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28 日晚,BitUniverse 創始人兼 CEO 陳勇與鏈聞總編輯劉鋒展開對話,首度就數字貨幣投資邏輯、比特幣定投策略、Libra 是否具有投資價值、區塊鏈創業機會、BitUniverse 商業模式等話題,發表了獨家觀點。BitUniverse 此前曾獲高榕資本、順爲資本、真格基金千萬美元投資。

劉鋒:大家好! 我是鏈聞的總編輯劉鋒,非常榮幸也非常高興做「BitUniverse*Insight 101」,探討「量化交易將是數字貨幣投資趨勢」這個話題。

我們總是在問:區塊鏈到底將如何重啓世界?確切的說,沒有答案。最近,有一本書——《重啓世界》,在嘗試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這本書收錄了 100 位先行者的對於區塊鏈的所思所想,以及他們的踐行成果。既有比特幣核心開發人員、開發工程師、基金管理人、區塊鏈佈道者與作家、投資人,也有公鏈項目創始人、交易平臺創始人等,例如 BitUniverse 創始人兼 CEO 陳勇先生就爲該書撰寫了《區塊鏈催化「自金融時代」》。

今天,作爲「BitUniverse*Insight 101」這個系列活動的第 1 期,我們和 @BitUniverse 陳勇 陳總聊一聊,「量化交易將是數字貨幣投資趨勢」。

獨家對話 BitUniverse 陳勇:量化交易將是數字貨幣未來三年的投資趨勢

首先感謝陳勇先生,我的第一個問題:在《區塊鏈催化「自金融時代」》中,你談到了「區塊鏈將重構價值中介」。在將近兩年的區塊鏈創業中,今天是否依然還堅持自己當初的這個看法?跟當初比起來,這兩年您的想法有哪些「變」了,哪些「不變」?

陳勇:大家好,鋒兄好,今天很高興和大家一起探討,我對區塊鏈行業的一些認知。回顧兩年的創業經歷,我依然堅持當初 All In 區塊鏈的初心,並且通過近兩年創業的成長與反思,讓我更堅定區塊鏈將會重構價值中介。在表明觀念前,我想先跟大家分享下我投入區塊鏈的心路歷程。

2017 年年中我從獵豹辭職在家休息時,一位對比特幣有堅實信仰的好友,建議我選擇區塊鏈行業創業,我雖然在 2012 年就接觸過比特幣,但對於這種基於技術產生的貨幣,都會不以爲然,總覺得比特幣遲早一天,會被金融主權國家給封殺,結果會導致 BTC 價格歸零。當時我還慫恿他把所有的比特幣借給我做空。當然可喜的是,他沒有借給我。

2017 年 9 月 4 日 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發佈了《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跟我預想的一樣,國家開始正面監管這行業,我覺得會導致比特幣大跌,但讓我未曾想到的是,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比特幣不僅止跌還破了新高,剛好在家休息,於是我花了大量時間去研讀比特幣的技術白皮書,和市面上所有區塊鏈相關的書籍。也更加理解比特幣不是「空穴來風」,如果從哈耶克的《貨幣非國家化》理論誕生之日開始,已經有了近三十年曆史,通過對其深入思考,讓我最終決定 All In 區塊鏈行業,理由有如下三點:

第一、比特幣核心機制是一羣具有極客精神,基於數學建立起來的共識。
第二、比特幣貨幣讓「極客」主義和「商業社會」找到了結合點。
第三、比特幣 POW 挖礦的運作模式,更進一步改變用戶和產品的關係。

我當初 All In 區塊鏈的三點理由,至今爲止也未曾改變過,這也是我創業的初心。首先比特幣是一羣具有極客精神的人,通過數學建立起來的共識機制和信任關係,我們知道人類所創造的學科理論中,其它學科都會有時間或者空間的的侷限性。但唯有數學,可以做時間永恆的朋友,而比特幣的技術底層又是基於加密和博弈論基礎,這些技術原理是基於數學,這也使得比特幣的底層共識將會一直存在。

其次自從 2001 年加盟金山開始,我從軟件時代跨越到互聯網時代,現在又 All In 區塊鏈行業創業。

我有個形象的比方,軟件時代是把用戶當上帝,能忽悠用戶買產品最重要,軟件公司會注重產品噱頭;互聯網時代把用戶當朋友,讓用戶超預期滿意產品,產生口口相傳的口碑很重要,所以互聯網公司會重視產品體驗;區塊鏈時代把用戶當股東,能讓用戶深度參與產品規劃很重要,所以公司會重視產品社區。不同時代,產品創造者跟使用者已經逐步在融合,這也是社會進步的標識。
所以去中心化社區治理在區塊鏈時代將會非常重要。我們可以發現,但凡做好的項目其社區氛圍都特別好。

但哪些又是我過去兩年看到的變化呢?

首先加密數字貨幣總市值加起來,也不過就幾千億美金。還不如一家互聯網公司市值高。整個行業還處在發展早期,但由於區塊鏈行業的金融屬性,具備較強的投機屬性,使得行業參與人員良莠不齊。這跟互聯網早期完全不一樣,早期互聯網行業資源嚴重匱乏,從業者都是一批堅定的信仰者,從業人員相對更專注於怎麼利用互聯網創造出偉大的產品。

而在區塊鏈行業,我們知道以太坊的 ICO 機制,本應是降低資產發行門檻,但由於這缺乏監管,導致騙子,傳銷者打着新技術的幌子,將傳統金融的模式幣,傳銷幣移植過來,使得行業百幣齊放,最終一地雞毛。而廣大區塊鏈用戶,又是衝着賺錢套利過來的,也缺乏好的投資理念,更缺乏分辯能力,更多的以幣價的上漲下跌來判斷項目,導致這行業早期充斥的都是投機型交易者,很少有人靜下心來思考這行業長期價值,這也勢必會影響行業長期發展,無形中也打擊真正創業者的信心。所以相比互聯網行業早期發展,我覺得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將會比我預期的更加曲折和漫長。

總而言之,雖然這些與我當初的設想不符,但我堅信區塊鏈將會重構價值中介。在浮躁投機的區塊鏈早期,我依然堅持創業初心。

劉鋒:其實看到你提起了自己的經歷,講自己從軟件時代跨越到互聯網時代,又到了區塊鏈時代。我現在開始第二個問題:其實早在區塊鏈沒有出現之前,我們就曾說過:「互聯網重構信息中介」。經過近三十年發展,出現一批偉大的互聯網企業,它們取代了傳統的「信息中介」,讓人類獲取信息的變得更加高效,譬如電商亞馬遜、淘寶,社交類的 Facebook、微信,資訊類的 Google、百度等。隨着手機移動的發展,又誕生一批「互聯網+」的企業。今天我們又在談「區塊鏈將重構價值中介」,請問,您覺得這個領域未來的發展軌跡將如何?我們現在處在何階段?

陳勇:預測未來是件很困難、也是經常被打臉的事,但歷史總會有自己的進化規律,要預測未來首先得了解歷史。

其實金融史也是一部人類發展史,人類最早的寫作行爲就是古代西亞地區的人們爲了記錄金融契約而發明的;人類社會第一個有關時間和風險的複雜模型也和金融緊密相關;金融訴訟對雅典黃金時代的形成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堪比蘇格拉底之於雅典的意義;如果沒有複雜的金融組織,古羅馬的財富傳奇不可能持續數個世紀之久。

就拿美國來看,在其經濟發展過程中,華爾街在不同的歷史時期承擔了不同的歷史使命,它支撐了美國聯邦政府在南北戰爭中的戰爭融資,推動了美國由鐵路帶來的第一次重工業化浪潮,傳統金融業在實體產業的發展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隨着實體產業的發展,金融產業也蓬勃繁榮。

而區塊鏈,正在重構價值中介。對於這句話我們怎麼去理解呢?

首先作爲現有「價值中介」的傳統金融行業,在發展過程中也積累了諸多問題。自 2008 年經濟危機以來,全球央行爲了應對經濟衰退,不斷超發主權貨幣,這也導致了老百姓做爲價值存儲的貨幣不斷貶值,這也使得大家盲目投資期望保值,但沒想到很難找到跑贏通貨膨脹的投資標的物,甚至盲目投資還會導致損失更大。

傳統銀行壟斷全球支付行業,使得全球支付成本一直居高不下。由於銀行業對窮人的歧視,這也使得全球還有 10 億人沒有銀行賬戶,也很難通過網上支付享受到好的互聯網服務。

傳統金融行業以監管之名壟斷了價值中介,謀取了高額利潤,甚至因爲自身問題,導致金融機構無法持續經營時,國家考慮到時局穩定還會出手相救,出現了「大而不倒」的怪相,廣大人們對此也非常不滿。

2011 年美國廣大民衆,發起的「佔領華爾街」遊行,示威口號主要包括「抗議美國政客只關心公司利益」,「譴責金融巨頭利用金錢收買政治」,「呼籲重新奪回對美國政經決策的影響力」等。傳統金融行業存在的諸多問題,很難通過自身來解決。而各個國家考慮到金融行業對時局穩定的重要,對於金融創新採取過多監管,在創新與監管中謀求平衡,某種程度也阻礙了技術的進步。傳統金融問題積重難返,很多問題很難靠現有機制徹底解決。

基於區塊鏈的比特幣貨幣誕生於上述背景,他從開始就是純依賴技術創新完成,在發展過程中,通過去中介化結算機制,避免傳統監管對其的影響,也是人類近期首次通過技術,自下而上的金融創新。並且隨着主權貨幣超發問題越發嚴重,其比特幣的社會共識變得越強。比特幣讓老百姓看到一種希望,通過持有某種總量固定的資產,能夠保證自己的價值不會持續貶值,其底層的去中心化結算系統,也啓發創業者開拓另外一條金融創新之路。

最近以 facebook 爲首發行的 Libra,將區塊鏈行業創新推到了新的高度,它們在基於區塊鏈基礎理念的前提下,主動朝符合監管方向走出一步,不管最終是否成功,但對整個行業是跨出一大步。並且從支付切入,着手於低成本解決全球線上統一支付問題,這個問題也是現有價值中介,傳統金融機構不屑於解決的問題。

這種模式與互聯網早先有些相似,我們知道早先國際間的語音通話成本很高,一分鐘要幾元錢。但基於互聯網軟件的語音通話,其通話質量不僅要優於語音通話,且其通話成本也接近於零,這就是技術革新帶來的好處。

2017 年隨着 ICO 興起,導致區塊鏈創業項目過熱,很多人也會用現有移動互聯網行業去類比區塊鏈,覺得區塊鏈無所不能,只要涉及到數據的地方,就可以用區塊鏈加代幣激勵的方式去解決,比如去中心化存儲,去中心化社交,數據溯源等。但在我看來,絕大多數的需求都還是僞需求,這就像互聯網早期,告訴大家通過電腦可以打車一樣,這裏面即存在技術底層的不足,還存在普通用戶認知不足的問題。

前區塊鏈還只是處在非常早期,還遠沒達到像移動互聯網產業重構人類生活的階段。如果我們要做類比,充其量還只是相當於 PC 互聯網早期,電腦剛開始撥號上網階段。在互聯網早期,所有的創業機會,還是集中在對傳統信息中介的重構上,都是圍繞信息中介本身的創新,比如早期以 yahoo 爲代表的門戶網站,以及接下來的搜索,電商,網絡社交等。只有待這些行業成長爲互聯網時代的參天大樹,且對人們生活產生巨大影響以後,才能談所謂的互聯網+,並且隨着移動互聯網平臺的出現,才逐步出現了 O2O 等新型的產業形式。

就像 90 年代的時候就講 O2O 和互聯網+,大概率會失敗一樣,因爲基礎設施都還未完善,人們認知也不深刻。今天大部分民衆對區塊鏈的認識,基本等同於對數字貨幣的認識,還只是知道比特幣,交易,炒幣等。

目前區塊鏈行業,核心還在構建基礎服務階段,這裏麪包括區塊鏈底層的去中心結算系統的性能,從最早比特幣使用的 POW,10 分鐘生成一個區塊,到後來的 POS,再到現在 Libra 使用的 BFT 共識機制,只需要 10 秒生成一個區塊,整個行業正在加速發展。還有基礎應用,從比特幣的價值存儲,到 Libra 的貨幣交易等。

以比特幣爲首的數字貨幣承擔「價值存儲」中介的功能,我認爲未來比特幣的市值將會上升至萬億美金規模,比肩實體黃金的市值規模。當體量到達一定規模後,將會有大量的金融服務業務圍繞比特幣展開,在價值存儲的定位上,目前還沒有看到能與比特幣競爭的對手。

以 ETH 爲首的數字貨幣承擔「資產發行」中介的功能,2017 年的區塊鏈狂熱,更多的是因爲 ETH 降低了資產發行的門檻,加之這行業缺乏監管,導致通過以太坊發行的資產數量巨大,2017 年發行的資產種類過萬,其中大部分是缺乏用戶場景的空氣幣,這也使得 ETH 價格在 2017 年達到歷史最高 1400 美金的價格。

而交易所承擔的是資產流通交易。也是目前整個行業高度共識值得投資的品類,不過交易所的競爭也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市面上有幾百家交易所同臺競技,但由於交易所的網絡效應比較明顯,我相信未來會往少數頭部幾家靠攏。由於交易所承擔資產流通的職責,很容易通過橫向擴展,侵蝕資產發行的相關公鏈。我覺得頭部交易所,將會是以太坊接下來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Libra 等解決支付問題的數字貨幣將大大地降低支付的成本,且會逐步的符合監管,也具備實際的支付場景,且是傳統銀行忽視的一塊市場。

總結下,我覺得區塊鏈行業還處在早期,整個行業還處在基礎服務的構建階段,所以這階段我們可以多關注交易、支付相關場景的創業機會,對於一些區塊鏈跨界譬如與遊戲、數據、存儲等結合創新機會,我覺得時機還遠未到來。

劉鋒:上面兩個問題我們都在談區塊鏈到底是什麼。作爲一個加密資產交易平臺的創始人,下面請您談談關於加密貨幣的投資。在傳統金融世界,投資主要分可以爲兩個流派:價值投資和量化交易。每個流派時間都不短。比如價值投資理念的踐行者格雷厄姆和巴菲特被大家視爲投資大神,他們取得了令人羨慕的長期投資回報,而量化流派對於絕大多數的投資者來說,還顯得比較陌生,但也出現了類似於 James Simons 這樣的數學家創立的大獎章基金(Medallion Fund)這樣的成功案例。有報道說,這個基金自 1988 年成立以來,年化收益率達到了 40%,超過同期伯克希爾的 15.94%。 即使在 2008 年金融危機時,各類資產價格普遍下滑,而大獎章基金回報卻有 80%。在數字貨幣投資領域,總聽到有人說「量化交易是數字貨幣的主要投資趨勢」,您如何看這種說法?背後的邏輯是什麼?

陳勇:首先我們要理解傳統金融投資行業,和加密數字資產投資間的區別。傳統金融行業投資的大多數公司,是實體而非金融公司,這些公司有比較清晰的行業特點,解決的是真實用戶需求,且有清晰的商業模式。而區塊鏈由於還處在完善基礎服務階段,其能解決用戶需求,和實際能落地的應用場景非常有限,加之區塊鏈技術降低了發行資產的難度,且行業沒有嚴格監管,任何人都可以發行 token,憑藉資源和關係就可以將 token 送上交易所流通。導致了行業「百花齊放」。

如果按照價值投資的理論來做投資,這行業唯一的方法就是定投 BTC 等少量幣種。因爲這市場 99.9% token 都沒有實際的投資價值,即使像 ETH 這樣降低用戶發行資產難度,有實際用戶需求的 token,也隨時處在被頭部交易所顛覆的可能之中,還談不上長期價值。

所以在區塊鏈行業做投資,採用的手法只能是技術分析,不斷的通過提升交易技能,去賺取 BTC 或者法幣,賺取 BTC 的最終目的,也是因爲相信 BTC 相比法幣還有上漲空間。因此我覺得,未來 1~3 年內,以量化交易爲代表的技術分析將會是數字貨幣投資趨勢。

首先在技術分析流派,我們每個人要先能理解自己所處在何種階段,我這兒根據交易技能和學習意願兩個維度把交易者分成四類人。

第一類:專業交易員:這部分用戶是非常成熟有經驗的交易者,他們擁有專業技能,也經歷過長期的市場考驗和教育,有專業的交易方法,對其投資要達到的目標及存在的風險,有明確的預期。

第二類:「老韭菜」,他們通常有很高的交易熱情,他們會尋找這個市場裏面的投機機會,但他們的交易技能較弱,通常只能依賴一些所謂的技術分析,或者市場內幕消息來做判斷,因此很容易虧損。

第三類:「理財用戶」,這類人擁有較好的投資理念,但也認識到自己沒有專業的交易技能,也不會參與到市場中投機。

第四類:「新韭菜」,交易技能低,喜好「追漲殺跌」,期望靠交易能夠「一夜暴富」。

第一類專業交易者,也就是懂得技術分析量化交易的人,基本是處於交易市場裏最頂端,他們擁有專業的交易技能,對交易目標和風險有清晰的認知,他們可以利用積累起來的交易技能和交易模型賺取利潤。量化交易分爲兩類,一類是依賴高性能的計算機等搶先獲取交易信息,利用信息不對稱套利,另外一種是基於數學和物理學等交叉學科,通過借鑑描述其它自然現象的物理模型(譬如預測天氣變化,地震等) 將其核心思想借鑑過來,用於預測股價未來走勢。

對於前者就是不斷提升計算機的性能,搶先獲取交易數據,達到更高頻的交易,從而創造更多的套利機會。其實高頻套利就是比拼誰能獲取到更低的手續費,以及更快頻率的交易機會。因此通常團隊會在最接近交易所的地點附近放置服務器,以降低獲取信號的時間,降低執行下單、撤單等的時間。甚至還有人會優化硬件,比如硬盤的讀寫效率,來提升交易頻率。「時間就是金錢」用在這個點上,就是一種最好的詮釋。關於這種模式,我推薦大家閱讀《暗池》這本書,將會有更深刻的理解。

而後者從字面上就很好理解了。不同的人對交易有不同的理解,從而產生了不同的算法,去預判未來的趨勢。最早的人對於算法的理解,可能就是簡單的基於一些信號去做一些組合,比如金叉買入死叉賣出,或者突破布林線就買賣等。越往後發展,就會產生越來越複雜的數學模型,去替代老的算法。關於這種模式,我推薦大家去閱讀一下《對沖之王》這本書。我相信未來的技術分析,是屬於這類數學家和物理學家的天下!

爲什麼說量化交易是數字貨幣投資的趨勢,有個形象的比方,做量化交易的團隊就像一個持有現代化武器的超級戰隊,而普通投資者就像拿着傳統冷兵器的人,兩者交鋒時,孰高孰低,一眼即知。

我認爲,在未來三年內市場會教育大家,數字貨幣中使用量化交易的佔比將會達到 70% 甚至 90%。在一個以技術分析面爲主的交易市場,普通交易者很難戰勝對沖基金等量化團隊。

劉鋒:接下來第四個問題:我們知道您在創辦 BitUniverse 早期,獲得了來自高榕資本、順爲資本、真格基金千萬美元的投資。這是一個讓人羨慕的投資人組合,都是老牌的投資機構。聽說當時有很多機構願意用數字貨幣投資 BitUniverse,卻被拒絕。當時是如何考慮的?目前,不斷有新的交易所湧現,都表示獲得了資金支持,那 BitUniverse 是否有新的融資計劃?另外,能否講講 BitUniverse 未來的商業模式?

陳勇:首先,在我們創辦 BitUniverse 的時候,正經歷一波 ICO 的熱潮,很多團隊只需要寫一個 PPT,創造一個概念,找一些大佬站臺,就可以募集到大量的資金,然後在短暫的幾個月之後就可以上架交易所交易、套現。我當時也參與很多項目的投資,賺了很多錢,但同時也心有不安,總覺得自己沒付出啥,結果卻取得高倍收益。當時就覺得這種模式很難持續下去。今天證明,當時大多數的 ICO 都是通過不斷拉高幣價割韭菜,因爲項目沒有落地的可能性,投機性遠大於實際意義。

正如我在第一個問題回覆大家,我選擇這行業創業,是因爲我堅信技術能改變一切,如果說互聯網通過重構信息中介,讓信息更高效更低成本的全球流通,讓這個世界變得更自由。那區塊鏈將通過重構價值中介,能讓價值更高效更低成本的全球流通,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平等。這是我選擇 all in 區塊鏈創業的初心。

在創業初期,我就跟團隊每位成員表達過,在這行業想通過投機賺錢太容易,而能否長期創造用戶價值,做成一家偉大的公司卻太難了。我們一羣優秀的互聯網人,既然選擇 all in 區塊鏈,就應選擇做成一家偉大的公司,選擇去做更難的事情,選擇去做能創造用戶價值的事情。因此在我們選擇投資人時,也是抱着這樣的初心,去找那些對企業長期發展有價值的投資者。最終我們挑選的高榕、順爲、真格三家優秀基金,最主要是看中他們的專業度,以及對我們夢想的認可度。

公司成立以後,我們所有精力都在打磨產品,截止目前爲止,我們產品總共取得了四個第一的好成績:全球累計下載用戶過一百萬;自動資產管理美國市佔第一;聚合行情韓國市佔第一;量化交易工具全球市佔第一。並且這些成績都是在我們市場幾乎零投入的前提下取得的。能取得這麼好的成績,全都是依賴產品的口碑傳播。

BitUniverse 在自動記賬、聚合行情,量化交易工具等方面都做得非常不錯,產品功能免費,我們的商業模式目前主要是 to B 的,也就是說我們免費地把工具提供給用戶,然後向合作的交易所、項目方收取佣金分成、廣告費等,未來我們還會針對一些高級交易功能收取會員費用。

BitUniverse 目前發展超出了我們的預期,現在也有非常多的基金表達投資意願,我們當然也歡迎跟公司未來發展互補的專業機構,與我們一起參與到一個更美好 BitUniverse 建設中來。

劉鋒:現在我們開始第五個問題。區塊鏈行業是一個嶄新的行業,誘惑巨大。從比特幣誕生開始,一直充滿了「金錢」的味道。金錢永不眠。有人在數字貨幣的迅猛發展中,實現了「財富自由」。在數字貨幣交易中,真正賺到了錢的朋友們,請打 1,我們看看有多少?但我們絕大部分投資者(「韭菜」)還在漫漫征途求索中。在紛繁複雜的數字貨幣市場,選擇什麼樣的投資方式,對我們絕大部分投資者來說,門檻都是極高的,陳總有什麼好的投資建議嗎?

陳勇:其實我也是一名老韭菜,虧過很多錢,然後通過不斷的學習,自認爲掌握些投資理論,但絕對算不上投資高手,所以其觀點權當拋磚引玉。

首先在我看來,任何投資者通過交易操作,通過虧錢或者賺錢,能夠快速成長起來,意識到自己的投資侷限性,選擇適合自己的投資方式是最關鍵的。

其次針對上述四類用戶,我先給出具體的投資建議,然後我再談哈對行業的整體看法。

針對「理財用戶」,首先從價值投資的角度來看,這行業真正值得投資的品種不多,我一般推薦大家定投比特幣,這是最保險的方式,也是可以賺到這行業紅利的方式。如果覺得收益還不夠,可以在定投比特幣的基礎上,購買以 BTC 爲幣本位的量化基金,每年還可以賺取年化 8~15% 的收益。

針對「老韭菜」,即使自己想參與市場交易,也要控制好倉位和風險,並且藉助於好的交易工具和指標輔助交易。

針對「新韭菜」,如果是投機心態,總幻想短時間一夜暴富財富自由。靠聽取消息面,炒作模式幣來交易,我沒啥好的建議,我只是希望他還在沒虧光之前,能夠徹底頓悟過來,成長爲一名「老韭菜」。

數字貨幣市場,由於缺乏監管,導致了某些所謂的創新,其本質還是資金盤,傳銷模式,利用用戶賺錢的心態,通過擡高幣價忽悠用戶進場。甚至現在主流交易所,都在開始提供合約和百倍高槓杆的產品,這些本是專業投資者對沖風險的工具,但這在數字貨幣行業,成了交易所利用「新韭菜」想賺錢的心態,賺取其高額手續費的工具。長此以往,充斥的都是投機、傳銷的聲音,對行業的長期發展十分不利。

由於數字貨幣擁有 7*24 小時交易的特性,且缺乏有價值的投資標的,針對交易者,我認爲最好的解決方案就是利用量化交易來進行投資,且儘量選擇市值高的頭部幣種。目前市面上量化團隊通常有兩大類,一類是通過高頻套利賺取利潤,第二種是通過趨勢策略預判行情,我們稱之爲 CTA,這兩種都有不錯的收益。但前者風險相對更低。

普通投資者想要使用量化策略的門檻是非常高的,首先需要對市場有極深刻的理解,創造自己的獨家策略,其次還需要學會編程,架設服務器,維護代碼,不斷迭代,並做好嚴格的風控等。這些對於他們來說基本都是無法做到的,因此交易者需要簡單好用的產品化的工具。

針對「老韭菜」,BitUniverse 推出的網格交易功能,是一種非常簡單卻有效的量化工具,非常適合普通投資者,通常在一個正常波動的行情下,年化收益可以做到 50%-100%,推出 6 個月內,我們已經幫用戶套利超過 1000 萬美元。

此外針對理財用戶,BitUniverse 的合作伙伴 Pionex,一家新加坡的新銳量化交易所,也在最近推出了高頻套利幣計劃,可以做到 BTC 本位年化 20% 收益,這個幣計劃的背後是一支非常成熟的幣圈頂級高頻套利團隊,目前已經穩定運行 80 周以上,我之前投資了 50 個 BTC,現在已經變成了 70 多個。

劉鋒:我們繼續談區塊鏈行業的變革和發展。最後一個問題:剛纔陳總談到了區塊鏈技術將給多個行業帶來變革,實際上也將對整個人類社會產生重大影響。儘管在今天看來,區塊鏈技術還處在初級階段,並沒有與老百姓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發生密切聯繫。但是,Facebook 宣佈發行穩定幣 Libra 白皮書,以及央行宣佈即將發行數字貨幣 DC/EP,我們似乎看到了傳統互聯網巨頭、政府層面對於區塊鏈技術與數字貨幣的態度轉變。請您談談,Libra 或 DC/EP 是否是我們理解的通常意義上的數字貨幣?這將爲整個社會的組織形態帶來怎樣的影響呢?

陳勇:首先,我想說的是,我對於 Libra 和 DC/EP 的發行非常期待,我也希望更多類似的有價值的區塊鏈應用產生,助推整個行業往更好的方向發展。

Facebook 推動發行的 Libra,不僅符合區塊鏈的基本理念,還將會在符合監管方面做出艱難的一步。這是目前區塊鏈行業其他從業公司,很難完成的一步。

Libra 和 DC/EP,本質上和普通的數字貨幣是類似的,都是利用了區塊鏈技術,發行了一種數字貨幣,可以流通交易。但他們都使用了聯盟鏈的方式,與市面上常見的各種數字貨幣採用公有鏈的技術不同。但需要注意的是,Libra 和 DC/EP,並沒有太大的投資價值,因爲他們就跟 USDT 等穩定幣類似,錨定傳統世界裏的一籃子法幣。

我認爲 Libra 和 DC/EP 將對全球支付領域產生積極的影響。目前在世界上,擁有銀行卡賬戶的成年人數只有不到 40 億,佔整個世界成年人口不到 70%,這意味着還有 30% 的人無法獲得銀行的服務,而這些人中的絕大多數,都是窮人。

我記得這麼一個場景,以前在獵豹的時候,我們做了一款撥打跨國電話的產品,用戶通過點擊廣告就可以獲得積分,積分可以用來兌換打跨國電話的時長。很多在異國打工的人羣或者難民都非常喜歡使用這款 App。我們也曾對他們進行過調研,他們通常以非常低的頻率往家裏寄錢,因爲他們每次轉賬都需要支付極其昂貴的手續費,如果他們每個月都往家裏轉賬,高額的轉賬費用會讓他們無法負擔。

如果他們未來可以使用 Libra 或者 DC/EP,就意味着,他們可以簡單地在 WhatsApp,Facebook,WeChat (微信)等 IM 軟件中直接將錢打給自己的親人,而且只需要支付極低的手續費。這都歸功於區塊鏈技術,可以用極其低廉的費用,建立起高效率的價值傳輸網絡,互補傳統的銀行體系。

除了發展中地區的人羣之外,普通人的跨國轉賬,海淘購物,全球貿易等環節的體驗,也將得到極大的提升。

如果這一切都變成現實,將是多麼偉大的一件事情。我相信這會帶來世界的下一次經濟大繁榮。這也與我當時進入區塊鏈領域的願景相符,這將極大地成爲普惠金融的基礎設施。

特邀嘉賓自由提問環節

劉鋒:感謝陳總回答了 6 個問題,從區塊鏈技術的大趨勢到加密資產投資的致富策略都有涉及,連書單也都有了。下面我們進入特邀嘉賓自由提問環節。

1、我是 BigONE COO 程君,也是 BitUniverse 合作伙伴,現在有這樣一個問題與 BitUniverse 陳勇總以及各位大咖一起探討哈:優秀的量化交易員們通常可以享受到交易平臺的一些特權,比如特殊的費率,比如近端服務器部署帶來的更快速度。這些優惠或者特權會讓強大的交易員獲得絕對的優勢變得更加強大,而新手或水平稍次的交易員在跟他們競爭時會更加處於劣勢,這就會產生馬太效應,最終可能由少數巨頭掌握了絕大多數利潤。這種局面是否有利於量化市場的健康發展? 我們作爲交易平臺方,可以讓給予部分特權讓他們更有競爭力,也可以讓所有人在相同的規則下各顯神通。那麼如何制定規則來讓量化市場進行健康良性的競爭?

陳勇:我推薦的三本書:《窮查理寶典》、《暗池》、《對沖之王》權當拋磚引玉。交易是個高深莫測的行業,我還只是在不斷探索,還需要向各位多多學習。

從技術分析角度來說,最終能賺錢的肯定是頭部的量化團隊,普通人蔘與市場很難靠量化賺取更多的錢。好在這行業也不斷的有許多「新韭菜」湧入,因此老韭菜做量化交易,比拼的不是專業的量化團隊,而是普通老韭菜。

因此 BitUniverse 也是將網格交易工具賦能給各個交易所,通過與交易所深度合作,不斷普及交易工具,提升用戶交易技能。我們也與 BigOne 有深度合作,舉辦兩次網格交易大賽,得到交易者的深度認可。

隨着行業的持續發展,今天能看清的趨勢也會出現進一步演化,我覺得區塊鏈要走進大衆,必須出現很多有真正價值的投資標的物,這需要時間和耐心,對於具體的投資標的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觀念,量化團隊在此面前沒有任何優勢,相反是對某一行業有深度認識的用戶,纔有賺錢的機會。

2、@ 張君©牛科技 & 五六財經 :目前爲止,平臺被採用最多的策略模擬盤和實盤收益分別是多少?量化交易的特點之一是能夠通過策略來規避人性的弱點,那麼平臺所提供的策略在風控方面是否也有相應的措施?策略失效的時候,用戶如何能夠做到及時避免損失?

陳勇:目前我們的核心策略是網格交易,我們知道網格交易主要是應對震盪市場,對於單邊下跌會產生虧損,單邊上漲會套利減少。因此我們會提示用戶設置網格時,可以附加設置止損價,以免出現過多的損失,同時我們也會引進與之互補的 CTA 套利工具。

3、鏈聞 @Feng LIU:@BitUniverse 陳勇 剛纔看您回答頭部的量化團隊賺錢這個問題,我有一個 follow up 的問題:從數字資產量化投資的角度,能夠帶來阿爾法收益的投資標的物,一定就會是有價值的落地應用麼?

陳勇:量化投資角度的人,不會重視其投資標的物,是否有價值落地應用屬性。他們更多的是關注資產市值,流動性,波動性。

鏈聞 @Feng LIU:同意的,就像您剛纔說的:「量化團隊在此面前沒有任何優勢,相反是對某一行業有深度認識的用戶,纔有賺錢的機會。」

陳勇:關注價值落地應用場景的投資者,更多的是價值投資者。跟技術分析流派不一樣。

鏈聞 @Feng LIU:那在區塊鏈發展的目前階段,您更看好哪種策略?

陳勇:@Feng LIU 1. 定投 BTC,2. 找靠譜的量化團隊理財,3. 在震盪行情時,用 BitUniverse 的網格交易賺取波動的錢。

4、@ 楊哲豪 Hank 我是 BitoPro 交易所,也是 BitUniverse 合作伙伴,臺灣地區第一家支持網格交易的法幣交易所,現在有這樣一個問題:BitUniverse 提供用戶導入多家交易所 API,一直很期待幣優支援跨站網格交易面向用戶,也就是說,以往只有一家交易所內做網格交易,未來可以是兩家交易所同時做網格交易,其中一家負責買,另一家負責賣,這對交易所來說是個利多,同時也能爲用戶提供更多交易所的選擇。

陳勇:@ 楊哲豪 Hank 如果要在兩個交易所同時做網格交易的話,需要準備兩份資金,再來尋找最優執行價格。我覺得對於普通交易者顯得複雜,並且目前交易所同一幣種的價差,基本上被高頻量化團隊已經抹平,留下的幣價價差並不是特別大。

5、大家好,我是 Qevan Guo,IoTeX CoFounder。IoTeX 是物聯網公鏈,也是 BitUniverse 合作伙伴。多謝 BitUniverse 邀請! 我有一個問題想和陳勇總以及各位大咖一起討論:量化交易對於價值投資者意味着什麼?很多價值投資者希望長期 hold 看好的資產,BTC,IOTX 等等,那麼他們的量化交易策略應該是怎樣的?

陳勇:@Qevan IoTeX 郭棟 很簡單,直接開個 IOTX / BTC 的網格單,持續套利,不管上漲,下跌,震盪都能賺取更多的幣。

6、星球日報 @Mandy 王夢蝶:感覺剛纔比較大篇幅地在聚焦 BTC 量化交易和技術流內容。確實 BTC 市值已經逼近了數字貨幣市值的 70%,其他小幣種一直在跟跌不跟漲的尷尬中,公鏈賽道一直在去泡沫,感覺自己已經好久沒聽到價值投資這個詞了。。。不知道老闆怎麼看行業接下來的發展呢?畢竟 BitUniverse 是一個我天天用的行情產品嘛。之後是不是比起更全地覆蓋新幣種,更重要地是更全地提供 BTC 金融服務工具了?

陳勇:區塊鏈行業在重構價值中介,我覺得目前的應用場景主要還是集中在以 BTC 爲首的價值存儲,以 ETH,交易所平臺幣爲首的資產發行和交易,以及以 Libra 爲首的全球支付。這些區塊鏈基礎服務還未完善起來之前,還很難出現真正的價值投資機會,即使有也會是滄海一粟。所以未來兩三年,我還是覺得應該以技術分析爲主,價值投資爲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