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

以太坊網絡的實用性推動着 ETH 價值的增長。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

本文謹代表 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火星財經立場,該內容旨在傳遞更多市場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撰文:Bankless 創始人 Ryan Sean Adams

編譯:Unitimes_David

現在不是 2017 年,我們並不是在牛市。

但以太坊的使用率已經達到歷史新高。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以太坊日 Gas 使用量趨勢

以太坊網絡上的每筆交易都需要使用 Gas,包括髮送 ETH、發送代幣或者在 Compound 上存儲資金等都是如此。因此, 以太坊網絡的日 Gas 消耗量達到歷史新高,這意味着該網絡的使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

爲何 ETH 的價格沒有達到歷史新高?

需要記住的是, 原生資產並不是網絡本身。對以太坊區塊空間的需求不同於對 ETH 資產的需求。這是兩種不同的商品:

1. ETH 資產: 一種稀缺性商品貨幣,當前流通量約爲 1.1 億枚,由智能合約執行的算法發行;

2. 以太坊區塊: 一種由以太坊網絡生產的作爲交易結算空間的稀缺性商品,每天生產大約 6,000 個區塊。以 gas 計算,當前每個區塊包含近 1,000 萬 gwei[1]。

雖然以太坊區塊確實需要以 ETH 的方式支付 gas 費用 (這與美國納稅需要使用美元是一樣的),但除了區塊空間需求帶來的相對較小的 ETH 需求壓力,還有其他更大的 ETH 需求來源 (正如對美元的大量需求並不是主要來源於納稅需求)。這就是爲何這兩者存在差異的原因。

過去 30 天時間裏,對以太坊區塊的需求 [2] 主要來源於:

1. 代幣: 比如 USDT 消耗了價值 160 萬美元的 gas 費用)

2.DeFi : 比如,dYdX、Kyber、IDEX、Uniswap 和 0x 等累計消耗了價值超 50 萬美元的 gas 費用)

3. 龐氏騙局: 比如一個俄羅斯龐氏騙局 MMM 消耗了價值超 50 萬美元的 Gas 費用)

而在過去 30 天時間裏,對 ETH 資產的需求主要來源於:

1. 將之作爲價值存儲手段的投機 (比如作爲非主權貨幣而買入和持有 ETH)
2. 作爲抵押品資產 (比如使用 ETH 作爲 DAI 的抵押品)
3. 流動性交易對 (比如在 Uniswap 中使用 ETH 交易對)
4. 交易媒介 (比如使用 ETH 來購買 GU 遊戲卡)
5. 用於支付 Gas 費用 (使用 ETH 來支付 gas 交易費)

每天用於支付 Gas 費用的 ETH 僅價值約 20 萬美元。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

**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

ETH 價格與區塊費用之間有相關性嗎?

話雖如此, ETH 資產的價格與以太坊區塊的價格 (即區塊 Gas 費) 之間有着很強的歷史相關性。 此外,我們似乎正處於少數幾個區塊費用的上漲快於 ETH 價格的時期之一。見下圖: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

*上圖:實線表示 ETH 的歷史價格趨勢;淺紫色區域表示以太坊區塊空間費用的變化趨勢。可以看出兩者之間存在很高的相關性。

當前這個時期,如果要使相關性迴歸均值,要麼 ETH 的價格必須上漲,要麼區塊空間費用必須下降。

這是我發佈這條推文的一半原因: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

我預計以太坊網絡的高使用量將在中期內推高 ETH 的價格。這就是歷史上曾發生的事情。這是 ETH 價值和稀缺性機制的設計方式, 即以太坊網絡的實用性推動着 ETH 價值的增長。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

未來 ETH 需求將會趕超太坊區塊空間需求

但這只是故事的一半。

我將更進一步加以說明。

我預計 ETH 需求的增長不僅是爲了趕上以太坊區塊空間的需求,而且會超過後者,因爲在未來幾年,ETH 將成爲公認的價值儲備資產。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

*上圖:BTC 的歷史價格 (紅線) 與比特幣區塊空間費用 (紅色區域) 的變化趨勢。

我們見證了比特幣已經走上了這條路 (見上圖)。 在過去 5 年裏,比特幣的故事 [3] 從一個點對點的實用性支付網絡變成了 BTC 儲備資產的價值存儲網絡。 你可以從上圖中 BTC 價格對比區塊空間費用的溢價看出這一點。

我們尚未在以太坊看到同樣的轉變,但我相信這種轉變正在來的路上 — ETH 已經被視爲一種商品和經濟帶寬, ETH 被鎖定在 DeFi 中,ETH staking (質押) 機制將啓動,且 ETH 的發行政策被固化。

你是否感覺到這種變化帶來的震動?

今天的敘事是以太坊作爲實用性網絡; 而明天的敘事將是以太坊作爲實用性網絡和 ETH 作爲非主權價值存儲方式。 見下圖: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

認爲這不可能發生的人會讓我想到那些曾說過比特幣是一場騙局的摩根大通 CEO (順便說一句,說過這句話的人現在正爲 Coinbase 提供銀行服務)

如果我是對的,那麼這意味着 ETH 被雙重低估了。


首先,ETH 作爲實用性網絡的價值被低估了。


其次,ETH 作爲非主權價值存儲手段的價值被低估了。

感覺像是再次回到了 2016 年。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火星財經官方立場。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添加微信 befabing,加入火星財經讀者交流羣,讓我們產生更有價值的互動和連接。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

五張圖告訴你,爲什麼說以太坊的實用價值和投資價值被雙重低估了?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