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長期國債利率衝高是引起比特幣下跌的原因嗎?

原文標題:《美國國債利率如何對加密市場施加影響? | 鏈捕手》
撰文:Junhaeng Lee,韓國區塊鏈金融公司 Streami 創始人
編譯:Echo

2 月 25 日,美國 10 年期國債利率突然衝高至 1.6%,引起納斯達克市場與加密市場同時暴跌,也令市場對比特幣價格未來趨勢的信心產生動搖。

近日,韓國區塊鏈金融公司 Streami 創始人 Junhaeng Lee 撰文談及此事,基於美國國債利率變化與美聯儲應對政策推演了三種不同的場景與結果,並對加密市場的前景進行分析。鏈捕手對原文進行了不影響原意的翻譯與編輯。

美國國債利率如何對加密市場施加影響? | 鏈捕手

隨着納斯達克市場和比特幣價格同時下跌,以及美國 10 年期債券利率的上升,許多人擔心比特幣的價格方向。恐懼原因是因爲市場利率上升,比特幣價格暴跌超過 20%,今後市場氣氛將可能轉向風險規避模式。

我們認爲,鏈上指標和宏觀經濟指標是比特幣價格的核心驅動力。實際上,最近由通脹預期上升引起的美國 10 年期國債收益率的上升是最有可能出現的情形。與很多人的擔心相反,儘管比特幣價格將經歷短暫的起伏,但長期仍具有更大的上漲空間。

去年下半年,我預測 2021 年宏觀經濟學將有兩個重要變量。第一,疫後經濟復甦,通貨膨脹預期是否會導致市場利率上升?第二,當市場利率上升時,美聯儲將如何設定應對政策?

如果使用這兩個變量進行推演,則共將產生三個可能方案,本文先從可能性最低的場景開始說明。

美國國債利率如何對加密市場施加影響? | 鏈捕手

市場利率上升+貨幣收縮

市場利率會隨着通貨膨脹率高漲而上升。假設我以 1%的利率購買了 10 年期的長期國債。但是,如果今年預期通脹率爲 3%,那麼長期債券將虧損,因此大量長期債券在市場上流通,長期債券價格下跌,相對利率會上升。預期的通貨膨脹以這種機制提高市場利率。

但是,如果長期債券的利率上升,短期債券的利率也會隨之上升,長期債券短期債券是由同一家中央銀行發行且具有相同的信用等級,因此會出現價格認同現象。

利率是基準利率的一個決定因素,通常,中央銀行以購買或拋售短期國債的方式調整短期國債的價格(也就是利率),從而設定基準利率(除量化寬鬆等極端情況外)。在這種情況下,如果美聯儲對長期債券利率的上升沒有采取任何應對措施,那麼基準利率也將通過以下回路循環。而且,如果基準利率上升,則會抵消通貨膨脹,因此市場中的貨幣流通和就業機會將減少,經濟將陷入停滯狀態。

長期債券價格下降(利率上升)→短期債券價格下降(利率上升)→基本利率上升→銀行利率上升→貨幣收縮→就業減少(預期通貨膨脹下降)⇒經濟衰退

考慮到優質工作崗位減少後脆弱的實體經濟發展趨勢、拜登政府的擴張性財政政策立場以及美聯儲容忍通貨膨脹的貨幣政策基調,此種情況出現的可能性非常之低。

這種情況可能導致經濟衰退。在貨幣收縮的情況下,所有風險資產的價格基本上都處於下行壓力之下。比特幣被稱爲「冒險的安全資產」,但它是否爲風險資產,這是一個非常相對的概念。在這種情況下,長期國債比比特幣更值得投資。

此時,比特幣價格受下行壓力影響,長期國債受上行壓力影響。但是,考慮到 2020 年的 BTC 供應減少以及機構方仍然強勁的長期投資需求,我認爲不會出現像 2018 年那樣的暴跌。

維持低市場利率+貨幣擴張

在市場利率爲零的情況下,爲了防止實質性通貨緊縮狀態、促進就業,政府必須釋放貨幣,進而導致通貨膨脹。如果從美聯儲的角度解釋同樣的內容,那麼在預期的通脹率較低時,向市場提供更多的資金是沒有問題的。實際上,自 2010 年以來幾乎一直如此。

08 年金融危機之後,我們在長期的負利率形勢下經歷了流動性和負債的無限膨脹。在實體經濟中,沒有進行消費和投資,其中釋放的流動性僅流入資產市場並提高了資產價格,但這種情況的結果是通貨緊縮。美國前財長 Larry Summers 以及許多其他經濟學家去年就預測這種情況不太可能發生。

這種情況可能導致通貨膨脹。風險資產在通貨膨脹市場中四處遊蕩,具有更高增長潛力的資產備受關注。比特幣也將呈現強勁的上漲,但是這種上漲的勢頭會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減弱,同時像 Gamestop 這樣的項目將分散投資需求。換句話說,在這種情況下,比特幣的價格與 10 年代的趨勢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市場利率上升+貨幣擴張

在這種情況下,雖然市場利率上升,但是通過貨幣擴張,標準利率一直保持在零水平。實際上,澳大利亞通過 YCC (收益率曲線控制)人爲地降低了 3 年期國債利率。由於通貨膨脹率上升,長期國債利率隨之上升,導致現金貶值、短期國債利率下降,預期通貨膨脹不再是「期待」,而是「現實」。這種無視通貨膨脹惡化幣並繼續通脹的情況被稱爲「惡性通貨膨脹」。

在通脹情況下,貨幣價值下降,市民購買力下降。這是一種逆向趨勢。從執政者的立場上看,比起通貨緊縮導致經濟蕭條,這是一個更好的選擇,因此實現的可能性非常高。關鍵是市場利率真的會上漲嗎?我站在通脹環境即將到來的這一邊。事實上,隨着商品價格的上漲,市場利率也正在上升。

這種情況可能導致惡性通貨膨脹。如前所述,預期通貨膨脹的上升反映在市場利率的上升中。由預期通貨膨脹而非經濟基本面驅動的美國 10 年期債券收益率(= 無風險利率)的上升降低了股票的現值(= 未來現金流量的總和)。此外,隨着中央銀行對貨幣政策的不確定性的加重,暫時對風險資產的下行壓力也會起到作用。比特幣將在短期內得到調整。

但是,由於通貨膨脹導致貨幣實際購買力和長期國債價格的下降,這提出了一個基本問題,即「我如何保護我的財富?」,無論是個人還是機構。

最終,所有經濟參與者將非常積極地尋找可以保護財富的新型安全資產。過去,黃金幾乎是唯一的避難所,但我認爲最近獲得近 1 萬億美元穩定性的比特幣將成爲備受關注的黃金替代品。

如果比特幣在與黃金的安全資產競爭中勝出,則市場上釋放的流動性將被吸入比特幣黑洞中。在那種情況下,世界上所有資產的價格發現機制可能都會以比特幣爲中心。

啓示

當上述惡性通貨膨脹情況變爲現實時,市場將驗證比特幣是否真的像黃金一樣是對沖通脹的資產。那麼,在惡性通貨膨脹下,比特幣壓制黃金將意味着怎樣的世界變化?

在金融市場上,比起美國長期國債更喜歡比特幣的現象並不意味着美元的終結。美元是一種貨幣,長期國債或黃金只是支持它的「價值儲存手段」。即使比特幣興起,美國也將以美元收取稅款,就像用美元結算石油一樣用美元結算被開採的比特幣。

但是,這對美元擔保物的構成產生變化,意味着在現行的 100% 美國國債中,其比重的一部分變成了比特幣。開發者的語言將會改變現有的基礎設施協議。

貨幣基礎設施的改變意味着經濟活動遊戲規則的改變。在 2010 年,由於國債濫發,資金的分配是基於政治邏輯而非市場邏輯。此外,比起利潤豐厚的公司,資金主要集中在像 WeWork 這樣的公司上,這些公司被大型基金選擇,可以通過藍圖提供無限的流動性。

但是,這種範式無法在金融系統中得到完全維持。在這種金融系統中,具有 「稀缺性」 的比特幣會在某個時候錨定貨幣的價值,而不是可以被無限印刷出來的政府債券。

最後,這意味着新老交替。那些已經提前瞭解比特幣的潛力並投資於比特幣、大部分都沒有房地產的年輕一代來將會有很大的經濟主導權,此外以比特幣和虛擬資產爲基礎創造數字經濟的新一代將有更多的機會。

看到美國大規模財政赤字、國民教育水平的衰退和不平等加劇,無數人都正在期待這個帝國的衰退。與此同時,中國已經成爲擁有強大產業競爭力的貿易大國,很多人認爲 21 世紀經濟的主導權將從美國轉移到中國(就像 20 世紀初期和中期,從英國轉移到美國一樣)。但是我認爲,「新帝國」是「數字空間」,「新主權」是「比特幣 」。

我們有必要繼續密切關注 2021 年市場利率的推移、美國的應對策略以及比特幣價格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