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協議的糾錯能力被普遍高估,治理代幣或許將打開再中心化之門,導致更嚴重的中心化。

撰文:Mohamed Fouda,加密貨幣投資機構 Volt Capital 合夥人,TokenDaily 研究團隊成員

DeFi 爆炸式增長的核心在於 DeFi 的治理代幣。

COMP、LEND 等都是治理代幣。向 DeFi 流動性提供者(LP)分發這些代幣的過程被稱爲收益耕種(Yield Farming),而近期提供收益耕種的各種協議吸引了前所未有的流動性。其中最典型的範例是 YFI 價值的現象級飆升。

YFI 是 DeFi 協議 yearn.finance 於 7 月 17 日發佈的治理代幣,其項目方宣稱該代幣「不具備價值」,但該治理代幣 72 小時價格就飆升至 1000 美元以上,發佈不到兩週漲到 4400 美元以上。

少數派觀點:寡頭控制的 DeFi 治理代幣不過是再中心化 ReFi,或導致更嚴重的中心化YFI 代幣自發布以來的價格走勢圖

投票的巨大力量

有人可能輕易給治理代幣的價值上升打上「投機炒幣」和「流動性挖礦刺激結果」的標籤。不過在這表面之下發生了一些非常值得關注的事情。例如,重量級風投基金 a16z 持有大量 MakerDAO 和 Compound 治理代幣,他們不太可能通過拋售代幣來賺快錢。

DeFi 治理代幣提供了一個獨特的機會來影響開放協議的走向,否則協議幾乎不可能受控制。這些代幣授權持幣者投票更改底層協議的參數。如果擁有足夠的表決權,治理代幣持幣者基本上可以更改智能合約或推出較新版本的協議。分配給這些治理代幣持有者的權力非常類似分配給股東的權力。

與傳統的股票 / 股份相比,治理代幣有幾個優勢。在傳統的初創公司 / 企業中,股票允許所有者投票選出對自己有利的 CEO 或其他 C 級高管,而治理代幣消除了通過代理投票的必要。

具體來說,基金和大型投資者在有足夠的票數時,可以公開和迅速地提出改變,將變革方案付諸表決,通過對他們有利的規模化擴容方案,並強行推行其意願。換句話說,利用治理代幣的系統實際上創建的是傳統 / 中心化金融(CeFi)版本,而只是僞裝成 DeFi。我們 Volt Capital 內部稱之爲 ReFi,或再中心化金融。

由於 DeFi 協議的發展仍處於初期階段,我們預期暫時不會看到這種情況出現。但是,這些協議一旦增長至大通銀行 Chase、美國銀行 BoA 或富國銀行 Wells Fargo 一樣大的規模時,其激勵機制就會改變。

對治理代幣的支持和反對意見

治理代幣是否會成爲股票 2.0? 支持和反對意見都有哪些?我們看看最具代表性的說法:

  • 治理代幣分配比股權分配更公平
  • 這些去中心化的協議無法被監管
  • 如果存在大量爭議,協議可能進行分叉

上述論點很大程度上高估了協議的糾錯能力。我們逐一推敲一下:

代幣分發

DeFi 協議創始人和開發者試圖廣泛分發代幣,向流通性提供者分配代幣是試圖達到這一目的方法,但實際情況常常達不到預期。以收益耕種現象爲例,基金和富裕的投資者(又名鯨魚)利用遞歸流動性撥備,將其從治理代幣中獲取的收益 / 份額實現最大化。最終導致這些代幣集中在少數投資機構 / 耕種老農手中。

此外這些 DeFi 項目的投資者目前控制着不成比例的大量選票。例如,Compound 超過 13% 的投票權由前 10 位地址控制。當然這種所有權結構要比今天的摩根大通銀行或美國銀行更好,但能好多少呢?下圖顯示其實差異很小:

少數派觀點:寡頭控制的 DeFi 治理代幣不過是再中心化 ReFi,或導致更嚴重的中心化傳統金融機構的股權分佈,來源:CNN Money

抗監管性

加密貨幣領域一個普遍的誤解是 DeFi 可以在不受監管的範圍內規模化運行。如果你創建一份智能合約,焚燬控制鍵,保障沒有任何切實可行的方法來編輯或更改合約,可能會實現這一構想。但是,治理代幣的存在使這一任務變得不可能。迄今爲止某些項目取得了小範圍的成功,但在大規模運營基礎上,擁有治理代幣可能會導致產品使用具有相應的責任,從而導致監管增加。

主要的治理代幣持幣者最終可能會因非法使用其財務控制的協議而被司法追責,例如洗錢。如果這些代幣的多數所有者被司法追責,則小份額的持幣者不可避免地將追隨對協議的更改,將「DeFi」協議的使用範圍限制爲「原本不想要的」用戶之中。

分叉

人們普遍認爲,如果用戶認爲協議變味了,可以很容易對其分叉。但在實踐中分叉非常困難。協議非常依賴發展勢頭,而遠離現有治理結構進行分叉,意味着違背其領導層的意願協議扭轉發展勢頭。一定程度的品牌粘性會削減分叉的影響,以太經典 Ethereum Classic 或比特幣現金 Bitcoin Cash 就是典型的例子。絕大多數用戶通常認爲分叉出來的協議不那麼值得信賴。

還有另兩個因素使分叉幾乎變得不可能。

首先,當前成功的 DeFi 協議通過投資和支持其他 DeFi 協議,對其進行集成和作爲其社區來建立護城河。這創建了一個可編組的堡壘,無法輕易地將其複製到分叉協議中。

其次,流行的 DeFi 協議的主要投資者和支持者基本上是同一批投資機構。將其與前面所述的摩根大通和美國銀行的前十大股東名單進行比較,會很快發現遊戲規則並沒有太大不同。

治理代幣可以打開再中心化之門,而許多人原本以爲這道大門已經關閉。諷刺的是,旨在分散控制權的計劃往往會導致更嚴重的中心化。

感謝 Magdalena Gronowska、David Vorick 和 Leigh Cuen 對本文提供大有幫助的反饋意見。

來源鏈接:www.tokendaily.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