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後浪推前浪,去中心化存儲賽道的聚光燈這次照到了 Swarm 身上。

撰文:Luff

如果問,浩浩蕩蕩的加密市場對未曾參與的外界人士而言,感觸最深的是什麼?答案可能是,顯卡、硬盤甚至高端遊戲本洛陽紙貴。這些互聯網時代普通人必備的電腦硬件在過去一年都經歷過暴漲,最高時甚至價格翻倍。

顯卡被大量投入以太坊挖礦,這在往年也曾發生,不過硬盤挖礦熱卻是頭一回。這不,在 Filecoin 和 Chia 之後,又一個分佈式存儲項目 Swarm 也迎來上線時刻。 Swarm 基金會此前宣佈,將在 6 月 13 日軟啓動 Bee 主網,並於 6 月 15 在 ColinList 開啓代幣公募。

Swarm 因「以太坊基金會項目」的標籤而被社區熟知(注:Swarm 目前已從以太坊基金會剝離,成爲獨立項目)。它雖出身名門,卻顯得格外低調,直到今年初宣佈空投計劃,才逐漸引起廣泛關注。

Filecoin 之後,以太坊「親生」存儲項目 Swarm 有何值得期待?

Swarm 是什麼?

Swarm 官網 是這樣介紹的,「Swarm 是一個用於主權數字社會的去中心化存儲和通訊系統」。

Swarm 是一個由點對點網絡節點組成的系統,可創建分散的存儲和通信服務。由於通過以太坊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執行的內置激勵系統,該系統在經濟上可實現自我運轉。

拋開繁瑣的定義,從字面理解。Swarm 直譯過來是「蜂羣」的意思。Swarm 對「蜂羣」可謂情有獨鍾,其最新客戶端被命名爲 Bee,代幣符號 BZZ 也模擬蜜蜂飛行時的聲音。

比特幣創始人中本聰曾於 2011 年在 bitcintalk 論壇 提到 過,「維基解密踢了馬蜂窩,蜂羣在向我們湧來。」蜂羣代表了分佈式和協作的內核,寓意着 Swarm 是一個去中心化系統,通過機制設計引導生態內的參與者相互協作,共同維護生態穩定和發展。

出身名門: Vitalik Buterin 和 Gavin Wood 提出

社區津津樂道的是 Swarm 的出身。Swarm 的構想誕生於 Vitalik Buterin 和 Gavin Wood 早期關於以太坊的探討。Vitalik Buterin 曾 撰文 回憶過以太坊史前史,他提到:

Gavin 的貢獻很大程度上歸功於其視野上的微妙變化,一開始基於區塊鏈的合約 (根據預設規則持有數字資產和轉移資產) 將以太坊視爲構建可編程貨幣的平臺,然後發展到通用計算平臺。 這一切始於重點和術語上的微妙變化,後來隨着對 「Web 3」 日益重視,這種影響變得更加強大,後者將以太坊視爲一整套去中心化技術的一部分,另外兩個是 Whisper 和 Swarm。

Filecoin 之後,以太坊「親生」存儲項目 Swarm 有何值得期待?三位一體架構中,以太坊 、Whisper 和 Swarm 間關係

在最初的構想中,以太坊是三位一體的。世界計算機由計算、存儲和通訊三個部分組成。以太坊承擔計算的角色,Whisper 和 Swarm 分別提供存儲和通訊功能。而在 Swarm 最新的介紹中,Swarm 同時把存儲和通訊納入其中。

Swarm 從 2015 年立項,最早由以太坊基金會提供資助,後來剝離出來成爲獨立機構。Swarm 在今年 2 月完成 600 萬美元融資,投資機構包含 KR1、HashKey、NGC Ventures 等。其在融資公告中披露核心團隊有 32 人,分爲 8 個小組:Leet Squad、Bee 團隊、Bee-JS 團隊、Comms、HR、DevOps、Ops 和 Knowledge Management。

Swarm 如何運作?

以太坊上昂貴的計算資源註定它無法用來大規模存儲數據,但存儲又是去中心化應用走向大衆的必不可缺的要素。作爲以太坊生態原始成員之一,Swarm 的主要目的是爲生態內 DApp 代碼、用戶數據和鏈上數據提供去中心化存儲服務。

在 Swarm 被提出的早期,IPFS 還沒有問世,Bittorrent 是當時互聯網上最流行的分佈式文件存儲協議。但是,Bittorrent 存在明顯的問題是缺乏激勵機制,用戶無償共享文件的動力不足。如何設計一個系統來實現穩定持久的、去中心化的數據存儲和交換?區塊鏈剛好提供了激勵思路,Swarm 選擇通過智能合約來實現激勵機制。

Swarm 激勵系統圍繞 Swap (交換)、Swear (保證)、和 Swindle (欺詐)三個重要合約組件建立而成,其運行機制如下 :

Filecoin 之後,以太坊「親生」存儲項目 Swarm 有何值得期待?

  • Swap:交換合約記錄帶寬使用情況,爲提供內容服務的節點給予補償,促進受歡迎的內容被更廣泛的傳播和被更快速獲取。
  • Swear:保證合約處理長期存儲,在允許節點出售他們存儲空間的同時,也允許用戶在 Swarm 上長期可靠地存儲數據。
  • Swindle:欺詐合約由一個解決糾紛的訴訟引擎構成,它是系統中狀態裁決的候選者。

通過三個關鍵的智能合約,Swarm 提供了一種跟蹤責任的方案,存儲者對特定內容負責,而 Swarm 則利用智能合約來處理節點的按金支付,並且保留強制性措施作爲對欺詐行爲的威懾。從邏輯上講,Swarm 提供了生態用戶自由交換數據價值的基本條件。

代幣經濟

Swarm 的原生代幣符號爲 BZZ,BZZ 是功能性代幣,同時也用於帶寬和存儲獎勵。BZZ 的初始發行量是 6250 萬(注意:不一定是最後的代幣總量)。

Filecoin 之後,以太坊「親生」存儲項目 Swarm 有何值得期待?

初始代幣分配方案如下:

  • 早期代幣銷售和公募 : 50%
  • 團隊 : 20%
  • 基金會 : 7%
  • 生態資助 : 20%

Swarm 公佈的關於經濟模型的信息較少,BZZ 在生態系統內具體的應用方式,以及主網上線後的挖礦規則目前尚不清晰。

測試網空投

Swarm 在今年 2 月推出的測試網空投計劃,將對參與測試網的 Bee 節點空投 100 萬枚 BZZ 代幣,以獎勵早期使用者和對網絡進行壓力測試。鑑於 Filecoin 和 Chia 在上線初期的財富效應,同樣被寄予厚望的 Swarm 吸引了大批社區用戶參與,目前測試節點已超過 24 萬個。

Swarm 表示,在測試結束前,網絡會確定 35 個受信任的節點作爲「蜂后節點」(qBZZ 節點),與這 35 個蜂后節點交換過帶寬的節點能獲得空投資格。空投送出的 BZZ 代幣正好是 100 萬枚,最終單個節點分配數量根據該節點 qBZZ 支票價值決定。

CoinList 代幣銷售

在年初完成一輪私募融資後,Swarm 很快又推行了代幣公募銷售。 Swarm 公募將於北京時間 6 月 15 日 1:00 在 CoinList 上開啓。公募將提供兩種方式,價格均爲 1.92 美元,代幣均將於 2021 年 8 月 2 日左右解鎖。

第一種方式在北京時間 2021 年 6 月 15 日 1:00 至 2021 年 6 月 15 日 12:59 進行,用戶最少購買 100 美元,最高 500 美元;第二種方式在北京時間 2021 年 6 月 16 日 1:00 至 2021 年 6 月 17 日 12:59 進行,用戶最少最小購買 100 美元,最高 1 萬美元。當第一種方式銷售的代幣有剩餘時,將開啓第二種銷售方式。

前景光明,但也存在明顯問題

作爲以太坊的「親兒子」,Swarm 不僅獲得了明星團隊的支持和品牌效應,更重要的是其與以太坊生態融合的得天獨厚的優勢。依託以太坊強大的網絡效應,Swarm 如果成功吸引以太坊生態內 DApp 使用它的去中心化存儲服務,其發展前景不難想象。

同時,Swarm 對其生態建設也頗爲重視,在 2020 年就發起了生態項目資助計劃,目前資助的項目達 26 個。

但是,Swarm 也存在一些明顯的問題。包括工程進展緩慢和經濟模型不清晰。

Swarm 在 2015 年推出,最初幾年一直悄無聲息,直到去年 6 月開始,才展開一系列動作,發佈白皮書「The Book of Swarm」並啓動網絡。根據項目發展路線,Swarm 在 2015 年至 2020 年,一直處於研究階段,不免讓人懷疑項目的真實資歷和工程推進能力。相比之下,Filecoin 從 2017 年開始到去年上線,工程動作上要迅速很多,而且從機制設計上看,Filecoin 的複雜度要高於 Swarm。

經濟模型不清晰也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從 Swarm 白皮書以及公開信息中,尚未發現 BZZ 在網絡中的清晰定位,BZZ 代幣的價值該如何捕獲?此外,挖礦機制也尚未公佈,在代幣分配方案中也並不包含挖礦部分,這或許意味着,網絡會通過增發來激勵礦工。經濟模型對項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 Swarm 在臨近上線前仍未公佈相關具體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