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年後持有和使用數字貨幣的人數會達到 10 億並開始真正影響全球經濟自由嗎?Coinbase 首席執行官 Brian Armstrong 對數字貨幣未來十年給出了 11 條預言。

原文標題:《Coinbase CEO 對數字貨幣未來十年的 11 條預言》
撰文:Brian Armstrong,Coinbase 首席執行官
翻譯:Zoe Zhou
來源:加密谷 Live

1 月 3 日,我在 《Coinbase CEO 親筆: 過去十年以來數字資產發生了什麼》 一文中,回顧了過去十年加密行業的發展。今天,讓我們展望未來,分享一下我認爲未來十年行業的走向。沒有人能準確地預測未來發展,但有一種方法能較準確地預測未來,即創造未來!

簡而言之,我認爲未來十年區塊鏈不僅具有更強的可擴展性,而且還具有隱私功能。在十年後,用戶數量將從如今的 5000 萬提升到 10 億。無論是金融體系最脆弱的新興市場,還是迎合市場的初創數字貨幣公司都將採用區塊鏈。到時,大多數科技初創公司都會擁有加密組件,就像如今大多數科技初創公司都會使用互聯網和機器學習一樣。政府和機構將大舉進入數字貨幣領域。

Coinbase 首席執行官 11 條預言數字貨幣 20 年代趨勢

可擴展性

未來十年,我相信我們將看到 layer 2 解決方案或者是新的區塊鏈問世。這將提高几個數量級的交易吞吐量。就像寬帶取代 56k 調制解調器導致互聯網上出現了很多新興應用程序(如 YouTube、Uber 等)。我認爲可擴展性是加密交易進入實用階段的先決條件。

一旦我們看到可擴展性提高了幾個數量級,我們將開始更快地開發新應用程序。

隱私

除了可擴展性,未來十年我認爲我們將看到隱私被整合到占主導地位的區塊鏈中。就像互聯網是通過 HTTP 發起的,後來許多網站上才默認使用 HTTPS 一樣。我相信我們最終會看到「隱私幣」或內置隱私功能的區塊鏈在本世界二十年代被主流採用。在大多數情況下,在透明分類賬上公佈你的每筆付款是沒有意義的。

合併和收購

現在,有很多高質量團隊在研究下一代協議(如 Dfinity、Cosmos、Polkadot、Ethereum 2、Algorand 等),也有很多優秀團隊在研究現有區塊鏈上的 layer 2 拓展解決方案。我預測在未來十年我們將看到區塊鏈的整合(在思維佔有率、用戶基礎和市值方面)。在可擴展性、隱私、開發工具和其他特性方面取得巨大進展的區塊鏈將獲得最大收益。我們甚至可能看到合併和收購發生在這些團隊中。如果你願意,這可以是一個反向分叉,其中一個鏈被棄用,每個代幣可以以固定匯率交換到併購方的代幣。因此,世上有多少公司 / 開源項目 /DAOs/ 慈善機構,就會有多少代幣。但只有少數一些區塊鏈將爲他們的基礎設施提供動力。就像其他行業一樣,在結果上獲勝的區塊鏈將可能會遵循冪律分佈(power law distribution)。

從交易到效用

過去十年主要對數字貨幣進行投機或投資交易,這些交易推動了大部分活動和最佳商業模式。未來十年將繼續保持這一趨勢,但我相信在加密領域運營得最好的新公司將推動實用程序階段(人們使用加密技術用於非交易目的)。我們已經看到這一趨勢的苗頭,越來越多的客戶將開始從事非交易活動(Staking、借貸 / 保證金、借記卡等)。

數字貨幣初創公司的興起

未來十年我們將看到一種很普遍的新型創業方式:加密創業。就像互聯網熱潮激發了互聯網初創公司的想法(十年後,幾乎每個科技初創公司都將以某種方式使用互聯網)。我相信在本世紀二十年代末,幾乎所有科技初創公司都將擁有某種數字貨幣組件。

那我們究竟拿什麼來定義加密初創公司呢?我認爲有這三方面。

首先,科技初創公司將使用數字貨幣來籌集資金(從一個更大的全球資本池中籌集資金,將風投行業的資金建議分離)。 其次,科技初創公司通過向早期產品使用者發行代幣,利用數字貨幣來迎合產品市場。這種方法類似於早期員工能獲得公司股權。 最後,科技初創公司將以我們在傳統初創企業中以從未見過的速度將全球社區和市場整合在一起。

這其中會有無數的監管問題,但擴張優勢使其如此強大。我認爲市場會找到解決方法。這些加密初創公司也會同其他初創公司一樣面臨以下挑戰:提供用戶想要的產品。未來有 1 億人接觸數字貨幣的原因不是因爲他們關心數字貨幣,而是他們正嘗試新的遊戲,使用去中心化社交網絡或謀生。使用數字貨幣是使用特定應用程序的唯一方法。

新興市場接受數字貨幣

除了加密初創公司,加密技術將被新興市場廣泛採納是因爲這些市場現有的金融體系有着更大的痛點。特別在那些高通貨膨脹率和大量匯款市場的國家,數字貨幣確實可以大放異彩。

2019 年,GiveCrypto.Org 向委內瑞拉的 5000 人支付了數字貨幣,其中超過 90% 的人能夠與接受數字貨幣的當地商店或者當地現金支付合作夥伴進行至少一次交易。這表明這些工具在新興市場的可用性已經跨過一個門檻(因爲在那裏不可靠的互聯網、老式手機和教育缺乏都可能是挑戰)。未來十年,我認爲新興市場中採用數字貨幣的用戶數量將達到數億。其中至少一個國家會「佔據優勢」以便該國大部分交易都以數字貨幣進行。

機構進入數字貨幣領域

我們已經開始看到很多小型機構進入數字貨幣領域。在過去的 18 個月裏,數百家機構加入 Coinbase Custody。隨着越來越多的機構步入該領域,我預計 2020 年該行業仍將保持快速增長。最終,幾乎每家金融機構都會進行某種數字貨幣操作,並且大多數基金都會將部分資產以數字貨幣形式持有,部分原因是其收益不具有相關性。世上約有 90% 的資金被鎖在金融機構中,所以這可能推動市場對數字貨幣的大量需求。

央行數字貨幣(CBDC)

就在 Libra 激怒了華盛頓特區的每個人時,中國主動出擊,開始將人民幣數字化並將區塊鏈作爲中國核心技術投資項目之一。而美國正迎頭趕上,積極討論如何將美元數字化。擁有 USD Coin 的 CENTRE 可能是美國的解決方案,或者美聯儲可能嘗試使用區塊鏈來實現美元數字化。我認爲屆時我們將看到一籃子數字貨幣問世,可能是由 Libra 或者 CENTRE 這樣的財團發行,也可能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自身發行。

市場結構日趨成熟

在過去十年中,許多被我們認爲是數字貨幣交易所的公司實際上是集經紀、交易所、託管和清算爲一體的公司。在本世紀二十年代,我認爲數字貨幣市場結構將像傳統金融世界演變。儘管從法律和監管角度來看,很多功能是相分離的。例如,Coinbase Custody 是一家擁有自己董事會的獨立公司,受紐約信託公司監管。Coinbase Pro 也將分成經紀公司和交易所。

與傳統金融服務世界一樣,一種產品的客戶將成爲另一種產品的競爭對手,將出現大量交叉影響。有了這些獨立成分,我預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和其他機構將更樂於爲散戶創建數字貨幣指數基金。

去中心化興起

儘管法定貨幣 / 數字貨幣交易將在很大程度上遵循傳統金融服務模式,但是在去中心化的幣幣交易領域中將形式一個獨立的世界。換句話說,一旦法定貨幣採用加密技術,你就可以進入一個純粹的幣幣交易的創新領域。

在這個世界中,非託管錢包、DEXs、Defi 和 Dapps 將繼續在可用性和安全性方面做改進。我們也將看到許多新應用程序涌現出來,從遊戲到在線社區,再到擁有自己經濟的虛擬世界。

由於應用程序和非託管錢包從不存儲客戶資金,它們受監管程度將和軟件公司一樣,而非金融服務公司。這將大大加快創新步伐。在這個世界中還會有更多的隱私、隱私幣和非託管錢包被人們接受和使用。我們還將看到去中心化身份的興起,以及與這些身份相關的聲譽評分。隨着去中心化加密經濟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將在加密領域中謀生,並找到機會來推動全球經濟自由的指南針。

億萬富翁的大反轉

最後,我的朋友 Olaf Carlson-Wee 和 Balaji Srinivasan 估計以每枚 BTC 20 萬美元的價格計算,世上超過半數億萬富翁將從數字貨幣領域誕生。無論你認爲這是好事還是壞事,這都意味着在本世紀二十年代將有更多的專業技術人員獲得大量資金。據推測,這將增加對科學技術的投入。我認爲我們還會看到更多從事加密行業的人(如 Pineapple Fund、GivenCrypto.org 和 GivingPledge 等)投入到慈善事業中。

我們將拭目以待有多少預測成真。通過將數字貨幣從主要用於交易和投機中轉向在現實生活中使用,在未來十年持有和使用數字貨幣的人數將大幅增加,並開始真正影響全球經濟自由。

來源鏈接:nakamo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