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sToken 仍有鉅額資金懸而未決,是數字資產市場潛在的「黑天鵝」。

原文標題:《當丁蟹遇上 PlusToken,投資莫非是門玄學麼?》
作者:郝天

1992 年,香港無線電視臺播出了由鄭少秋主演的電視劇集《大時代》,反派角色「丁蟹」,靠在股價大跌時向股票市場拋空恆生指數期貨而謀取暴利。

從那之後,只要有鄭少秋演的電視劇、電影,甚至綜藝節目播出,恆生指數或 A 股都會不同程度下跌,給股民帶來較大的損失。

弔詭的是,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兩件事,在過去 20 多年時間內,已經前後應驗了 30 多次。

丁蟹一出,股市就瀉。

「丁蟹效應」一詞也不脛而走,成爲股民們坊間流傳的「金科玉律」,而從不炒股的秋官鄭少秋卻被無辜扣上了「股市瘟神」的帽子。

就像不會踢球的章魚哥憑藉世界盃 8 場預測全中被加冕「預測帝」一樣。

「投資」原本是一門絕對理性的決策行爲。

大凡參與投資的人也基本算是「人中龍鳳」,智商和財商都碾壓普通人一條街,爲何面對預期之外的投資結果,這些聰明人的理性反倒不見了,竟會冠以一些「牽強附會、無厘頭甚至滑稽」的緣由。

比特幣暴跌該歸咎於 PlusToken 的「丁蟹效應」嗎?

過去半年以來,數字資產市場也出現這麼一個冤大頭——「PlusToken」。

和「丁蟹效應」如出一轍的是,數字資產市場幾乎每次行情暴跌,都有人把原因歸結爲「PLusToken 砸盤」

PlusToken 妥妥地成了背鍋俠。小到普通散戶投資者,大到權威行業媒體,甚至 Chainalysis 這樣的數據分析機構,都曾試圖分析數字資產行情下跌和 PlusToken 具有相關性。

PlusToken 是一個靠高回報吸引投資者的「龐氏騙局」,於今年 6 月份被曝跑路,捲走了 300 餘萬投資者,價值 200 多億元的數字資產,包括,20 多萬枚比特幣,80 多萬枚以太幣,2600 多萬枚 EOS 等。

按理說,PlusToken 吸引了超 200 億新資金進場,給市場上漲提供了強有力支撐纔對。然而,不念其功,反念其惡,現在動不動把一些莫須有的罪名強加給「PlusToken」,這着實蠻耐人尋味的。

之所以大家總習慣把行情下跌和 PlusToken 強相關,主要原因爲:PlusToken 仍有鉅額資金懸而未決,是數字資產市場潛在的「黑天鵝」。

據區塊鏈安全公司 PeckShield (派盾)的追蹤數據顯示,PLusToken 目前僅有少量數字資產流入了交易所(1000 多枚 BTC、20000 多枚 ETH、1000 多枚 EOS 不等),絕大多數數字資產仍控制在跑路份子的手中。

這筆資金,毛估估至少有上百億元,如同一顆定時炸彈隨時有爆炸的可能:

要麼,待行情漲至一定的價格,操盤手覺得時機到了,選擇短時將籌碼全部拋售獲利,這會讓市場行情承受巨大拋壓盤,出現一輪暴跌;

要麼,PlusToken 被司法審判後,其鉅額的數字資產被沒收進行低價拍賣,這同樣會給市場帶來較大的下行壓力。

事實真的如此麼?您也太瞧得起「PlusToken」了。

數字資產市場的不穩定因素太多了,隨便例舉幾個:

1)各地政府的「法律」強監管。不要說不可能,歷史上美國曾將「黃金」非法化;

2)比特幣減半之後,挖礦成本高於市場行情之後誘發的一系列「礦難」;

3) 1CO 山寨幣淘汰洗牌潮降臨,一大批空氣幣項目歸零的時候。

您看看,數字資產市場可能要爆的雷,還有太多太多,不管怎樣,PlusToken 都不會是最大的那個。

近一段時間,市場出現多次詭異的畫「門」行情。行情先爆拉滅掉空軍,再掉頭暴跌剿殺多軍,多空雙殺,甚爲血腥殘暴。

如此赤裸裸地操盤收割已經擺上桌面了,還指望分析師看 K 線、KDJ、MACD 指標能分析出啥?

投資者「最可愛」的一面是, 對於上漲預期總能賦予很多理性的利多因素。

比如,國際政治經濟不穩定局面下的比特幣稀缺價值; Bakkt 交易所引領傳統資本進軍數字資產市場;比特幣 ETF 獲 SEC 審批之後的巨量資金涌入等等。

而對下跌事實卻總是給予一些非理性、無厘頭甚至自欺欺人的註解,比如,PlusToken 砸盤、春節大家急用錢之類的解釋。

有朋友向我請教下一步市場行情走勢,我說「畫門」的詭異行情說明,連藏在幕後的大莊家都已「不淡定」了。

你還認識不到市場上漲的邏輯已經完全變了麼?

比特幣暴跌該歸咎於 PlusToken 的「丁蟹效應」嗎?

最近,整個區塊鏈行業呈現了冰火兩重天的局面:

冷在數字資產行情持續震盪下行,不少投資者又被套牢了;

熱在產業區塊鏈概念如日中天,各種相關主題的峯會論壇相繼召開,除了阿里、騰訊、萬向等貴族貴族之外,不少「老朋友」也披着新衣裳閃亮登場了。

這一冷一熱的背後,不僅僅是風水輪流轉,更預示着區塊鏈下一輪行業紅利的驅動力變了。

我在上一篇文章 《2020 區塊鏈行業發展的「底層邏輯」變了》 中已經詳細闡釋了幾種變化。

接下來,我再從行情角度和諸君分享下這背後的「變化」:

一、數字資產市場野蠻賺錢的時代過了

過去 10 年驅動市場價格上漲的動力是,比特幣作爲稀缺品在新老用戶之間交易買賣產生的溢價效應。

新入場的用戶要想獲得籌碼,只能向場內的老用戶購買。老用戶不斷擡高價格賣,新用戶還不斷有人來買,市場行情就蹭蹭漲上去了。

比特幣從全球只有幾千、幾萬個技術極客參與的小衆市場,發展爲全球具有三四千萬用戶的大市場,即使不曾家喻戶曉,也可謂名揚四方了。受衆指數級的增長,也帶領行情上漲了數萬倍。

糟糕的是,從比特幣新增地址來看,近兩年數字資產市場的新用戶進場並不理想,市場似乎提前「老齡化」了,這讓行情持續上漲也失去了「基本面」。

至於背後的原因:1、央行調控收縮市場流動資金,用戶可投資的閒錢少了;2、10 年長跑找不到合適落地場景,大部分人還在選擇觀望;3、市場經濟整體處於下行的週期,民生維艱,掙錢普遍難了。

可以預測,明年比特幣挖礦減半前,數字資產市場要麼出現比特幣一枝獨秀,山寨幣千幣凋零的小牛局面,要麼行情再一次快速暴漲後隨即閃崩。這是存量市場博弈勢必會出現的結果。

二、數字資產市場參與門檻已經太高了

也許會有人說,現在才 4000 萬用戶,全球 70 億人口呢,等市場再出現 10 倍級的增量用戶進場,比特幣漲至 10 萬美元則指日可待。

這樣的「樂觀」主義,我很讚賞,why,how,when? 原諒我向你發出三擊靈魂拷問。

1)四千萬人中有 100 萬人挖礦,挖礦成本就拉至很高了。早期 1 個 GPU 顯卡一天可以挖幾百個比特幣,現在投資三四十萬買 100 臺 ASIC 礦機,一個月僅能挖出 1 枚比特幣,電費成本卻超過 5 萬元。很顯然,現在挖礦市場競爭已趨於飽和了,普通新增用戶很難再有機會進場。

2)四千萬中有 1000 萬人炒幣,靠信息不對稱賺錢的機會已經沒了。最近國內知名公鏈 Nervos 主網上線,預期中這樣的「光環」項目漲個 5-10 倍問題不大。然而事實是,Nervos 公募釋放的籌碼量太大了,上線後成噸的籌碼等着拋售, 而項目方又是一股清流堅決不拉盤,結果只能是跌破發行價了。很多明星項目都面臨同樣的窘境,失去財富效應,用戶進場參與項目的動力沒了。

3)四千萬中有 1 萬人作惡,原本乾淨的行業就被攪得烏煙瘴氣了。很多圈外的人都帶着偏見認爲區塊鏈行業都是騙子。因爲像我這樣的自媒體(微信公衆號 ID:liansg01)還沒做大,帶他們認識區塊鏈的價值,而一大批牛鬼蛇神區塊鏈導師們早已磨刀霍霍滲透進各個市場了。從主流市場的幣圈新人,到下沉市場的大爺大媽,能收割的幾乎都割了,從源頭上,把潛在的「新用戶」擋在門外了。

比特幣暴跌該歸咎於 PlusToken 的「丁蟹效應」嗎?

一個赤裸裸的現實是,市場「漲」不動了,亟需新的市場拐點。

我們應該認識到,純炒幣思維在市場大環境下走不通了,要想突圍,必須得錨定價值,看產業佈局機會:

1)告別非價值數字資產:除比特幣、以太坊、EOS、USDT 穩定幣 等數字資產外,任何山寨空氣幣,看不懂就不要抱任何幻想了。隨着時間的推移,那些山寨幣將面臨:曾經所吹牛逼到期要被打臉的壓力;基金會資金鎖倉到期的拋壓壓力;長期缺乏交易深度的流動性壓力;大批量用戶同時擠兌的閃崩歸零壓力;以及可能面臨私鑰丟失讓社區代爲背鍋的「跑路」壓力。一句話,遠離投機性、非價值山寨幣種。

2)關注增量用戶進場新通道:與其關注公鏈 TPS、零知識證明隱私解決方案等「高精尖」技術優化方案,不如看看區塊鏈擴展層網絡的拓展情況。比如:閃電網絡的鋪設及應用落地情況;DeFi 金融應用在理財需求上的用戶習慣養成情況;數字資產交易所的合規化及牌照情況;以及數字錢包私鑰管理方案的用戶培育情況;DApp 生態遊戲創新,用戶拉新、留存等生態運營情況等等。這些纔是引領區塊鏈行業下一波牛市的起點。

3)看準區塊鏈產業落地的新機會:可以預見的未來一兩年,以 PKI (公鑰基礎設施)爲主的加密底層服務及部分公鏈解決方案,將構成區塊鏈行業新的基礎設施;以聯盟鏈爲主的技術解決方案會逐漸在供應鏈金融、司法存證取證、數字身份、電子票據、商品防僞、公益民生、公共服務、社會徵信等應用層找到落地可能。

再往大了講又有點像吹牛逼了,比如,結合 5G 通信底層技術、AI、物聯網、基因編輯、腦機融合等打造新型的商業生態,構造可信計算,可信交易體系等等。

比特幣暴跌該歸咎於 PlusToken 的「丁蟹效應」嗎?

經濟學上有句名言:「貨幣是罩在實物經濟上的一層面紗。」,區塊鏈技術融合產業探尋落地價值是時代發展的必然趨勢。

我堅定認爲區塊鏈技術將是人類社會制度發展進程中,繼「貨幣、債券、股份制公司三個組織創新之後的又一次生產關係飛躍。

金融市場的本質是圍繞實體價值而產生的「非理性繁榮」波動。波動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嚴重脫離價值。

從更宏觀週期論看區塊鏈世界現今遭遇的一切混亂,其實都很正常。需要的僅僅是時間的累積和演化。

史上第一個股份制公司——英國東印度公司,其貿易繁榮是靠着武裝力量殘暴殖民發展起來的;

1990 年上海證券交易所開業,股票被引進國內,股指半年時間也出現過從 1429 點閃崩 73% 的巨幅波動。

人類往往習慣用線性思維看問題,在短期內會對一件事物過於樂觀,而長期看又低估了事物發展的速度。

數字資產市場和股票市場一樣同樣會會面臨很長時間的混沌期。但作爲一項制度創新,在經過漫長的驗證、試錯、淘汰、進化之後,終究會承載價值,滲透進人們的生活的方方面面中。

在此之前,數字資產市場會充斥太多未知風險和可能,我們很難以成熟市場的標準來評判這個新興市場出現的一系列詭異現象。我們能做的唯有提升自身行業認知,遠離一些顯而易見的陷阱和深坑。

著名物理學家牛頓曾拿着鉅額獎金去股市炒股,試圖憑藉過人的才智,在股票市場獲得豐厚回報,但結果卻導致傾家蕩產。

用大物理學家的一句話壓軸,送給仍在數字資產市場,飄忽不定,找不到方向的你。

牛頓說: 「我能算出天體運行的規律,但是我算不出人類的瘋狂」。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