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X 融資 9 億美元解讀:出圈,從交易所向金融巨頭邁進

7 月 21 日,加密交易平臺 FTX 宣佈完成 9 億美元 B 輪融資,包括紅杉資本、軟銀、Ribbit Capital、保羅·都鐸·瓊斯家族辦公室、Coinbase Ventures、Paradigm 等超 60 家投資方參與投資,投後估值高達 180 億美元,創業內最大融資記錄。

另據福布斯對趙長鵬的採訪,幣安已不再持有 FTX 股份。

2019 年 5 月正式成立,FTX 用了 2 年多時間完成了從 0 到 180 億美元的飛躍,融資 9 億美元后,FTX 下一步走向何方?爲何幣安不再持有 FTX 股份?

一切爲了破圈

加密貨幣世界很小,金融世界很大。

當有着麻省理工和華爾街背景的 Sam Bankman-Fried (SBF)踏足交易所領域,或許就意味着華爾街精英對傳統幣圈降維打擊的開始。

2019 年,衆多加密貨幣交易所還在爲上什麼山寨幣 / 模式幣而內卷,FTX 從一開始選擇了不一樣的道路,依靠產品創新驅動市場。

錨定一攬子代幣的指數合約(山寨幣指數、神龍(中國項目)指數等)、特斯拉等股票代幣、槓桿代幣、指數代幣、美國大選等預測類產品……讓 FTX 擺脫了高度同質化的競爭賽道,走上了依靠衍生品出圈的道路。

此外,在營銷宣傳上,FTX 積極贊助冠名了 NBA 邁阿密熱火隊球館、LOL 戰隊 TSM、美國職棒大聯盟 (MLB),不斷開拓加密貨幣的邊界,嘗試擁抱更廣泛的投資者。

FTX 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爲了更廣泛的出圈,邁入更大的市場,此次融資也不例外。

在接受彭博社和福布斯採訪時,SBF 明確了此次融資的兩個用途:

(1)找到幫助 FTX 發展的戰略盟友,與投資者建立合作伙伴關係;

(2)有更多的併購資本,可能是非加密貨幣公司、交易商店、NFT 平臺……收購可能是私人市場交易,公司在估值範圍內相當靈活,潛在目標在 500 萬到 10 億美元之間。

可以預見,此後一段時間 FTX 將成爲加密貨幣的大買家,2020 年,FTX 以 1.5 億美元收購了加密貨幣投資組合管理應用 Blockfolio。

未來的 FTX 不單單只是加密貨幣交易所,而是以交易所爲基礎業務的金融集團,這一點類似於 Coinbase。

當衆多股權投資者湧入,如何退出成爲一個現實考量的問題,FTX 上市將成爲一個可期待的選項。

7 月,在接受 The Information 採訪時,SBF 表示會考慮讓 FTX 上市,並且傾向於直接上市。此外,SBF 還透露了一個重要的數據信息,“我們是全球第三大平臺,每天的交易額達到 100 億美元,去年我們的交易量增長了 30 倍左右。”

伴隨着 FTX 的快速崛起,頭部交易所格局已然開始洗牌。

幣安退出 FTX 股權投資

伴隨着 FTX 融資消息一起發酵的還有,幣安已經從 FTX 股權投資中完全退出。

根據福布斯報道,幣安創始人趙長鵬(CZ)表示,該公司最近放棄了在 FTX 的股權。

“我們看到了他們的巨大增長,對此我們感到非常滿意,但我們已經完全退出了。” CZ 將撤資解釋正常投資週期的一部分,並表示“我們仍然是朋友,但我們不再有任何股權關係。”

2019 年 12 月,幣安曾對 FTX 進行過一筆金額未公開的戰略投資。

爲何幣安退出了 FTX 的投資?

在 FTX 這一輪的投資者名單中,我們發現了幣安曾經的“敵人”紅杉資本的身影。

2017 年,紅杉資本因幣安 A 輪融資中的“排他性條款(Exclusive Clause)”在香港起訴幣安,2018 年 4 月被香港高等法院駁回,隨後幣安創始人趙長鵬起訴紅杉資本損害其名譽。

從此之後,紅杉資本與幣安也成爲敵人,趙長鵬曾在社交媒體表示,要求在幣安上線的項目披露其與紅杉的關聯,言下之意要封殺紅杉資本投資的項目。

當 FTX 拿到紅杉資本的投資,或許註定要與幣安“分手”,或者當 FTX 與幣安“分手”後,纔拿到紅杉資本的投資。

FTX 牽手紅杉資本,大概率由 Paradigm 聯合創始人 Matt Huang 搭橋引薦,他曾是紅杉資本合夥人,同時 Paradigm 也是 FTX 的投資人,並在這輪投資中充當了 FA 的角色。

FTX 紅杉資本 \Paradigm 這又將構築起一個新的同盟。

“世界需要一個與監管機構合作的高質量的全球加密貨幣交易所,”紅杉資本合夥人 Alfred Lin 接受採訪時給予了 FTX 高度評價,“FTX 就是那個交易所,有潛力成爲所有類型資產的領先金融交易所。”

其次,FTX 與幣安雖然此前有股權投資上的往來,但用 SBF 的話來講,總體上是競爭與合作的關係,既有業務上的合作,也有矛盾與衝突。

2020 年 3 月,幣安下架了 FTX 的槓桿代幣,公告給出的原因是發現用戶不理解 FTX 槓桿代幣的運營機制,聽取社羣意見後爲了保護用戶不得已下架。

這讓 SBF 一度非常被動與尷尬,不得不快速在 FTX 上線以 USDT 計價的槓桿代幣交易對。

5 月 12 日,幣安上架了自己的槓桿代幣,強調幣安的槓桿代幣降低了風險係數和費率,從而更符合加密資產市場的需求,更加安全。

爲表達態度,SBF 點讚了一條推特,如果幣安在下架 FTX 的槓桿代幣後要推出這類帶有欺詐的雙向期權那會蠻好笑的。

2021 年 4 月,在幣安推出股權代幣後,SBF 也在推特發聲。

“幣安也有股權代幣了,FTX 的股權代幣玩完了。幣安只有一項股權代幣產品 , 一個禮拜僅開放交易 33 個小時 , 沒有期貨、用戶無法透過 CM-Equity 贖回標的股票。”

最後,SBF 使用了一個高情商的表達:“這只是幣安的測試版本,且只有透過同業競爭、挑戰,才能使加密產業更加進步。”

不過,即使幣安退出了 FTX 的股權投資,幣安還持有 FTX 代幣(FTT),連接依然存在,競爭與合作依然是常態。

目前,無論是現貨還是合約交易量,幣安都牢據第一的位置,更多的煩惱來自於監管層面,而 FTX 在現貨交易方面存在短板,尚須補足。

從細節看 FTX

SBF 如今已經成爲加密貨幣行業的一面旗幟。

2017 年末,創立 Alameda Research;2019 年,創立 FTX;2020 年,發展 Solana 生態……短短 5 年時間,SBF 躋身加密貨幣首富行列,2 年多讓 FTX 市值高達 180 億美元,業務版圖覆蓋一級市場投資、二級市場交易、基金 LP、交易所、公鏈、挖礦套利、OTC……從而構建起一個龐大的 SBF 生態帝國。

SBF 如何快速崛起,挖塌 DeFi 項目,控盤 Sonala 一直是行業內津津樂道的話題,並且有諸多小道消息在流傳,其他交易所也在內部研究探討,但拋開戰略層面的宏大敘事,從小人物視角,或許也能窺見 FTX 的成長之道。

一名行業從業者 Erci 在得知 FTX 融資 9 億美元的消息後,回憶起了他與 FTX 之間的小事:

1/ 我們的一家投資組合公司正在與多家交易所進行上幣談判,所有這些交易所都在說技術整合需要 4-5 個月,並要求支付上幣費用,我向 sam 提及此事,四天之後,代幣就上線交易了。

2/ 我注意到用戶 FTX 的 UI 界面有一個奇怪但不嚴重的錯誤,在電報中提到了這個問題,第二天他們的工程主管就把這個問題解決了。

3/ 我抱怨說,賬戶餘額沒有顯示逗號,使其難以閱讀。他們說:" 哦,如果你有大量的餘額,就會有逗號。

4/ 我認識的一個人,差一點就被“史詩級清算”,他能和 FTX 的 OTC 達成交易,沒有被清算。(和我一直以來的印象一樣,FTX 其實很關心客戶的。)

另外一個從業者 russmonk 認爲歸根結底是因爲 FTX 有出色的領導者和團隊,“從來沒有見過像 sam 這樣在推特上爲一些小賬戶提供用戶支持的大佬。”

前 MakerDAO 韓國 BD 負責人 DooWanNam 表示,“FTX 是我到目前爲止最喜歡的 CEX,特別喜歡他們靈活的訂單系統,可以在不取消之前的訂單的情況再下訂單,唯一的缺點是某些交易對的流動性很差,如果你主要是交易主流幣和 DeFi 幣,是完全沒問題的。”

拋開 FTX 在各家媒體投放的“SBF 利他主義”等營銷廣告不談,SBF 在行業內的確稱得上是“天才與勤奮”的代表,融資消息曝光後,關於 SBF 直接在辦公室地上睡覺的圖片瘋傳。

SBF 在該圖片下回複稱,“有趣的事實,箱子頂部的花生醬和果凍絕對令人作嘔,它們已經過期了”,拼命程度可見一斑,不過“副作用”就是,SBF 的肚子和他的財富增長速度呈正比。

FTX 融資 9 億美元解讀:出圈,從交易所向金融巨頭邁進

就人設的打造而言,如今的 SBF 已經成爲加密貨幣美國夢的代表,也激烈着更多名校以及金融行業精英參與到這個行業的建設中來。

想起一件往事,2019 年,SBF 曾來中國拜訪一位行業大佬,卻被拒之門外,如今看來,有些唏噓。

讓人想起了中國那句老話,朝爲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你永遠不知道一個陌生的年輕人未來究竟有多麼大的能量,這或許也是這個行業的魅力所在。

*深潮 TechFLow 提示各位投資者防範追高風險,本文所提觀點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 END -

© Copyright TechFlow

版權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請給我們留言,獲取內容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