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比特幣有能力以積極的方式影響委內瑞拉的經濟金融格局。紙幣和現金正在慢慢失去價值,人們會被迫去擁抱數字貨幣,最終,這些數字貨幣可能也會包括加密貨幣。 但在這個過程中,區塊鏈行業需要停止將委內瑞拉視爲瘋狂想法的試驗場,正視委內瑞拉的真實面目:它是金融革命中不可替代的夥伴。

原文標題:《委內瑞拉的真相,拉丁美洲的遊記,以及一場理想與現實的對陣》
原文作者:Jeff Wilser
翻譯:橙皮書志願者 Q.

最近,一位「逃離委內瑞拉」的朋友寫了篇文章《比特幣救不了委內瑞拉》,試圖訴說加密貨幣在委內瑞拉的真相。之所以逃離,也是因爲通貨膨脹已經到了影響其遠程工作收入、難以繼續生存的地步。

委內瑞拉一直是加密世界最受歡迎的研究案例。但在這位朋友筆下,她認爲,人們往往懷着良好的意圖,在不瞭解委內瑞拉經濟是如何運作的前提下,使用錯誤的信息傳播錯誤的觀點,同時也忽視了數百萬委內瑞拉人正在遭受的極度痛苦的經歷。

她這樣寫道:

讓我,作爲一個真正使用比特幣在委內瑞拉生存過的人,澄清一些誤解:比特幣無法解決委內瑞拉的問題。

沒有官方統計數據能告訴我們委內瑞拉安裝了多少加密錢包,也沒有辦法知道有多少委內瑞拉人擁有比特幣,我們唯一清楚的是,除了幾個接受數字貨幣付款的商家和幾家交易所,這個國家無法爲持有加密貨幣的用戶提供任何服務。

這裏沒有 ATM 機。沒有預付借記卡。只有一堆「假設」。

對於爲什麼比特幣救不了委內瑞拉,作者在文中提到了這麼幾個觀點。

首先,比特幣可以「拯救」一個國家的經濟,這個謬論需要先假定該國滿足主流羣體採用加密貨幣的所有要求。包括:

  • 需要具備廣泛的計算機和金融知識
  • 可靠的電力基礎設施
  • 穩定的互聯網服務和經濟,不僅允許大多數公民依靠設備來保存他們的數字錢包,而且還可以從法定貨幣安全地遷移到數字貨幣。

委內瑞拉並不滿足這些要求。

而且,惡性通貨膨脹比人們想象的更厲害。通脹不僅影響了本土貨幣,也影響了以美元爲基礎的日常必需品的價格。「使用比特幣來獲取美元」的確是許多委內瑞拉人目前在做的事情,但這裏面仍然存在很多問題,並且容易受到通貨膨脹的影響。

還有挖礦行業。委內瑞拉因爲大量的比特幣交易和活躍的挖礦活動而聞名。但現實情況是,你只能通過「在網上做兼職賺取自由職業收入」、「交易」和「挖礦」這幾種有限的方式獲得加密貨幣。除非你已經很有錢了,擁有自己的礦場,否則,挖礦對大多數委內瑞拉人來說都不是一個可行的選擇。

對於那些需要在極端地區生存下來的人來說,加密貨幣真正有用的地方僅僅侷限於下面幾種

  • 作爲自由職業者的一種收入
  • 作爲家庭以最低手續費獲得美元匯款的一種形式
  • 當互聯網和電力設施足夠穩定時,對那些有一定存款的人而言,作爲通過挖礦獲得額外收入的一種方式

作者在文章結尾這樣寫道:

我相信比特幣有能力以積極的方式影響委內瑞拉的經濟金融格局。紙幣和現金正在慢慢失去價值,人們會被迫去擁抱數字貨幣,最終,這些數字貨幣可能也會包括加密貨幣。 但在這個過程中,區塊鏈行業需要停止將委內瑞拉視爲瘋狂想法的試驗場,正視委內瑞拉的真實面目:它是金融革命中不可替代的夥伴。

這或許是加密貨幣在很多第三世界共同面臨的現實。

今天橙皮書編譯的這篇文章,更像是一篇個人化的加密遊記。作者深入拉丁美洲實地走訪,與當地居民和政府交流加密貨幣的看法,試圖瞭解本地現狀,然後記錄下途中值得書寫的所有細枝末節。

不管區塊鏈是不是風口,拉美人民的這些遭遇都是真真切切的。所幸,努力想要更好的生活是人的本能。

我更願意把這篇遊記理解成一幅「加密浮世繪」,它向我們展示了另一個邊緣世界的日常,在這裏,加密貨幣一方面被視爲割韭菜的大騙子,一方面也被少數人視爲抵抗通貨膨脹的救命稻草,總之,一切都只爲了:更好的生存下去。

比特幣也許的確救不了委內瑞拉。遊記終歸也只是外來者用自己的眼睛試圖窺探真相的一次性記錄。 在很久的未來裏,這都將是一場理想與現實的對陣。

提起比特幣支付,很多人的反應都出奇的一致:不是剛需。

的確不是。

一來移動支付、信用卡多年來發揮一直穩定,二來 ATM 們也不離不棄的杵在那裏。關鍵是就購買力而言,100 塊錢今天能買什麼明天也還能買什麼。

是,你跟我說去中心化貨幣有種種好處,展望種種未來,我也都明白,但是請先回答我一個問題:支付寶用的好好的,幹嘛非得換成加密貨幣呢?

可廣大拉丁美洲人民就不這麼認爲了。

這篇文章的主角是來自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心理醫生 E.A. 女士,她向我介紹了一系列通貨膨脹引發的「疼痛日常」:

比如信用卡提額眼瞅着跟不上通脹的速度:一小袋米今天標價是 1000,下週就變成了 2000。再比如物資極端短缺:汽車票一票難求,有的建築工人們買不到回家的車票,索性在工地附近打起了地鋪。更有甚者,E.A. 的一位朋友,因爲買不到抗生素肺部感染過世了。注意,是「買不到」。

諸位崇尚詩和遠方的時候,可曾想到遠方有可能是這個樣子的。

E.A. 說這裏每個人手裏有 10 張信用卡是標配,不然一週的菜錢都湊不齊。再後來,也實在是沒轍了,E.A. 說不然就試試加密貨幣吧。

一、有通貨膨脹就有加密貨幣

我是在哥倫比亞(麥德林)旅遊的時候知道這些事的。這地方很神奇,雖說緊挨着委內瑞拉,暫時未受到隔壁通膨的沉重打擊,社會治安不錯,文化氣息也很濃,關鍵物價便宜,所以悶聲成爲了「外出打工」的勝地。

我本人每新到一處首先會關注近期的活動,在麥德林時發現了點異樣:二十幾個活動居然都是 Dash 的,邀請函裏邊說活動提供午餐,還有免費贈品拿:安裝 Dash 錢包可領取免費披薩一角。

這有點奇怪呢,去年一年我轉了 20 個國家,也沒見這麼樸(cu)實(kuang)的推廣方式,這讓我想起以前黃頁裏邊的優惠券和四個字:簡單粗暴。

所以,Dash 怎麼跑到哥倫比亞刷存在感了?

我是有一點好奇的(主要因爲單身),決定一探究竟,活動現場遇到了哥倫比亞 Dash 的負責人 G.D.。

活動地點在一個聯合辦公場所,名字挺好聽,叫 Selina,裏邊貌似什麼都有:紋身店、DJ 亭、冥想室(??),牆上是那種比較有品的塗鴉,外邊有個大餐廳。反正吧,就是那種絢爛又誇張的地方,驚豔到我了。

G.D. 是費城人,搬來麥德林快 20 年了。據他總結,拉丁美洲比較特殊,部分地區屬於那種『強電力互聯網設施+弱政府+人口多』的組合,Dash 也是看到了這種特殊性,有所期待也想有所作爲。

根據祕魯經濟學家的說法,拉丁美洲幾十億人民都處於非正式經濟中,金融體系一塌糊塗,我們這羣嬌生慣養的美帝人民根本沒辦法同理(套用比特幣大佬們的話,這些都是沒銀行的人)。這種略顯隨意經濟體制下下,並行合法以及「特別」合法的兩種經濟。經濟學家是這麼解釋的:「少數精英享受法律與全球化便利的同時,大部分的經營者依舊貧困潦倒,資產如法律陰影下的呆滯資本一般日漸凋零。」

這句話是對哥倫比亞的高度概括。根據 WorldAtlas 數據,靠着國內 64% 的非正式就業率,哥倫比亞成功擠進躋身全球非正式經濟體前十(第七位)。拉美國家彷彿組團一般的領跑着全球非正式經濟體:危地馬拉、洪都拉斯、祕魯、薩爾瓦多、巴拉圭、墨西哥、多米尼加共和國,都榜上有名。

所以,金融科技在這裏是個大問題。沒有銀行,也就沒有信貸身份,但是區塊鏈則能夠幫助解決這個問題。正是因爲哥倫比亞基礎設施薄弱,區塊鏈解決方案才得以實施(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關注下 leapfrog 的概念,大意是說沒有傳統銀行架構的發展中國家,仍可以使得區塊鏈技術爲自己所用;注:leapfrog 類似小時候的跳山羊遊戲)。說的通俗一點,是把舊樓扒了重建容易還是空地上直接建容易?

二、有加密貨幣就有 … 騙子

後來我也跟當地居民聊了聊加密貨幣,許是因爲騙子太多,整體對加密貨幣都沒什麼好感。這也難怪,國內沒有致富的好方法,人們看到有賺錢的機會不管懂不懂都一窩蜂的涌上來,然後就挨坑了。

像是 GladiaCoin、OneCoin 還有 MeCoin,都是有名的騙局。特霸氣,一上來就急赤白臉的讓你「只要 30 天 1000 變 2000」,如此成功套取全國各地普通民衆的血汗錢,自己入場不說,還把親戚朋友都搭進去了。

我們知道金字塔騙局有個特點是就剛開始可行,上來豪擲三百多萬比索(哥倫比亞貨幣,300 萬比索約等於 1000 美金),一轉眼就變成了 6 百多萬,讓人特別有砸鍋賣鐵也要 ALLIN 的躁動,但是我們也知道,先躁動的那羣后來基本也都躁鬱了。

有人總結,拉丁美洲之所以騙局猖獗,經濟狀況實在不佳是主要原因:反正已經這樣了,死馬當活馬醫唄。

就這麼的,加密貨幣整體的名聲也跟着受了影響,有人自黑「不被騙不知道長點心」。也有人覺得是時候肅清一下烏煙瘴氣的環境,也該找些靠譜的項目支持加密貨幣的正向採用了。另一方面,哥倫比亞政府對加密貨幣還是持一種相對保守的態度,對其底層技術則不然,說白了就是想要個沒有加密貨幣的區塊鏈。

後來我還去到了哥倫比亞區塊鏈中心,中心負責人非常熱情的向發達國家人民我展示了什麼叫「基本上毛線用處沒有的紙幣」:吐司爐那麼大滿滿一小盒子玻璃瓦就值 3 美元。

委內瑞拉不是比特幣的試驗場,只是一個經濟崩潰的國家

之所以把這個小盒子擺在顯眼的位置,是爲了時刻鞭策所有人:加密貨幣確實重要。負責人先生說中心目前正在與哥倫比亞政府合作打造一個本地的 Innovation Token (大概會叫「麥德林幣」吧),用於當地初創企業融資,計劃今年十月份發佈。

區塊鏈爲廣大哥倫比亞人民帶來的另一個福音是解決身份問題。身份認證作爲困擾全世界人民的一個大問題,在哥倫比亞顯得尤爲突出,譬如醫保手續要提供 10 項證明,報稅就更復雜了,召喚次神龍要 20 張證明。有鑑於報稅的複雜性,一般做法是僱個會計處理一系列的手續,可是,普通人的收入纔有多少,所以只能自己一點點啃過來。這個問題,到了非解決不可的地步。

三、有騙子,也有腳踏實地的人

我們知道,比特幣 10 分鐘出一個塊,目前的出塊獎勵是 12.5 個比特幣,2020 年 5 月 26 日之後減半。

因爲出塊獎勵 100% 歸礦工所有,這才引得廣大挖礦工作者前呼後擁的解決這個曠世算數題,而且這個過程也正是驗證交易、保障區塊鏈安全的過程。

Dash 的話,不太一樣,礦工拿 45% 的獎勵,主節點拿 45%,剩下的 10% 給到 Dash 財政部。

Dash 財政部是個可以爲重要項目(或者說有意義的項目)提供資金支持的資本池,各種開發團隊可以向 Dash 提交關於如何使用這部分資金的建議,類似企業中各部門就公司資金的使用提出本部門的意見。

我就說嘛,二十幾個 Dash 活動,經費都是哪裏來的。有了撥款,G.D. 才能(有錢)僱人挨家挨戶的向商戶們推銷 Dash,到目前爲止,Dash 在哥倫比亞已有 315 家商戶,大部分集中在麥德林。Dash 的營銷策略偏向傳統的零售營銷方式,意思是項目推廣方面走的不是「口口相傳」的路線。

儘管 CoinLogiq 的 ATM 不只支持比特幣,還有支持以太坊、萊特幣還有 Dash。但是 G.D. 說這裏好像也沒什麼競爭,而且加密圈現在都挺「忙」的,忙着參加各種高端活動,忙着內訌,忙着給自己的生態挖坑。而我們(Dash)就踏踏實實的紮根發展中國家,一步一個腳印。據他講,目前哥倫比亞活躍 Dash 錢包用戶數量是 1422。

我覺得不能只聽 Dash 一家,也應該聽聽哥倫比亞老少的想法,出租車司機、導遊、吧員等等問了一圈之後,貌似也都沒怎麼聽過 Dash 呢。

公平起見,這可能是因爲 Dash 團隊開始掃街的時間並不長吧。此外,熊市也是另一個原因。儘管加密推特上到處是「漲跌無畏。」、「我們專注於項目打造。」等等一系列「正能量」言論,遠看是雞湯,近看都是狗血。去年 1 月份,Dash 價格在 1338 美元,截止文章發表,已經跌到 80 美元。所以,價格漲跌不可能無所謂的,因爲會直接影響到購買力。不過據 C.D. 講,目前的跌幅也還能忍,不過影響了貨幣的整體擴張,而且商戶這邊已經隱隱的不樂意了。

擴張也不是沒有的,有鑑於 Dash 採取的掃街姿態,目前哥倫比亞的 Dash 商戶數量居世界第三,總體而言該國的加密貨幣使用情況比想象的要樂觀。根據 CoinDance 對當地比特幣的交易統計數據,哥倫比亞比索對比特幣算是比較常見的的配對方式。(常見配對前十位分別是:俄羅斯盧布、委內瑞拉博利瓦爾、美元、尼日利亞奈拉、人民幣、英鎊、哥倫比亞比索、歐元、印度盧比、祕魯新索爾)

商戶採用只是擴張版圖的一部分,有鑑於成千上萬的委內瑞拉羣衆已涌入哥倫比亞境內,而且大部分人都有給家裏匯款的剛需,Dash 也是看到了時機,穩準狠的掐住省錢、快速轉賬這個七寸。

好了,現在我們把目光轉回故事開始的地方:委內瑞拉。

四、有加密貨幣,就有需要受保護的資產

前兩年,E.A. 健康狀況不理想,只能休息在家。有鑑於國內通脹太盛,重返職場後,E.A. 覺得光賺玻璃瓦不十分牢靠。最開始她想要賺美元,不想國內政府在這一塊早有準備,首先是不允許公民持有海外賬戶,所有信用卡又都是委內瑞拉國內的,所以 Paypal 這條道顯然是走不通了。

後來,E.A. 開始調研各種加密貨幣,比特幣當然是個選擇,但是她更中意 Dash 裏邊留 10% 的挖礦獎勵給財政部的模式。理論上講,有了這部分資金支持,就能夠在委內瑞拉建立自己的生態。E.A. 提交申請一個月後,補助獲審。當地的 Dash 社區還是很活躍的,各種團隊都致力發展本地生態,結果就是,目前爲止委內瑞拉已有 2427 家接受 Dash 支付的商家,相較而言,美國本土也不過 200 多家而已。

說到這,有個問題一直困擾着我:這些人都有智能手機咩?

事實表明,多數是沒有的。委內瑞拉只有四成的人口擁有智能手機,所以 Dash 結合這個情況搞出一套「短信加密貨幣」。具體來說,就是那種編輯短信查收轉賬、餘額的形式,雖說略顯笨拙,好在是可以用的。

用 Dash Text 匯款還是不錯的,尤其是對於那些需要定期給家裏匯款的外出打工者們。Dash Text 推出一個月內就有 3 千多人使用。下一步計劃是集中營銷,找點 KOL 在社媒上四處鼓動一下。目前的話,這種短信操作法只有委內瑞拉一處,但是 Dash 團隊還計劃擴張到尼日利亞和印度這些匯款需求大、智能手機持有率低的國家。另外 Dash 還計劃把想法整合到 whatsapp、telegram 這樣的通訊平臺上。

委內瑞拉 Dash 在推廣上也採用了隔壁的掃街大法,等不及「自然生長」就只能手動“揠苗助長”。等不及不是因爲人家功利,而是因爲國內情況確實差的很。一組代表們,靠着財政支持,深入田間地頭,一對一的教商戶使用錢包,還主動幫着商戶免費宣傳(其實這個宣傳,基本上就是 Dash 幫着喊一嗓子的事兒)。

所以,商戶真就興高采烈的用了 Dash,一點問題都不問麼 ?

作爲商戶來講,首先關心操作的合法性。但是,別忘了委內瑞拉政府力排衆議帶頭髮行了本國加密貨幣(Petro),此舉也爲加密貨幣整體奠定了法律基礎,自然也沒就什麼可擔心的。得益於 Petro,委內瑞拉民衆對加密貨幣的態度也更開放,人家登錄到自己的銀行賬戶,裏邊除了玻璃瓦餘額,還有對應的 Petro 餘額,是不是挺酷的。

Dash 招募來的各種商家中,既有個體小店,也有諸如賽百味、Papa Johns 一類的連鎖,甚至還有房產中介,總之就是圍繞日常生活的那種類型,這些都被認爲是「必要商戶」。

投資 Dash 其實在保護自己的資產,所以,從廣大委內瑞拉民衆的角度來講,2018 年也能看成是牛市,玻璃瓦貶的越厲害,Dash 幣能買到的玻璃瓦也就越多。

通貨膨脹帶來的不便,遠不止買不到牛奶、車票這麼簡單。譬如去 ATM 取錢,取個 5 美元(的玻璃瓦),ATM 就空了,所以傳統 ATM 模式在這個特殊時期顯然不再有任何卵用,後來 Coinlogiq 結合委內瑞拉國情發明出一套新型「角鬥士」取款模式,提取加密貨幣時會將等值的玻璃瓦發送到自己的銀行,如此免除了取 5 塊錢吐一上午鈔票或者沒有鈔票可吐的尷尬。

再後來,聊起有其他國家正考慮採用加密貨幣,E.A. 表示不太理解這種腦回路(「你們的生活到水深火熱的程度了麼,朋友。」),這倒是跟我其他朋友的反應如出一轍。

離開拉丁美洲後,我回到了自己熟悉的生活,依舊波瀾不驚的用着信用卡、ATM,加密貨幣與我,仍有些遙遠。但是,我還是會回想起 E.A. 告訴我的這樣一個故事:一個朋友說自從用了加密貨幣,第一次不用爲下個禮拜的生活開銷發愁了。

來源鏈接:breakerma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