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看不到基本面的金融市場,任何大漲大跌背後都藏着赤裸裸的收割。BSV 暴漲的背後,該警惕些什麼?

原文標題:《妖幣 BSV 煉成記》
撰文:郝天

「不瘋魔,不成活」

澳本聰(Craig Steven Wright )再次用 BSV 一天近 150% 的漲幅,向其忠實「黨羽」宣讀了他的偉大願景——拉盤即正義。

據火幣網數據,截至筆者忍不住寫稿吐槽前,BSV 24H 實時最高漲幅 146%,僅從晚間 22:52 至零點,數分鐘內便從 300 美元漲至 435 美元,之後很快又回落至 360 美元,驚心動魄之處令人嘆爲觀之。

更可怕的是,BSV 已經連續 7 連陽,一週有近 4 倍的漲幅,讓不少踏空的朋友又有了拍斷大腿的衝動。

原本,BTC、ETH、EOS 等主流幣種近期都有不錯的市場表現,但在 BSV 的刺激下,大家對市場整體的普漲似乎都失去了興趣。

我所能看到的朋友圈,滿屏盡是 BSV。

有朋友問我,BSV 這是要拉動一波牛市麼?額,好吧,姑且熬夜寫個短文簡單談談我的看法吧。

半年前,我寫了 《滅霸澳本聰及其麾下的「異教徒」》 一文,聲討澳本聰暴力拉盤砸盤無異於自掘墳墓,遲早會因違背主流羣體意志而遭到摒棄,因爲澳本聰的作妖總能擊中人性貪婪的一面,讓一幫人成爲其霍亂市場的「幫兇」。

當時我就看到「澳本聰」會是數字資產市場最大的不穩定因素。

再次重申一下!

這種行爲,噁心、荒謬、無以復加,澳本聰和其背後的主謀正一次次挑戰比特幣社區的容忍度,且肆意破壞社區共識。

顯然,我是對不少人感恩的澳本聰「爸爸」是抱有敵意的,儘管他可能讓大家都賺錢了,但我還是忍不住要 Diss 爲快。

當然,我並不懼怕,因爲我背後還站着幣安趙長鵬、閃電火炬 Hodlonaut、比特大陸吳忌寒等等大佬和心懷信仰埋頭爲行業做事的你。

以數字資產社區穩定、健康發展的名義。

說實在的,本來看着 EOS 近期不錯的上漲勢頭,都有點看到底部反彈的走牛跡象了。

畢竟最近,ETH 順利完成了伊斯坦布爾升級、ETC 也完成了 Agharta 硬分叉升級,EOS 也要上線 Voice 社交產品,這都是利好消息啊。

何爲金融市場的底部?

當幣價許久橫盤不動,項目方還在持續做事,且還在頻頻出成績的時候,差不多算是階段性的底部了。

此種情況下,市場一點點上漲,在農曆春節前給大家一些信心,原本也算是好事一樁。

但糟糕的是,在 BSV 的帶動下,這蹭蹭蹭上漲的幅度也太過生猛了,讓人不禁擔憂,事出必有妖。

理論上來看,下次牛市來臨的正確姿勢至少有:1、政策扶持; 2、資本熱錢; 3、創業力量;4、人才梯隊;5、產業應用落地等多個關鍵因素。

只有滿足這些因素中的之二或之三以上,數字資產市場才能進來增量用戶和增量資金,整個市場纔會具備走牛的先決條件。

現在實際情況是,政策釋放了利好,產業區塊鏈的熱度也慢慢起來了,但熱錢、增量用戶等對行情起關鍵支撐作用的兩大因素並沒有明顯改善。

這種情況下,突然來襲的行情大幅上揚,究竟所欲爲何?

你可能會說,狗莊操盤,圖謀收割,見慣不怪了。

但我想到的可能更「悲觀」一些。

前不久,我在火星財經上看到一篇文章稱,1000 萬枚佔其市場流通量 60% 以上的比特幣都在休眠。

乍一看,大部分人還是比較理性的嘛,懂得比特幣減半行情到來之前,囤幣比頻繁短線操作收益可能更大的道理。

但,很顯然,處心積慮者是不可能讓大部分人抱有這種「賺穩錢」的想法的。他們勢必要通過一次次作妖,釋放人內心的貪婪,讓囤幣者把籌碼統統到交出來爲止。

果真,BSV 及其背後的幕僚還是按捺不住出手了。

澳本聰在和吳忌寒算力大戰時曾揚言要不惜一切代價搞垮 BCH,這個人既土豪又任性,儘管早已成爲社區的衆矢之的,但總是會以作妖的市場行情,成爲全網的話題和焦點。

澳本聰背後的意圖很明顯,通過不斷的拉盤砸盤,將一個散戶驅動的市場變成一個被高度「合約化」的市場,然後以此證明其纔是真正的「中本聰」。要知道,在很多人看來,誰是中本聰根本不那麼重要,能讓自己賺到錢纔是硬道理。

本來現貨市場和合約市場共生,用來套保對衝還是不錯的。但在行情整體萎靡不振的大環境下,大幅漲跌的行情,只會激發人性的貪慾,讓喜歡玩合約的圈內用戶徹底淪爲賭徒。

殊不知,一次暴漲可能賺的盆滿鉢滿,但一次暴跌則可能將他歸零,徹底趕出數字資產市場。

據合約帝數據顯示,過去 24 小時全網總計爆倉 2.03 億美元。每一次爆倉,大家不要只心疼這虛擬浮動的財富,而應該遺憾背後可能流失退場的「同伴」,他們中的很多人,很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某種程度上講,BSV 的惡意亂搞是對比特幣減半行情到來的提前內耗。

需要說明的是,一旦合約玩家完全操控了某個金融市場,推動其增長的關鍵變量也會發生扭轉。

「信仰」玩家持幣是因爲相信數字資產市場的長期增長空間,他們會以比特幣等主流價值幣種爲重心進行價值投資。整體預期收益可能不大,但相對被套的時間和虧損的可能性也會小一些。

而合約玩家的選擇則恰恰相反,他們想要的僅僅是賺錢,越快越好,越多越好。所以,合約玩家很可能忽略比特幣等價值幣種,而重點梭哈一些有故事、有概念、有實力拉盤的山寨幣種上。

毫無疑問,澳本聰的 BSV 就完美符合這幾個條件。

首先澳本聰其人確實和中本聰本尊有過接觸,其次 BSV 背後的 nChain 礦池老闆超級超級有錢,再者仍有一大批死忠粉竟真的以爲澳本聰正是中本聰。最關鍵的是,這一年下來,貌似只有 BSV 在持續反覆的拉盤砸盤,讓錯過一次狩獵的人,始終有下一次提前埋伏的機會。

按理說,正常的數字資產市場行情啓動往往是,比特幣領漲、以太坊、EOS 等競爭幣種跟漲,其他山寨幣補漲,這樣的金融市場,投資者會有一定反映時間,無論是資金轉移和切換籌碼都相對遊刃有餘。

然而,一旦市場過於合約化之後,以後的市場很可能就成爲一個,不斷尋找和炮製妖幣的作死過程了,這會把一大批辛辛苦苦看技術指標的傳統金融玩家噁心出場,把一個個心懷暴富夢想的持幣用戶清理出場,把數字資產市場尚有的一些樂觀和積極情緒消耗殆盡。

原本大家就詬病,數字資產市場容易被操控,這下 BSV 們把這一訴狀坐實了!

那麼,這種情況下,普通散戶還有機會麼?

我在鏈上觀讀者羣裏跟朋友們分享一個觀點,一個被高度合約化後的市場,好消息是行情一定會大漲,壞消息是大漲之後會立即閃崩,對普通散戶而言,研究莊家操盤心理學成了必要。

一個看不到基本面的金融市場,任何大漲大跌背後都藏着赤裸裸的收割,能不能在老虎牙縫裏搶肉吃,全靠閣下的本事了。

我很清楚一點,勸人炒幣有風險和跟一個人說吃多了會胖,擼多了會虛都是句正確的廢話。

玩合約的賭徒玩家,很清楚數字資產市場的波動風險,他們只是看到了賺錢的上限,卻忽略了輸的底線而已。那句「憑運氣賺的錢,要憑實力虧回去」的戲謔之詞,細想下還是很有道理的。

合約市場的天道一直在輪迴,蒼天並不會繞過誰。莊家有的是資本和耐心來消耗你,榨乾你,不然今天偶然的賺錢,很可能會是未來虧更多錢的開始。

2020 年以來,產業區塊鏈的春風吹來,整體而言,可圈可點的利好消息還是很多的,比如:DCEP、Libra、比特幣減半、以太坊 2.0、FileCoin 主網上線、Polkadot 主網上線、SEC 對於 ETF 的裁定等等。

不管怎樣,2020 請你持有一個純真的數字化夢想。

遠離 BSV,遠離合約。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