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 反射債券通過市場反饋機制調整抵押資產贖回價格,從而減輕抵押資產波動性。

原文標題:《簡單讀懂 RAI:反射債券如何洗掉 ETH 的波動性?》
撰文:藍狐筆記

藍狐筆記發現,DeFi 開始進入裂變期,全世界不同的項目團隊在實踐中形成的經驗相互啓發,2020 年的創造速度明顯快於 2019 年。目前爲止,以太坊正在創造一個遠比比特幣和其他任何區塊鏈都要豐富的生態。藍狐筆記在接下來的時間裏會陸續介紹這方面進展。

其中一個最新的發展是關於「反射債券」,當人們聽到「反射債券」,會比較難理解。

首先什麼是債券?它是一種憑證,是債權的證明書。債券包括髮行人和購買人,發行人就是債務人,購買人就是債權人。發行人一般有政府、金融機構和企業,發行人依託於信用或資產。債券可以在市場上進行交易,也就是形成了債券市場。不過債券是虛擬資產,它只是真實資產的證明書,債券的流動不代表其背後資本的流動。

什麼是「反射債券」,英文爲 reflex bond,reflexivity 是反身性。金融市場有個著名的理論是反身性理論,它由 William Thomas 在上個世紀 20 年代提出,由索羅斯付諸實踐併發揚光大。反身性理論認爲,金融市場的資產價格會受到參與者認知的影響,而參與者的認知都有自我偏見,這些認識反過來會影響市場的上漲或下跌,讓其得到加強。而本文說的反射債券是通過市場的反饋機制可以減輕抵押資產波動性的債券。

什麼是反射債券 RAI?

爲了理解反射債券 RAI,可以拿穩定幣來類比說明。DAI 是通過各種抵押品(如 ETH、wbtc)發行的穩定幣,USDT 是通過 USD 抵押發行的穩定幣,本質上 DAI 和 USDT 都是贖回其抵押品的憑證。

DAI 和 USDT 有其贖回價格和市場價格,比如 USDT 的贖回價格固定爲 1 美元,市場價格則是可變的價格。贖回價格是系統確定的債務單位價格,它跟市場價格不同。因此產生了套利機會。當市場價格高於贖回價格,人們傾向於生成更多的 USDT,當市場價格低於贖回價格,人們會用 USDT 贖回 USD。

反射債券 RAI 類似於 DAI,它也是靠抵押資產生成,當前主要是 ETH,也有贖回價格和市場價格。但這裏最主要的不同是,其贖回價格是可變的。這種設計的目的在於通過市場的力量來促成變化,從實現降低抵押品的波動性。市場的力量主要來自於市場價格和贖回價格之間的套利機會。

反射債券的贖回價格不固定,它通過反饋機制的調整,可以逐漸地跟隨抵押品,也就是其贖回價格跟隨時間發生變化,且具有反身性,可以不持有全部 ETH 但獲得相應敞口。由於這裏引入了反饋機制,存在套利行爲的操作,這種反饋機制緩衝了抵押品如 ETH 的波動性。

那麼,降低抵押品的波動性有什麼好處?就像文章標題中說的,可以洗掉 ETH 的波動性。那麼,洗掉諸如 ETH 這種加密資產波動性有什麼好處?首先可以作爲應對市場急劇變化的緩衝,由於反射債券的本質是降低抵押品的波動性,因此反射債券可以爲其他協議(Maker、Synthetix、UMA 等)提供更低的加密市場風險敞口,可以在市場極端波動時,爲用戶爭取到更多的時間來退出其頭寸,不至於被快速清算。

其次,對於風險偏好相對較低的投資者來說,可以通過反射債券來減輕 ETH 等波動資產的風險敞口,這可能更適合於傳統機構的口味。此外,持有一定的反射債券,可以對衝部分市場的下跌風險。

RAI Protocol 本身是一種協議,而 RAI 是其計劃推出第一個反射債券。那麼,RAI 是如何洗掉 ETH 等抵押資產的波動性?如何來幫助其他合成資產發展,如何成爲構建 DeFi 的重要組件?

RAI 反射債券的設計與控制論

RAI 反射債券理論基礎源於控制論。控制論是諾伯特·維納的思想,它主要研究在不斷變化的環境下,動態系統如何保持平衡和穩定。它在汽車、機器人、工業處理等多個方面都有應用。它涉及到參考設置點、控制者、輸出、偏差、輸入等。比特幣的難度調整也是一種控制論的具體化呈現。

控制系統通過算法嵌入到整個業務的流程,它通過輸入來控制,並基於輸出和設置點進行調整。當前常用的算法控制器類型之一是 PID 控制器,它的輸出通過三個部分來決定:Proportional Term+Integral Term+Derivative Term,也就是比例項+積分項+導數項,分別涉及偏離幅度、偏離時長以及偏離速度。PID 控制器要考慮偏離幅度、持續時間以及速度,通過機制設計實現其系統平穩運行的管理。

其中 RAI 反射債券也是基於控制論的思想,它的贖回價格由 PID 來進行調整。

RAI 反射債券的贖回率反饋機制

RAI 參考了 MCD 代碼,並進行一些改變,其中包括增加自動化的利率設置器、預言機中位數處理器、最小化治理設置等,核心包括贖回率和治理的改進。

RAI 的贖回率是基於控制論的思想進行設計的可變利率。通過它來實現對反射債券贖回價格和市場價格的調整,從而影響人們的經濟行爲,並進而維持 RAI 債券系統的相對平穩。由於它是基於控制論的思想,它減少了人爲的參與,更多是從自動化調整的角度去設計。

這裏的核心在於設計出適當的贖回率,防止市場價格和贖回價格出現過大的偏差。具體來說,如果債券 RAI 的市場價格高於其贖回價格,RAI 的機制會計算負利率,它開始降低贖回價格,導致系統的債務變得便宜。

假設其債券價格爲 100 美元,贖回價格爲 100 美元,兩者不存在偏離。不過如果債券需求增加,債券價格上漲,比如漲至 110 美元,而贖回價格只有 90 美元,兩者存在較大偏離,贖回價格率下降,是負數。隨着贖回價格繼續下降,價格偏離越來越大,也就是債務變得越來越便宜。此種情況下,人們傾向於不持有債券;而對於生成債券的 CDP 持有人來說,他們更願意生成更多債券,然後在市場賣出。

如果其債券市場價格爲 90 美元,贖回價格爲 100 美元。贖回率變成正,債務變得越來越貴。CDP 的抵押率開始下降,CDP 的創建人也願意償還債務。而對於普通的債券持有人來說,它們會買入債券,期待債券的升值。

這裏重要的一點是計算出贖回率,根據其白皮書的設計,RAI 協議使用如下的算法:

  1. 反射債券確定初始贖回價格「rand」,可以是任意價格。
  2. 當債券的市場價格從「rang」上升到「rang」+x 時,協議的反饋機制讀取到新的市場價格,它計算比例項 p,結果爲-1*((「rang」+x)/「rang」)。比例項爲負,可以減少贖回價格,重新定價債券,變得更便宜。
  3. 完成比例項 p 的計算之後,接下來是要確定積分項,它會從最後一個偏離間隔秒中加上所有過去的偏離來確定積分項 i。
  4. 該機制將總和比例項和積分項,並計算每秒贖回率 r,它會逐漸降低贖回價格。因爲 CDP 生成者意識到他們可以產生更多債務,他們將涌入市場,產生更多債券。
  5. 在經過 n 秒後,機制觀察到市場價格和贖回價格的偏離很小。這個時候,算法設置 r 爲 0,並保持設定的贖回價格。

爲了實現反射債券系統的正常運行,需要調節算法控制器的參數,參數設置不當會導致難以維持足夠的穩定性。PID 也用一些劇烈變化來觀察系統反應,會使用計算機模型進行模擬。

全局清算機制

跟 Maker 類似,RAI 協議也有全局清算機制。全局清算是系統的最後應對機制,可保證反射債券持有人的債券可償付,債券持有人和 CDP 的生成者可以根據最新贖回價格兌換系統的抵押品。全局清算分爲是三個階段,首先是觸發清算,用戶無法再創建 CDP,凍結且記錄抵押品的喂價價格和贖回價格;處理未償付的拍賣;最後是每個反射債券持有人和 CDP 生產者可以基於最後記錄的贖回價格索回相應的抵押品。

治理最小化

RAI 協議的治理最小化是它跟 Maker 的主要區別之一。它試圖通過自動化的機制來影響債券的價格,通過智能合約限制代幣持有人對系統的影響力。其中的大多數參數不可變,內部的智能合約機制也不可升級。如果治理代幣的持有人同意,可以部署新系統。這種模式限制了人們對現有系統的影響能力,增加其相對穩定性。

不過即便如此,也無法做到完全無治理。RAI 也有治理模塊,可以實現對少數參數的改變。爲了確保治理的正確,它會採用時間和行爲限定,還有治理冰川期的措施。時間限定是確保有時間的緩衝,確保治理不會被錯誤使用,行爲限定主要是治理參數調整都有限制範圍,比如參數值大小不是無限制調整。治理冰川期通過在一定時期內凍結來確保系統的安全。

治理涉及的主要內容包括新增抵押品類型、外部預言機的升級迭代、利率設置的調節、系統版本的遷移等。

預言機的方案

預言機根據具體情況,會採用治理爲主的預言機或預言機網絡的中位數器方案。治理爲主的預言機就是說,治理代幣的持有人或發佈協議的團隊跟聚合多個鏈下價格流信息的團隊合作,取其所有價格的中位數,然後將其提交成爲單個交易到智能合約。這種方式在升級和改變預言機方面更靈活,但在無須信任方面存在不足。

還有就是採用預言機網絡的中位數器方法。它是可以讀取多個來源價格的智能合約,然後對價格數據流進行中位數化。合約需要持續跟蹤其白名單中的預言機網絡,請求價格數據,同時也需要支付特定的代幣作爲費用。

CDP 創建和清算

跟 Maker 機制類似,用戶爲了生成債券,需要存入抵押品,基於 CDP 的借貸率,用戶可以指定其想要生成債券數量,當償還最初的債務和累計的利息,CDP 的創建者可以取回抵押品。如果 CDP 的抵押品率低於特定值,它會被系統清算,系統沒收抵押品,並將其拍賣。

RAI 協議的風險

當然,RAI 作爲新生事物,跟其他 DeFi 協議一樣,也有各種未知風險。例如智能合約 bug 風險,預言機錯誤風險、抵押品的黑天鵝風險、利率參數設置失當風險、缺乏足夠流動性的風險等。其中最大風險就是智能合約的 bug 風險,有可能導致用戶的抵押品被提取。這一點的解決方案,只能是更嚴格的代碼審覈以及充分測試。

結語

從 RAI 的白皮書和其他相關資料看,其披露的信息只是大概的框架,要真正瞭解 RAI 的具體全貌,需要等待其網絡的推出。RAI 的想法還有待於實踐驗證,不過,這樣的實踐對於 DeFi 行業的發展是正向的。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