉到更高的位置,並迫使它們下沉到全球公共物品領域。

協議下沉底部不斷增加的質量產生了一種超越以太坊內部生態系統的引力。除了內部的以太坊經濟,外部資本和資產也會感受到在協議下沉底部發現的價值存在。價值是一個如星雲般四通八達的東西;民族國家的壁壘和限制並不足以阻止價值向以太坊滲透。隨着時間的推移,價值將遷移到抗脆弱的全球公共物品世界。

告訴我激勵,我就會給你看結果。

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 的這句名言說明了爲什麼我對以太坊生態系統的成熟發展如此堅定不移。全球公共產品提供的激勵機制太強大了,世界其他領域實在是無法對此視若無睹。Chris Burniske 的文章《協議作爲價值攫取最小化的協調者》 (Protocols as Minimally Extractive Coordinators) ,解釋了在其他任何替代方案之上採用基於以太坊的全球公共物品平臺的動機。他以下面兩句話對文章進行了總結:

交易過程中任何不必要的提取都是一種稅收,最終將被開源協議世界中的複製-粘貼競爭所淘汰。雖然這對企業來說是一個美好的新世界,但儘量減少提取應該有利於我們所有消費者。

鏈聞注:

Placeholder 合夥人:區塊鏈協議如何在交易的各個環節協調利益?

以太坊是一個自由市場的熔爐,那裏的競爭是如此鮮活而激烈,在競爭結束時唯一能生存下來的就是抗脆弱的全球公共物品體系。其他所有元素都會在協議下沉的較高位置找到它們自己的適當位置。

我期待着協議下沉將帶來的 Web3 世界。它將比 Web2 有用 100 倍,但具有與 Web1 相同的公平性和可信的中立性。一旦它來到這裏,人類就真正接近於一個全球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