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貨幣類似於一種社區燃料,以一種非金錢的方式激勵社區行爲,讓社區朝自己想要朝向的方向發展。

撰稿:LeftOfCenter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多年前豆瓣發行的小豆,它不是貨幣,更類似於一種積分,僅限於豆瓣社區內使用,比如當你看到喜歡的豆瓣日記或圖片,可向作者贈送小豆以示感謝,同時,豆瓣小豆也有一些的使用場景和兌換功能,比如豆瓣小站的主人可以使用小豆來爲小站添加更多房間,在阿爾法城裏開小店需要一定數量的小豆,還可使用小豆購買豆瓣閱讀中的電子書。

作爲中國 Web 2.0 時代最具特色的網站之一 ,有着濃厚的社區文化、很高的用戶黏性、最穩固的自增長數據和最具去中心化趣味的豆瓣,顯然是發行自有社區貨幣的最佳選手。

當年豆瓣發行小豆的試驗失敗了,事後看來原因有很多,其中包括平臺本身對小豆的價值定位。

今天,隨着數字貨幣、區塊鏈和 DeFi 生態的發展,讓社區貨幣的發生成爲可能,不僅發行起來更加容易,而且 DeFi 的開放性、可組合性和互操作性,更爲未來可能出現的潛在用例帶來了無窮的想象空間。

剛剛獲得BitMEX 首席執行官 Arthur Hayes 投資的社區貨幣發行平臺 Roll就是主打這樣的目標,通過爲社區平臺提供一套工具集,讓發行、分發自己的社區貨幣變得簡單,同時,發行者還可自定義貨幣的價值,也就是說,貨幣的獲取方式和消費方式都由發行人自行決定,從而讓社區主體捕獲價值。

Roll 到底是什麼?

Roll 是一個基於以太坊區塊鏈開發的社區貨幣層協議,允許社區、內容創造者或品牌方輕鬆實現鑄造自己的粉絲貨幣,讓自給自足的粉絲經濟體成爲可能。

新玩意:社區貨幣發行平臺 Roll,或許創作者能靠它過活

這聽起來是不是有點像 ICO 平臺?你是不是以爲這又是一個垃圾鑄幣平臺,就像當年的以太坊一樣,在盛極一時的 ICO 泡沫中發行了多少垃圾幣,割了多少韭菜? 但其實,Roll 激勵的是一種社區粉絲和發行者之間互惠互利的行爲互動,讓價值在一系列用戶行爲用例中產生,這和 ICO 發行平臺有着本質的不同。

爲什麼這麼說?

因爲所謂的價值,是從實實在在發生的基礎用例中孕育出來的,而非操縱和拉盤。此前盛極一時的 ICO 模式,雖然創造了市值神話,但因爲沒有真正的價值支撐,導致淪爲虛空的泡沫,最終破裂。

在傳統的 ICO 模式中,通常是先交易投資再談價值。往往產品還沒有產生價值,團隊會通過預售部分代幣獲得投資,至於產品的未來如何,就完全取決於團隊了。不幸的是,我們已經看到很多團隊籌集資金卻沒有兌現路線圖,實現交付。即使產品交付了,產品與市場的契合度也不一定能經受住市場的檢驗,很難產生真正的價值。結果就是,大部分人投的 ICO 項目並沒有真正的用處,代幣價格也跌得一塌糊塗,泡沫一戳就破。

Roll 的核心價值體現在它能激勵用戶產生具有價值的操作而這正是 ICO 所缺乏的,也是其失敗的主要原因。

具體來說,Roll 主要通過量兩大關鍵流程激勵價值的產生,即代幣的分發和消費方式

先說代幣分發。

初始代幣分發,一直是一個常常被用來評價項目公平性的維度。一向被認爲公平的神祕項目 Grin,沒有 ICO,沒有預挖礦,只能通過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線參與挖礦獲取,這樣做導致獲得代幣的唯一方式就是耗費電力挖礦,也是發行方在鼓勵挖礦的行爲,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項目的公平性。

但 Roll 的發行還不同,它的獲取方式比挖礦更加多樣化,完全由發行者定義,也就是說,Roll 允許發行者自定義任何用戶行爲和用戶操作來獲取代幣,除了不能用金錢購買獲得。這就有效地減少了投機和操縱市場的可能性。

對於發行者來說,所有決策自然是圍繞社區的長遠價值和利益考慮的,而對於社區成員來說,只有真正的社區成員才願意付出精力和時間獲得這些代幣,對於歸屬感很強的社區,有時候積分、榮譽會比金錢來得更加有價值,因爲這可爲他們帶來一種情感上的滿足,因此非常值得。這也是一種有效的篩選機制,讓本身並不屬於社區的人自行退出。不僅有益於公平性,也能激勵社區產生積極有意義的行爲。

除了代幣分發,代幣如何使用也完全由發行者定義,也就是說,代幣將以發行者認爲有價值的方式被使用和消耗,從而爲代幣提供獨特使用的機會和途徑,比如你可以將其設置爲付費訂閱的點數、周邊兌換等,讓代幣產生網絡價值,從而形成一個完整的經濟閉環。

隨着在社區中出現各種用例,社區貨幣將在整個社區中被循環使用,不斷流動,從發行人流向社區、社區成員使用代幣進行消費、社區成員之間或社區成員和社區之間交易代幣換取彼此的專業技能和時間、在二級市場中進行社區貨幣交易等,隨着流動性不斷增強,社區貨幣將從中捕獲到不斷積累的價值。

新玩意:社區貨幣發行平臺 Roll,或許創作者能靠它過活一個簡單的用例是,可向自己的粉絲出售自己的時間代幣。MetaCartel DAO 發起人 Pet3rpan 在 Roll 上發行了個人代幣 MAGIC 並支持 Uniswap 購買,接受向粉絲出售自己的時間

在無需使用真實貨幣的情況下,Roll 讓一個小型、自給自足的粉絲經濟體成爲可能。這類似於一種社區燃料,以一種非金錢的方式激勵社區行爲,以此讓社區朝自己想要朝向的方向發展和前進。

除此之外,Roll 讓發行方式變得十分簡單。

相信有很多擅長社區運營、把社區搞得有聲有色的人,卻對經濟模型不甚瞭解,比如豆瓣。雖然以太坊可以隨意發行自己的代幣,但要如何對代幣進行初始分配,發行多少合理,如何爲它創造用例、如何用它沉澱有利於社區的價值,都十分難辦。

Roll 的預定義貨幣政策讓發行限量代幣變得非常簡單。發行人註冊自己的代幣後,會在 Roll 錢包種收到 220 萬代幣,這是預定義貨幣政策的默認初始發行數量,發行人可根據需求分發給社區中的早期成員,比如作爲一種推薦目標用戶加入社區的獎勵。

雖然初始發行不能通過金錢購買交易,但並不禁止二級市場行爲,目前已經有分叉版的Uniswap 交易池,可用於交易社區貨幣,這也是當價值自然產生後,人們自發的一種行爲,有利於在二級市場中發現價格。

ICO 的先交易再談價值的順序恰恰相反,Roll 上是先產生價值、再交易的模式,具有價值支撐的後者,顯然是更具有可持續發展的潛力的。

用例

以加密貓團隊的新作 Drip 爲例,我們來看看 Roll 的具體用例。

Drip 最近在 Roll 上發行了 JAMM 代幣,作爲一個 DeFi 用戶養成計劃,Drip 的目標是爲 DeFi 世界帶來新的真實用戶,解決真實用戶稀缺的窘境。

根據這個目標,Drip 設立了一系列任務和挑戰,將複雜的 DeFi 鏈上操作轉化成單個任務挑戰,併爲每一項挑戰設置了相應的獎勵分數,用戶每完成一項挑戰,就可以解鎖相應的分數。比如從 Compound 完成一次借款操作可獲得 250 積分,在 Uniswap 上進行一次提高流動性操作可得 500 積分,中一次 PoolTogether 樂透可獲得 2000 分。以此,Drip 定義了獲取 JAMM 代幣的方法,試圖引入遊戲化思維引導用戶完成一個個基礎的 DeFi 功能操作,與 Drip 長遠目標保持一致,即培育用戶的使用習慣,有效轉化持幣用戶爲真正的 DeFi 用戶。

雖然 Drip 的 JAMM 積分無法直接交易,但累計到一定分數會有一定的使用場景。其中一個消費場景就是,當累計獲得 1000 分,即可兌換價值 1000 美金的 Drip 平臺代幣 JAMM,該代幣可用於訂閱 Drip 產品營銷負責人 Brian Flynn 自發行的一份名爲「Brian from NFTY」的 Newsletter。這是一個與 NFT 代幣相關的 Newsletter,可以看出,這是一份對 JAMM 持有用戶十分有吸引力的定期閱讀物,同時,該讀物可進一步培育 DeFi 用戶認知,形成了一個 DeFi 用戶養成計劃的完美閉環。

此外,平臺上目前的發行者中,還有一些加密貨幣行業中熟悉的身影,比如 NFT 抵押借貸平臺 Rocket NFT 創始人 Alex Masmej、借貸協議 Aave 聯合創始人兼 CEO Stani Kulechov、知名 DeFi Newsletter 《Thedefiant 》 兼《The Infinite Machine》 一書的作者 Camila Russo 和 MetaCartel DAO 發起人 Pet3rpan 等。

可組合性讓用例更加豐富

去中心化金融的可組合性,讓 Roll 易於集成各類不同的 DeFi 協議,創造更多潛在的社區貨幣用例。

集成 Uniswap 協議

Roll 分叉了 Uniswap,從而允許用戶自發創建社區貨幣交易對流動性池,目前已經上架了一些社區貨幣交易對。這意味着,社區貨幣雖然不能通過初始分發購買,但在流通起來後,用戶可自發在自由市場中交易,有利於通過自由交易在二級市場中發現價格,並捕獲產生的價值。

新玩意:社區貨幣發行平臺 Roll,或許創作者能靠它過活HUE 是由區塊鏈藝術家發佈的首個社交貨幣代幣目前已上架分叉版 Uniswap 交易池

集成 Sablier

另一個非常有意思的集成用例來自於持續流付款的去中心化應用 Sablier。集成社區貨幣後,社區的用戶可利用 Sablier 的功能持續支出自己賺取的社區貨幣,換取由該社區成員貢獻的專業服務和技能。對於貨幣發行方來說,則可以通過向廣大社區成員持續支出社區貨幣,換取社區成員的專業知識和時間。比如你想要爲社區設計一個 logo,或者創建一個官方網站,都可以持續支出這些貨幣進行懸賞。

新玩意:社區貨幣發行平臺 Roll,或許創作者能靠它過活

是否支持 Sablier 的持續支付方式也完全由社區的發行方決定,目前支持 Sablier 的發行者包括 NFT 抵押借貸平臺 Rocket 創始人 Alex Masmej 發行的社區貨幣 ALEX、借貸協議 Aave 聯合創始人 兼 CEO Stani Kulechov 發行的社區貨幣 STANI、知名 DeFi Newsletter 《Thedefiant 》 兼《The Infinite Machine》 一書的作者 Camila Russo 發行的社區貨幣 CAMI 以及知名 DeFi 評論人 DeFi Dude 發行的社區貨幣 DUDE。

此外,Roll 還集成了社區貨幣的去中心化活動管理平臺 Kickback,允許用戶質押社區貨幣,獲得參與權。Roll 團隊認爲,這種質押社區貨幣的模式會是一種趨勢,將在未來五年變得非常流行。比如,抵押社交貨幣獲得貸款,或者用戶通過 staking 社區貨幣獲得不同形式的社交內容的訪問權。

未來,鑑於 DeFi 的可組合性和互操作協議,未來可實現的潛在用例想象空間很大。比如集成 Unlock 協議則有可能重新定義未來的訂閱模式。

數據、團隊和融資

Roll 由 Bradley Miles 和 Sid Kalla 創建,倆人曾在 CoinDesk 任職研究員時結識。Sid Kalla 有技術背景,曾在紐約和倫敦的金融公司任職首席技術官,第一份工作是彭博社的程序員。Bradley Miles 則是 CoinDesk 創始研究員,一直致力於研究基於以太坊創建擁有自身價值系統的數字社區,該社區系統的價值不僅可轉移,而且還能完全獨立於平臺而存在。

新玩意:社區貨幣發行平臺 Roll,或許創作者能靠它過活左二爲 Sid Kalla,右一爲 Bradley Miles

目前團隊總部位於紐約,規模大約有 9 到 10 個人,分散在世界各地。

值得一提的是, Roll 在 2019 年 6 月獲得170 萬美元種子輪融資,參投方包括加密貨幣界大佬 BitMEX 首席執行官 Arthur Hayes,也有圈外名人布魯克林籃網隊球星斯賓塞·丁威迪(Spencer Dinwiddie),甚至也有一些一些圈外的傳統基金和天使投資人,包括互聯網名人 Gary Vaynerchuk 創辦的 VaynerX、風投基金 Techstars Ventures、Hustle Fund、Techstars NYC 。

盈利模式是什麼?

作爲一個和 ICO 相反的模式,Roll 當然不打算通過代幣預售中籌集資金。在 Roll 上發行的任何社交貨幣,Roll 會自動獲取其中的 12% 的比例,以用於支持和增長社區貨幣生態系統。同時,作爲平臺上所有發幣社區的粉絲代幣所有者(12% 的比例),Roll 團隊的利益和社區創作者及其整個社區成員的利益是保持一致的,共享成敗,也就是說,如果社區成功,Roll 平臺也就成功了。

新玩意:社區貨幣發行平臺 Roll,或許創作者能靠它過活Roll 會將社區代幣用於增長社區貨幣生態系統,目前參與測試的用戶可收到 Roll 官方贈送的某些社區的代幣

數據

Roll 尚處於發展起步階段,早期階段的目標是證明這一模式是切實可行的,並向用戶表明社區貨幣具有內在的價值。

從數據來說,目前 Roll 上大約有60 個社區,Roll 團隊認爲,類似於在線視頻,未來,人人都有發行社區代幣(擁有自己的粉絲代幣)是不可避免的趨勢,Roll 團隊預計,在四年內這個數字會超過 1 萬

自發布以來,掙取和消費社交貨幣的行爲總共發生超過 2 萬次,持有社交貨幣的錢包數量大約 3000 個。

新玩意:社區貨幣發行平臺 Roll,或許創作者能靠它過活

其中,約 20 位社區貨幣的發行者是 NFT 數字藝術家,20 位是遊戲播主,15-20 位屬於播客創始人、企業家的社區領導者。此外,還出現了一些興起的新類別,比如一箇中國街牌發行的社交貨幣 SWAG。

未來願景和合規問題

現階段,Roll 致力於爲各個社區平臺提供應用級產品,未來,Roll 將擴展至技術棧,也就是說,Roll 將面向開發者提供社區貨幣技術棧,爲數百個不同的數字社區開闢新的全新功能集。

社交貨幣棧的基礎思想是將社區將視爲是一種底層數字資產,通過爲其提供多種不同的工具,實現其價值。下一層是在自由交易市場中讓發現其價值成爲可能。一旦產生價值,基於之上就可以產生很多用例。

社區和社區之間的差異巨大,作爲一家中心化公司,顯然無法滿足每個社區的特定功能需求,爲此,長遠來看,Roll 將致力於爲開發者提供工具集,讓他們基於特定的需求在社區貨幣層上開發各類工具,包括代幣分發、 staking 等用例。

在大部分互聯網居民還處於 Web2 世界的加密貨幣早期階段,引入 Web 3 的貨幣工具至關重要,Roll 將致力於向住滿互聯網社區居民的引入社區貨幣技術棧,這也是 Roll 的未來願景。

社區貨幣屬於哪一種資產類型?

大多數加密貨幣項目面臨的最大攔路虎監管障礙,Roll 卻沒有這個問題。Roll 一開始就不能通過購買和投資獲得代幣,只有產生價值之後才能自發在二級市場交易,這正好符合美國 SEC 委員會對不是證券的定義,即具有實際使用案例的代幣不屬於證券。事實上,早在 2019 年初,Roll 的諮詢律師曾表態,只要有實際的用例,就是合規的。Roll 平臺上發行代幣的模式全都是爲了激發實際用例的產生,類似於飛機里程積分,因此不是證券。

當創作者、發佈者甚至是動漫 IP 在各個社交平臺上擁有大量粉絲時,就意味着這些社區的價值已形成,不過,這些價值被分散在多個不同的平臺上,且大部分價值被平臺層給捕獲了,而非社區本身。

Roll 存在的目的是捕獲產生在不同互聯網社交平臺上的價值。它不限平臺,無論是推特上、Discord 還是 Instagram 平臺,都可無縫兼容,即使是已經發展壯大的已有社羣,都可以通過 Roll 發行社區貨幣,將各個互聯網平臺上產生的價值抽離出來,歸還給價值創造主體——社區發起人及其社區成員。當然,Roll 還有更加長遠的計劃,向 Web2 世界的互聯網原住民引入 Web 3 的社區貨幣技術棧,一旦進展順利,未來可實現的用例想象空間巨大。

與 ICO 不同,Roll 的代幣發行模式有着更加堅實的價值支撐,隨着社區發展,價值一步一步累積增長,並在社區貨幣上得以體現,未來將具有長期持續性發展潛力。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種模式顯然不能一蹴而就,無論是項目方還是早期參與者都不可能像參與 ICO 那樣一夜暴富,美好的未來更需要的是一種默默耕耘和日積硅步的付出。

來源鏈接:tryro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