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並星標 嗶嗶 News

每天 1 次“在看”區塊鏈的 2019

帶你看不一樣的區塊鏈資訊!區塊鏈的 2019

區塊鏈的 2019

2019 年,區塊鏈不再小衆了。在中國,“區塊鏈”入選了《咬文嚼字》評選的 2019 年十大流行語。此外,“區塊鏈”還入選了百度沸點的十大年度科技。另外,在各種搜索引擎上,“區塊鏈”的熱度都在攀升。“區塊鏈”已經熱到你再不知道它就落伍了! BBNews 對 2019 年區塊鏈行業的難忘事件做了回顧,它們就像一個個重要的時間戳,串起了區塊鏈行業的今天。當然,更重要的是,每一次節點事件都在廣播區塊鏈。通過回顧這些事件,這也將幫助我們更好的看待已經逝去的 2019 和即將到來的 2020。 1 月。 01、1 月 6 日,普華永道顧問關於加密行業 2019 的 8 個預測,都兌現了 2018 年 12 月底(12 月 17 日左右),BTC 跌到了本輪最低點,最低跌至 3100~3200 美金左右,這是自 2017 年 12 月底,接近 2 萬美金的最高潮後的最低點,當時的恐慌情緒爲極度恐慌。
現在回頭來看,這天也是行情的轉折點,BTC 終於結束了 2018 年跌跌不休的行情,迎來了 2019 年蹭蹭上揚的行情。

區塊鏈的 2019

BTC 行情 by 非小號 在 2018 年底的恐慌情緒下,2019 年初的媒體們都在總結 2018 年那些跑路的項目方,那些跑路的交易所,以及明星公司的虧損或者裁員,整個市場沉浸在深度的寒冬中,有人離開,有人堅守。 與此同時,大家也都在期待即將到來的 2019。2019 年 1 月 6 日,普華永道顧問 Henri Arslanian 發佈加密行業 2019 年 8 大預測:

  1. 加密生態系統的制度化:從嬰兒成長爲幼兒;2. 更多加密監管規則被制定;3. 再見 1CO,將迎接更多穩定幣和證券化代幣;4. 虛擬銀行將在 2019 年推動創新;5. 隨着財務健康走向前沿,消費者開始使用 FinTech 解決方案,虛擬銀行或成爲催化劑;6. 在 2019 年,許多 B2B FinTech 和 RegTech 的參與者可能將只關注加密公司或虛擬銀行;7. 監管機構催化創新;8. 數據隱私:爲消費者提供動力。

現在回看,這些預測都成了現實。 2 月。 02、2 月 8 日,澳本聰被評“澳洲翟天臨” 2 月 8 日,Craig Wright 在 Medium 上發佈了一篇名爲《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的文章,表示自己就是中本聰。這是 Craig Wright 第一次公開承認自己是中本聰。
不過,很快這些內容就被細心的網友推翻,網友們直指澳本聰發佈的原稿涉嫌大段抄襲,國內網友嘲諷其爲“澳洲翟天臨”。區塊鏈的 2019

自 2016 年開始,Craig Wright 就一直在自證自己是真正的中本聰。然而,由於無法拿出鐵證,即獨屬於中本聰的交易簽名。Craig Wright 一直被認爲是假冒的,其所做所爲只不過是在蹭熱度。
更爲嚴重的是,人們對澳本聰行騙的怒火也從 Craig Wright 本人遷移到了 BSV 項目,今年四月份多家交易所因爲對澳本聰不滿主動下架 BSV,致使 BSV 投資者的利益受到傷害。澳本聰成功上演了從“網紅”到“衆矢之的”的一出“好戲”。 3 月。 03、3 月 14 日,全明星項目 COSMOS 主網上線 3 月 14 日,COSMOS 主網在衆人的期待中喜迎上線。此外,另一個讓人期待的項目 Polkadot 也將在今年年底上線主網。
儘管今年加密貨幣的市場行情還未從寒冬中完全走出來,COSMOS 和 Polkadot 的融資卻是相當順利。COSMOS 在上線當天,其開發團隊就獲得了 Paradigm 領投的 900 萬美元投資,Polkadot 則在完成兩次衆籌後,整體估值高達 12 億美元。區塊鏈的 20192018 年柏林 Web3 峯會,Gavin Wood 在 15 分鐘內發鏈 COSMOS 和 Polkadot 構築了人們對萬鏈互聯時代的想象,它們也是今年的全明星項目,引領了跨鏈的風潮。 然而,跨鏈的願景有多大,它實現起來就會有多難。
當前,跨鏈仍然面臨很多問題,COSMOS 主網上線大半年了,但目前只有轉賬和抵押,跨鏈還沒有實現。此外,COSMOS 還面臨大量開發者流失的問題。在今年 9 月的升級過程中,因爲發生故障,造成了大量的損失。跨鏈項目,想要贏得人們最後的認可,顯然還有一場“持久戰”要打。 04、3 月 26 日,1EO 大熱! 有人包網吧搶購 3 月 26 日,火幣 Prime 上線的首個代幣 TOP,15 億枚 TOP 額度 19 秒被搶光,從 0.00177 美金上漲到約 0.049 美金,開盤暴漲 27.7 倍,8 分鐘交易額破億。一張包了整個網吧搶購 TOP 和一張外賣小哥蹲在地上搶購 TOP 的照片,在朋友圈和社羣內廣爲傳播。區塊鏈的 2019有人包網吧搶購 TOP區塊鏈的 2019外賣小哥搶購 TOP 這場由幣安 Launchpad 掀起的 1EO 狂潮,在今年年初打響了第一槍之後,多個大型交易所緊跟其上,紛紛上線 1EO 平臺,然而在短暫的瘋狂之後,1EO 隨即走向了覆滅。 據 10 月出爐的數據顯示,87 個 1EO 項目,募資超過 20 億,62% 的項目破發,47% 的項目虧損超過 50%,3% 的項目接近歸零。此外,據互鏈脈搏最新統計的數據顯示,11 月 1EO 的融資額爲 0,這是繼 10 月之後再次爲 0。 一方面是 1EO 的亂象讓用戶失去了投資熱情,另一方面,隨着各國對加密貨幣監管力度的加大,1EO 平臺是否合規也要打問號。1EO 很有可能會像 2018 年的 1CO 之後,短暫的熱度之後便走向消亡。 4 月。 05、4 月 2 日,BTC 連續暴漲,牛市來了? 4 月 2 日是充滿魔幻的一天。“SEC 突然批准發行比特幣 ETF”的新聞如平地一聲雷引誘了整個市場的投資情緒。與此同時,BTC 價格連續突破 4300 美元、4500 美元……直到突破 5100 美元,單日暴漲 1000 美元。**
BTC 此輪的暴漲來得太突然,讓人有點不知所措。 區塊鏈的社羣裏紛紛炸開了鍋,有一種大牛市就要到來的恍惚感。** BBNews 爲此還組織線上圓桌,邀請行業大佬,一鑑真假牛市。不過大佬紛紛表示,這只是小牛行情,沒有人斷定接下來會有大牛行情的到來。
現在回過頭來看,BTC 的確自那以後開始走高,在 6 月 27 日那天到達 13531 美金左右的年度高點,不過此後便又開始走低,當前維持在 7100 美金左右。有投資大佬評論,BTC 在 2019 年更像是在整理。 06、4 月 25 日,Bitfinex 偷天換日,挪用 8.5 億美元彌補鉅額虧損? 4 月 26 日,紐約總檢察長辦公室“爆出”加密貨幣交易所 Bitfinex 虧空了 8.5 億美元,並且還嘗試利用其關聯公司 Tether 的資金來彌補。
一石驚起千層浪,先是人們開始懷疑 Tether 及其穩定幣 USDT 的資金儲備是否真的與其市值匹配,另外在 Bitfinex 背後的第三方銀行服務提供商 Crypto Capital 似乎也有不少“貓膩”。 緊接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0 月 7 日和 11 月 22 日,美國紐約南區地方法院和美國華盛頓西區地方法院分別對 Bitfinex 和 Tether 提起集體訴訟。 不過,無論是面對美國總檢察長辦公室的指控,還是美國地方法院的集體訴訟,Bitfinex 都顯得很硬氣。Bitfinex 和美國總檢察長辦公室的“鬥爭”還在繼續,針對集體訴訟,Bitfinex 也進行了強有力的回擊,認爲原告的指控毫無根據。 儘管 2019 年的 Bitfinex 深陷法律糾紛案件,卻依舊不阻擋 bitfinex 和 Tether 的業務蓬勃發展。Bitfinex 順利上線 LEO 平臺,USDT 的頻繁增發……在今年 5 月,Bitfinex 公開近年來的營收情況,不到 100 人的團隊,一年淨利 4 億美金。多位從業者對 Bitfinex 的發展給予了高度認可。 做交易所就要做成 Bitfinex 那樣,做穩定幣就要做成 USDT 那樣。 路子野,產品硬。 5 月。 07、5 月 7 日,幣安被盜 7074 枚 BTC,失望情緒衝頂 5 月 7 日凌晨,幣安被盜 7074 枚 BTC,價值超過 3 億元人民幣。8 日早上 7 點,幣安發佈公告,主動承認被盜的事實。由於被盜金額之大,還是震驚了整個幣圈。
幣安雖然稱,這次遭受攻擊的錢包是熱錢包,僅佔有其持有比特幣的 2%,幣安將擔負起本次全部損失。 但是作爲世界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之一,幣安的被盜依舊讓人唏噓不已。

區塊鏈的 2019
幣安被盜的消息公佈後,整個加密貨幣市場也迅速走跌,BTC 在 1 小時內跌幅達到 3%,BNB 在 24 小時內跌幅達到 7%,其他加密貨幣在短期內也均出現下跌。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幣安第一次被盜。 在 2018 年 3 月和 7 月,幣安分別被黑客攻擊,發生安全事故,雖然此後均被幣安否認,但各種資料和數據均指向幣安被盜的事實。此次,幣安被盜事件發生後,各種陰謀論充斥着幣圈,幣安監守自盜,幣安自導自演。人們對交易所的失望情緒也上升至頂點。資產還能放在交易所嗎? 資產安全的問題,再次動搖着人們對這個新興市場的信心。 作爲資金的聚集地,安全應該是交易所的底線和紅線。 6 月。08、6 月 2 日,蘋果級的 EOS 發佈會,卻只出了個拼多多 2019 年 6 月 2 日,Block.one 在美國華盛頓召開發佈會。發佈會當天吸引了 300 多位行業達人。
Block.one 在發佈會上一共發佈了三款產品以及一項更新,三款產品分別是教育項目 Coinbase Earn、硬件私鑰產品 Yubikey、社交媒體應用 Voice,一項更新是推出 EOSIO 2.0,引入新的解析器 Wasm。 這場讓 EOS 社區期待了半年的發佈會,卻只進行了不到 1 個小時。 EOS 社區的用戶顯然不買單。發佈會結束後,整個會場“喪氣十足”。人們不禁嘲諷,“蘋果級發佈會,出了個拼多多。”
這種利空的情緒立刻反映在 EOS 的幣價上。發佈會期間,EOS 價格迅速下跌,由 8.2 美元跌至最低 7.3 美元,短線跌幅超 10%。區塊鏈的 2019發佈會結束後,奶王梓岑也難掩失落,一張雙手掩面略顯沮喪的照片迅速走紅。Hello EOS 創始人梓岑曾大奶特奶 EOS。在 EOS 最火的時候,他聲稱人生有 1000 個 EOS 就夠了,這輩子再也不需要那麼多錢。
這樣看來,梓岑要被自己打臉了。截止發稿前,EOS 六個月的跌幅已經達到 57%,現在價格爲 2.7 美元。 如果你現在擁有 1000 個 EOS,人生怕是隻有一部 iphone11。_09、_6 月 4 日,說好的和巴菲特走心,孫宇晨卻先走腎了 6 月 4 日,波場創始人孫宇晨在微博和推特上高調宣佈,以 456.7888 萬美元成功拍下巴菲特 20 週年慈善晚宴。一個是不看好比特幣的股神巴菲特,一個是幣圈營銷鬼才孫宇晨,這次午餐自披露就獲得了巨大的關注度。**區塊鏈的 2019
對於自己能和巴菲特共進午餐,孫宇晨似乎有點飄了,先是懟了“國民老公”王思聰,後是懟了搜狗創始人王小川。本來是喜大普奔的飯局,卻因爲用力過猛,孫宇晨和他公司的口碑也急轉直下。
有媒體開始披露孫宇晨的負面新聞,《21 世紀經濟報道》還揭露了孫宇晨三宗罪,包含其旗下應用“陪我”APP 涉黃、波場涉賭、個人涉非法集資。 就在距離天價午餐不到兩天,7 月 23 日凌晨,孫宇晨以突發腎結石爲由,取消了與巴菲特的午餐。7 月 25 日凌晨,孫宇晨還在微博上發佈了一封道歉信,爲自己的過度營銷向監管機構和大衆表示抱歉。
一場巴菲特午餐的鬧劇也就這樣草草收場了,孫宇晨也是 20 年來首次取消巴菲特午餐的人。_10、_6 月 18 日,Facebook 發佈 Libra 白皮書,卻慘遭圍追堵截 6 月 18 日,擁有 27 億用戶的社交巨頭 Facebook,發佈了其區塊鏈項目 Libra 白皮書。
白皮書顯示,Libra 旨在建立在安全穩定的開源區塊鏈上的穩定貨幣,由實物資產儲備支持,並由獨立協會管理。Facebook 發起的 Libra 聯盟還得到了 27 家機構的響應,Libra 協會成員包括 Visa (維薩)、Mastercard (萬事達卡)、PayPal (貝寶)、Uber (優步)、Ebay (易貝)等多家頭部公司。區塊鏈的 2019Libra 的誕生,最開始得到了加密貨幣圈的認可,因爲 Libra 憑藉其影響力讓全世界高度關注加密貨幣。
如果 Facebook 的用戶只轉化 1%,它產生的能量也非常大。當然,質疑之聲也隨之而起,這些質疑之聲同樣來自於加密貨幣圈,Libra 的白皮書在技術層面並沒有創新,V 神稱 Libra 短期內也難以影響以太坊的 Defi 生態。 當然,對於 Libra 而言,其最大的阻礙就是要面對各國的監管。自 Libra 面世,全球監管機構均提出質疑。美國參衆兩院多次召開聽證會,法國和德國等監管部門、日本財務省、韓國金融監管機構等陸續表態將謹慎看待 Libra。Libra 最開始預計在 2020 年上半年上線。但 在當前重重堵截之下,Libra 很可能會提前夭折。** 不過,現在再回看 Libra 的出世,它顯然在“無意”之中助推了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包括引發各國不得不關注加密貨幣領域,同時也倒逼政府出臺區塊鏈的相關政策。如果把 Libra 放在加密貨幣的大曆程,此次事件一定是加密貨幣世界最燃的催化劑。 11、6 月 30 日,馬昊伯發起#抵制 BSV 哭泣假中本聰# 6 月 30 日,aelf 創始人馬昊伯在微博上發起了名爲#抵制 BSV 哭泣假中本聰#的話題討論。此前,澳本聰出席聯邦法院,因無法出示早期比特幣地址的清單,疑似在法庭現場落淚。這引起了 aelf 創始人馬昊伯的反感。
馬昊伯最開始是連發多條微博怒懟澳本聰,此後他還召集“戰友”加入這場反 BSV 的戰爭,包括幣印朱砝、幣信熊越、火星人等都加入到了反 BSV 陣營。區塊鏈的 2019
這也引發了 BSV 中國社區的強烈不滿,BSV 中國社區把矛頭指向 aelf 項目本身。輿論失去控制後,事情也從一開始的反澳本聰演變成 BSV 社區和 aelf 社區的大作戰。 事實上,aelf 自身的狀況確實不是很好,aelf 項目進展緩慢,主網遲遲未能上線。aelf 沒有熱度,代幣市值排名 100 名開外。“技術達人”形象的馬昊伯此次高調出境,似乎也是在竭力曝光自己和 aelf 項目。 7 月。 12、7 月 8 日,國務院批准央行數字貨幣的研發 7 月 8 日,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王信透露,國務院已正式批准央行數字貨幣的研發,目前央行正在組織市場機構從事相應工作。王信還談到,中央銀行從 2014 年在周小川的倡導下,就開始了對數字貨幣和央行數字貨幣的研發。區塊鏈的 2019
自 Libra 白皮書發佈後,Libra 和加密貨幣正得到我國越來多政府高層的關注,央行推進數字貨幣的進程也在加速。中國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近日談到: “中國人民銀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個推出數字貨幣的央行。 ”而據最新的消息稱,央行法定數字貨幣項目有望在深圳、蘇州等地落地。 13、7 月 12 日,特朗普懟比特幣,比特幣喜迎 10 萬+流量 7 月 12 日,具有“推特治國”稱號的特朗普,連發三條推文,懟了加密貨幣、Libra 和 Facebook。特朗普表示,自己不是加密貨幣的熱衷者, Facebook 推出 Libra 將幾乎沒有可靠性,Facebook 必須爲虛擬貨幣尋求銀行執照。這也是特朗普首次公開他對加密貨幣的言論。區塊鏈的 2019特朗普的反應顯然是美國政客的普遍觀點,即不允許有其他貨幣威脅美元的世界地位。
特朗普對加密貨幣的關注,在幣圈引起了不小的地震,當天本來下跌的行情突然上漲。畢竟, 在美國總統這一身份的加持下,再加上推特的火力傳播。據悉,那天關於比特幣的推文超過 10 萬條,比特幣在這一天又成爲媒體關注的焦點。 特朗普越是懟比特幣,比特幣越是出名。 14、7 月中旬,Defi 成熱門詞彙 Defi 無疑是 2019 年加密貨幣市場最熱門的詞彙。所謂 Defi,即 Decentralized Finance,分佈式金融。MakerDao 是當前 Defi 領域最大的項目,被認爲是 Defi 這場運動的啓動者。 據 DAppTotal 出具的報告顯示,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DeFi 行業的總鎖倉價值爲 14.9 億美元,較之 01 月 01 日的 3.02 億美元,半年時間增長 5 倍。 在 6 月 25 日這天,更是達到了今年的歷史高點,17.2 億美元。與此同時,整個 Defi 生態也在日臻完善,截止 6 月的數據顯示,Defi 領域的項目已有數千個,囊括支付、DEX、資產、衍生品、穩定幣、借貸、空投、抽獎等十多個發展方向。區塊鏈的 2019Defi 鎖倉價值分佈趨勢 by dapptotal
不過,當前 Defi 仍然處於發展初期,依然面臨着很多問題,比如准入門檻高、用戶體驗差等以及安全問題。Defi 是區塊鏈強力重歸金融領域的象徵,和 2018 年年末 Dapp 的熱潮相比,Defi 顯然走得更加穩健和從容。回顧 2019 年,Defi 領域取得了驚人的進步,整個 Defi 市場正蓄勢待發。 8 月。 15、8 月 18 日,深圳,數字貨幣先行者 8 月 18 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意見》明確提出: “支持在深圳開展數字貨幣研究與移動支付等創新應用。 ”這也是我國首次在政策層面上提及支持地方的數字貨幣研究。

區塊鏈的 2019
深圳是我國改革開放的重要窗口,也是金融科技發展最發達的地區之一。選擇深圳作爲數字貨幣試點具有現實基礎。
早在 2016 年 11 月,《深圳市金融業發展“十三五”規劃》明確指出,支持金融機構加強對區塊鏈、數字貨幣等新興技術的研究探索。 此外,深圳貼近市場,與北京和上海相比,擁有更爲開放和創新的環境,同時還有華爲、騰訊這樣的巨頭技術公司的支持。 事實上,深圳還率先參與了我國法定數字貨幣的研發,根據人民銀行統一安排,深圳金融科技研究院立項承擔 DC/EP 研發工作的重要專題技術攻關——數字貨幣錢包及關鍵技術研究。
近日,中國央行研發法定數字貨幣已悄然提速,中國央行很可能成爲全球第一個推出數字貨幣的央行,而央行法定數字貨幣試點項目有望在深圳、蘇州等地落地。從特區到試驗區,深圳顯然是數字貨幣領域的先行者。 9 月。 16、9 月 23 日,Bakkt 上線即翻車 Bakkt 終於來了!在經歷了多次延期後,9 月 23 日,Bakkt 比特幣期貨宣佈正式上線。Bakkt 由於背靠紐交所母公司洲際交易所,是最強正規軍入局數字貨幣的代表,人們理所當然把它比作牛市的發動機。 然而,Bakkt 上線當天的表現卻並不理想,在最初的 24 小時內,Bakkt 僅成交了 71 份比特幣期貨合約,總交易額大約爲 71 萬美元。與此同時,比特幣當天也在下跌,24 小時跌幅大達 11%,其他主流幣也紛紛跟跌。 不過,最近事情正在發生扭轉,Bakkt 的日內成交量正在不斷攀升,11 月 27 日更是突破了 5000BTC,達到 4250 萬美元。12 月 9 日,Bakkt 推出的比特幣期權合約和現金結算的比特幣期貨合約正式上線。**
隨着 Bakkt 的產品越來越豐富,這將會吸引更多的機構投資者入場。 Bakkt 這臺“超級牛市發動機”,已經在悄悄發力了,Bakkt“正規軍強勢來襲”並非浪得虛名。** 17、9 月 16 日—9 月 18 日,上海區塊鏈國際周,蹭吃蹭喝忘掉熊市 9 月 16 日—18 日,由萬向區塊鏈實驗室主辦的“2019 上海區塊鏈國際周”如期舉辦。由於重磅級嘉賓的參會,以及討論話題的風向標性質,上海區塊鏈國際週一直是行業的盛典大會。 與此同時,在峯會期間,各大交易所、項目方和媒體也都在組織各式各樣的交流和分享活動。有媒體統計,活動的頻次達到了 3 天 30+場。此外,各大會場都是人頭攢動的繁榮景象。據悉,有的交易所一個晚上來了 1000 多人。 有的媒體甚至還發布了,上海區塊鏈週週邊吃喝玩樂指南。區塊鏈的 2019
人們置身在區塊鏈國際周的火熱現場,深感區塊鏈的春天已然來臨,殊不知,區塊鏈行業依舊未遠離冬天,區塊鏈行業依舊沒有用戶。
2019 年,有各種跨鏈元年、Defi 元年的說法,然而這一年更像是“辦會元年”。據 BBNews 不完全統計,在活動行上僅今年關於“區塊鏈”的活動就高達 1000 多場,這很有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18、9 月 28 日,量子霸權會消滅比特幣嗎? 9 月 23 日,谷歌研究人員刊登在美國航天局 NASA 的網站一篇論文中表示,谷歌的處理器能夠在 3 分 20 秒內執行完成當今最強大的超級計算機 Summit 需要 10000 年才能完成的計算。谷歌由此宣稱,他們率先獲得了“量子霸權”。目前該論文已經從 NASA 網站撤回。 該新聞傳播開來後,隨即引發了區塊鏈界的巨大恐慌。加密公鑰是保護比特幣安全的唯一措施,如果量子計算機破解了分佈式賬本的加密手段,那麼分佈式賬本上的信息將會一覽無遺,這也將終結區塊鏈技術。 不過這種說法很快遭到了區塊鏈從業者的回擊,谷歌的量子突破遠沒有達到打破密碼學的水平,量子計算機的出世少則十年,加密貨幣是當前最抗量子計算的賬本技術。
此外,更多的人認爲,量子計算機還處於設想階段,擔心量子計算會毀掉比特幣的想法有點杞人憂天。事實上,爲了應對量子計算機的終要來臨,加密貨幣研究人員正在努力尋找對抗量子威脅的方法。 不過,在 11 月 6 日,華爲創始人兼總裁任正非也表達了不看好的說法。任正非表示,“很多人將區塊鏈說的多麼偉大,但在量子計算面前就一錢不值了。 ”雖然量子霸權的說法具有未來性,但如果量子計算終究到來,加密貨幣世界還是要提前做好充足的準備。 10 月。 19、10 月 14 日,V 神和中國的 4 個男人 10 月 14 日,幣圈的人們被一張圖刷屏了。區塊鏈圈的代表人物 V 神,竟然和中國互聯網圈和創投圈的幾位大佬站到了一起。
他們從左到右分別是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夥人沈南鵬、策源創投創始合夥人馮波、以太坊創始人 V 神、美團創始人王興以及大衆點評網創始人張濤。這幾個人的身家加起來,超過千億人民幣。區塊鏈的 2019據瞭解,這是一場加密貨幣交流會,而馮波是這場會議的組局者。他們站在一起既和諧,又不和諧。有人通過着裝來暗指區塊鏈圈很熱,互聯網圈則很冷。 不過這種說法,很快遭到區塊鏈從業者的否認,“誰冷還不知道嗎? ” 2019 年,許多主流區塊鏈項目市值大幅縮水,在落地應用方面也未見突破,一些明星項目的核心從業者也離職外逃,因此看起來火熱的區塊鏈行業,其實靠近看也有點冷。
不過,互聯網行業在降溫也是事實,互聯網大廠也都在尋找新的突破口,也許是區塊鏈。 總之,互聯網圈和區塊鏈圈共建聯誼,肯定是件好事。20、10 月 23 日,扎克伯格爲救 Libra,大打中國威脅論 10 月 23 日晚 10 點,Facebook 創始人扎克伯格出席美國衆議院金融委員會聽證會,爲極具爭議性的 Libra 項目作證。這是時隔 18 個月後,扎克伯格再次出現在聽證會現場,上次是因爲 Facebook 數據泄露事件。區塊鏈的 2019

聽證會舉辦前夕,Libra 面臨合夥人接連退出、各國監管持續施壓,外界普遍唱衰 Libra 的窘境,此次聽證會也被認爲是 Libra 的拼死一搏。**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爲了更好地說服議員們,扎克伯格大打中國牌,將 Libra 的推出暗示爲與中國央行數字貨幣的競爭,“中國”一詞出現的頻率也高達 21 次。** 整場聽證會持續了接近 6 個小時,議員們似乎並不買賬。據 CNBC 報道,在扎克伯格提交最新證詞之後,議員們依舊和往常一樣擔心 Libra 的情況。多位議員在聽證會後接受採訪時表示,並沒有看到取得了什麼進展。Libra 之路依然道阻且長。 21、10 月 24 日,區塊鏈革命來了? 10 月 24 日下午,我國最高領導人強調,區塊鏈技術的集成應用在新的技術革新和產業變革中起着重要作用。我們要把區塊鏈作爲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確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區塊鏈的 2019

此消息在 10 月 25 日晚間發出後,迅速在區塊鏈人的朋友圈裂變式傳播,包括但不限於區塊鏈圈領域。人們在那個晚上都不約而同達成了這樣的共識,區塊鏈技術是大勢所趨,區塊鏈革命要來。總之,整個區塊鏈行業一派喜氣洋洋的氣氛,BTC 也在一天內漲幅達到 40%。 這是國家最高層領導人首次深入闡述區塊鏈,這一舉動讓更多的人知道了“區塊鏈”這一新興技術。另外,此次政治局集體學習區塊鏈技術,恰好發生在 Libra 聽證會之後,因此它其實也是中國的有力迴應。
此次會議也是給區塊鏈從業者的強心劑,將極大鼓勵區塊鏈從業者繼續深耕。當然,更重要的是,這將促使我國各級政府官員積極學習區塊鏈技術,將加速區塊鏈技術在我國的落地應用。___22、_10 月 29 日,比特大陸上演權力之爭 10 月 29 日,礦機巨頭比特大陸公司發生重大人事變動。吳忌寒重回比特大陸,直掌比特大陸,而詹克團被撤銷一切職務。在 10 月 29 日比特大陸內部的員工大會上,吳忌寒情緒激動,並表示“我必須回來拯救這家公司。 ”區塊鏈的 20192019 年年初,比特大陸年會上,吳忌寒雙手搭在詹克團的雙肩上,撫慰哭泣的詹克團的照片讓人印象深刻。當時的吳忌寒留了大把的鬍子,顯得十分疲倦和衰老。那時的比特大陸正面臨內憂外患,比特大陸赴港上市失敗,BCH 分叉大戰燒掉鉅額資金,比特幣暴跌致使新型礦機無人問津……正是在這場年會之後,吳忌寒逐漸退隱比特大陸。區塊鏈的 2019在這場比特大陸的政變中,不少圈內人爲吳忌寒拍手叫好,吳忌寒似乎是衆望所歸。當前,比特大陸關於詹克團職務的清理工作還在陸陸續續進行,11 月和 12 月,詹克團已經從比特大陸旗下的兩家子公司退出。**
不過,這個靠吳忌寒和詹克團共同建立的比特大陸帝國,在失去“技術大腦”詹克團之後,真的會變得更好嗎?** 11 月。 23、11 月 4 日,BISS 辦公室人去樓空,強監管已經來襲 11 月 4 日,BISS (幣市)交易所發佈公告稱,部分業務負責人正積極配合有關部門調查工作,調查結束後將在第一時間恢復正常業務。然而,此前有用戶反饋 BISS 幣市交易所無法提幣。 11 月 6 日,北京商報調查報道,該公司大部分人員已經被抓,現在是調查取證期間,暫定的是涉嫌詐騙。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分析,BISS 幣市之所以被調查,是因爲涉嫌向境內投資者提供美股的投資渠道。
12 月 8 日,沉默了四十多天的 BISS,終於發聲了。BISS 負責人聲稱,平臺配合相關部門的調查工作已暫告一段落,後續會遵從主管部門指示,爲行業規範運營盡力。 自 10 月 24 日,我國領導人把區塊鏈作爲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重要突破口之後,打着區塊鏈旗號傳銷詐騙、炒作數字貨幣“割韭菜”、發行毫無價值的“空氣幣”等區塊鏈亂象再次引發了輿論關注。此後,一些區塊鏈大會被叫停,一些交易所則被監管部門叫去問話。 央行也在 11 月內三次發文,明確提及加大監管力度。此外,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監管機構也陸續開展對虛擬貨幣交易的摸排整治。2017 年 9 月 4 日,央行等七部委發佈《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的文件被再次重提。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央媒紛紛對區塊鏈亂象做報道,呼籲行業合規化發展。區塊鏈的 2019
BISS 僅僅是這次監管中的一個案例。虛擬貨幣交易尋求合規化,已然成爲主流趨勢。政策的利好之下,區塊鏈領域將走向合規化。區塊鏈行業,草莽時代已然結束。 24、11 月 6 日,“挖礦”不再是“淘汰產業”,挖礦的春天來了? 11 月 6 日,中國政府網發佈《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 年本)》顯示,在第一次徵求意見稿中處於淘汰產業的的“虛擬貨幣挖礦”被刪除,“挖礦”不再是“淘汰產業”。
此前,中國證監會原副主席姜洋還表示,四川比特幣挖礦規模全國最大,可藉機研究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等關係發掘新的產業增長點。區塊鏈的 2019《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 年本,徵求意見稿)》 作爲數字貨幣行業的支柱性行業,“挖礦”一直以來受政策的影響較大。這些政策猶如給礦工們一根定海神針。一時間,整個挖礦行業似乎迎來了“政策的春天”。
然而,這種情緒在一個星期後,發生了 360° 大轉換,有媒體報道,內蒙古自治區聯合檢查組赴部分盟市,對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清理整頓情況進行聯合檢查。 後來自媒體吳說區塊鏈調查,此次檢查是 8 月 30 日印發的《關於檢查清理整頓虛擬貨幣“挖礦”企業的通知》的後續,並非突發事件。不過,這也給剛剛興奮沒多久的礦工潑了盆涼水。
事實上,對於挖礦行業而言,我國政府將虛擬貨幣挖礦從產業目錄淘汰類名單中刪除,的確在政策層面向着更好的方向發展了,但並不意味着挖礦被大力提倡,至少從現有的情況來看是這樣的。 25、11 月 6 日,香港證監會發布《立場書》,數字貨幣交易所迴應者寥寥 11 月 6 日,香港證監會官方發佈了《立場書:監管虛擬資產交易平臺》和《有關虛擬資產期貨合約警告》。區塊鏈的 2019
這部《立場書》全文從各個方面闡述了香港證監會對數字貨幣交易平臺的立場和監管態度。總的來說有兩點:一是香港證監會會對包含買賣“證券型代幣”的交易平臺在符合監管條例的情況下頒發執照,允許其在證監會的監管下合法運營。二是香港證監會不會對僅僅買賣“非證券型代幣”的交易平臺頒發牌照。香港證監會還表明:比特幣是非證券型代幣。 不過這個文件似乎在行業沒有激起太大的水花,只有投資者表達了樂觀的看法,交易所們反而都很沉默,它們似乎更多的是抱以觀察的態度。的確,如果香港證監會只監管在法律上屬於“證券”或“期貨合約”的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現有的大多數數字貨幣交易所可能都沒有資格。 10 月 24 日,我國領導人將區塊鏈技術推到國家重視的前沿技術層面,香港在此時頒佈加密貨幣相關監管新規,意味着國內將出現合規的數字資產交易平臺,這也爲正規基金進入數字貨幣投資掃清了政策上的障礙。 26、11 月 9 日,雄安,連種樹都用到了區塊鏈技術 11 月 9 日,雄安區塊鏈白皮書發佈。從千年秀林到區塊鏈租房,從資金上鍊到數字身份,區塊鏈技術已經在雄安多個領域真正實現場景落地,雄安真正做到了把“區塊鏈思維”融入城市基因。 雄安是河北於 2017 年 4 月份設立的新區。雄安新區地處北京、天津、保定腹地,被定位爲“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載地”。更重要的是,相關文件指出,雄安被確定爲“下一個發展中心”。 雄安新區在設立後,頻繁和區塊鏈一起出現。雄安作爲一個新區,在享有更多政策優勢的同時,它的生命力便在於對新興技術的開放態度,允許探索和試錯,這爲區塊鏈的發展創造了良好的條件。數字雄安,區塊鏈將注入新的活力。 27、11 月 21 日,嘉楠科技上市敲鐘,要做硅基時代的引領者 11 月 21 日晚上 10:30,嘉楠科技如願在美國紐約納斯達克掛牌上市。這是區塊鏈行業第一股,將永載史冊。上市前後,環繞嘉楠科技辦公樓的杭州城,點亮了嘉楠科技 X BTC 的燈光秀,炫目多彩。區塊鏈的 2019

嘉楠科技成功上市,這背後代表了一個行業的成熟,也將全世界更多人的目光聚焦在了區塊鏈。更爲重要的是,這也是首次將幣的價格與股市的價格直接連上,開創了新金融時代的到來。 從 FPGA 礦機到世界第一臺 ASIC 礦機,到研發出全球首個 7nm 量產芯片,再到實踐人工智能 AI 板塊,嘉楠科技發家於礦機,但遠不止於礦機。嘉楠科技對先進工藝的執着追求,已經讓它有了強有力的競爭力。 在孔劍平最新的一次演講中,嘉楠科技渴望做硅基文明時代的引領者。 在芯片領域,嘉楠科技也永不止步。 12 月。 28、12 月 1 日,歐科集團助力海南金融夢 12 月 1 日,在海南國際離岸創新創業示範區建設暨區塊鏈·數字資產交易技術創新高端論壇上,海南國際離岸創新創業(三亞)試驗區正式揭牌設立,這是海南省推進國際離岸創新創業示範區建設以來首個掛牌的試驗區。歐科集團作爲該試驗區的首批入駐企業之一,出現在新華社、中新網等多家媒體的報道中。 現場,歐科集團與三亞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歐科集團將在三亞崖州灣科技城成立區塊鏈離岸數字資產交易實驗室,後續配套建設區塊鏈大數據研究院、區塊鏈創新應用研發中心等功能板塊,同時設立歐科集團亞太總部。區塊鏈的 2019歐科集團與三亞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協議
歐科集團此次在海南三亞設立區塊鏈離岸數字資產實驗室,將以實際行動助推海南在區塊鏈和數字資產交易技術的發展。 29、12 月 8 日,以太坊 2.0,公鏈的破冰者 12 月 8 日,以太坊在區塊高度 9,069,000 完成了伊斯坦布爾硬分叉升級。此次升級完成之後,再經過 2020 年一季度實施的柏林升級,以太坊將實現從 PoW 共識機制向 PoS 共識機制的轉換,最終邁向以太坊的 2.0 階段。 然而,在此次升級過程中,以太坊的狀況可不少。在升級當天,有半數節點竟未做好準備。此外,Parity 還在升級前夕發佈緊急補丁,遭到社區成員的質疑。以太坊從 PoW 向 PoS 的轉換,就像是一輛汽車在高速公路上換輪胎,它所面臨的困難可想而知。 整個公鏈領域都陷入了嚴重的發展瓶頸,“不可能三角”問題阻礙了公鏈的落地,雖然跨鏈在一定層度上能緩解這種危機,但是跨鏈技術仍然不成熟。作爲“超級計算機”的 ETH 公鏈被寄予了厚望,以太坊 2.0 的設計目標,包括:去中心化、系統恢復能力、安全性、簡潔性、持久性。如果能逐一實現,人們對公鏈的想象就還會繼續,以太坊 2.0 就像是公鏈的破冰層,意義重大。
區塊鏈的 2019不容錯過的往期精彩 點擊圖片即可閱讀全文

區塊鏈的 2019

區塊鏈的 2019

區塊鏈的 2019

嗶嗶 News

你想要的區塊鏈資訊,這裏都有!

你,還不快看我 ?區塊鏈的 2019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