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人民幣應用了區塊鏈技術的共識機制與智能合約,其與加密貨幣、穩定幣是對立關係。

原文標題:《中國數字人民幣白皮書六點分析 與區塊鏈、加密貨幣有什麼關係》
撰文:Colin Wu

7 月 16 日央行發佈了《中國數字人民幣的研發進展白皮書》,並且召開了媒體吹風會。

其中有幾點值得關注:

第一,名稱暫定爲 e-CNY,不再使用此前 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的表述。白皮書中稱:字母縮寫按照國際使用慣例暫定爲「e-CNY」。

央行數字貨幣的名稱的變化,經歷了從央行數字貨幣研究院的一衆專利在 2016 年 3 月 25 日開始用 D-RMB (論文中也有稱爲 D 幣)來闡述,到 2018 年用 DCEP,再到現在開始用數字人民幣(e-CNY),但白皮書中仍然稱爲「暫定」,也許未來還會發生變化。

第二,規格較高,從媒體吹風會規格觀察,這是首次以人民銀行副行長範一飛,貨幣金銀局局長羅銳,貨幣金銀局副局長陳建新、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等人蔘加數字人民幣的媒體吹風會,高規格的總結匯報數字人民幣的研發進展。

第三,只是階段性成果,《中國數字人民幣的研發進展白皮書》的發佈是以「中國人民銀行數字人民幣研發工作組」的名義發佈,該白皮書的發佈並沒有以「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院」或者人行的某個司局發佈,結合媒體吹風會的高規格,可以鎖定這是數字人民幣研發進展的象徵性階段。

第四,與加密貨幣、穩定幣是對立的關係。白皮書中,e-CNY 的研發背景之三爲加密貨幣部分,基本全爲負面論述。

加密貨幣特別是全球性穩定幣發展迅速。自比特幣問世以來,私營部門推出各種所謂加密貨幣。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有影響力的加密貨幣已達 1 萬餘種,總市值超 1.3 萬億美元。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採用區塊鏈和加密技術,宣稱「去中心化」「完全匿名」,但缺乏價值支撐、價格波動劇烈、交易效率低下、能源消耗巨大等限制導致其難以在日常經濟活動中發揮貨幣職能。同時,加密貨幣多被用於投機,存在威脅金融安全和社會穩定的潛在風險,併成爲洗錢等非法經濟活動的支付工具。針對加密貨幣價格波動較大的缺陷,一些商業機構推出所謂「穩定幣」,試圖通過與主權貨幣或相關資產錨定來維持幣值穩定。有的商業機構計劃推出全球性穩定幣,將給國際貨幣體系、支付清算體系、貨幣政策、跨境資本流動管理等帶來諸多風險和挑戰。

此前範一飛在 7 月 8 日的記者會上也表示,數字貨幣發行主體可以分成私人數字貨幣以及央行數字貨幣。我們要大力推進央行數字貨幣。參考 首次迴應爲何打擊虛擬貨幣 央行副行長最新講話透露了什麼?

第五,利用了部分區塊鏈的技術,在吹風會中有表述:

《金融時報》記者提問:對於數字人民幣的技術路線大家非常關注,主要是區塊鏈技術不知道有沒有采用到數字人民幣的體系當中?如果採用的話,具體應用在哪些方面?

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說:

區塊鏈具有數據不可篡改和可追溯等優勢,但存在性能和可擴展性上的缺點,更適用於低併發、低敏感的資產確權、交易轉讓、賬本覈對等場景。根據區塊鏈的技術特點和適用範圍,人民銀行探索了區塊鏈在貿易金融、確權交易、交易對賬等領域的創新應用,比如貿易金融區塊鏈平臺和數字票據交易平臺。

根據數字人民幣的頂層設計要求,需要按照技術長期演進、實用高效的原則進行技術路線設計。一是要滿足零售高併發和央行中心化管理的要求,在交易層面應採取集中式處理方式;二是要促進公平競爭,提升監管效率;三是要提高清算和對賬效率,實現「支付即結算」和高效差錯處理;四是要在隱私保護的同時達到反洗錢要求。

因此,在數字人民幣支付體系的交易層,爲支持高併發、低延遲,實現公衆直接持有央行債權,採用了中心化架構,所有跨機構交易均通過央行端進行價值轉移;同時,設計了基於加密字符串的數字人民幣表達式,保留了安全性、防雙花、不可僞造等特點,還可以加載與貨幣相關功能的智能合約,促進業務模式創新,成爲數字經濟活動催化劑。在數字人民幣支付體系的發行層,基於聯盟鏈技術構建了統一分佈式賬本,央行作爲可信機構通過應用程序編程接口將交易數據上鍊,保證數據真實準確,運營機構可進行跨機構對賬、賬本集體維護、多點備份。爲充分體現數字人民幣「支付即結算」的優勢,數字人民幣體系結合區塊鏈共識機制和可編程智能合約特性實現自動對賬和自動差錯處理。同時,利用哈希算法不可逆的特性,區塊鏈賬本使用哈希摘要替代交易敏感信息,實現不同運營機構間數據隔離,不僅保護了個人數據隱私的安全,亦可避免分佈式賬本引發的金融數據安全風險。

另一方面白皮書中也表示,數字人民幣通過加載不影響貨幣功能的智能合約實現可編程性,使數字人民幣在確保安全與合規的前提下,可根據交易雙方商定的條件、規則進行自動支付交易,促進業務模式創新。

第六,個人用戶相對較少。據白皮書透露,截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數字人民幣終端試點場景已超 132 萬個,個人錢包 2087 萬餘個、對公錢包 351 萬餘個,累計交易筆數 7075 萬餘筆、金額約 345 億元。

從公佈的數據可以算出,數字人民幣(e-CNY)一共發行了 345 億元,終端試點已經部署很多,如果全部試驗金額都與線下終端試點發生交易,那麼每個終端試點大約交易了 26136 元,個人與對公錢包一共 2438 萬個,平均每個錢包餘額大約 1,415 元。因爲包含了 351 萬個大額測試的對公錢包,在排除大額對公錢包後,個人錢包餘額應該是很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