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年,突如其來的疫情,312 極端行情、比特幣的第三次減半,似乎都在檢驗加密世界的韌性,拷問我們對金融科技的信仰。2019 年底,數字資產管理公司 CoinShares 發佈報告稱,中國礦工控制着全球 66% 的算力,其中僅四川一個省就佔了 54%。豐富的水電資源使四川省成爲全國最大的比特幣挖礦地,所以世礦會全球城市峯會線下首站選擇了數字礦業之都四川成都。

5 月 28 日至 5 月 29 日,Winkrypto 與比特大陸、F2Pool、神馬礦機、上海挖易在成都首座萬豪酒店聯合舉辦「世界數字礦業大會」(世礦會)全球城市巡迴峯會「成都站」,探討減半遇見豐水,暢想新基建新機會,展望數字礦業下一個十年趨勢。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就在上個月中旬 Winkrypto 作爲行業整合營銷服務商,聯合一線礦業公司發起首屆「世界數字礦業大會」「創世季」線上視頻峯會,連續 5 天邀請了近 70 位加密貨幣頭部礦業金融服務機構創始人與負責人,深度交流並分享挖礦行業的挑戰與機遇,30 場話題完全覆蓋礦業所有細分賽道,直播覆蓋 4 萬人、影響數十萬從業者。

本文爲 5 月 28 日「實戰篇:探討減半遇見豐水」主題日核心內容記錄,內容有所編輯。

本場活動包括 4 個主題演講、5 場圓桌、4 場路演,在上午的日程中神魚、李培才、潘志彪等資深礦業從業者將探討行業轉變機遇,李礦、朱砝、邵建良等人將討論工業化挖礦極限。下午將有多場主題各異的精彩討論,如獨立礦池生存寶典、交易所礦池爭霸戰、礦機礦場精細化運營等話題。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在本次活動中,不僅場內嘉賓帶來了精彩的分享,在場外的交流中,各位嘉賓和參會者也進行了熱烈的交談。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本次活動一些核心看點:

  • F2Pool 神魚:挖礦出現「零和博弈」狀態,新時代礦工必須具備新技能對抗意外風險
  • 幣信礦業 CEO 劉飛:未來將主要在礦場、OTC、量化交易領域發力
  • 幣印朱砝:下一輪減半開始礦工的獎勵將不由區塊獎勵來驅動,而由鏈上交易手續費驅動
  • 挖易李培才:礦業公司可以考慮定製化服務,二手礦機交易流程需要優化
  • 江卓爾: S9 基本上處於停機邊緣
  • 挖易投資部負責人董真:可以使用金融工具降低挖礦收益的波動
  • BTC.com CEO 莊重:本次減半對整個礦業衝擊相比其他行業小一些
  • 嘉盛數據總經理李哲楠:礦場也開始走向了標準和流程化

主題演講「第 629,999 區塊後,我們面臨怎樣的未來?」

  • 嘉賓:F2Pool 聯合創始人神魚

F2Pool 聯合創始人神魚在「世界數字礦業大會」成都站峯會活動中對於比特幣第三次減半表示,4 年一次的減半在今年發生,對行業來說、對炒幣者和囤幣者來講減半是非常好的事情,因爲降低了通脹率,那對於礦工和礦業來講其實是一次大考,因爲利潤瞬間就少了一半。

市場正在經歷比特幣過去十一年中最特別一年,歷史上生命週期最長的一代 S9 礦機在過去積累了非常多經驗,但是在減半這一年對全網有 30% 的算力是一次生死考驗,同時傳統經濟的世界裏因爲疫情原因和經濟危機原因導致供應鏈延遲所以不會有特別大規模新礦機出現,然後加上減半的收益銳減,所以整個挖礦市場是存在現在的「零和博弈」的狀態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在這種「零和博弈」的狀態中,挖礦的整個市場和傳統的經濟不太一樣的點就是每天有大約 900 枚比特幣的產生,市場上所有能開啓的礦機來分享這樣的收益。所以在這樣大的「零和博弈」背景之下其實大家是存量市場博弈,並且是「零和市場」博弈,所以在牛市開啓之前,對於礦工來講首要因素是要活下來,在別人關機的時候挖取到更多比特幣收益。

在目前電力成本壓縮到極致的情況下,新時代礦工必備具備一些新技能

  • 選擇有技術優勢的專業平臺、提高礦機效率,優化軟硬件設備降低成本,保持礦機運行穩定性,降低管理成本,從而提高效率,這是對整個礦工提升效益率的關鍵。
  • 擅用金融工具,對抗意外風險,提高知識能力。區塊鏈行業本質上是一種經濟活動,可以金融工具降低各種金融風險,對抗更重意外風險,提高生存能力。整體來看,礦工需要「逆勢前行,升級迭代」。

總結一下,今年對礦業要求是逆勢前行,升級迭代。回看過去幾次減半,每一次減半對於礦業製造了一中強壓,所以導致整個行業在逆勢中的升級和迭代,最後留下來的都是一些更具有競爭力的,熊市裏的礦業更是如此。

圓桌討論:你好,區塊 630,000;你好,比特幣全新時代

  • 主持人: Crypto Tonight 創始人 Yama
  • F2Pool 聯合創始人神魚
  • 上海挖易聯合創始人李培才
  • 幣印礦池創始人兼 CEO 潘志彪
  • 幣信礦業 CEO 劉飛

Yama:聽說有一個故事,有客戶先把 300 個幣還是 500 個幣先打過來然後預定礦機,這個故事請培才總給我們簡單分享一下。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李培才:13 年那次大牛市從新聞裏面瞭解到比特幣以後,但是那個時候確實也覺得幣價漲得太快了,真的不敢買幣,那個時候能投資的錢也很少,所以就想賺一點穩妥的錢,就開始倒賣礦機,但是後來發現倒賣礦機在國內是沒有優勢的。12 年之前,國內可能就神魚一個 QQ 羣的人是中國礦工,大部分礦工是老外。但是到了 14 年整個情況有變化,整個礦機生產轉移到中國了,我到論壇上看確實有很多老外礦工想買礦機但是不怎麼知道買。可能整個論壇上可能就一兩個中國人做生意,而且賣的非常貴,至少比中國貴 10% 到 20%,然後我就想辦法在上面去賣。

當時也很有意思,作爲一個陌生人,在這個圈子裏面,就是比特幣雖然是去中心化的,但是它並沒有解決一個信任的問題,這個圈子是有一點大集市的感覺,大家沒有非常值得信任的中心的東西,在論壇上也是這樣子,所以就是你怎麼樣想辦法建立自己的信譽,我覺得是做這個生意的關鍵,包括我們現在做業務,信譽這個東西真的很重要,在幣圈做生意的基礎,所以當時就想了很多辦法獲取客戶的信任。也非常欣慰,在當時算是非常成功了,有一天早晨突然有一個客人給我發私信詢問礦機,那個老外直接打了 300 個比特幣,當時折算成人民幣 150 多萬,後來也確實是礦機都正常的發給了他。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Yama:我想問一下魚池和幣印礦池,你們將如何保證全球礦工的穩定收入,在收益這一點礦池將如何實現更公平分配收益並且保證礦工收益?

神魚:在過去兩年時間裏面有一些努力和嘗試,首先試圖全球化,所以說在海外的社區和海外的算力接入方面做了一些探索和嘗試,目前看起來因爲整個行情的發展和整個挖礦的國際化轉移,所以我們海外算力佔比也從最早期的非常可憐的個位數在逐步上升,這一點我們看到了趨勢其實會保持下去的,因爲挖礦的已經到了不再是電費成爲絕大部分可能性,未來很多是軟硬件優化和提升和其他的發展。

第二個問題,讓礦工更公平的收益其實是魚池創立的初衷。在 2013 年創立魚池定下幾個原則,第一個按照理利益支付礦工收益,就按照大家提交的每一個有效計算,按照理論值來分配收益,所有網絡風險和技術風險都由礦池承擔,礦工的好處是他們不需要承擔這些風險,他們可以根據難度唯一的變量去計算他們的理論收益,從而能獲取到一個公平透明的收益。

另外,因爲我們是多幣種礦池,也有非常多算法,也研發了新的功能,比如說研發功能,可以獲取單個礦工最大化收益,還有其他衍生品,從法幣計量和利潤率回報方面有更多收益。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Yama:下一個問題問劉飛總,你覺得在未來大家怎麼樣去生存,是共存同融,還是像傳統互聯網先激烈競爭然後進入合併?

劉飛:平臺的特點需要的就是第一是網絡化,比如說以交易所爲例子,是連接人與人網絡,網絡連接越多流動性越好,流動性越好大家就願意來,這種網絡現象會形成「馬太效應」,強者越強。

尋找客戶的邊際成本越來越低,未來可以做的業務大概就是這個業務用網絡效應無法破解的地方,現在看起來可以做的第一點就是礦場相關的事情,礦場需要政務關係合作,俺麼另外一級關係會建立起。

第二個就是 OTC 也不一樣,還有就是專業性要求非常高的領域,比如說量化交易領域。交易所怎麼做平臺化都不可能把收益率捧到一個數學超級天才的模型上,所以我覺得適合做網絡化和平臺化都沒有壁壘,但是如果是專業化或者是高度資源化無法形成網絡化我認爲是有一些壁壘的。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全球首位 Xilinx FPGA 礦工的特別分享

Token Group 創始合夥人、全球首位 FPGA 礦工 Garrett MacDonald 在世礦會爲大家帶來特別分享《你不知道的比特幣挖礦史——ASIC 礦機誕生前的史前礦圈》。

Garrett MacDonald 分享的主題是在工業化時代之前,就是在 ASIC 礦機出現之前整個比特幣的故事。首先,分享了中本聰在涉及比特幣和比特幣挖礦之前的思想和他爲什麼要這樣設計。其次,分享了經歷過 2000 年和 2012 年在 ASIC 出現之前比特幣礦圈的經歷。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圓桌討論:探索工業化挖礦之極限

  • 主持人:幣新主編田川
  • 幣印聯合創始人朱砝
  • 嘉楠科技區塊鏈總經理邵建良
  • Continue Capital 聯合創始人匹馬
  • 知名投資人,前挪威 Theta 對衝基金首席策略師許哲

田川:今天圓桌討論話題是工業化挖礦極限,想問各位對於礦工對幣價的影響還有礦業在未來貨幣生態位置怎麼看?

許哲:現在新出塊的區塊獎勵佔整體比特幣存量比例是不斷的在下降,這個是很確定的事情,存量的幣越來越多,每一個區塊獎勵越來越少,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說新出的塊對於整體的影響越來越小,這是確定的,但是並不以爲着礦工對於整個區塊鏈角色發生變化,因爲整個區塊鏈這個事情能夠在物理上跑起來絕對依賴於礦工,所以在區塊鏈獎勵越來越少的情況下,礦工收益越來越少,礦工會不會反而變成區塊鏈安全角色隱患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

整個區塊鏈存在就是因爲礦工去保證安全,所以礦工這個事情對於區塊鏈意義就不會說消退到可有可無的背景版的角色,特別原來大家都可以拿一些 CPU、GPU 去挖礦,最初的構想只要大家沒有壟斷非常多的算力的話,整個區塊鏈記賬還是比較去中心化,比較民主化,但是現在工業化過程當中它一點都不民主化和去中心化,它慢慢變成多中心寡頭壟斷的局面,所以礦工在未來不會變得那麼可有可無的。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匹馬:可能礦工有自己的理解,但是從投資的角度或者佈道角度來說,更關注每四年一個大的週期,這是其一。

其二,從投資的角度,或者說對礦業理解來說,我們更傾向於對未來佈局,就是說比特幣已經慢慢進入存量市場,這個存量資產增長率肯定越來越邊際化,所以面對這樣的市場會比較成熟和專業化,一些已經深耕在礦業領域機構會脫穎而出。

其三,我們可能從一些礦工新機器增量去入手分析,每年礦機的生產商下的定單量是一樣的,更傾向於尋找老礦工比較多的項目,這意味着對成本的要求沒有那麼嚴重。

紹建良:從比特幣機制來說 ,100 多年都可以挖,甚至等到區塊獎勵已經分發完畢之後,還可以通過手續費養活礦工,包括現在手續費在整個區塊獎勵不斷上升過程當中其實也在慢慢引導未來,不應該只盯着區塊,更多看區塊網絡永續發展當中礦工應該發揮什麼樣的作用

整個挖幣的門檻已經進入工業化時代,這個時候對礦工的要求和參與機構要求非常高,這是行業精華的表現,如果沒有這些機構進場,沒有這些專業化礦工進場,很難指達到一個高度。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朱砝:首先礦工退場這個話聽到幣圈講了很多,礦圈很多不自信的從業者現在自己也在講。這個邏輯就有問題,礦工退場就把比特幣區塊鏈停掉嗎,那不可能,無非就是換了一波人,所以退場不可能。

這裏面還有一個算法幣的賬,礦工所有成本礦機、礦場建設包括電費、運輸,他的所有成本都是法幣,所以其實不應該看着說產幣量萎縮就覺得這個行業在萎縮,工作當中衡量價值還是用法幣,如果都以幣價格來衡量,大家就會不開心,所以衡量價值是用法幣衡量,礦工也是一樣,所以挖礦這個行業是越來越大的事情。

個人覺得 5 年之內或者說下一輪減半以後,每一個區塊獎勵將開始不會有明顯的下降。所以真正意義上減半可能也就這一次了,這個概念不一樣,比特幣新幣的發行還是每四年減半一次,以後挖礦收益不會下降,挖得不是新的幣是舊的幣,所以礦工退場是退不掉場的。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田川:減半以後整個礦機回本週期拉長了,整個行業進入一級精耕細作時代,就是減低成本找到新的增量,現在的行業挖礦的水平下,能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點在哪裏,新的增長點在哪裏?

許哲:挖礦成本這個事情是動態的,涉及的事情是新增的算力太多的情況下掙錢,然後比特幣價格又有比較大波動,在上下波動比較大的時候,新增算力比較多的時候會淘汰一批不理智的礦工,在算力難度增長很快,挖礦回本週期又很長,硬頂着壓力進來會被淘汰掉,算力難度會下降,回本週期又回變慢。這是一個有周期性的動作,所以從挖礦產生經濟效益角度上來說最大的節約成本是要把握好週期。其次要確保自己活下去,活下去是一切的前提。第三可以用衍生品做一點收益增強

主題演講:礦業的價值與定位

  • 上海挖易聯合創始人李培才

17 年和 18 年大牛市給了礦業公司最大的土壤,巔峯的時候一臺礦機可以高達幾千元,再加上當時礦機很多週期比較短,所以很多溢價去買,經常出現一臺礦機倒倒手就能賺上千元,這個火爆行情催生了大量礦業團隊,也讓很多礦業公司從個人走向了團隊化公司化運作。代表行業就是華強北批量行業出現,整個華強北有半壁江山都是賣礦機的。

礦業公司存在的價值、賺的錢從哪裏來,爲什麼它能夠賺到錢?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首先從廠商角度講,爲什麼廠商需要礦業公司,事實上礦業公司幫助廠商促進銷售網絡,完成新用戶挖礦的科普教育。礦業公司會幫助廠商拿貨,很多時候礦產商是賣期貨的,可能像比特大陸會賣六七八月份的貨,這些業務公司利潤就來源於把期貨拿到現貨賺到差價,所以礦機廠商剛剛推出產品可能每一家都囤點貨,這樣幫助礦機廠商迅速完成銷售,能夠讓他們回籠更多現金進行再生產

那投資者爲什麼會需要礦業公司。第一個就是因爲很多時候新入場的人是希望拿到礦機現貨的,但是礦機越是行情好的越是沒有現貨,現在比特大陸基本上是期貨。即使是在場景非常差的時候,也能直接從廠商買到現貨的時候,有些礦業報的價格甚至比廠商還要低。

還有投資者需要礦業公司的地方,除了剛纔上面說的價格優勢、現貨優勢,他還可以提供很多定製化服務,比如說有託管服務,尾款分期服務,礦機質押擔保,借幣套保。

最後一個投資者爲什麼需要理由,因爲二手礦機買賣需要礦業公司,這裏面有需求和供給的信息不對稱,想賣掉你手上礦機的時候,可能不知道誰能買,還有中間的貨款的信任的問題,到底是先打錢還先發貨,還有現場的驗貨和品控,很多礦場條件比較惡劣的,所以如果沒有礦機公司在中間品控,這也是礦業公司存在的價值。

圓桌討論:獎勵驟減,如何投資礦機?

  • 主持人:F2Pool CMO 青青
  • BTC.TOP 萊比特礦池創始人江卓爾
  • 比特大陸亞太銷售負責人範曉俊
  • 上海挖易投資部負責人董真
  • 資深大礦工華少

青青:隨着 5 月 12 日比特幣第三次減半,從 12.5 的獎勵降到 6.25 BTC,這個對於礦工的收益來說是影響非常大的。現在把礦機分爲三類,主要三類是按功耗比,以 85 瓦、65 瓦、50 瓦來分,礦機目前情況怎麼樣?

江卓爾:收益情況現在S9 基本上處於停機的邊緣,這個可能要看電力成本,如果按市場上大概 2 毛的電費託管計算,S9 基本上比較難開,大部分 S9 都在自由礦場手裏面,像我自己手裏就拿了很多 S9,就準備豐水期到的時候(開機)。自營礦場電費成本是 1 毛 5 到 1 毛 7,這個電費成本就可以跑 S9,像功耗最好的 S19 我也買了很多,虧損的概率最小,所以一般會建議用高風險基金或者初入礦圈投資 S19,或者在 S19 上面加槓桿,這些都是不錯的選擇。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範曉俊:現在全網算力差不多 90 EH/s,預計一部分礦機從火電往水電搬遷,還有一部分礦機可能處於限電和其他原因沒有開機,預計隨着豐水期到來,到6 月中旬左右全網算力應該到 100 和 110 EH/s。從挖礦來說礦機收益大於電費就可以開機,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有些礦場沒有交滿租,現在有些礦場在收購相對而言功耗比比較高機器,功耗比比較高機器同理電力消耗高一些,收益就會小一些。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是逐利的,只要有利潤大家就會開機一個很好選擇,如果長期無腦挖客戶買最好機型,不用擔心關機的風險。

青青:有一批機器在去往豐水場的路上,然後也有一批機器現在正在上架,現在可能還在上漲階段,在這個過程當中豐水期來了以後是不是所有存量礦機都能跑起來?

江卓爾:主要從機型考慮,比如 S9 機型,因爲市場佔有量,大部分 S9 功耗可以降到 85 瓦或者 95 瓦,要看機器的特製,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所有 S9 以下開不出來,比如說 A8 或者 M3 之類的這些帶不起來。以前國內有不少礦機都去伊朗這些地方去了,伊朗最近挖礦政策也不好,所以導致這些機器開不出來,另外一個問題要選擇什麼樣機器,還是看電力資源,自己有電力資源的話去買便宜 S9 來跑,確保礦場機位足夠回本還是比較快的。

青青:礦工除了通過豐水期降低電費成本,還有什麼方式提升挖礦收益?

董真:礦工第一部分應該是專注於今年豐水期自己場地的選擇,礦機的管理和運維,怎麼樣降低礦工的損壞率,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個人認爲在運營方面可以選擇靠譜的合作伙伴,包括自身管理能力提升是能夠獲得一部分所謂的相對超額收益率的,也就是說應該專注於自己挖礦的事情本身。

第二,對於挖礦來說會有一些衍生的其他的資產,比如說挖出來的幣,比如準備去交電費的法幣其實有不同方式處理,可能是挖礦的輔助,或者通過一些簡單融資成本去獲得這樣的資產,可以把挖出來的幣的利潤做一些類似於量化來獲取一些收益,這個是可能某種意義上能夠獲得超額收益率的第二種途徑。

第三,挖礦像金融行爲,礦機是未來產生幣的體現,大家對於難度不同預期,預期礦機挖出來幣的不同,以及對未來幣價不同預期算出來這樣礦機到底值多少錢。所以基於這樣類似於現金流的模型之下,其實可以使用一些金融工具降低礦機資產帶來收益的波動性,比如說你可以做一些套保的工作,保證你礦機還能運營一段時間,比如說 S9 這樣礦機遇到合適的價格其實可以做套保操作

圓桌討論:礦池的新世界與新格局

討論一:獨立礦池生存寶典

  • 主持人:金色財經 VP 佟揚
  • BTC.com CEO 莊重
  • 螞蟻礦池聯合創始人田鑫
  • F2PooI 魚池 CMO 青青
  • ViaBTC & CoinEx CEO 楊海坡

佟揚:在豐水期話題之前有一個話題是減半,有很多人說這次減半是「歷史上最慘的一次減半」,對於這一觀點有什麼樣的看法?

莊重:其實今年可能大家感受最強的是 3.12 ,然後纔是減半。今年受全球整個經濟形勢影響,當然不是說比慘,我覺得整個礦業相對其他行業來說已經算是受衝擊比較小的行業,當然也是有很多影響,只是說相比其他行業小一些。

這次減半沒有之前很多人預期的牛市行情,特別是 3.12 那麼低的價格,導致很多礦工因爲借貸爆倉等等,所以也說明現在整個行業也不像過去那麼粗放獲利比較容易的階段,而現在行業競爭變得激烈。對於新的礦場投入和難度也比過去大了很多,這也是目前大家會覺得行情衝擊大的原因。隨着挖礦規模專業化,專業的礦工肯定會在之後過程當中更加有優勢,更加可以在市場當中存活下來。所以我覺得長期來說只要你現在還是能賺錢的,就不用太擔心未來的問題。

田鑫:我覺得從幾個詞來解釋一下,第一個可能現在越來越規模化,第二個越來越專業化,第三個是越來越精細化。入場成本和參與成本變得越來越高了。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佟揚:今年減半伴隨着無數的黑天鵝事件,確實非常慘痛。海波總怎麼考慮這個問題?

楊海波:比特幣在過去十多年過程當中一直處於整體的牛市趨勢上漲的行情中,減半確實有一定減少了市場的拋壓,帶來上漲的預期,但是我並不因爲減半是上漲的動力了,更多認爲其實減半跟行情是巧合。這一次我覺得減半真正的作用短時間很難看出來,當然對於減半行情來講大家看法都不一樣,我覺得對於減半來講要更週期來看影響力,但是整體來講對於礦池來講肯定是很一個很沉重的打擊了。

討論二:交易所礦池爭霸戰

  • 主持人:星球日報記者黃雪姣
  • OKEx 商務總監羅晨峯
  • 幣安礦池商務負責人吳迪
  • 火幣礦池運營總監李宇哲

黃雪姣:礦池的業務是不是到了低利潤飽和階段,以及礦池未來想象空間在哪裏?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李宇哲:火幣是一家互聯網公司,一直是拿互聯網思維在這個行業進行生存,同時也是一家金融服務商,對於手續費的持續下降的過程中,像傳統的礦池會對我們新入行礦池進行一種衝擊,手續費太低會使行業紅利喪失。但是我覺得這個是促進整個行業的發展,因爲降低了手續費讓礦工獲利,是讓新進場的資本沒有被類似於抽水,減少了他的成本就加快他的投資回報率收益。希望可以在礦工的幣理財或者說套保等一切金融衍生品上,把我們降低的手續費收回來,然後讓礦工收益更穩定,同時也讓礦工受益,獲得更大資產的回報。

吳迪:任何一個行業從初期的時候一定是很貴的,但是隨着行業發展,行業會不斷把手續費率降低,讓這個行業達到更爲均衡的標準,所以隨着均衡過程行業規模才能擴大。也希望讓更多用戶使用這項服務,而不是被高昂的費率嚇在門外了,當這種用戶進來的時候我們是綜合性的服務。

羅晨峯:現在對於礦池這個賽道競爭確實也比較大,然後有新入行的,也有被大浪淘沙被洗出局的,就說明礦池這個業務是有活力,至少是大家看好的,不要一味打價格戰,手續費對於很多礦工來說不太看重,可能更看重的是服務,更應該優化自己的產品,更應該去摸索礦池這個業務線條的邊境。

圓桌討論:礦機礦場精細化運營新時代

  • 主持人: CoinTelegraph 中文 CBDO Tracy
  • 神馬礦機銷售總監張文成
  • 嘉盛數據總經理李哲楠
  • 無極鏈科技聯合創始人周毅
  • 精一信息合夥人王慶斌

Tracy:我們聊一下礦場和礦機的精細化運營。其實精細化這個概念很早就提出來了,但是現階段會被賦於新的意義,四位嘉賓輪流回答一下在過去四年當中您所在行業發生了哪些變化,這次減半又是如何推動礦業精細化進程的?

世礦會成都站首日|比特幣礦業先驅共同探討行業轉變機遇

張文成:我主要談礦機的變化。過去 4 年大家明顯感受到礦機廠家的明顯變化,最開始可以說是一家獨大的,到後面就演變成多家爭鳴的狀態,隨着時間的推移到現在慢慢會演進成頭部效應。

李哲楠:從礦場方面來說,18 年下礦場的時候,絕大多數礦場相對來說比較簡陋,因爲大家都追求有一個比較快速的回本,就相對來說粗糙一點,到 19 年開始風向標有一點轉變,特別是在新疆的包括內蒙的一些大型礦場已經有鋼筋水泥,從礦場管理包括運營角度,礦場這一塊也開始走向了標準和流程化

礦池在 18 年還相對比較友好,大約 2.5 費率、4 的費率,收的比較高,但是對於礦工來講比較慘一點是今年交易所大面積把費率降下去了。費率被打得很低了,礦池只能推出額外的增值服務,大的方面整個生態已經在朝着標準和流程化方向在進行。

周毅:實際上礦場的合規性還是存在一定問題。2019 年下半年到今年是礦業發展的拐點,大家都知道四川省各個地方政府也頒佈了一些政策,它一定程度上是默許了利用比特幣挖礦去解決水氣消納問題,同時解決了用電安全,規範的管理,稅收等等問題。

總之在過去 4 年我覺得整個行業在逐步規範化,區塊鏈的發展造就了礦業的繁榮,當然礦業的繁榮也讓更多大衆去知道區塊鏈。這是我這 4 年我看到的變化的。

Tracy:想問一下精一信息王總,剛纔有了解到「礦管管」屬於第三方託管平臺,想問一下因爲第三方託管有存在信息部透明的問題,「礦管管」這在方面做了哪些方案,對於礦工和平臺有哪些幫助?

王慶斌:所謂透明性,老闆也好,礦工也好,隨時可以瞭解到自己的資產當前是什麼狀況,每一臺機器的狀況以及他所有這些加起來算力波動情況。如果是礦場的話,礦場的電的負荷情況,如果有水電還有溫度、溼度,也沒有辦法看,其實可以裝一些傳感器接入到平臺裏面去。

然後礦工如果在礦池這邊看到有 50 臺機器掉線了,需要具體查詢,所以要有一個東西去看,這就是我們去做的事情。在礦場把所有的機器的信息抓取過來,然後這個信息從礦機抓到網上來,根據這些信息做決策,做一些管理性想法,採取一些措施落實下去。這個落實下去也要通過系統去做,所以一個好的精細化管理平臺是閉環的,也就是說信息要上來,還要通過平臺把管理措施落實下去,不然你只是信息上來,然後要去做的時候沒有辦法,沒有手段,這個其實也做不到精細化。

來源鏈接:play.yunxi.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