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re Network 想要和傳統的雲服務商巨頭和新興的中心化數據庫企業競爭,保護用戶數據安全與隱私。

撰文:Zombit

你會擔心自己的數據會被大企業濫用嗎?

雲存儲市場正在日益壯大,如亞馬遜(Amazon)、谷歌(Google)、微軟(Microsoft)以及其他一些巨頭佔據了雲存儲市場的大頭。這也就意味着,企業在儲存或是針對用戶數據進行分析和商業化使用時,互聯網巨頭成爲了中間人,而這個中間人目前並沒有受到很完整的監管。互聯網巨頭對用戶數據的濫用行爲已非「一日之寒」。

對用戶來說,個人數據存儲在巨頭企業中有三個缺點:缺乏數據隱私、無數據管理權、管理費高昂。對優化用戶數據使用的開發者來說選擇非常有限,只能在巨頭圈定的「狹窄空間」內進行開發,這不僅束縛了開發者思維發散的空間,也讓創業者的開發成本持續走高。

劍指巴菲特新寵 Snowflake,Cere Network 能否從數據賽道突圍圖片來源:Cere Network Blog

因此,在創造企業與用戶的最大效益的同時增加開發者的彈性,並利用區塊鏈的去中心化將「中間人」的角色抹去,就成爲了少數能夠改變現狀的方法之一。

而 Cere Network 敏銳地察覺到了這個機會。

Cere Network 是什麼?

Cere Network 是首個搭建在 Polkadot 鏈上的「去中心化數據雲平臺」(Decentralized Data Cloud,DDC),旨在對數據的集成和協作進行優化。

其操作邏輯是,任何人都可以參與 Cere Network 的 DDC,其「開放式數據註冊」(Open Data Registry)架構可讓用戶自行定義「數據共享程度」,從而幫助開發者解放數據的威力。

在此基礎架構之上,Cere Network 創建了一個可以實現高度交互操作的服務層,該層將在不久的將來向所有供應商和開發人員開放,對終端用戶來說,他們對個人數據有相當程度的控制,也可以清楚知道自己的數據被用在何處。另外,Cere Network 也會幫助企業部署「合規開發工具」,讓他們在運用數據的同時,仍能保證終端用戶的權利不受損害,從而創造三贏局面,即終端用戶獲得對資料的控制權、解放開發者的框架,企業靈活運用數據的同時,還可以避免支付鉅額費用。

因此,Cere Network 不再只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爲企業提供雲端數據服務的 toB 業務,它同時也提供 toC 的服務,可以通過合理合規地利用 C 端用戶的數據,在保護隱私的同時爲用戶帶來經濟效益。

劍指巴菲特新寵 Snowflake,Cere Network 能否從數據賽道突圍圖片來源:Cere Network Blog

大有來頭的開發團隊

Cere Network 聯合創始人兼 CEO Fred Jin 在 2009 年曾創建 50CUBES 遊戲公司,並獲得騰訊支持。在此之前,Jin 曾是知名社交網站 Bebo 的首席開發,Bebo 在 2008 年被美國 AOL 公司以 8.5 億美元的天價收購。

而 Fred Jin 在 50CUBES 初期時,就指出市場上沒有一個解決方案可以讓他們通過數據更好地瞭解用戶行爲,所以 50CUBES 創建了自已的解決方案。時至今日,雲數據的技術逐漸成熟,現在是該擺脫巨頭,將數據的控制權還給用戶和企業了。

除了 Fred Jin 外,另兩位聯合創始人是 Kenzi Wang 以及 Ian Duggan。 Kenzi Wang 曾是火幣交易所的副總裁,畢業於沃頓商學院的 MBA,而 CTO Ian Duggan 則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並曾擔任 Twitch 和 Amazon 的技術主管。Cere 的科技團隊已有超過 30 多位科技工程師和區塊鏈開發者。

時代背景、技術遠景加之團隊實力,Cere Network 頗被市場看好,併成爲幣安孵化器(Binance Lab)的孵化項目。去年八月,Cere Network 完成第一輪 350 萬美元的融資,除了幣安以外,Arrington CRP Capital、NGC Ventures, Kenetic Capital, Monday Capital 和分佈式資本等知名資本也參與其中。

劍指巴菲特新寵 Snowflake,Cere Network 能否從數據賽道突圍圖片來源:Cere Network Blog

風險和機遇

雲平臺是一片每年可以產生 500 億美元價值的藍海,而大量科技巨頭也早已入場佈局。但是對於 Cere Network 而言,類似 AWS (亞馬遜雲)、谷歌雲並不是它真正的「敵人」。與這些巨頭相比,Cere Network 具有極大的創新。當巨頭更多側重於提供數據存儲服務的同時,Cere Network 希望解決是如何在用戶隱私、收益和企業快捷且低成本利用數據之間獲得一種均衡。

在 Cere Network 看來,它目前的最大挑戰並非傳統雲服務商,而是 Snowflake。Snowflake 並不是目前雲服務的替代品;相反,它目前運行在 Amazon Web Services 和 Microsoft Azure 上,通過將雲計算和雲存儲進行隔離,構建裏了一套高效率的 SQL 數據倉庫。

簡單來說,Snowflake 通過與目前的雲服務平臺合作,幫助用戶提取、處理、存儲和訪問數據。而且 Snowflake 完全基於雲,無需安裝任何的硬件或者軟件,給用戶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今年 Snowflake 在美國備受追捧。它 於今年 9 月 16 日於紐交所掛牌上市,上市首日收盤飆升 111.61%,股價報 253.93 美元,市值 707 億美元,創軟件公司史上最大規模 IPO 紀錄。Snowflake 的投資人中還包括「股神」巴菲特,值得一提的是,Snowflake 是巴菲特半個世紀以來第一支參與打新的科技股。

但 Snowflake 的未來並非沒有挑戰。從安永會計事務所的報告指出,在現在「強調隱私」的浪潮下,去中心化的雲數據平臺很有可能是未來的趨勢,而這則是 Cere Network 的發展契機。

Cere Network 憑藉諸如更有效的協作,更好的數據敏捷性,更智能的集成,更多的隱私,對用戶的所有權等優勢,將有可能成爲「下一代的 Snowflake」。

Cere Network 是 Polkadot 生態中的重量級項目,也是第一家在其生態中拿到 Polkadot Web3 Foundation Grant 的 2B 項目。

目前,Cere 的去中心化數據雲(DDC)平臺已經與許多企業開始合作,合作伙伴包括餐飲、娛樂、零售、運輸等行業的企業,以共同創造一套更有效率、更有隱私的數據管理平臺。
劍指巴菲特新寵 Snowflake,Cere Network 能否從數據賽道突圍圖片來源:Cere Network Blog

不僅如此,利用 Polkadot 的跨鏈機制,Cere Network 還能集成包括 Binance Smart Chain、Polkadot、Cosmos、Ethereum 在內的其他公鏈,最大程度地將企業和區塊鏈生態系統連結起來,從而打造規模化,但又不壟斷的雲端數據市場,給企業和用戶帶來切實的收益和保護。

劍指巴菲特新寵 Snowflake,Cere Network 能否從數據賽道突圍圖片來源:Cere Network Blog

憑藉着去中心化的技術優勢以及在用戶數據保護和技術開發之間取得的平衡,Cere Network 已經在和傳統的雲服務商巨頭和新興的中心化數據庫企業的競爭中佔據了不少的優勢。

獲取 Cere Network 更多最新的動態,請訪問官網:https://www.cere.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