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不知道,這個擁有 100 萬月度活躍用戶的以太坊入口,已經開始掙錢,上線後 3 個月的 MetaMask Swap 已獲得超過 200 萬美元收入。

撰文:潘致雄

作爲以太坊平臺最老牌且最流行的錢包工具,「MetaMask 什麼時候發幣」是個不斷被問起的問題。現在,關於 MetaMask 即將發幣的傳言再次四起。儘管孵化 MetaMask 項目的以太坊孵化器 ConsenSys 向鏈聞否認了關於 MetaMask 即將發幣的傳聞,但是對於這個這個擁有 100 萬月度活躍用戶的以太坊入口,你真的瞭解夠多麼?

MetaMask 最初由 ConsenSys 孵化,後成爲 ConsenSys 的六大產品線中唯一直接面對終端用戶的入口級產品,其戰略地位不言而喻。

不過,作爲一款開源的錢包工具,從理論上講,它並沒有很特別的技術壁壘。但是由於先發優勢,讓 MetaMask 擁有了其他類似產品無法匹敵的最重要的資源——高達 100 萬的月活用戶。在漫長的發展歷程中,MetaMask 一直沒有尋找自己的商業模式,直到現在,終於摸到了一些門道:將用戶資源導入到全新的鏈上金融業務「MetaMask Swap」中,在爲用戶提供便捷交易工具的同時,抽取一部分的交易佣金作爲收入。

從上線後 3 個月的交易數據來看,MetaMask Swap 的業務增長非常迅速。根據鏈上追蹤的一個 MetaMask Swap 累積收入的地址來看,隨着以太坊價格的飆升,至今該業務已獲得超過 200 萬美元收入。

爲什麼需要 MetaMask ?

簡單來說,MetaMask 是一個「用瀏覽器就能訪問的以太坊入口」,或者說是一個讓用戶以更低門檻與以太坊網絡進行交互的工具。它的本質是一個私鑰管理器,但你可以通過它直接參與各種的鏈上金融應用(DeFi)、遊戲、域名(ENS)、跨境支付等等。

對於一個區塊鏈網絡而言,最安全的參與方式就是每個人都運行一個全節點,不相信任何第三方的數據,而是自己驗證所有數據。但對於目前的以太坊網絡而言,全節點的運行成本遠超過普通家庭電腦或手機可以承受的範圍。

所以,對於普通用戶而言,需要一種輕量級的接入方式,同時又不需要過於擔心安全問題,這是 MetaMask 的主要切入點。而原本需要依賴於自己搭建全節點來獲取的數據,可以通過 MetaMask 接入其他第三方可信數據源獲得——比如通過 MetaMask 接入 ConsenSys 旗下服務於開發者的平臺 Infura。當然,對安全有更高要求的用戶,也可以將 MetaMask 的接入口指定爲自己的全節點。

MetaMask 還沒發幣,但是你有必要了解它MetaMask 界面

對於普通用戶來說,MetaMask 已經成爲接入以太坊世界的最主要入口。MetaMask 已支持了最流行的桌面端瀏覽器,用戶只需要在瀏覽器的插件商店頁面下載插件,完成初次設置,保存或導入私鑰或助記詞,然後就可以訪問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應用(DApp)的網站,與應用進行交互。

小狐狸如何誕生的?

MetaMask 一直被用戶親切地稱爲「小狐狸」,這個項目起源於 2015 年,那時候以太坊剛剛上線主網,市場上除了 Mist 等官方的錢包和瀏覽器實現之外,幾乎沒有選擇。

Aaron Davis (代號 Kumavis)是「小狐狸」的創始人和主要開發者,ConsenSys 和以太坊開發者基金(Ethereum DEV Grants)則共同支持了這個項目的早期開發。

Kumavis 最早在 2015 年倫敦的以太坊開發者大會 DEVCON 1 上對 MetaMask 進行了一次較大範圍的公開介紹,當時的前端界面還處於比較早期的階段。

MetaMask 還沒發幣,但是你有必要了解它DEVCON 1 活動中 Kumavis 在介紹 MetaMask

有意思的是,在 MetaMask 早期視頻中,Kumavis 表示 MetaMask 不僅是一個自託管的以太坊瀏覽器,還是一個身份管理工具——這其實也是因爲當時的用語習慣是將以太坊的「地址」稱爲「身份」,它是一個可以用來存儲資產並與智能合約進行交互的賬戶。

後來隨着用戶規模逐漸增長,MetaMask 成爲了 ConsenSys 旗下的一條獨立產品線。但直到去年 4 月,ConsenSys 首頁的產品線分類上才正式加上了 MetaMask。

MetaMask 走向移動端

可能是因爲瀏覽器插件的開發迭代可以更快速,也可能是因爲海外用戶不像中國用戶如此「移動端優先」,MetaMask 在開始的幾年時間內都只有 Chrome 瀏覽器的插件版本,後來,才逐漸支持了 Firefox 等其他瀏覽器。

MetaMask 還沒發幣,但是你有必要了解它MetaMask 的早期網站

2019 年 2 月,據 Chrome 瀏覽器的應用商店數據顯示,MetaMask 的安裝量突破了 100 萬次。

而現在的 MetaMask 已經不僅僅是一個瀏覽器插件錢包了,而是擴展爲了一個全功能全平臺的工具。2018 年,MetaMask 支持了 Ledger 和 Trezor 等硬件錢包,這些硬件錢包就可以通過 MetaMask 實現查看資產、簽名交易等與軟件錢包相同的功能和體驗。

2019 年,MetaMask 姍姍來遲,終於推出了移動端錢包的測試版,涵蓋 iOS 和安卓版本。在經過約 1 年的測試後,2020 年後半年終於推出了移動端的正式版,上線了蘋果應用商店(非中國區)和 Google 應用商店。

2020 年 10 月,MetaMask 宣佈月活躍用戶超過 100 萬,與 2019 年 12 月相比,增幅超過 400%。其中,移動端用戶數量排名前四的國家分別是美國、印度、尼日利亞和菲律賓。MetaMask 稱,「最近推出的 MetaMask 移動端應用爲新用戶的引入發揮了重要作用。」

不僅支持以太坊主網,還能接入測試網和其他鏈

除了以太坊主網之外,MetaMask 還有很多的用戶來自於測試網和其他區塊鏈網絡(比如以太坊側鏈 xDAI)。

很多以太坊的早期應用會選擇 Ropsten 或 Kovan 等測試網進行測試,對於開發者和普通用戶而言,MetaMask 是一個最方便的入口。比如此前 MCDEX 在測試基於 Offchain Labs 推出的 Arbitrum Rollup 網絡的 Layer 2 版本去中心化期貨交易所,用戶就可以將 MetaMask 進行簡單的設置,然後接入這個特定的網絡進行測試。

另外 xDAI 也是近期非常熱門的區塊鏈網絡之一,MetaMask 也能很方便的接入 xDAI 網絡。xDAI 是一個幾乎與以太坊兼容的側鏈,但是通過更改共識以提高網絡的吞吐量,也使用了美元穩定幣 DAI 作爲結算貨幣。

MetaMask 還沒發幣,但是你有必要了解它黑暗森林的遊戲界面

比如基於零知識證明構建的去中心化實時戰略遊戲「黑暗森林」(Dark Forest)就在上個版本中從以太坊測試網切換到了 xDAI 網絡,用戶需要在該網絡中支付很小的費用探索宇宙。不過看起來這個遊戲最終可能並不會上線以太坊主網,因爲其高頻的交易操作和目前居高不下的 Gas 成本很難調和,所以估計會維持在 xDAI 或選擇 Layer 2。

另外基於 xDAI 還有不少的實驗性項目,比如 Circles UBI、Gnosis、1Hive、POAP 等,MetaMask 也是這些應用最主要的入口。

尋找盈利模式

MetaMask 作爲一款私鑰管理工具,按照行業的慣例必須要開源才能展現其安全性。對於這樣一款基礎設施類工具,如何讓它可持續地發展,是 ConsenSys 的一個難題。

很長時間內,MetaMask 一直沒有嘗試過任何變現或盈利的手段。這有點像互聯網行業的打法,先積累口碑、用戶和流量,最後再摸索商業模式。

但是從去年年末開始,情況發生了變化。MetaMask 在去年 10 月推出聚合交易功能 MetaMask Swaps,與移動端錢包 imToken (推出 Tokenlon)、智能合約錢包 Argent (擁有聚合交易功能)、推出了實體支付卡的錢包 Monolith (集成 Paraswap)選擇的變現方式如出一轍。

MetaMask 還沒發幣,但是你有必要了解它MetaMask Swap 用戶界面

MetaMask Swap 通過聚合 Uniswap、Airswap、Kyber、0x API、1inch、dex.ag、Paraswap、Totle 和私有做市商等,可以從多個去中心化的流動性來源中獲取報價,以確保用戶以最優價格進行代幣交易。

畢竟通過金融業務的變現方式很直接,而且也是行業的剛需。MetaMask 通過交易佣金的方式獲得收入,抽取每筆交易額的 0.875% 作爲收入——這個交易佣金費率高於同業水平。

根據鏈上地址追蹤,我們發現一個專門用來收集 MetaMask Swap 收入的地址,在 3 個月左右的時間裏,MetaMask Swap 已經累計獲得了超過 200 萬美元佣金收入。要知道,該功能推出的前 10 天,僅累積了 3000 美元的收入,所以從增速來看還是非常驚人的,不過還有個原因也不容忽視,那就是該地址持有的 ETH 的價格也在近期有非常明顯的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