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估顛覆性科技股方面,華爾街分析師一直以來都很糟糕,如何看待比特幣的投資機會呢?

原文標題:《亞馬遜、特斯拉和比特幣》(Amazon, Tesla, and Bitcoin)
撰文:Edward Iftody
翻譯:平川

從 1990 年代末到 2000 年代中期,我在加拿大的投資行業工作。我喜歡亞馬遜的故事,我認爲這是一項革命性的業務,但直到 2017 年年中,我才購買了亞馬遜的一手股票。

根據我的計算,如果我在 21 世紀初就進行了合理規模的投資,那麼我早就退休了。我的錯誤源於沒有充分認識到主流媒體對顛覆性企業的瞭解少得可憐,也沒有相信自己的直覺和常識。

如今,我堅信,從長遠來看,投資於顛覆性企業、專注於未來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然而,投資顛覆性行業並不適合所有人。毫無疑問,對一項顛覆性投資做出必要的承諾,往往比投資者想象的要難得多。

華爾街爲何尚不認爲比特幣是下一個亞馬遜?

在這篇文章中,我將討論在投資顛覆性企業之前你需要知道的事情。

  • 財務分析師的定價策略;
  • 媒體是如何損害那些正在崛起的顛覆性科技公司的;
  • 與價值投資類似,選擇顛覆性投資的時機也是極其困難的——你需要進行長期投資;
  • 比特幣是下一個顛覆性技術機遇嗎?
  • 我用來評估新的顛覆性商業模式的一些規則。

在評估顛覆性科技股方面,分析師一直以來都很糟糕

20 年前,我是投資行業的一名專業人士,在我工作的地方,CNBC 整天都在播報。那時候,CNBC 痛恨亞馬遜收入的不可預測性。分析師和主播們總是抱怨季度虧損太大,而對不斷增長的收入流和不斷增加的客戶給予的信任太少。事後看來,媒體如此堅決地反對亞馬遜似乎有些奇怪,但我認爲這種偏見是有充分理由的。

投資行業一直將沃倫•巴菲特視爲上帝——而且理由很充分。他的價值投資風格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使許多伯克希爾哈撒韋投資者成爲了千萬富翁。

巴菲特遵守規則。他的價值型投資很大程度上是依賴會計技巧來發現被低估的股票。試圖評估顛覆性商業策略的分析師所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分析師不得不依賴於傳統工具,如市盈率、債務水平、盈利能力、股息增長、資產負債表——在評估已不再處於強勁增長階段的老牌企業時,所有這些工具都非常有用。分析師們不得不依賴這些傳統的估值方法,因爲除此之外,他們真的沒有什麼別的方法可以用來確定一家公司的「公平市值」。

第一個錯誤:假設顛覆性商業模式的「公平市值」很容易計算

如果你曾經在金融領域學習過,你很快就會了解到一些財務公式和評估技術,它們似乎表明計算公司的公平市值和閱讀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一樣可靠。我認爲,這種培訓無意中給人留下了這樣一種印象,即計算公司的「公平市值」是一個直截了當的過程。這絕對不是顛覆性公司的情況。

對於那些將大量利潤重新投資於迅速擴張的企業來說,找出一個「公平市值」是極其困難的。巴菲特基於價值的投資風格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公司的成熟和保守(或者至少是一致)的管理方式。

在某些財季甚至多年來,亞馬遜的鉅額投資是出了名的,他們在投資於新市場和新商業模式。這些時期,大量的再投資使得財務分析變得一團糟。由於分析師和投資者通常只對亞馬遜在季報期間的再投資情況有一個大致的瞭解,因此很難估算其盈利能力和收入增長。

Ark Investments 的 Catherine Wood (因指出 2024 年特斯拉股價將達 7000 美元而聞名)認爲,顛覆性技術往往會跨越多個不同的細分市場,這使得確定一家公司的價值變得更加困難。考慮一下特斯拉——它是一家汽車公司、儲能公司還是太陽能公司?

我們也很難估計新顛覆性技術的採用率。如果你將採用率與涉獵衆多顛覆性新技術的公司相結合,就會發現,確定一個公平市值的難度會迅速增大。

第二個錯誤:低估了分析師受到的影響

我認爲,絕大多數分析師在提建議時都會盡力做到公平公正,但我知道,分析師在作出某些建議方面承受着持續不斷的壓力,在過去,我曾犯過低估這種壓力的錯誤。

我知道分析師承受着持續不斷的壓力,因爲當我在 21 世紀初向獨立基金顧問推薦共同基金的時候(我完全是個小人物),我經常面臨來自共同基金公司的不適當壓力,要求我把他們的證券加入交易商的推薦名單。我想,對於今天工作的大多數分析師來說也沒有什麼不同。

另一方面,一些分析師似乎只是喜歡出現在新聞中(或者至少他們的經紀人希望出現在新聞中),所以有時候,分析師會對他們並不真正關心的股票做出離譜的預測,希望其他消息源會引用他們的預測。

摩根士丹利表示,在最壞的情況下,特斯拉股價可能跌至 10 美元——2019 年 5 月 21 日

第三個錯誤:低估了廣告的影響力

我也低估了遊說者和大廣告商的影響力。有線電視新聞媒體需要收視率來增加廣告收入,也需要取悅廣告商。

我是在直接指責有線新聞媒體爲了廣告客戶的利益而歪曲報道嗎?不是的,但我很難相信早期對亞馬遜的報道是完全「中立」的。當時,CNBC 的大客戶看着自己的商業模式慢慢被亞馬遜這樣一個快速增長的、革命性的商業模式所吞噬。

不相信嗎?看看《福布斯》雜誌最近發表的一篇文章,題爲《特斯拉股價可能跌至 0 美元》。福布斯只是在爲公衆着想嗎?也許這只是又一篇吸引點擊的文章,但我猜福布斯對人們投資一家在廣告上投入 0 美元的公司並不感興趣。

當然,媒體在政府和企業中起着重要的監督作用。如果沒有媒體,在很大程度上,投資者會對不誠實的公司高管毫無防備。然而,我認爲,在消費媒體的時候應該適當地懷疑。投資者真的需要問問自己,「這篇文章真正爲誰服務?」

華爾街爲何尚不認爲比特幣是下一個亞馬遜?沃倫•巴菲特

選擇顛覆性技術投資的時機極其困難

2017 年年中,我在能源股上損失了大量資金(油價從大約 80 美元降到了 40 美元),最後我問了自己一個問題:

爲什麼我還在投資過去?我爲什麼不開始投資未來呢?

問自己這個問題讓我開始全職投資顛覆性技術。今天,我很高興我完成了這個轉變。然而,說實話,在全職投資顛覆性公司的頭幾個月(實際上是接下來的幾年)裏,我心理上面臨着非常大的挑戰。

這是沃倫•巴菲特價值投資風格中另一個經常被忽視的方面,它實際上也反映在顛覆性技術投資上——他非常有耐心,會堅持投資足夠長的時間,直到它能夠賺錢。價值投資需要耐心,因爲市場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認識到一家公司的價值被低估了。這與顛覆性技術投資沒有什麼不同。公衆需要時間來接受並將新的顛覆性技術融入他們的生活。

我曾擁有自己的雲金融科技公司多年。在體驗了雲計算的好處這麼多年之後,2017 年年中,我向微軟和亞馬遜進行了第一次顛覆性技術投資,置身於 AWS 和 Azure 的商業模式,這是一個相當容易的決定。在我進行技術投資的時候,向雲計算過渡已經很明確,幾乎所有的商業領袖都認爲那就是未來。

在 2017 年年中,我進行了第三次投資,這次更不確定。出於對垂死的能源行業的厭惡,我將三分之一的淨資產投資於特斯拉。當時,特斯拉已經發布了 Model 3,股價也大幅上漲。但在我投資後不久,特斯拉就遇到了亞馬遜多年前就遇到過的逆風。

分析師們普遍對特斯拉和埃隆·馬斯克非常不滿。CNBC 的報道也非常負面,到 2019 年,輿論似乎一致認爲特斯拉將很快破產。特斯拉長期以來一直受到賣空者的困擾,但隨着負面消息的增多,賣空行爲也隨之增多。

說實話,我有點害怕。這些指責和指控令人恐懼,損失這麼多錢的前景令人揪心。儘管如此,因爲我從微軟獲得了平均成本利潤,所以我承受着價值損失繼續買入特斯拉。

有兩件事阻止了我賣掉特斯拉。一是感覺對特斯拉的攻擊非常熟悉,二是特斯拉客戶的正向反饋。

感覺對特斯拉的攻擊非常熟悉

這就像我在觀看多年前亞馬遜遭受攻擊的重播。特斯拉將幾乎所有的利潤都投入到儘快擴展各種業務上,這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了。然而,與亞馬遜一樣,分析師和電視評論員都嚴厲批評了這種極端的增長模式。

傑夫•貝佐斯多年來一直都很明確,亞馬遜的重點是未來的增長,而不是短期利潤或派息。

特斯拉客戶的正向反饋

如今,如果我們想知道什麼事情,就會去谷歌搜索。然而,這種行爲並不是一夜之間出現的。就我個人而言,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纔會自動打開網絡瀏覽器來搜索地址、電話號碼或服務。在舒適的客廳裏,我花了更長的時間在亞馬遜上瀏覽和購買產品。正是來自朋友、家人和同伴的持續的正向反饋最終改變了我的習慣。

顛覆性技術的採用可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纔會變得「正常」,但如果這項技術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不斷地擊敗競爭對手,世界上其他企業遲早會注意到這一點。

雖然特斯拉遭受到了很多負面的宣傳,但是特斯拉客戶的滿意度是很難忽視的。在 YouTube 上,特斯拉車主們發表了大量的正面評論,頻道也在不斷增加。這表明,特斯拉不僅能夠贏得新客戶,而且還將客戶轉變成了該品牌的擁護者。這些快速增長的頻道表明,特斯拉的早期採用者正成功地將大衆轉換到這種新的顛覆性技術。

比特幣是下一個顛覆性技術的投資機會嗎?

我認爲目前還沒有定論,但有很多原因使比特幣成爲一個令人信服的案例。

  1. 當社區經歷了第一次嚴重挫折時,媒體 就開始反對比特幣。
  2. 儘管有批評者認爲,其他加密貨幣在技術上優於比特幣,但這種產品還是無可爭議的。它完全去中心化(對大多數比特幣支持者來說是必須的),而且由於它是首先上市的,比特幣擁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數百萬 熱情的支持者。
  3. 與所有顛覆性技術一樣,比特幣幾乎不可能被公平定價。比特幣甚至不是一門生意。比特幣價值的增長只是因爲新比特幣開採速度的放緩、比特幣的意外損失以及希望持有比特幣的人數超過希望出售比特幣的人數。換句話說,價值完全是由稀缺性驅動的。長期來看,比特幣的支持者認爲,這種稀缺性將給比特幣價格帶來嚴重的正壓力。
  4. 政府痛恨比特幣,它招致了政府和「當權派」的深惡痛絕,因爲他們不希望以任何方式削弱自己對權力的控制。
  5. 就像幾乎所有的顛覆性技術一樣,我認爲對投資者來說,有兩個幾乎是相互矛盾的風險——首先,比特幣的價格會像比特幣粉絲們預測的那麼高嗎?其次,我有足夠的時間在價格變得無法承受之前獲得足夠的比特幣嗎?

雖然我目前沒有任何比特幣,但我正在認真考慮積累幾枚比特幣,以防價格真得像比特幣粉絲預測的那樣。

投資於顛覆性技術的一些基本規則

  1. 多關注商機,少關注股價。如果你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這項技術將在未來被更多的人採用,那麼隨着收入的增加,這項業務的價值最終也會上升。
  2. 請記住,購買顛覆性科技企業股票的時機是出了名的難以把握。如果你選錯了時間,不要自責。如果你相信這項技術,堅持你的投資,抵擋住誘惑,避免過早賣出。如果你沒有很多錢,那就試試用平均成本法定期小額地買入。這個策略會給你最好的平均價格,特別是當你的投資價格開始下跌的時候。
  3. 儘量忽略媒體。相反,要關注客戶的反饋。如果客戶有熱情,這是一個很好的跡象,技術將繼續走向大規模採用。
  4. 要有長遠的眼光。不要把你認爲明年需要用的錢用於投資。只用那些你幾年內都不會用到的錢投資。
  5. 投資不要超過你所能承受的損失。看着鏡子裏的自己,誠實地問自己:「如果這筆投資變成了 0 美元,我還會好好的嗎?」

來源鏈接: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