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錢沒到位

這兩天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爲什麼當時沒有抄底 DeFi 藍籌股?爲什麼在 YFI 7000 刀和 AAVE 35 刀的時候根本沒有抄底的意識呢。

一方面是逃頂了。在第一波 DeFi 泡沫擠壓剛開始時,幸運成功逃頂,之後所有的 DeFi 項目都經歷了一次大回調,平均跌幅爲 60%。當時覺得它們都要快歸零了,還高興壞了,畢竟賣出資產後自然會希望它一直下跌。跌幅非常巨大以至於跌的我有些不相信 DeFi 了,不相信其中的龍頭項目能夠進入前 20 或者前 10。一心想着要保住在這波 DeFi 中賺的利潤,拿着 BTC 求穩,非常心安理得。而且我的思路就是山寨幣只玩一次,不會回頭重新玩,一般來說是這樣,不過,這只是針對非頭部 / 龍頭 / 山寨來說,像 YFI/AAVE/UNI 顯然不適合。

在此期間看着 Polychain 和 Three Arrow 等頭部機構各自抄底加倉 YFI 和 AAVE,心裏也是無動於衷。當時想的是錢多就是好,他們就是做一個資產配置罷了。這話其實也沒說錯,比如 Polychain 雖然 YFI 買到了財富榜前 10,但是佔他們總資產還是很小的部分。也就是我說的成爲一個項目的大戶而不是去重倉。不過對大多數人來說把一個 10 億美元級別的項目買入前 50 甚至更多,這根本做不到,只有資產規模 1 億美元以上的機構纔有如此操作的空間。

我就是錢還沒有足夠多到在那個時候勇氣抄底。其實何嘗不知道 YFI/AAVE/UNI 是龍頭項目,何嘗不相信他們會進入前 20 甚至前 10,何嘗不明白機構的操作總歸是比散戶聰明的,無論是在資金、信息、認知上都有很大的優勢。

總結下來,還是錢沒到位。錢到位了,你自然會佈局。

從 Polychain 瘋狂買入 YFI 也可以看出,這個時代就是強者恆強,龍頭越來越貴的時代。比特幣以太坊和茅臺、蘋果股票也沒什麼區別了。就是不斷的穩穩的漲。就像圈外的科技公司和家族辦公室入場只會買 BTC 一樣,頭部的 Crypto Fund 在二級買入也只會買細分賽道的龍頭項目。

糾結再三,終於將 DeFi 三大將 YFI/AAVE/UNI 配置完畢,懸在心中的石頭終於落下。

之前覺得新的專業 DeFi 協議可能是大機會,譬如期權、利率、保險、分級基金等項目。從這些項目最近的表現不難看出,想跑成 AAVE/UNI 這樣的大幣,還是非常困難的。主要原因在於,這些項目沒有沉澱,往往是先出概念,來一波流動性挖礦,二級市場代幣先炒作起來。這樣子可能讓小部分對市場敏銳的交易者賺到錢,但是對項目本身的發展來說並無益處。只是小部分人的財富再轉移,而不是像 AAVE/YFI 這樣子的共同富裕。

因此這些項目很難成爲大氣候,流通市值到達 2000-3000 萬美元后就開始走下坡路。原因是沒有持續的資金流入,目前這個市場資金分流太嚴重,如果產品不持續迭代,無法持續獲得注意力,資金在炒作過一波代幣後便會撤出。說到底現在進入這些 DeFi 協議的都是遊資而已,而不是有附加值的錢。

大家只看到了 UNI/AAVE 高光的時刻,卻沒有看到他們在低谷時的掙扎和痛苦。沉澱是通往成功的必經之路。所以還是需要給這些新的 DeFi 協議時間去迭代產品,讓產品說話,這是最實在的。

之前一段時間,可能就是我對這些新的 DeFi 協議抱以太大的期望,所以才忽視了老的 DeFi 龍頭。我們總是去追尋下一個,而不是珍惜此刻放你在眼前的東西。有句話說得好,其實市場已經爲你選好最好的標的了,那就是 BTC。因爲你大概率不會比市場聰明。DeFi 龍頭也是一個道理。

光看 K 線太過狹窄,比如看 YFI 的日線和周線,在前幾個月下跌趨勢中,確實 K 線比較難看,但是現在你再去看看 YFI 的月線,走的非常漂亮了。這樣子不免刻舟求劍因噎廢食,因爲 K 線是畫出來的,是用錢堆出來的,本質上反映的還是資金的出入。還是不能忘了基本面光看 K 線,否則會因小失大。

“爲什麼從表面看起來 YFI 團隊不太穩定還能吸如此多資金和關注度,爲什麼匿名的 Farm 的 TVL 甚至超過 YFI,但是估值仍然遠遠不如 YFI?答案是創造力和透明度。市場給予透明項目的高估值,市場給予首創性的褒獎,都是一個項目整體估值的重要組成部分。擁有創造性的團隊,你就擁有無限可能。”

就像賈總說的一樣,市場會給予“第一個”額外的溢價。我們苦苦追尋下一個 ETH,下一個 BTC,下一個 YFI,但問題是這種首創性並且牢牢佔據細分賽道的霸主地位並且產品持續不斷迭代不斷吸引市場注意力的項目 (首創溢價,品牌溢價,創始人溢價) 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講究一個天時地利人和。既然這樣爲何不直接押 BTC ETH 和 YFI 呢。

新項目很多,每天都在出來。需要關注,但是不要花太多精力在長尾幣種。因爲大多數這些項目都成不了氣候跑不出來,一次短暫的拉盤砸盤後,項目就開始慢性死亡。

信息的篩選也很重要,對於接受的信息要有一個優先級,重要級別的區分,否則你會在牛市中淹沒在信息的海洋中無法抽身。

羣魔亂舞之際,什麼幣都在漲, 總覺得自己手裏的幣漲少了,總覺得自己錢不夠多,總覺得自己還有應該買但來不及買的幣,總覺得沒有喫到一個幣的所有漲幅。這些都是心態問題了。

來這個市場上玩的人,大多數是帶有一定缺陷的,要麼是資金缺陷,要麼是認知缺陷,要麼是其他缺陷。而整體博弈的過程,一定是帶着自己的缺陷進行的。千萬不要想着一切準備好之後才上陣,這和“如果我有錢了我就能做什麼”的想法無異,趕緊在沒錢的時候就往前衝,此時此刻即是最佳。

策略上的調整,節奏的把控,倉位的變化,還有一點就是心態的把握。都是老生常談的話題。

資金有限的情況下,我個人會優先考慮龍頭然後再是黑馬。之前一段時間,正因爲龍頭沒有配齊,所以總是有些憂慮。配置好 BTC/ETH/NEAR/YFI/UNI/AAVE,其他的再想方設法去折騰吧。千萬不要因小失大。

關於海投策略的一些新想法,也不能海投太多,投太多了就無法獲得超額收益。無論是用在大幣上還是小幣上都一樣,還是重點重壓 2-3 個,才能獲得超額收益。發現我搞了 10 個小幣,其實最後收益也是平平。

牛初開啓後,發現其實在操作上並沒有那麼順利了,有很多東西需要去學習,需要花時間捋清思路。不要因爲戰術上的勤奮而忽略了戰略上的懈怠。比看新項目重要的是階段性的覆盤整理。

截至目前爲止我是沒有找到類似 YFI 這樣具有鉅額回報的項目,也沒有找到能夠跑贏大盤的策略,兜兜轉轉折騰了一通小幣,其實沒有賺多少,發現還是配置好龍頭的策略最爲穩健。所謂大道至簡,說不定配置龍頭的策略長期恰恰就是長期能跑贏大盤的策略。個人認爲,在牛市初期,在配置不錯的情況下,只需要跑平大盤收益即可。比如我的龍頭配置策略。我相信發力點一定在後期。至於像 YFI 這種大型的彎道超車機會,只能耐心的等待它今後的出現,到時候在重拳出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