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鏈生態繁榮,需要開發者、用戶、資金等因素的共同推動。

原文標題:《從 BSC 的成功,探索波卡生態崛起的一種思路》
撰文: Polkadot Labs

波卡生態觀察,是我們針對 Polkadot 生態內的項目,以不同生態位的視角來觀察和分析的一個專題欄目。Polkadot 是一個擴展性很強的項目,可容納非常多的生態位,而通過對生態位的觀察,我們既可以感知全局,清晰地瞭解 Polkadot 整個發展情況;又可以觀察入微,發現哪些生態位正處於激烈競爭或者一片藍海的狀態。只有更清楚地瞭解 Polkadot 生態發展的情況,作爲投資者、參與者或者研發者才能更好地把握住 Polkadot 生態發展的紅利。(本文會不可避免地涉及項目,僅用作文章觀點表達,不作爲其他任何建議。)


背景

如果說過去一年中有什麼生態的發展可以和波卡生態相媲美,也許首當其衝的必然是屬於幣安智能鏈(Binance SmartChain,以下簡稱 BSC)的榮耀時刻,而 BSC 也成爲了生態建設的另一個標杆。

據 BSCProject 數據顯示,截至 7 月 12 日,BSC 生態中的 DeFi、NFT、工具和基礎設施等項目已經超過 727 個項目,鏈上地址數高達 83,389,946 個,很難想象這樣的數據僅僅是 BSC 推出 14 個月後的佳績。

而談到 BSC 我們又會情不自禁想起以太坊的生態,畢竟兩者現在的用戶量和活躍地址數都不相上下,甚至 BSC 在某些數據上已經趕超發展數年的以太坊,當然,我們不能簡單從數據上來對比兩者的存在,畢竟以太坊是屬於早期一步步建立起的龐大生態,好比國內還沒有電商業務時,馬老師建立起了淘寶,而 BSC 的發展則是已經在有巨頭的情況下另闢蹊徑找到了一條發展之路,這更像這兩年興起的拼夕夕。

所以,我們並不需要來評判以太坊生態和 BSC 生態究竟誰發展的更好,某種意義上這是毫無意義的,反而是我們應該從中吸取一些成功的可複製的經驗,以此達到「取其善者而從之」的優良品質,尤其是對於現階段依然還有很大發展空間的波卡生態來說,更是值得不少生態項目借鑑和學習的。

因此,本文將回顧下 BSC 生態的發展路徑,探索出一些可以借鑑學習的地方,供波卡生態的優質項目參看,正所謂「三人行,必有我師」。

回顧 BSC 的發展歷史

不同於以太坊是逐漸做大做強,BSC 則更像是踩對了某些點而迅速崛起的,能夠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裏,如此快速的做起生態,並且生態中的項目與資金都十分豐富,這其中一定有值得我們挖掘的成功密碼。

我們不妨簡單回顧一下 BSC 的發展歷史,並深度剖析 BSC 是如何一步一步的走向成功。

在 2017 年前後,加密貨幣領域迎來了一波牛市,新老交易所在這次牛市中互相切磋,各展手段,最終搏殺下來的交易所也各自圈到屬於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此時,全球範圍內交易所格局初步形成。

這其中就有以幣幣交易所搏出位,最終成爲現在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的幣安交易所(Binance)。在此期間,幣安還發行了自己的交易所平臺通證 BNB,並圍繞着 BNB 設計了一系列的激勵機制,給 BNB 賦能。但區塊鏈世界主流思想仍然是去中心化的,作爲交易所這樣的中心化角色,始終有一個「中心化」的帽子扣在頭上,所以,像 OKEx、幣安、火幣等交易所也在不斷嘗試如何切入到去中心化領域中,而這三家交易所似乎非常默契的選擇了同一個方向——公鏈。在 2018 年,他們紛紛宣佈了自己的公鏈計劃。

隨後,在 2019 年 4 月,幣安上線了它的公鏈項目——幣安鏈(Binance Chain,下文簡稱 BC,這裏的 BC 還不是我們要講的 BSC)。BC 的作用是圍繞着幣安的去中心化交易所(Binance Dex)構建一個去中心化的資產發行、流通的生態,併爲 Binance Dex 提供高吞吐量、低延遲的區塊鏈基礎設施。因此,在功能上,Binance Dex 可以提供通證的發行、使用和交換等功能。此時,幣安的主要思路還是在將自己的核心業務,也就是將交易這個部分去中心化了,並以此構建一個生態。因此,纔會有 Binance Dex,同時,爲了滿足 Binance Dex 對交易延遲低、吞吐量大、可承載更大的交易深度的性能需求,BC 選擇的是採用 PBF 和 DPos 共識並在 Cosmos Tendermint 協議基礎上進行代碼上的改進,並且爲保障用戶體驗,BC 並沒有智能合約。

隨着幣安通過一系列營銷方式將 BC 推廣出去,並且有許多項目和資產也在 BC 上發行和交易,似乎一切都在向好。然而好景不長,正如當年諾基亞如日中天之時,誰曾想到有蘋果公司另起爐竈,開創了智能手機,隨後將諾基亞拉下神壇,自己卻走上了巔峯,而在加密貨幣領域也發生了一些翻天覆地的變化。由 Compound、Uniswap 等 DeFi 項目異軍突起,並逐漸吸引更多的資金參與其中,這一波 DeFi 浪潮帶來了新的機遇,由於其去中心化的特點,吸引了許多資金的進入,已經開始影響到加密貨幣領域裏的中心化機構的業務了。

波卡能從 BSC 和 Solana 的崛起中學到什麼?

波卡能從 BSC 和 Solana 的崛起中學到什麼?

波卡能從 BSC 和 Solana 的崛起中學到什麼?

在 2019 年底 2020 年初,MakerDAO、Compound 和 Uniswap 的影響力逐漸增大,整個 DeFi 的體量已經接近 10 億美金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幣安看到了 DeFi 的龐大潛力,也看到了 ETH 的侷限性,它看清了未來可能的發展脈絡。於是,在不影響 BC 的前提下,幣安在 2020 年 4 月創建了幣安智能鏈(BSC)並於同年 9 月正式上線智能鏈。BSC 是與 BC 平行運行的區塊鏈,兩者之間的資產可以互通,不僅可以創建通證智能合約,還引入了全球頂級加密資產之一的 BNB 形成質押挖礦機制。

BSC 的設計思路着重強調兩點,一個是要保障高性能低轉賬費率,另一個是兼容以太坊虛擬機 EVM,可快速接入以太坊生態,藉助其龐大的生態,讓以太坊的開發者迅速接入 BSC,讓 BSC 生態快速崛起,而這一切的背後體現的都是幣安劍指 DeFi 的決心。

BSC 通過引入權益權威證明(PoSA)共識機制,通過質押 BNB 來達成共識,總共需要 21 名驗證人。最終 BSC 實現了交易費用極低,每 3 秒可生成一個區塊的高性能網絡,日交易量達到 20 萬筆,平均每筆交易 gas 費低至 0.05 美元,大幅提升幣安鏈和 BNB 的使用效率與應用範圍。

儘管驗證人的個數太少,被許多人詬病其中心化,但其優秀的使用體驗以及極低的轉賬費率,足以讓許多用戶忽略這一點。在 BSC 推出的 9 月,幣安也啓動了 1 億美元的支持基金來引導其發展。

當然,在當時 BSC 還沒那麼快崛起,真正讓 BSC 生態崛起還源於大環境給了一個很好的機會。在 2021 年初,隨着 BTC 的大漲,ETH 的 DeFi 生態再次發力,但是以太坊在使用方面的硬傷,交易性能低,轉賬費率太高,高昂的使用成本也嚴重製約了 DeFi 的發展,這直接給了其他公鏈生態發展的契機。

波卡能從 BSC 和 Solana 的崛起中學到什麼?

波卡能從 BSC 和 Solana 的崛起中學到什麼?

波卡能從 BSC 和 Solana 的崛起中學到什麼?

BSC 的生態就是在此時迅速發展起來的,由於 BSC 兼容 EVM,並且能提供更快的交易體驗和更低的轉賬費用,很快便在 AMM (PancakeSwap)和借貸(Venus)兩個應用方向跑出兩大龍頭,如今這兩個應用也已經可以與以太坊上的 Uniswap 和 Compound 分庭抗禮了,而 BSC 也已經成爲了 600 多個項目,鎖倉 120 億美元的不可忽視的大生態了。(BNB 爲什麼這麼漲的原因,也是因爲 BSC 的生態發展使得 BNB 從平臺通證變成了公鏈幣的邏輯了。)

生態發展公式

以 BSC 爲鏡,探尋生態發展公式

基於 BSC 的成功發展,我們大致梳理出一個生態發展的公式。這只是根據目前已成功的邏輯,總結出的其中一種思路,並不代表只有這一種思路。公式如下:

生態繁榮 =(項目(開發者)+用戶+資金)*流量 *交易所賦能(發動機)*大環境

如何理解這個公式呢?

三大基礎資源

一個公鏈生態的發展,就好比是創業或者打仗一樣,無非是三大基礎資源「人、財、物」的調配和使用方式,而公鏈裏的「物」,原本是指材料、物資等,在這裏我們可以理解爲應用或者項目。公鏈的三大基礎資源分別是項目(開發者),用戶,以及資金,這三者共同組成了生態,卻又互相影響各自的發展。

物,也就是生態中的應用或者項目,是承載資金和參與者的重要載體,也是生態的最基本構成單元。生態要做的好,「物」的質與量都要有保障。(波場就是典型的後者沒有做起來,生態全靠 Justin Sun 支撐)。

而人是屬於隨熱度而走的,對於新生的「物」,大部分人很難快速引流到新項目中,畢竟大部分人不願意跳出舒適圈,亦或者對新生的「物」不太信任,需要用利益吸引,亦或者有足夠的流量導入。

財,則扮演的是生態的血液,沒有資金參與的項目是不會成功的。這裏的資金不僅有支持項目團隊開發的資金(一級市場的資金),也有看好項目參與交易以及基於項目的應用而參與的資金(二級市場的資金)。

這三者可以互相作用,而其中的每一項做的好都能把其他兩項吸引過去。好的「物」,可以吸引更多的人蔘與,比如 CryptoKittes,NBA TOP SHOT 等等;也可以吸引更多的資金參與到應用中,比如 Uniswap、Compound 等 DeFi;亦或是吸引資金扶持新的「物」,這裏指的是資本方支持早期項目的一級市場資金,進而讓生態開枝散葉,造就更多「物」。

而如果一個項目平平無奇,卻通過宣發、空投等營銷手段,或者設置一些高 APY 收益等激勵機制將用戶導入過來,項目也會因人氣聚沙成塔,形成一定的勢能,進而吸引更多的資金進入,項目方也有更多的資金和資源來將原本平平無奇的項目完善到更好。

同樣,假如一個項目平平無奇,也沒有什麼用戶參與,但是如果能找到一些擁有許多資金並且影響力大的 KOL,導入自己的許多資金進場體驗,並且爲項目做宣傳,有了這些巨頭的影響,無形之中也爲項目做了背書,也能夠吸引用戶和後續資金進場,最終讓項目變得成功。許多 DeFi 項目就是有一些巨鯨去挖頭礦帶火的。

流量

流量的作用自不必說,因爲我們身處的互聯網已經讓我們深刻地理解到了流量經濟的巨大作用。其實這一輪 BTC 從 1w 美金最高漲到 6w 多美金,就是流量的巨大推動作用,這離不開一些傳統企業和資本的不斷造勢,以及傳統媒體不遺餘力的宣傳,使得比特幣火出了圈外,吸引了許多傳統資本進入加密市場,才造就瞭如此高的漲幅。同樣,狗狗幣也是這樣的邏輯,所以,流量是一個巨大的增幅器,流量運用的好,可以爲整個生態帶來海量的資金和用戶,此處就不多贅述了。

交易所賦能

交易所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它本身就是一個自帶海量用戶,擁有豐富的資金流,並且有信任背書的機構。由於其本身是中心化的機構,所以可以自由地營造各種營銷方式或者宣傳方式爲一個生態賦能。再加上,交易所本就是加密貨幣生態中的上游機構,不僅在二級市場交易層面熟知如何賦能項目,在一級市場層面,交易所對生態的投資也是最重的一部分。比如整個加密貨幣市場中,Coinbase 和幣安兩大交易所對初創項目的投資都是圈內數一數二的。

因此,對於賦能一條公鏈來說,交易所可以通過在一級市場投資這條公鏈上的項目或者應用,並將這些項目上線到自己的交易所上,並通過一系列市場活動,將其自身龐大的用戶羣體,以及資金流爲這些項目賦能,並從二級市場成功退出後,再將新的資金繼續投資到這條公鏈上的其他項目上。這其中還有一點不得不提及,就是交易所有豐富的客服來解決用戶在參與新項目期間的許多問題,相當於提高了項目在使用層面的易用性,降低了使用門檻,也就爲更多的參與者與資金的進入打下了基礎。

而另一方面,這些項目如果本身的表現也撐得起這些用戶和資金的進入,並且發展得更好,也會反過來爲交易所帶來更多的用戶和資金,甚至作爲一個優秀案例爲交易所背書。最終就會實現交易所與公鏈生態雙贏的良性循環。

大環境

大環境,也就是當前加密貨幣所處的行情趨勢,由於當前的加密貨幣市場體不管是從市場體量,亦或是用戶的數量都是比去年有了成倍的增長,已經不是傳統金融可以忽略的一個全球資本市場了。反之,由於有新的傳統資本和一般用戶的進入,加密貨幣市場已經與傳統金融市場密不可分,不再是圈地自萌的小生態,而是受傳統金融市場影響的另類資產市場。

而單個公鏈的發展好比是水上的一葉扁舟,行情好時,順水行舟行千里,行情不好時,逆水行舟也不好獨善其身,即使能做到獨立行情,也會或多或少受到大環境的對沖影響。所以,公鏈的生態發展在順風順水的牛市行情下才是最澎湃的。

Solana 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BSC,作爲交易所當中的公鏈開了一個好頭,於是我們也可以看到火幣研發的 Heco 鏈,其發展也是有異曲同工之妙。但它們都是交易所的公鏈,對於不是交易所公鏈的公鏈項目,這套公式是否適用呢。不知道是否是巧合,Solana 的發展情況正好與這個公式十分的契合,我們不妨也看看 Solana 的情況,來驗證一下我們這個公式。

首先 Solana 公鏈的基礎設施做的比較好,在技術上有多項創新。其獨特的 PoH 歷史證明算法,極大地減少了區塊在同步上所消耗的時間;同時 Solana 還編寫了多線程虛擬機 Sealevel,實現了並行化轉賬,而其他公鏈一次只能處理一筆交易;Solana 還借鑑了 BitTorrent 的技術設計了 Turbine 區塊傳播機制,可以大幅提高在驗證區塊信息時的效率,大幅降低信息通訊所需要的時間;還有諸如伸縮內存解決方案 Cloudbreak,複製器節點網絡 Replicator,內存池流動機制 Gulf Stream,使用 POH 優化的 PBFT 共識算法 Tower BFT 共識算法等創新,最終在技術上使得 Solana 成爲了出塊延時少、確認速度快、網絡難擁堵的當下最高效的公鏈,實測 Solana 的性能,TPS 可以達到最高 65000,而轉賬的花費不到 1 美分。

這樣的技術特點早早地吸引了許多開發者和資本對 Solana 的關注,所以儘管 Solana 並沒有通過兼容 EVM 來快速將以太坊成熟的項目復刻到 Solana 上,但是 Solana 的生態並不用擔心沒有項目做起來,因爲以太坊帶來的除了成熟的項目代碼,也有成熟的商業模式,所以,在 Solana 上開發項目不用擔心商業模式上是否會成功,無非是多學習下代碼,進度慢一些罷了。

不過,這些並不能說明爲何 Solana 能快速崛起,這其中真正的核心因素則是 SBF 以及其背後的 FTX 的加入以及大環境帶來的契機。

Sam Bankman-Fried,簡稱 SBF,是一個是 FTX 交易所的創始人兼 CEO 也是 Alameda Research 的創始人,在 2021 年 2 月福布斯公佈 11 位加密億萬富翁中,他以 45 億美元淨資產位列第二位,同時在推特上坐擁 22 萬粉絲。

自 2020 年 7 月 20 日,SBF 開始在推特上發表一系列關於 DeFi 的觀點,並最終在 2020 年 7 月 27 日,SBF 終於提到了它心儀的項目 Solana,並隨後對 Solana 進行了一通詳細解說。

波卡能從 BSC 和 Solana 的崛起中學到什麼?

鋪墊了 7 天的飢餓營銷,終於揭開了它的主菜,恰好在同一天,基於高性能公鏈 Solana 創建的 DeFi 交易所 Serum,也於當天發佈項目白皮書,同時宣佈將於近日上線。SBF 正是擔任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Serum 的顧問之一。SBF 本就是圈內知名 KOL,從這次的事件我們也可以看出他十分懂得如何獲取流量和關注,在他的這一番精彩操作之下,許多用戶也開始關注和了解 Solana 了,Solana 在二級市場也給出了精彩的迴應,從當天的 1.7 美金,到 8 月底最高 4.7 美金。

波卡能從 BSC 和 Solana 的崛起中學到什麼?

順理成章的,Serum 很快上線了 SBF 的 FTX 交易所,而 SBF 則成了 Solana 生態的代言人和推廣者,隔三差五分享 Solana 及其生態項目的進展,而 Solana 的生態項目也陸續上線到 FTX 交易所中。

當然,另一個重要因素是大環境帶來的契機。

波卡能從 BSC 和 Solana 的崛起中學到什麼?

這一點正如我們之前簡析 BSC 時,也是在 2021 年初 ETH 的 DeFi 生態再次發力之時,只是 Solana 的生態發展稍微慢了一些,但這不妨礙,Solana 的生態在 4 月份開始爆發。

所以,綜上來看,似乎這個公式是可以實踐的,那麼,接下來,我們依據這個公式來看看波卡生態崛起有哪些可能的路徑。

波卡生態崛起的可能路徑

波卡不同於一般公鏈,它所做的事情是比公鏈更底層的將各類區塊鏈都鏈接起來的一個區塊鏈組成的網絡。因此它的生態要做起來,需要的是接入波卡的平行鏈或者通過轉接橋接入的現有公有鏈足夠多,並且平行鏈的發展也比較好,這樣才能算是波卡生態真正發展起來了。

對此,我們需要重點關注兩點,第一點是現有公有鏈會有多少接入到波卡,以及接入波卡後是否有應用能將這些現有公鏈的人財物導流過來;第二點是波卡生態上原生的平行鏈項目,是否能發展好自己的生態。

對於第一點來說,目前由官方支持的 BTC 和 ETH 的轉接橋已經有專門的團隊開發許久了,並且官方針對於非 Substrate 鏈推出了 BEEFY 協議,可以更容易地讓現有的公鏈鏈接到波卡上,可以說讓更多的項目接入到波卡這一個基礎是已經有了。那麼,如果波卡生態的某些應用(比如 DeFi、NFT)能將這些接入進來的老公鏈的生態活絡起來,或者爲這些老公鏈擴容以及賦予新的功能(比如隱私、智能合約功能)或可以將波卡生態做大做強。當然這只是其中一條路徑。

而對於第二點來說,讓波卡的原生平行鏈項目的生態建立起來,這就回到了我們今天文中所介紹的公式上。根據公式來看,以波卡目前 Kusama 前三的平行鏈項目方爲例,這三者都是兼容 EVM 的平行鏈,這意味着通過很小的修改就可以將以太坊上的成熟項目或者說是基於 EVM 的成熟項目遷移到波卡生態上。而從 ETH,BSC,Solana 上的生態發展的情況來看,每條公鏈的生態發展有很高的相似度,這些生態發展的最快也最好的應用,就是 AMM 以及借貸的 DeFi 項目了,而這些項目業務不復雜,並且商業邏輯簡單,所以很好建立起來,因此在「物」這個層面,波卡的幾個平行鏈都不用擔心。

而在參與者方面,波卡經過多年的醞釀,已經擁有足夠多的粉絲了,但是我們這裏提到的是波卡生態的項目,如何將波卡的粉絲轉化爲這些生態項目的粉絲是個關鍵點,同時,波卡在使用體驗層面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誰能把用戶的使用門檻降低,就能獲得更多的用戶參與。

資金方面更不必說,資金總是會朝着更容易賺錢的方向走的,如果確實有實實在在的機會,聰明的資金會行動起來的。

所以,從三大基本要素來看,波卡已具備東風。剩下的三個要點,流量,交易所賦能,大環境纔是決定波卡生態崛起速度的最重要因素。雖然,這三大重要因素並不是缺一不可,但是如果有的話,效果會更好。

我們不妨設想一下,依據這個公式,波卡最理想的發展路徑會是怎樣的:在經濟大環境比較穩定,當然最好是牛市的前提下,有一個有足夠影響力的交易所站出來拍板,吆喝着說要爲波卡賦能或者爲某一條平行鏈賦能,通過投資賦能等方式將以太坊上或者基於 EVM 的成熟的 AMM 或者借貸項目復刻到波卡的某條平行鏈上,並好好地把跨鏈資產這個波卡生態獨特的優勢發揮出來,在項目上做一些創新;隨後利用自己的推廣方式和自身影響力,帶上一些 KOL,共同爲項目帶來媒體流量和勢能,導入資金賦能,並做好使用者的教育培訓,降低參與門檻,把用戶基數做起來;進而通過二級市場退出後,再投入到波卡生態的項目扶持中;最終形成交易所與公鏈生態雙贏的良性循環。

波卡能從 BSC 和 Solana 的崛起中學到什麼?

後記

當然,條條道路通羅馬,生態崛起的方式並不只是一條思路。只不過,BSC 能夠在 ETH 這顆大樹下迅速成長爲一顆茁壯成長的大樹,以及 Solana 也用類似的思路發展起來,所以,這其中必定有值得借鑑和學習的思路。

本文只是以探討的形式提供了一種可能性,如果有認可我們這條思路,並且擁有足夠資源的朋友,不妨聯繫我們,可以更加深入地詳細探討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