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斯坦福大學的項目,在中國成了「幣圈拼多多」?

本文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區塊律動 BlockBeats 提醒大家注意風險,謹慎操作。


「如果人們每天走路就能掙錢,那就沒有人去工作了。」這是火幣大學校長於佳寧在 11 月 18 日《焦點訪談》節目中對某傳銷項目的評價。而現在,有一個連路都不用走,只需要每天動手指的區塊鏈項目,開始入侵各個社區。

每天至少打開 1 次 APP,點擊特定位置,可以在 APP 裏的內置聊天區聊天,獲得獎勵的多少取決於拉新人數、日活人數,目前暫時無法提現,直到官方公告後,最終完成 KYC 認證的用戶才能提現。

這不是互聯網產品,這是一個名爲「Pi Network」的區塊鏈項目。

Pi 已經持續火爆了數月,如今仍在火熱吸納全球用戶。這個誕生僅 8 個月的挖礦項目,目前已經擁有超過 1 百萬的註冊用戶,地域遍及全球,一股關於 Pi 的挖礦熱潮席捲全球,「千萬個礦工,就像千萬蟻團軍一樣。」粉絲如此自稱。

始於美國,爆發於中國,再反噬國外社區,Pi 的發展完全不同於其他項目。而區塊律動 BlockBeats 也發現,Pi 還有很多模糊不清的地方。代碼沒有開源,主網沒有上線,我們甚至無法判斷,Pi 究竟是不是一個區塊鏈項目。

Pi Network 是什麼

今年的白色情人節,這個名爲 Pi Network (以下簡稱 Pi)的項目正式啓動,三位創始人 Nicolas Kokkalis、Chengdiao Fan,和 Vincent McPhillip 均有名牌高校斯坦福大學背景。這個旨在實現一個人人可參與的低准入、低成本加密貨幣網絡的項目門檻極低,只要你有一部手機,下載 APP 即可開啓挖礦,所有的 π 幣均由用戶親手挖出。

爲什麼斯坦福大學的項目,在中國成了「幣圈拼多多」?

作爲一個全球性項目,Pi 挖礦不受區域限制,整個挖礦過程不耗電,甚至不需要開機,只需要每 24 小時點擊一下屏幕右側的「閃電標誌」,即可開啓你的挖礦之旅。

該基於恆星共識協議(區塊律動 BlockBeats 注:Stellar 的共識協議,同樣主打手機挖礦的 Spacemesh 也使用了該算法)和聯邦拜占庭協議(FBA)(NEO 和 Ripple 的共識機制)搭建共識機制,特點在於更加輕量級,沒有資源消耗。目前來看,Pi 的挖礦對手機沒有任何損害,用戶可以放心參與。

爲了吸引用戶,Pi 主打多倍聯合挖礦,每日挖礦的速度由三部分構成。第一部分名爲 Pioneer,是基礎速度,所有人都一樣,目前數值爲 0.2π/h。第二部分名爲 Contributor,用戶需要挖礦三天後解鎖,速度加成的計算公式爲:安全連接數 x 基礎速度 x 20%,安全連接數上限爲 5 個。第三部分名爲 Ambassador,代表邀請獎勵,也是決定挖礦多少最重要的變量。簡單說,你邀請的人越多、隊伍裏的活躍用戶越多,你每天得到的速度加成越高,挖到的 Pi 幣越多。

最終的速度 = 基礎速度+(安全連接數 * 基礎速度 * 20%)+[邀請活躍數量* 25% *(基礎速度 + 安全連接數 * 基礎速度 * 20%)]

注:其中安全連接數(上限爲 5)、邀請活躍數量爲無限變量

不過,目前挖礦獲得的 π 代幣還不能交易,只有等主網上線完成 KYC 認證後,才能提幣。

Pi 的盛景

11 月 15 日,Pi 的官方在社交媒體上發佈了全球粉絲祝賀視頻,慶賀 Pi 的註冊用戶數量超過 100 萬。

爲什麼斯坦福大學的項目,在中國成了「幣圈拼多多」?

100 萬用戶是什麼概念?融資一年、全球融資 42 億美元、號稱區塊鏈 3.0 的 EOS,在主網上線的 10 個月後,也就是 2019 年 4 月 25 日,賬戶量才達到 100 萬,這是曾市值排在前三位的頂級項目,從推出到百萬用戶,花了近兩年時間。

而 Pi 纔剛剛推出幾個月,主網都沒有。

100 萬用戶這個數據是否真實,我們無法確認,但在各種社羣中發現,Pi 的確有很大範圍的信仰者。曾經的那些 VDS、VAS 等各種社區傳銷項目的頭目早已轉戰 Pi 的戰場,開始帶領各自的團隊挖礦。最讓我們驚歎的是,推廣 Pi 的人無處不在,我們幾乎在每個社羣都會發現一個 Pi 的推廣者,推廣着這個與社羣主題毫不相干的項目。最早區塊律動 BlockBeats 介紹 Pi Network 的文章,現如今每天仍有上千人閱讀。

用一個不太恰當的比喻,Pi 現在就是幣圈裏的拼多多。

「我挖了六個月,最開始隊伍不到 10 個人,推不動,被人罵成騙子。」和其他項目一樣,Pi 挖礦同樣是早入局者佔先機,一位早期參與 Pi 挖礦的用戶羅生(化名)告訴區塊律動 BlockBeats,現在他的隊伍已經超過 100 人,「玩着玩着發現它已成爲了趨勢。」

按照 Pi 的官方數據,這個項目確實掀起了一股挖礦旋風。數據顯示,Pi 項目剛啓動兩個月,APP 註冊用戶數就超過了 1 萬,在 120 多個國家被下載;7 月 5 日,Pi 註冊用戶數超過 10 萬。社區發展速度越來越快,8 月 2 日,註冊用戶超過 20 萬;兩個月後,用戶超過 50 萬;11 月 15 日,用戶超過 100 萬,來自英國、越南、韓國、美國、澳大利亞、中國、巴基斯坦等國的「礦工」紛紛在社交平臺曬出祝賀的視頻。

羅生的 100 人戰隊根本不算什麼,有人曾在推特上曬出了自己的戰隊成績:超過 1240 位成員,已經挖出超過 20 萬枚 Pi 幣。Pi 幣逐漸被人認可,有人爲了挖到更多的 Pi 幣,不惜「每天安利,每天去提醒隊友打開 APP。」甚至開始付費「地推」。

「招聘手機兼職,工作手機挖礦,每 24 小時點擊一次,工資 200 元 / 月,平臺身份認證後每個月把幣轉過來即可。」在 Pi 微信交流羣裏,有人打出這樣的廣告。

爲什麼斯坦福大學的項目,在中國成了「幣圈拼多多」?

而死忠粉們,則開始自發爲 Pi 尋找落地場景:開發周邊(帽子、T 恤、衛衣)、Pi 幣支付,「Pi 要做建立在移動支付系統之上的社交,要做區塊鏈上的亞馬遜購物平臺+區塊鏈上的 facebook 社交平臺。」一位粉絲向區塊律動 BlockBeats 介紹,「Pi 就屬於生態型項目。」

——「種種跡象表明 Pi 失敗的機率幾乎爲 0。」——「哪些跡象?」

——「至於哪些跡象,一時半會兒說不完。需要你自己看資料,說不明白的。」

自帶如此龐大流量的項目自然不會被交易所放過,個別小交易所繼續慣用套路,搶先上線了 PI 的期貨,價格最高達到過近 1 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 Pi 主網上線、進行代幣上鍊兌換前,所有用戶必須進行 KYC 認證,任何不進行認證的賬號所擁有的 π 將被銷燬,同時被銷燬帳戶的邀請人的裂變收益也將被銷燬。目前在 APP 中,用戶不能轉賬也不能提幣。

爲什麼斯坦福大學的項目,在中國成了「幣圈拼多多」?

爲何只有 Pi 火了

肉眼可見,Pi 這個項目有幾個明顯特點:

首先,Pi 的挖礦門檻極低,也沒有成本,只需要一部智能手機,不需要安裝複雜的程序或插件、購買昂貴的 ASIC 礦機,也不需要接觸密鑰類的加密貨幣知識,即可參與。

其次,在推廣中,斯坦福大學開發團隊一直是 Pi 社區粉絲們強調的重點。不是什麼草根創業者,而是根正苗紅的、大名鼎鼎的斯坦福大學的高材生出來做的區塊鏈項目,Pi 粉宣傳的潛臺詞裏給人更多的踏實感——我們不是來圈錢的,我們真的是來改變世界、重塑金融體系的,我們是來實現去中心化加密貨幣理想的。

肉眼不可見的,是 Pi 對於人們如同盲盒一般的吸引力。

簡單賺錢的玩法,不是沒有人玩過。回看年初的互聯網戰場,三家新社交平臺大戰微信,羅永浩甚至都搬出了類似區塊鏈的概念,推出了「聊天即挖礦」的聊天寶,收效甚微,以致於老羅不得不探索新領域。

羅永浩的自身社區屬性,毋庸置疑。不管是 老羅語錄吸引來的「羅粉」還是錘子手機號召來的「錘粉」,他永遠不會缺少粉絲。一場鳥巢手機發佈會賣門票可以賣出 500 萬就是最好的證明。但是聊天寶居然連羊毛黨都不聞不問。

因爲大家知道自己使用聊天寶能賺到的錢,屈指可數,成本極大。

反觀 Pi,不確定性是投資者的最大痛點,就像是手遊中的寶箱和盲盒中的隱藏款,Pi 承載了人們的幻想,關於一夜暴富的幻想,關於下一個比特幣的幻想。

最吸引人、最讓投機客瘋狂的東西,往往是那些不能準確估值的東西,所有經濟模型清晰到無以復加的,都難以讓人失去理性。模型有價,想象力無價。而 Pi 恰恰是一個團隊代幣分配方案、技術代碼、生態發展路徑都極致模糊的項目。

Pi 到底是不是區塊鏈項目

然而,這樣一個爆火的項目卻有諸多疑點。

早在 2019 年初,區塊律動 BlockBeats 作者 0x22 就在 4chan 論壇發現了 Pi Network,那時 Pi 還藉藉無名,外國網友甚至把它稱爲「Ponzi Scheme」或「Pyramid Scheme」(旁氏騙局或金字塔騙局)。

這種說法並非空穴來風,畢竟在代碼開源主網上線之前,Pi 甚至算不上一個區塊鏈項目,所謂的挖礦模式和「簽到領積分」沒什麼差別,甚至還不如「螞蟻森林偷能量」來的有質感。

「目前就是一堆數字。」有用戶心知肚明。

然而在今年 6-7 月份之後,劇情似乎發生了反轉,Pi Network 流入中國社區,被一些加密貨幣社區領袖,甚至是資金盤領導人「相中」。這些人在 Pi 的後續推廣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他們開始將 Pi 的理念、挖礦方法傳播給社區中的投資者,Pi 開始像病毒一樣在幣圈傳播。

神奇的是,Pi 在中國爆火後,開始反噬國外社區。區塊律動 BlockBeats 曾在 8 月初以項目介紹的形式,報道過 Pi Network,當時其國外官方賬戶的輿論熱度幾乎爲 0。而現在,Pi Network 發官方推特賬號已經有 3000 多個粉絲關注,INS 賬號獲得 2.4 萬個粉絲關注,在 YouTube 中以關鍵字 Pi Network 搜索,會發現每週都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愛好者宣傳這個項目。

爲什麼斯坦福大學的項目,在中國成了「幣圈拼多多」?

不管怎樣,我們仍然要清楚的是,在 Pi Network 的代碼開源和主網上線之前,Pi 甚至只是一個小遊戲,它和你微信裏的小程序領積分,沒有差別。

除此之外,現在有非常多的羊毛党進入了 Pi Network,客觀上來說,這些羊毛黨助推了項目的宣傳,但是在 PI 幣未來上線交易所後,這些人是一定會第一時間砸盤的。專業的羊毛黨從來不相信故事,只相信真金白銀,Pi 在上線後能否經受得住第一波「挖賣提」值得懷疑。

Pi 幣並沒有遵循傳統傳銷項目的多層返傭,相反,Pi 的拉新激勵(Contributor,即傳銷中的動態收益)有 5 人的上限,當達到上限後,拉新僅享受用戶的活躍獎勵(Ambassador)。薅羊毛者理論上可以使用手機註冊多個小號,放棄 KYC 後發提幣權利,僅僅爲大號的活躍獎勵充當彈藥。Pi 官方稱這種情況將通過銷燬獎勵的技術手段的遏制,但區塊律動 BlockBeats 仍對此表示懷疑。

更長遠的,假設 Pi Network 正式上線並開源,因其簡易方便又足夠去中心化的特性,發展壯大,它要直面的競爭對手就是比特幣。顯然,加密世界只需要一個硬通貨,現在 Pi 社區粉絲們對 Pi 的美好憧憬最終只會是一廂情願。

「Pi 就是個金字塔騙局,通過激勵人們發展下線來做大。」幣圈投資者鄒藍(化名)這樣告訴區塊律動 BlockBeats,顯然他對 Pi Network 並不看好,「一個沒開源的積分而言,誰信是斯坦福,搞不好上線後就開始圈錢了。」

雖然如此,在拉人頭、不開源、代幣經濟不清等缺陷之外,區塊律動 BlockBeats 仍然採訪了一些 Pi 社區的支持者,以及準備進入 Pi 社區的旁觀者,我們想要了解更多人的想法。

「 Pi 這種東西,至少比 Dfinity 強。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但在行業內有着高認知的投資者小 J 這樣告訴區塊律動 BlockBeats,這讓我們十分意外,要知道 Dfinity 可是被譽爲以太坊的頭號殺手,「Pi 起碼還是有社羣基礎的,不玩花裏胡哨的概念,只要能夠按期交付,有希望。」

不過,Pi 社區中更多的是不理性的聲音,有些人從內心底把 Pi 當作了 BTC,而另一些人只是以此爲幌子去吸引更多的人。

「想一下,明年上線後,你就可以用 Pi 去超市買牛奶了。」一位 Pi 幣大戶在採訪中表示對 Pi Network 的未來信心百倍,「你們記者把這些材料看完就明白了,Pi 絕對是加密貨幣劃時代的發明。」

(區塊律動 BlockBeats 提醒,根據銀保監會等五部門於 2018 年 8 月發佈《關於防範以「虛擬貨幣」「區塊鏈」名義進行非法集資的風險提示》的文件,請廣大公衆理性看待區塊鏈,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亂墜的承諾,樹立正確的貨幣觀念和投資理念,切實提高風險意識;對發現的違法犯罪線索,可積極向有關部門舉報反映。)

*區塊律動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資者防範追高風險,本文所提觀點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更多區塊鏈行業信息,歡迎掃碼訪問官網----
爲什麼斯坦福大學的項目,在中國成了「幣圈拼多多」?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