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採訪以「分佈式存儲」作爲切入點,藉助 Crust 項目的實際進展,進一步展開探討了各大存儲項目的異同點、Filecoin 飽受質疑背後的原因、行業如何落地以及面對監管等多個話題。

採訪 & 撰文:婁月

受訪者:Bova Chen,Crust Network 創始人

DeFi 流動性挖礦帶來的「造富浪潮」慢慢冷卻之後,場內和場外資金似乎都在尋找下一輪新的出口,而加密領域從來不缺發散性思維,有人說接下來爆發點會在 NFT 領域,也有人說會是跨鏈、DAO、以太坊 2.0 等方向。在 DeFi 這樣現象級的熱點出現前,行業似乎走上了一條各個領域多元化平行發展的道路。

最近「鴿王」Filecoin 時隔近三年時間正式啓動主網的消息引起了市場一波廣泛的關注,也帶動「分佈式存儲」這一相關主題熱點走入大家的視野中。

爲了不再次被行業拋棄成「古典韭菜」,努力學習迎接下一波熱點,也爲了能更多的瞭解分佈式存儲賽道的發展,我們請來了自帶「明星公鏈波卡」和「分佈式存儲」兩大熱點標籤的 Crust 項目創始人 Bova Chen 一起聊了聊最近的行業進展。

本次採訪將以「分佈式存儲」作爲切入點,藉助 Crust 項目的實際進展,進一步展開探討了各大存儲項目的異同點、Filecoin 飽受質疑背後的原因、行業如何落地以及面對監管等多個話題,Bova 還分享了一些其它精彩觀點,以下爲本次採訪內容的核心看點。

對話 Crust 創始人 Bova:直擊分佈式存儲賽道的期盼和爭議

分佈式存儲賽道現狀

無論是正面的期待,還是負面的吐槽,近期 Filecoin 着實霸佔了不少關注度。 Crust 作爲一個基於波卡平行鏈構造的「分佈式雲激勵層協議」,有人將其比喻爲波卡網絡上的 Filecoin,而同樣躋身分佈式存儲賽道,免不了會接受大家的對比。對此,Crust 項目創始人 Bova 也分享了自身項目的差異化特點,以及與 Filecoin 之間的異同點。

簡單瞭解 Crust

簡單來說,Crust 是基於波卡 Substrate 框架開發的一個區塊鏈協議,可以提供 Web 3 框架下的分佈式存儲網絡,支持包括 IPFS 在內的多種存儲層協議,並對各種存儲應用層提供支持。

其實和 Filecoin 很多機制比較相似,所以很多人簡單概括 Crust 是波卡生態的 Filecoin 。但 Crust 技術底層堆棧除了支持存儲之外,未來可以拓展到計算,所以最終想構建的是一個能重視數據隱私和數據保護、個人數據所有權的一個分佈式雲,不單單是純數據,而是可以把計算和現代雲的功能在網絡上實現

Crust 基於波卡生態,很早就加入了 Web3 資助項目名單,先後加入 Substrate Builders Program、Web3.0 Bootcamp,並得到了 Parity 的技術支持。

項目間節點存儲證明機制的差別

分佈式存儲概念在區塊鏈行業裏面已經提了很多年了,行業裏也有了諸如 Storj、Lambda 、 Arweave 等在內的各個項目,項目之間核心底層技術分主要爲幾種類別。

首先,之前的一些分佈式存儲項目,應用一些超級節點中心擔保節點的方式來協調處理資源和用戶之間的關係。

Filecoin 之所以這麼火的原因之一是因爲用算法真正證明了節點上有沒有真實的存儲數據,通過算法來證明之後,不需要通過一箇中間人或者一個擔保人去評判有沒有把數據存好。這樣的話,系統裏面可以真正做到沒有中心化,大家也相信我的東西別人幫我好好保存。這就是 Filecoin 爲什麼這麼受到大家的關注,因爲它在算法上是有一定的突破。

Crust 和 Filecoin 存儲市場都是基於存儲訂單,與之相反的是 Arweave 是基於永久存儲的另一種模式。

Crust 其實可以歸類爲和 Filecoin 比較類似,都是完全去中心化存儲網絡,也就是說在節點的存儲證明機制裏,都沒有引入超級節點。但是 Crust 簡化了 Filecoin 的算法,同樣也證明了節點真正存了東西,這也是跟之前一些老牌的分佈式存儲項目的一個比較大的區別。

對話 Crust 創始人 Bova:直擊分佈式存儲賽道的期盼和爭議

硬件准入門檻

Crust 項目特點,從橫向比來看,Filecoin 的核心證明機制,包括像時空證明、複製證明等之類的算法,是基於大量複雜的密碼學計算來進行證明的,雖然確實能有效達到證明的目的。但是會消耗計算機資源和網絡帶寬。就這一塊來說,Filecoin 的存儲服務器,比如說礦機,門檻都比較高,礦工需要投入大量的一些硬件、設備開銷比較大。

Crust 的算法相對來講是簡化了這一套流程,對於硬件的門檻會比較低一些,通過 CPU 內部的「可信環境空間」(基於 TEE 的本地存儲校驗)來達到認證算法的目的,所以 Crust 會更經濟、更節省成本、門檻會更低。

對於礦工來說,作爲資源提供方進入網絡開銷會更小,所以 Crust 經濟形態會更貼近現在的數據機房中心化雲的存儲服務器形態, Filecoin 則遠高於這個硬件標準。

Staking 機制

項目之間的技術也不一樣,比如從訂單,也是封裝數據來看,Crust 爲了早期網絡(發展)會激勵資源,而不單單是訂單。

爲了滿足企業和個人用戶的需求,加快產品化落地,Crust 提出了 MPoW 和 GPoS 機制,同時又參考了 PoS 和波卡底層 NPoS 共識設計了 GPoS 共識算法,爲的是達到更高的性能。所以相對來講是,會有一個 Staking 機制在經濟模型裏面,這也是一個區別。

對話 Crust 創始人 Bova:直擊分佈式存儲賽道的期盼和爭議

項目生態

Filecoin 生態其實是一個單獨的生態,Protocol Labs 沒有依賴於別的項目去開發應用。

Crust 從立項開始就基於波卡平臺構建,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避免重複去設計一些東西。波卡的底層架構會去實現驗證共識。波卡的共享安全性也能夠解決底層一些東西。Crust 可以把精力集中到算法證明、下面的經濟分配、應用開發等層面上。

另一個更大好處就是,波卡的跨鏈可以讓生態裏面的項目共享資源。簡單來講,Crust 提供存儲,天然來講,波卡所有的平行項目可以通過一個很簡單的跨鏈協議就能調用 Crust 的存儲資源。但如果在 Filecoin 上開發存儲資源,中間還必須做很多開發工作去對接這些資源,這是擁有一個現有生態和單獨開發生態不同的地方。

落地性

最後一個優勢是落地性,舉個例子來說明落地性的差異,爲了抵禦各種文件生成攻擊,Filecoin 和 Crust 對存儲的文件都需要經過封裝才能被正確存儲。

Filecoin 由於受到算法限制,封裝 32G 文件需要接近兩個小時,而 Crust 基於 TEE 自帶的重加密技術,封裝每 1G 只需要 2s。

另外,基於 Substrate 的鏈上治理和無分叉升級機制。Crust 可以在不分叉的情況下,平滑的進行協議升級。這對於未來基於 Crust 的落地應用來說,將是非常友好的。

爲什麼選擇加入波卡生態?

從底層公鏈角度看,Filecoin 、 Arweave 、Sia 等分佈式存儲相關項目是基於自己的公鏈,那爲什麼 Crust 會選擇加入波卡公鏈,Crust 在波卡生態中的定位如何,整個波卡生態對於 Crust 又提供了怎樣的幫助,又會不會帶來一些隱藏的風險呢?對此,Crust 項目創始人 Bova 也一一作了解答。

波卡的幫助包括很多方面,簡單來講, Crust 最開始在 18 年立項、19 年開發的那段時候,很長一段時間是用以太坊和 Cosmos  SDK 來進行開發,因爲之前做的調研認爲這些架構比較適合,但是中間走了很長時間以後發現進度不快。然後再去調研了一些其他的平臺,其中包括波卡、Filecoin 以及現在剛剛上線的 Near。

最終反饋的是 Near 和波卡。波卡官方也很快發郵件反應了項目的需求,給了一套很完整的 Substrate 開發工具, Web 3 又提供了資金資助,同時也參加了 Parity 技術開發團隊設立的開發者項目 Substrate Builders Program,以及 Web3.0 Bootcamp 等,獲得了技術支持,幫助解決一些開發問題。

  • 生態

基於此,可以看得到 Web3 基金會對於整個生態項目扶持力度相當大,不但給錢、給技術甚至給 PI 、給市場,能看得出一個項目方對自己生態發展的一個規劃,這也是當時果斷選擇進入波卡生態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從目前的結果來看,這個選擇沒有錯,因爲區塊鏈發展到今天,它的底層基礎設施比較完善,雖然不能說特別完美,但是相對於前幾年來講,已經足夠的可以開發應用,包括現在的 DeFi 和一些其他的應用都是已經拋離了底層,在構建金融設施,是業務層上的思維邏輯。

波卡 Substrate 底層框架結構可以讓團隊不用去重複造輪子,再去造一個底層的基礎設施,它做了一個基建,然後可以在這個平臺上去構建業務模型、實現算法優化,所以讓 Crust 的開發進度比之前預想要提高了很多,這是一個獲益比較大的地方。

其次,正如波卡受到市場的很多期待,那麼相應的其生態項目市場關注度也有所上升,當基於波卡平臺開發時,大家認爲你(已經)擁有了一個好的工具,那麼項目的發展會加速,包括這個月的 Web3 大會,波卡在全球範圍內也會定期舉辦這樣的會議。對於生態裏面一些比較就優質的項目會給一些機會讓大家去展示,然後儘可能的給資源去扶持,這也是從波卡官方獲取的優勢。

  • 技術

從技術上來講,除了工具比較有用,如果波卡生態整個跨鏈協議成型以後,會形成一個百花齊放的狀態,因爲它號稱「跨鏈之王」,任何一個區塊鏈項目只要符合協議標準,都可以接進來,當越來越多有價值的項目在它的平臺上出現的時候,大家的協同效應會非常好,當項目之間的協同性能上升之後,生態裏面就不是單單只是一個項目,那會是「一加一大於二」的作用。

作爲一個分佈式存儲項目,Crust 並不擅長做支付,可能會用原生代幣去支付,但其實這並不是最優解,如果有一套很成熟的支付體系,大家就可以直接使用接近的體系。

淘寶爲例,在支付寶沒有出現以前,用戶會使用貝寶、銀聯支付系統,但阿里自己研發的支付寶這套很成熟的結算體系發佈之後,淘寶就沒有結算負擔,不需要自己搞結算系統,可以繼續關注項目本身。

同樣在跨鏈體系裏面也是如此,有專注於做支付的 、有專注於做底層傳輸與存儲的、可能還有專注於做身份認證的項目,當大家協同起來了以後,比如註冊賬戶系統的時候就不要需要認證,因爲已經有相應做身份認證系統,可以把它接進來。

就像現在的很多互聯網企業,用戶註冊的時候,微信直接授權登錄,不需要單獨開發賬戶體系,在跨鏈機制下很容易實現現在互聯網 2.0 的這些模式。

波卡跨鏈能力可以有效擴大 Crust 的潛在市場規模,對於冷啓動會更加友好。比如 Crust 目前已經跟 Maskbook 和 Darwinia 等項目達成合作,將在主網上線後爲這些項目提供去中心化的數據分發以及 NFT 數據存儲等服務。

加入波卡生態是否有潛在風險?

Crust 選擇了波卡公鏈確實帶來了很多增益的地方。那既然基於波卡公鏈進行搭建,比如某個底層協議工具出現了問題,會不會存在從底層影響上層項目情況呢?

Bova 針對這一問題迴應稱,大家都基於一套標準化的工具去開發,如果工具本身存在漏洞,那整個基於這個工具的所有項目應該都會受到影響。比如現在有些交易所都基於某一套代碼去寫,如果代碼有漏洞,所有交易所可能會都會受到影響,這是存在的。

不過波卡 Substrate 框架從最開始的 0 點幾版本到現在 1.0、2.0 版本,已經經過了兩三代的更新迭代,在一步步完善底層基礎。

此外,由於波卡創始人 Gavin Wood 來自於以太坊,整個波卡的架構跟以太坊很像,很多人把波卡理解成提前出來的以太坊 2.0 版本。以太坊跑了這麼多年,基本上驗證了它底層核心是沒有問題的,這也就是大家認爲波卡在一些底層、在協議上不會帶來風險的原因。

當然也不排除在一些額外的東西,比如提出了一個新的概念,這些概念也許會存在漏洞,但在開發的過程中,隨着越來越多的開發者進入生態,會促進波卡生態的更加完善。

直擊 Filecoin 市場爭議

聊到分佈式存儲可能很多人還是會想到 Filecoin,因爲市場確實積攢了非常多的期待,但是從其上線前出現假礦機、「宋江宣言書」,到主網終於上線後很多人質疑測試網的幣聯通了主網導致礦工沒有幣去質押,經濟模型被吐槽,礦工罷工等一系列負面事件。針對這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市場反應,Bova 也分享了他的觀點,

首先來講,這個事情最近確實鬧的有點風風雨雨,所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涉及到很大利益的一些項目可能會有一些矛盾,會產生比較大的衝擊。

我們認爲 Filecoin 是一個比較優秀的項目,像它存在的這些問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中間的一些模型最終變換過幾次,包括經濟框架,包括測試幣最終變成了真正有價值的幣,最開始沒有提前設計,沒有給大家一個預期。

市場反應來看,大家吐槽會吐槽,但挖還是會挖,參與人都在很積極的參與,因爲不管是把測試幣轉爲正式幣,其實礦商收益還是很高,因爲至少能賺到錢,所以短期來講,大家不會輕易的去逃離這個市場,逃離這個項目。

畢竟在前期 Filecoin 礦機整個市值應該至少是百億級,大家有這麼多的硬件資源,這麼多的廠家和玩家或者投資者都已經進入,也不能隨時撤離,所以大家基於自己的利益訴求想讓利益最大化,更多的抱怨也是從利益出發

負面的新聞主要還是因爲之前一些參數也好、一些規則也好,並沒有提前給大家固定下來,中間多變,讓大家對於後面的預期有點不可判定,這樣纔會有人去爭取自己的利益。如果你把這些東西寫死了,比如比特幣每四年就減半,減半的時候不會有礦工會去鬧,但如果從來就沒有寫,然後到某個時間點突然收益減半,那肯定會有很多礦工申訴自己的利益訴求。

Filecoin 更多的是它提前可能預判不了太多的東西,或者因爲項目複雜度太高,所以中間變換的速度比較多,才導致了一些負面信息,比如由於證明算法的複雜性導致的挖礦高門檻,最終導致一些機器無法挖礦。

分佈式存儲的激勵、應用和監管

一個項目的代幣經濟模型是支持其網絡安全和可持續性發展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我們根據官網信息,簡單整理了 Crust 代幣 CRU 的體系、總體分配形式和經濟模型。

Crust 代幣 CRU 體系

根據 Crust 官方 信息,主網上線伊始發行量爲 2000 萬個,主要用途是早期的私募、生態拓展、團隊激勵、BD 和基金會預留。

  • 代幣銷售:5,000,000 CRU (25%)
  • 商務和市場:2,000,000 CRU (10%)
  • 社區發展:5,000,000 CRU (25%)
  • 基金會預留:4,000,000 CRU (20%)
  • 團隊:4,000,000 CRU (20%)

對話 Crust 創始人 Bova:直擊分佈式存儲賽道的期盼和爭議

生態拓展部分,主要用來社區投放。通過以下四個渠道:用戶投放、礦工投放、投放給交易所以及用於競拍波卡平行鏈。

對話 Crust 創始人 Bova:直擊分佈式存儲賽道的期盼和爭議

私募輪售出的代幣、以及團隊激勵部在主網上線時都是鎖定的,線性釋放,線性釋放的部分將和挖礦的部分一起被網絡挖掘。

激勵機制

在簡單瞭解了其代幣經濟模型之後,更多人會關心對於一個項目來說,怎麼判斷激勵代幣要發給誰、發多少、標準如何、是否公平、如何證明工作量等問題,我們也請 Bova 針對這一話題談了談他的想法。

作爲一個存儲網絡,或者我們想到是一個分佈式雲,以後也會包括計算,那無非有一個是資源提供方,有一個是資源使用方,另一個就是商戶,一個是用戶,這是傳統的雲。

去中心化基本上也是這一形態,在一個去中心化化網絡裏面要解決的是用協議來調用這些資源,加入網絡,Crust 爲了激勵他們(資源提供方)進來會分配到相應的收益,通俗來講就叫挖礦,讓資源先進入網絡,給予回報。

從用戶這一側來看,更多的是使用者,有純數據的需求,會願意花錢去買資源或者租賃空間。Crust 做的就是想通過經濟模型來調動這兩個(資源)的匹配。通過算法來驗證這個節點真正幫你存了東西。

Filecoin 通過算法機制證明了這個事,你真的存了我就可以給你東西,但至於你存的數據是否有效、是否是用戶真實發過來的數據,這個可能要通過市場或者通過其他方式來判定。

Crust 在這塊考量是,不管來自於誰的數據,既然通過市場發過來,即使是個人發了根本不需要的數據,也應該進行存儲,因爲我已經跟你形成了合約,比如存在百度雲上的一些文檔可能是很多年以前不需要的,但是不能把它判定成是無效數據,因爲是用戶發上去的,所以我們的市場基本上來自於用戶存的數據。

作爲節點,只要提供了資源接入了網絡,可以形成挖礦的話,會通過模型給他獎勵,如果他通過存儲市場幫用戶提供了存儲,解決了用戶的存儲訂單,那麼他也會獲得市場結算收益,這就是我們的經濟模型。

  • 整合互聯網經濟模型

另外一塊的設計結合現在整個互聯網經濟的一些考量,以滴滴打車爲例,滴滴無非是調度了一些私家車或者是充分利用了汽車使用率來接入到平臺,用戶就可以通過網絡的調配來使用。早期爲了激勵用戶使用網絡,會發優惠券,讓大家發現用打車的方式可能還比其他出行方式經濟。

這種模式更多的是爲了提高早期市場佔有率和用戶參與度,但不是一個長期發展,後期還是會通過市場結算的方式讓用戶去付錢給司機來,等到市場佔有率上去了以後,滴滴平臺會把它的補貼和用戶券退出。

其實在區塊鏈行業裏面,挖礦和最近的 DeFi 裏面流動性收益率其實都有一些這樣的概念,通過早期補貼讓用戶進入意願加強,讓市場佔有率或者用戶量上去,當真實需求在平臺上發起來之後,補貼會退出。

所以 Crust 在經濟模型裏面也會採用,簡單來講就是用戶存數據可以賺收益,通過代幣設計讓用戶在平臺上存數據的同時可以領到原生代幣的分發,收益會隨着市場越來越成熟,然後慢慢退出。

  • 如何避免「作惡」

DeFi 包括滴滴打車都有一些「爲了挖礦而挖礦」的現象,這些可以通過算法儘可能的避免,但是不能完全杜絕,不過隨着用戶「薅羊毛」比例越來越低,或者參與這種方式的成本變高,還是可以進行限制。

從 Crust 模型上來講,用戶在存儲訂單發出去的時候,並不知道自己存在哪個地方,如果節點想刷自己節點的存儲量,訂單發出去以後不一定自己接單。不過就像滴滴一樣,拿手機在車旁邊發單會就近分配,通過最優算法原則可以刷到自己車,這種情況不能完全杜絕,但是可以通過算法的隨機派單等方式讓他增加一些成本。

分佈式存儲是否有大規模應用的可能?

現在去中心化領域的分佈式存儲似乎並沒有得到市場大規模的應用或者驗證,對於其驗證的可靠性、可用性方面,Bova 給了我們如下的回答。

談分佈式存儲這個概念,其實現在有大面積的應用,只是很多分佈式存儲體系它不是去中心化的,就是去中心化存儲和分佈式存儲是兩個概念

單單講分佈式,阿里雲可以做成分佈式,就像雲上貴州一樣,可以建在貴州的一個大數據中心響應全國所有的數據存儲。可以想象的到,東北、北京的用戶數據存到貴州,數據會發到主站網,然後再存到貴州,延遲會很高,效率不高,如果在北京當地建一個數據中心,不需要跑主幹網,響應延遲低,這是最優的。所以,很多中心化廠商他也會嘗試着在一些比較分散的地方建數據中心來響應各個地方的數據請求,這就是分佈式。

區塊鏈更多解決的是去中心化調度上面的事,這一塊就變得很難,因爲沒有阿里雲這個主體,每個接入網絡的人都不是一個主體,怎麼去分配他們的資源?

這個問題說實話是比較難的,首先你得證明這些人真正存了這個東西,因爲他不受主體控制,如果他謊稱他存了,其實是不公平的,或者用戶是拿不到數據的,所以第一要證明,其次再來分配利益和調度關係。

在 Filecoin 出現之前,老牌項目沒有真正能證明節點真的存了東西,可能第三方的中間人或者擔保人的方式,或者創建一個公司來提供個擔保,當發現你沒有存的時候,我可能剔除掉,是一種事後或者是一種保障機制,

Filecoin 嘗試用算法去證明,去掉這個中心節點這個中間人的角色,真正的做到了一個去中心化,這是之所以 Filecoin 會被寄予厚望的一個原因。另外一個就是 IPFS 協議本身是一個去中心化的調度協議,可以把很多的分散式節點資源在沒有中心化機構的情況下把它們調度起來。

現在去中心化生態中的分佈式存儲之所以還沒有經過大方面的商業應用,不是分佈式數據不能商業化,而是其加入的資源是參差不齊的,要保證每個資源達到一定服務級別,要做的東西就比較多。

不管是去量化服務質量和量化網絡,保證存了東西,沒有刪除,還是建立懲罰機制等等,這在中心化裏面很容易,因爲是自己的節點,但是去中心化的話不一樣,那個人根本不受你管,他可以隨時退出,所以這種是一個比較難的問題。但是現在我認爲已經逐步的被很多項目方一步一步的解決了。

所以接下來分佈式存儲可能會從某些領域切入,逐漸提供真實的用戶需求,包括 Crust 現在在做的一些臨時文件的中轉、冷數據文件的存儲,再比如 Yotta Chain 等有真實的商業存儲數據在系統裏面。接下來可預見的是,會有越來越多的分佈式系統,會看到有商業落地的應用跑在平臺上。

監管問題

針對「隨着更多的人加入到分佈式存儲生態中,可能存在機密、敏感數據,會不會引發審查、監管風險?」這一問題,Bova 對此迴應道,區塊鏈行業裏面大家都不可避免都在談監管

不單單是分佈式存儲,所有的去中心化項目都有監管問題,單從存儲領域來講,理論上可以做到監管,因爲不比其他區塊鏈項目來的更麻煩。

有一個原則就是「誰存了數據,誰爲自己的數據負責」。個人需要通過平臺入口去存,誰提供這個入口,那麼誰理論上應該有這個責任來把控,數據來源於誰,可以追查。中間可能需要一個環節是這個人是否被實名認證或者說是否能找到他。比如在比特幣網絡裏面,如果有個匿名地址洗錢,就會比較很難找到,但是如果是交易所的地址發生了一筆洗錢的操作,可以直接追查到交易所。

但凡能定義到某個責任,不管是去中心化還是中心化,誰做的這件事情,誰爲這件事情負責,所以去中心化存儲網絡裏面基本上也是這個邏輯。從項目方來講,提供了一個協議,誰在用這個協議的時候,可以去追使用人的責任。

Crust 會提供一些 UI 或者是前端操作界面,從這個界面進入到後臺的數據,會做一個內容審查,但如果是從你的接口進來的,那麼應該做另外一個內容審查。

當存到網絡以後,大家可能無法刪除,或者不能通過後臺的方式去審查,但是一定可以去追查這個數據的來源,從去中心化項目的監管框架層面來講,應該都是這個原則。

Crust 項目進展

從 2 月份發佈第一版測試網,8 月份做了 Maxwell 第二版測試網,到現在過了大半年時間,按照預期,到今年年底的時候,應該能完成整個開發進度,在相應時間可能會發布主網

中間可能會有幾個值得關注的地方,比如 Filecoin 延遲了兩三年,其實波卡從 16 年到現在也推了很多年,其實區塊鏈項目很多問題解決起來比較慢,是不可預計的,有時候可能會耽誤我們的開發進度,但從現在的開發情況來講,測試的反饋基本上還是比較樂觀的。

還有比如說波卡的跨鏈機制到現在沒有最終定型,測試網跑過一遍,因爲吞吐的問題,最終可能還在升級。我們也希望至少等跟波卡跨鏈協議差不多的時間推出來同期就能接波卡插槽。

其他包括像 Filecoin 有一些東西其實也是前車之鑑,Crust 會相應的去改變或者是優化,這些可能會花一些時間,樂觀預計的話,在年底或者明年年初,應該可以推出正式網絡。

測試網目前沒有遇到影響開發進度的地方,團隊比較追求精益求精,在不停的打造存儲模型,因爲 Filecoin 其實沒有驗證他的存儲市場可以真正去存東西的,希望把存儲市場功能完善以後同時期發佈出去,讓用戶可以直接在上面存東西,這塊花了很多時間,其他進展基本上還算是比較順利。

在 11 月底會推出勵測試網,跟 Filecoin 的太空競賽會比較類似,會獎勵礦工進行大規模的測試,帶有一些商業利益的測試會讓網絡更接近真實使用場景,在 11 月或者 12 月會推出幾期這樣的有獎測試,預期第一階段會投入 30 萬代幣,激勵礦工進入。第一階段主要是對節點的軟件硬件和網絡環境進行測試,同時也會同步開展測試網上的 Candy 空投活動。

此外,針對波卡插槽拍賣問題,Bova 指出,插槽拍賣是波卡上面很重要的一個里程碑,項目接入插槽會享有生態上資源優勢,所以會預計很多方案去參與插槽拍賣。比如可能會預留一部分的代幣經濟模型裏面去給用戶,來讓用戶幫我們投票,幫我們租賃,但這部分到底預留多少,用什麼樣的方式發放仍然依賴於波卡的拍賣機制的最後定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