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 LIBOR 是金融行業最重要的利率之一,據英國財政部一項報告,價值 300 萬億美元的金融合同均參考 LIBOR 定價,那 LIBOR 對加密貨幣領域有何參考價值呢?

作者:潘致雄

金融生態正在成爲加密貨幣市場和區塊鏈應用場景中的一個重要話題。一方面,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被寄予厚望,通過各層協議組合,就可以在區塊鏈中通過智能合約、預言機和去中心化機制執行無需信任的金融服務,比如抵押(MakerDAO)、交易(0x)、借貸(Compound)、甚至是自動化的趨勢交易(Set Protocol),但是尚需時日;另一方面,帶有中心化色彩的交易所、穩定幣和借貸金融服務等平臺,發展勢頭強勁,目前佔據市場的優勢地位。

加密貨幣金融可以從傳統金融學到哪些道與術?

在整個加密貨幣金融生態中,「借貸」無疑是其中最重要的基礎業務之一。其實,在傳統金融中,貸款業務是一個體量龐大而衆人皆需的金融服務,通過抵押或者是信用擔保的形式,企業和個人可進行資金週轉,或以更少資金、更高槓杆率進行投資,實現資金的有效配置。

除企業和個人借貸之外,金融機構之間也存在體量巨大的借貸和拆借需求,借貸業務可以平衡不同金融機構在不同階段對於資金的差異化需求,這一切都根據資金的定價來進行調整,因此,金融系統中誕生了諸如 LIBOR 這樣的重要指標。

對加密貨幣市場而言,現在的借貸規模還相對較小,有很多借貸需求並未很好的釋放和滿足,提供借貸服務的供應商的數量和借貸體量也比較有限。反過來說,其潛在的市場空間也相當大。

傳統個人借貸市場:銀行、P2P 與融資融券

傳統借貸市場的基礎是合規化。在現金借貸市場的早期階段,很多資金借貸需求只能通過銀行這種中心化的大機構來完成,貸款利率一般按照基準利率上調,其審覈流程和要求都比較高,所以,對於那些急需用錢但不能提供抵押或無法證明收入的人來說,銀行可能無法提供相應服務,他們只能尋求第三方的解決方案。

隨着互聯網的發展,P2P 借貸逐漸興起,借貸市場變得更靈活了。P2P 的含義是點對點(Peer to Peer),也就是「用戶對用戶」,每一位出借資金的用戶,可以通過平臺對接,將資金借給一位有貸款需求的用戶。這種形式下,平臺只是一個撮合方,通過債權轉讓的形式將債權轉讓給資金出借方,平臺還可以從中賺取一些手續費。但是,最終的借貸風險其實是由這兩名用戶自身承擔的。

加密貨幣金融可以從傳統金融學到哪些道與術?

在中國,許多所謂的 P2P 借貸平臺,設立了違法的資金池,也沒有相應的資金風控手段,或者設置了不符合規定的債權轉讓條款等,風險極大。隨着監管機構嚴打 P2P 平臺,各地只能走上規範化的道路,淘汰和取締了許多違法的借貸平臺。

其實,還有一個借貸市場存在,那就是券商或交易所提供的業務——普通用戶可以通過券商和交易所提供的融資和融券業務,對證券或者期貨等商品進行做空或者保證金交易。在承擔更多風險的前提下,提高槓杆率和資金利用率。當然,除了投機,人們還可以通過這類工具對沖風險。以商品期貨爲例,製造商可以在遠期期貨中做空持有的商品,進行套期保值,減少未來的不確定因素。這類融資融券的業務爲交易者提供了一種資金工具,無論用戶是虧是賺,券商或交易所都可以從中賺取相應的手續費。

傳統銀行間拆借市場:LIBOR 和其他同類

除了面向企業和個人的借貸業務,更大的借貸業務發生在銀行等金融機構之間的同業拆借市場。

銀行同業拆借市場起源於西方國家存款準備金制度的實施。在存款準備金制度下,商業銀行吸收的存款必須按一定比例提取準備金,繳存於中央銀行,這被稱爲法定儲備。某家銀行在某一時日,其銀行準備金保有量可能過多,出現多餘,人們把這些超出法定準備的部分稱爲超額儲備,超額儲備停留在無利息收益的現金形式上,就會產生潛在的收益損失。而另一些銀行,如果儲備計算期末時儲備金不足,就會面臨被徵收罰金的危險。在這種客觀條件下,儲備多餘的銀行便有願望將其拆出,增加收入,而儲備不足的銀行則需要設法拆入資金,兩種需求由此匯合,逐漸形成了銀行同業拆借市場。

銀行同業拆借市場上每天形成的資金利率,調劑着資金的流動,實現資金的最有效率的分配。業內最著名的利率指標之一就是誕生於 1986 年的 LIBOR,全稱爲倫敦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London Interbank Offered Rate)。它是英國銀行家協會(British Banker's Association)提出的一項利率市場的統一指標。之後,LIBOR 衍生至世界各國的利率市場,各國的銀行市場也形成了各國國內的 LIBOR,比如上海的同業拆借利率 SHIBOR,香港的 HIBOR,新加坡的 SIBOR 等等。

加密貨幣金融可以從傳統金融學到哪些道與術?

LIBOR 拆借利率的計算方式還是比較簡單的,每天 LIBOR 都會詢問 18 家全球主要銀行的拆借利率,去掉 4 個最低值和 4 個最高值,然後再取平均值。根據這些數據的彙總,LIBOR 會發布一系列的指標,包括 7 個拆借資金的時間範圍和 5 個貨幣的數據。7 個時間段分別是 1 天、1 周、1 月、2 月、3 月、6 月、12 月,5 個貨幣分別是美元、歐元、英鎊、日元和瑞士法郎。

Libor 可以說是金融行業內最重要的利率之一,因爲銀行同業拆借利率可以作爲無風險利率的參考,參與拆借交易的都是大銀行,違約風險低、資金量大、流動性好這些特點。除了國債這類風險可以忽略不計的金融產品之外,LIBOR 可能是最接近於無風險的利率指標,所以也可以作爲其他金融產品的定價基礎,比如遠期利率、利率互換、短期利率期貨合約以及各類貸款等。據英國財政部一項報告,價值 300 萬億美元的金融合同均參考 LIBOR 定價。

2013 年 7 月,紐約泛歐證券交易所宣佈,將於次年接管 LIBOR。同時美國洲際交易所集團(ICE)又收購了紐約泛歐證券交易所,所以, ICE 最終取代了英國銀行家協會的角色,負責管理 LIBOR。需要提醒的是,ICE 也是合規的加密貨幣衍生品交易所 Bakkt 的發起人。所以,這家集團不僅具有規模和影響力,還很有遠見和前瞻性。也許 ICE 以後也會通過金融創新,爲加密貨幣市場帶來更多標準化的基礎設施。

加密貨幣能否復刻傳統金融?

很多人認爲,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技術是可以顛覆傳統金融行業的。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由於加密貨幣市場才發展了區區十年,其實更應該向老大哥學習和補足短板。這樣纔有可能讓區塊鏈釋放自身的優勢,提供無需信任的基礎設施並提升效率,爲此前尚未被銀行服務的第三世界國家的用戶提供普惠金融服務。

支付業務,應該說是最基礎的金融服務。在這條競爭賽道上,既有老大哥比特幣和閃電網絡,也有各種隱私支付方案和高吞吐量的支付項目,或者是 Facebook 的 Libra。

在支付之外,貨幣還有價值儲存的功能,比如用戶可以通過囤積比特幣,或者是資產代幣化後的黃金穩定幣(如 PAX Gold)進行價值儲存。

加密貨幣金融可以從傳統金融學到哪些道與術?

在滿足了支付和儲值之後,用戶可能需要使用抵押和貸款這些工具進行更復雜的金融活動。目前這類嘗試中比較底層的項目是 MakerDAO——通過將以太坊的 ETH 超額抵押在它們稱之爲 CDP (抵押債倉)的實體中,就可以借出名爲 DAI 的穩定幣,其價格與美元錨定。通過這種方法,區塊鏈上的資產通過某種形式映射到了傳統金融的法定貨幣的價格上。

千萬別小看 DAI,它通過去中心化的形式將不穩定的加密貨幣價格錨定到一種價格和購買力相對穩定的貨幣上。只有打開這個大門,其他更復雜的金融業務才能開展,比如後來就誕生了諸如 Dharma 和 Compund 這類借貸平臺:資金借出方可以賺取相應的利率,資金借入方需要付出這部分手續費,平臺則是賺取差價。這其實就是一個去中心化的迷你銀行了,通過這些平臺,資金可以在不同人手中流動,這無疑豐富了整個去中心化金融生態的流動性。

對那些看漲比特幣的礦工不願意在出幣時立即套現法幣,他們則需要找地方質押比特幣,先換一部分法幣來支出電費成本;部分持幣者急需法幣資金,但也不願意按照當前的價格將加密貨幣換成法幣,在熊市階段這類場景可能會變多;部分代幣可能還未上線交易所,或沒有足夠的流動性,急需法幣時只能尋找第三方支持。此外,部分投資機構可能在某些階段有較多流動法幣或穩定幣,除了空置之外,還希望可以通過借出方式獲得一定的收益。DCG 旗下的 Genesis Capital、貝寶金融(Babel Finance)、Blockfi 等,目前都在爭奪這一賽道。對交易者而言,也需要和傳統證券交易所一樣的融資融券服務,以提升資金利用率。除了可以從借貸平臺獲得資金,OKEx、火幣等期貨交易所也都爲交易員提供了保證金交易業務。

除去這些中心化的交易機構,在去中心化的領域裏,也有嘗試提供類似服務的交易所協議,比如 dYdX。這是一個基於以太坊的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所,在平臺中可以進行類似於融資融券的業務,具體操作和上述那些中心化交易所的產品沒有什麼很大差別。當然,dYdX 目前可能還存在性能以及流動性問題,處於較早期階段。

所以現在這些有借入法幣或穩定幣需求的機構和有借出需求的機構,大多隻能通過點對點和逐筆溝通的形式進行撮合,而且由於缺少市場化機制,借貸利率也不透明,無法規模化和標準化。

而隨着加密貨幣金融生態進一步發展,可以預見,類似傳統銀行間資金拆借市場和 LIBOR, 加密貨幣機構間也會產生一個資金拆借市場,和類似 LIBOR 這樣的指標,提供一個市場化的利率和足夠的資金量和流動性,將會給區塊鏈行業內資本的流動和行業整體發展起到重要作用。

在上述提到的幾個場景中,去中心化借貸平臺其實也可以滿足部分需求,不過,流動性不足以及可能存在安全隱患仍然是一個障礙,機構們可能還不敢將比較大的資金量放入智能合約中管理。畢竟,這類機構的借貸需求的資金規模,和散戶間借貸的資金規模肯定是完全不同的,資金量可能是數量級的差異。所以,現在也很少有機構可以提供如此體量的服務。

貝寶是最近宣佈想要嘗試這類業務的公司之一,他們還爲此發明了一個新詞:CIBOR,將 LIBOR 中的 L 替換成 C,指代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據 8 月期間的公開信息來看,貝寶早就在嘗試這類的創新業務了,而且願意以開放的態度,與行業內的機構共同搭建加密資產的機構間利率市場。
加密貨幣金融可以從傳統金融學到哪些道與術?

所以 CIBOR 的主要資金供應商和利率來源,可能是那些持有法定貨幣、穩定幣和加密貨幣的加密銀行、礦池和投資基金等,每天這些供應商將自己的借入借出的利率按照時間範圍和具體幣種提供給 CIBOR 統一計算並輸出標準化的利率數據,其他的一些第三方機構也就可以通過這個利率作爲真實借貸利率的參考指標。

更有意思的是,由於穩定幣和加密貨幣的無國界特性,可以以很少的摩擦在全球流轉,所以 CIBOR 發佈的利率能反映出全球加密貨幣的市場化的低風險甚至無風險拆借利率,這可能也就意味着,全球只需要一個 CIBOR 就夠了,不用每個國家都有一家類似的機構。

另外,該利率除了可以作爲借貸的參考利率,還可以作爲整個行業的宏觀風向指標。比如說法幣的拆借利率,穩定幣的拆借利率和比特幣拆借利率的具體差異,可以體現出行業內資本市場對於不同類型資產的喜好,不同週期之間的借貸利率不同又能觀測資本市場在時間維度上的偏好,這些都可能會成爲二級市場投資者和行業研究者的參考指標。爲此,貝寶金融憑藉自身的資金搭建了一個平臺,服務於其他有拆借需求的機構,隨着加入機構的增加,利率將會更市場化,資金量也會逐漸提升。

進一步想象一下,當金融產品遇到智能合約和預言機,可能會實現更不可思議的金融產品。比如 Set Protocol 已經實現了鏈上自動化交易和趨勢交易策略,用戶將資金放入後就會自動執行波段交易。當這些技術結合起來,想象空間太大了。

比特幣誕生已有 10 年,在近期和未來數年,加密世界仍然要向傳統金融學習:鏈上轉賬以及閃電網絡,實現了支付場景;現貨交易所和衍生品交易,實現了價值交換的場景;智能合約實現了無需干預的代碼既法律的苛刻要求,各種複雜的衍生品又進一步增強了整個生態的價值流轉。但是,隨着加密貨幣生態的完善,區塊鏈底層基礎設施的添磚加瓦,新技術不斷突破,由這些場景和組合所帶來的創新,將使得加密金融不再只是傳統金融的複製,而是終究有望會超越傳統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