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卡聯合創始人 Gavin Wood 談區塊鏈的技術創新、波卡及 Kusama 的發展理念。

原文標題:《Gavin Wood 作客 Real Vision — POLKADOT: 反對單鏈壟斷的賭注》
受訪者:Gavin Wood ,波卡聯合創始人

Gavin Wood,Polkadot 聯合創始人及 Ethereum 聯合創始人兼首席技術官,與 Real Vision 副編輯 Sebastian Moonjava 一起討論 Polkadot、Kusama 和不斷髮展的加密領域。Wood 解釋說,創建 Polkadot 是爲了加快區塊鏈領域的創新,減少啓動、保護新區塊鏈並與其它區塊鏈連接所需的工作量。他將 Polkadot 描述爲一種 0 層技術、一種元協議,這比比特幣和 Ethereum 更加抽象和靈活。Wood 還談到了 Kusama,它使用了與 Polkadot 相同的技術,但卻有着完全不同的開發理念。Kusama 是一個迭代速度更快、更具實驗性的鏈,它的角色就像是一個「金絲雀網絡」——一個真正有價值、有活力的鏈,允許技術快速發展。他將 Polkadot 描述爲區塊鏈技術的一次革命,而不僅僅是一次進化。

Polkadot 讓人們更容易構建、保護和連接區塊鏈,從而加快了區塊鏈技術的創新。Kusama 是一個更具實驗性、迭代速度更快的區塊鏈,它使用了與 Polkadot 類似的技術。Wood 相信 Polkadot 是一個反對最大化的賭注,因爲他並沒有規定存在一個「最好的」區塊鏈或是爲一個鏈制定規則,但是不同的用例需要不同的類型,而 Polkadot 使這成爲了可能。

Gavin Wood:波卡是一個反對單鏈壟斷的賭注

SEBASTIAN MOONJAVA:大家好,Real Vision 的觀衆。我是 Sebastian Moonjava。今天,我有一位非常特別的嘉賓,Gavin Wood。他是 Parity、Polkadot、Web3 基金會和 Ethereum 的創始人。真高興你能來,Gavin,近來如何?

GAVIN WOOD:嗨,Sebastian。我過得很好。謝謝。

SEBASTIAN MOONJAVA:讓我們先介紹一下您的背景,首先介紹一下加密技術,然後再介紹一下您在 Ethereum 的經驗。

GAVIN WOOD:當然,你想讓我開始嗎?

SEBASTIAN MOONJAVA:是的。跟我們聊聊你自己,你的背景,以及你在這個領域是如何開始的。

GAVIN WOOD:好的。嗯,說來話長。我去上了大學。我讀的是計算機科學的博士學位,但我對博弈論、社會科學、政治科學都很感興趣。一般來說,這是酒吧裏的話題,但卻很有深度。早在 2011 年,我就注意到了一個叫比特幣的東西,但直到 2013 年,我才真正深入研究了一下它。大約在同一時間,我和一個老朋友一起創辦了一家公司,爲律師們開發軟件,幫助他們起草合同,愚蠢的合同,書面合同。

在 2013 年年底,我經常和倫敦比特幣社區的一些人交談。我遇到的其中一個人是 Vitalik,他剛剛完成了 Ethereum 最初的白皮書。我那時在找一份兼職工作,所以我說,好的,我幫你編寫。Ethereum 在 2014 年和 2015 年取得了很大的發展。我是 Ethereum 基金會(Ethereum Foundation)第一人首席技術官(CTO),那時基本上是由我來確保項目真正發佈,而這件事也確實在 2015 年年中合適地完成了。

SEBASTIAN MOONJAVA:主力。

GAVIN WOOD:主力。對,就是這樣,到處跑。我在 2015 年底離開了 Ethereum 基金會,去做當時被稱爲 Ethcore 的 Ethereum 生態系統內的一傢俬人公司。當我們擴展到 Ethereum 以外的領域時,它最終成爲了 Parity。我們做了自己的比特幣客戶端,隨後在 2016 年,我爲 Polkadot 提出了這個想法,這也是我現在仍然在做的項目,而 Parity 現在則已經完全落後了。這個想法基本上是鏈的鏈,區塊鏈的區塊鏈,協議的協議。它基本上是在堆棧的底層,看看我們是否可以抽象地概括我們之前用 Ethereum 和比特幣建立的東西。

SEBASTIAN MOONJAVA:Polkadot 的總體目標是什麼?這是爲了實現互操作性嗎?它解決的問題是什麼?

GAVIN WOOD:關於這個問題有很多角度。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因爲我們面對的是如此深奧的技術。如果你願意,我認爲對我來說,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是創新。我們正在快速解決創新的問題。而問題是,如果你想創新,你想架構一個新的區塊鏈,你想建立新的業務邏輯,你就必須做大量的工作,但同時獲得相對較少的回報。

Polkadot 所做的就是允許你在大量的工作上使用快捷的方式,它允許你在大量的工作上使用快捷的方式來架構你自己的區塊鏈。它還允許你在一些事情上使用快捷的方式,比如建立你自己的社區,它允許你在一些事情上使用快捷的方式,比如能夠利用其他區塊鏈中正在發生的各種比特。它通過連接,讓你可以連接到其它的鏈上。這也讓你可以避免建立自己的基礎,你自己的安全基礎。

區塊鏈,它非常重要。它們必須自己提供安全保障。衆所周知,比特幣有挖掘算法。我不知道,它消耗的能量相當於,我不知道,一些小國的能源,而目的僅僅是爲了保護它自己。當然,新的鏈往往不是工作量證明,它們往往是權益證明,所以它們並不會消耗太多的能源,但它們使用了大量的資本。大量的資本配置必須投入到這個權益證明中,這樣整個鏈就安全了,因爲是這些資本保證了它的安全。

問題是,你有很多不同的權益證明鏈,每個都做着各自的事情,然後資本必須在這些鏈之間分配以保護每個單獨的鏈,而不是集中在一起,用整個資本基礎來保護所有的鏈。這確實是 Polkadot 解決的關鍵問題之一,它允許相同的資本基礎來保護許多不同領域中特定的區塊鏈。

SEBASTIAN MOONJAVA:你能告訴我更多有關於他們是如何把這些組織安全聚集在一起的嗎?我經常聽到平行鏈這個詞,你能告訴我這種安全性有什麼不同嗎?它是如何從主要的 Substrate 獲得安全性的,而不是以 Ethereum 的工作方式?

GAVIN WOOD:本質上,這有兩種不同的情況。其中之一,你可以看成是,Polkadot 是一堆不同的區塊鏈,是一堆獨立的區塊鏈在做各自的事情。然後,每隔一段時間,每六秒,這些區塊鏈被允許互相發送消息。在一段時間裏有一個時間點,在這段時間裏他們可以互相交流。除此之外,他們在做各自的工作,有點像傳統的辦公室職員,他們花一個小時做各自的事情,填表格、寫備忘錄,所有其他的事情。在這一個小時快結束的時候,他們可能會進行一些交流,他們可能會開個會或者打個電話什麼的。

就好像這些區塊鏈,我們稱之爲平行鏈,它們離開做自己的工作 6 秒鐘,然後回來互相交談、交換消息,並追趕進度。那麼,他們是如何獲得安全保障的呢?他們共享安全嗎?好吧,這基本上歸結爲這一條鏈,中繼鏈,我們稱之爲 Polkadot 的心臟。這個鏈有一堆驗證人。這些驗證人,就像我之前說的,他們是綁定在一起的,所以他們有資本的支持。如果這些人行爲不端,這些資本就會流失,所以他們在某種意義上是值得信任的。

他們的這種信任並不只是爲了各自的利益。因爲如果他們行爲不端,他們就可能會損失很多錢。現在,這些傢伙分開了。當 Polkadot 完全、適當地擴展開,而它也真的在發展,可能在六個月的時間裏,將會有大約 1000 個這樣的傢伙。我們把它們分成 100 個小組,每組 10 個。在每一個小組,這 10 個驗證人中的每一個都會被隨機分配到這些鏈中的一個,這些平行鏈中的一個,我們預計大約會有 100 個。

它們檢查,確保平行鏈是可以正確運行的,沒有人試圖對平行鏈做任何不好的或惡意的事情。基本上,他們確保系統可以保持其完整性。每 6 秒交換一次。這意味着,即使你向這些羣體中的一個妥協,也很難持續很長時間,基本上不可能運行很多的區塊,比如 6 個二等區塊,也不可能任何攻擊變得可行。

SEBASTIAN MOONJAVA:都有這些,就像你說的,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裏會有很多這樣的產品出來。他們都會從這個中央中繼鏈獲得安全保障。你能給我舉個例子說明這些平行鏈的作用嗎?作用可以是各種各樣的,對吧?你能詳細講講這些平行鏈的可能性嗎?

GAVIN WOOD:好的。平行鏈最棒的地方就是,我一開始設計 Polkadot 的方式,就是儘量讓它一般化。我們在計算機科學的第一課中就做過,我們把它儘可能的抽象。我們真的在努力擺脫任何特別具體的東西或更具體的東西——

SEBASTIAN MOONJAVA:這比 Ethereum 更加如此,因爲通常比較就是這樣的,我們有比特幣,然後我們有 Ethereum,這就會讓它更抽象一些。這會比 Ethereum 更抽象嗎?

GAVIN WOOD:會抽象更多。是的。那是在我們試圖向世界推廣 Ethereum 的時候。可以公平地說,Ethereum 比比特幣更通用。比特幣的腳本化能力相對有限。你可以附加某些條件、一些腳本條件到比特幣支付上,但條件可能相對較少。有了 Ethereum,這種腳本,你可以創造的那些條件會變得更大、更靈活。你可以在其中做循環之類的事情,計算機科學家知道這可以產生圖靈完備性。

這允許你在 Ethereum 上做各種瘋狂、怪異和美妙的實驗,但 Ethereum 有一個大問題。這就是所謂的氣體,氣體的意思是你在測量時所做的計算量。每一筆交易都會被計量。計量的意思是每一條指令,這些指令都是非常小的東西,比如把這兩個數字相加,或者在內存中查找這些指令,每一條都會被計算、被計量,這種計量非常非常昂貴。

這最終意味着在 Ethereum 上運行復雜的程序非常昂貴。它很好用,別誤會我的意思,但是它很貴。你可以看到今天,defi 已經慢慢被與天然氣價格相關的成本所遏制。現在我們要做的是,嗯,實際上,這個抽象層次的總體目的是好的,但它不是我們能達到的最低層次,我們可以進一步達到更低的層次。

在 Polkadot 內部,我們沒有 gas 的概念,我們沒有賬戶或賬戶餘額的概念。我們沒有任何這些想法——就像 Ethereum 有 ether,你編寫並上傳到 Ethereum 的每個計算機程序都必須與持有 ether 的賬戶相關聯。每次任何人使用該計算機程序時,他們都必須有一些 ether 來向 Ethereum 支付以爲他們運行程序。但 Polkadot 就不是這樣的。

在 Polkadot,這很簡單。程序背後的團隊會上傳程序。他們用區塊鏈來表示。這個程序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大的程序,它包含一個應用程序的所有不同的業務邏輯,或者可能包含許多不同的應用程序。他們把這個上傳到 Polkadot,然後他們支付區塊鏈,這個平行鏈的費用通過租賃系統的押金來支付。

一旦付了錢,一切就結束了。在那一個時間點,這個計算機程序的用戶甚至不需要知道 Polkadot,他們不需要知道 DOT 代幣或任何與之相關的東西。他們所關心的基本上就是這個鏈的業務邏輯是什麼。

SEBASTIAN MOONJAVA:這是不是就像在一段時間內一次性支付租金,然後他們就可以隨心所欲地使用電腦了。這很棒。你能不能把平行鏈和我聽說的最初的平行鏈產品做一下對比。這是不是像他們的安保系統那樣?

也許你能比較 Ethereum 上發生的 ICO 事件,而在 Ethereum 上,他們是 ICO,在試圖籌集資金,也許是要建立這樣一個項目,這與你的事情是明顯不同的,因爲這些平行鏈中有一些會付出,我相信。如果我是正確的,他們是否在試圖引導這個你提及的付款以讓他們可以持續運行呢。你能不能談談這裏的差異?

GAVIN WOOD:好的。我們曾試圖避免使用這個特定的術語,因爲它往往會導致對正在發生的事情的誤解。事實上,現在在發生什麼——我提到過租賃。我們有着有限數量的插槽,可能有 100 個左右,一旦 Polkadot 運行的話。平行鏈在運行時可以佔據其中一個空位。有一個有趣的被稱爲 Acala 的平行鏈,這些傢伙本質上是試圖建立一個去中心化的金融鏈,它有着 Ethereum 虛擬機的兼容性,所以人們可以很容易地將他們的 Ethereum 程序上傳到它上面。

它還可以做其他各種事情。它上面有一個穩定幣,諸如此類的東西。現在,如果這些人想要得到一個插槽,那麼他們必須簽訂一份租約,在某個地方,某人必須要投入更多的 DOT 代幣,相比世界上其他任何願意爲這個插槽質押的人來說。這些 DOT 代幣哪兒也去不了,它們只是被鎖上了。他們不能被轉移出去,或是其他。

它們哪兒也去不了。它們在出租者的賬戶內,也就是投放 DOT 代幣的人的賬戶內,6 個月或更長的時間,不管租約到期前需要多長時間,這些代幣最終都會被釋放。它們哪兒也去不了。他們 100% 被困在了 Polkadot 系統中。他們不可能被削減或是餘額被減少。

SEBASTIAN MOONJAVA:與我們在 2017 年看到的 1C0 所不同的是,沒有替換。這只是爲了讓你更明白你的觀點,這些代幣基本上就被放在了這裏,不受干擾。不,我把這個給你,你把那個給我。我只是在提供安全或者說,是的,這些人需要安全。我認爲這是一個很好的 Polkadot 項目,所以我會把它按在這裏,然後把它鎖在那裏。

GAVIN WOOD:是的,這只是一種衡量項目價值的方法。它的價值是由很多人來衡量的,這些人他們願意鎖定這個項目背後的 DOT 代幣,但只有當這個項目有一個活躍的平行鏈時它們纔會鎖定。一旦項目失去了這個平行鏈,他們可以找到一個替代的方法來釋放這樣一個槽,然後釋放這些代幣,他們可以拿到——並未返還,因爲那樣會暗示它們是首先離開的,而它們只會被簡單地放置在正常使用的所有者後。

當然,也許 Acala,還有其他的平行鏈團隊,他們自己都沒有這些 DOT 代幣。他們想要做的基本上是對世界上不同的 DOT 代幣持有者說,嘿,放下你的 DOT 代幣——用你的 DOT 代幣質押來贊助我們。不要把它們交給我們,只要把它們放在我們的鏈後面,放在我們的項目後面,只要它是平行鏈就行。

也許你這麼做是處於你的善心。也許你這麼做是因爲你認爲這是一個真正有價值的項目。也許你這麼做是因爲這個項目會給你帶來一些好處,它可能會給你一些鏈上的東西,我不知道,收據或記錄這些東西將來可以用來獲得某種利益。現在,我們稱之爲衆貸,因爲它基本上是你向衆人發放的,而且你會說,看,請借給系統一些你的代幣,以便我們能夠推出我們的鏈,同時獲得其中一個插槽,並且可以在 Polkadot 上運行。

關鍵的不同之處在於,這些代幣從未離開過羣體的所有,即羣體成員。它們保留了所有權,只是它被放在了平行鏈後面。一旦它被放置在一個平行鏈的後面,它就不能被用於其他東西,例如質押,或其他平行鏈,顯然也不能被髮送到任何第三方。

SEBASTIAN MOONJAVA:太好了。我很想聽聽 Kusama 的故事。坦白地說,我擁有一些 Polkadot,我還有一些 Kusama,但我認爲這些真的很有趣,尤其是 Kusama 社團的內容非常有趣。我希望你能給我們概述一下 Kusama 到底是什麼?它與 Polkadot 和整個生態系統有什麼關係?

GAVIN WOOD:當然。Kusama,我們稱之爲金絲雀網絡,一個金絲雀鏈。你們對測試網絡很熟悉,這基本上是一個沒有價值的網絡。比特幣有一個測試網絡,還有其他一些。這只是徘徊在了後臺,通常軟件最終都會推出到主網,而這個主網是由加密貨幣或區塊鏈所組成的,而首先推出到這些測試網之一是爲了確保它所做的大致正確。

測試網的問題在於,它們不能用於測試需要某種程度的值信號的東西。例如,治理。治理,權益持有人投票,這類權益持有人蔘與,這類事情在測試網絡上做是毫無意義的,因爲誰會對在一個毫無價值的網絡上的投票感興趣呢?這沒有任何意義。沒有人會花時間去做這些事。

我們爲 Polkadot 所做的,是因爲我們真的很想測試這些東西,我們在 Polkadot 的鏈上治理方面有了新的突破,而且我們真的需要在我們推出一個由算法管理的市值數十億美元的網絡之前先進行測試。我們首先介紹了 Kusama,這是一個非常低價值的網絡,但它在原則上仍然具有稀缺性,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人們已經給予了它價值。Kusama 在那裏是爲了確保我們的各種算法是爲了治理,爲了那些新的、我們認爲可能是好的或不好的特性、創新、實驗,它們有可能會行不通。

這些都是可以推到 Kusama 上進行嘗試的,雖然在現實世界中它真正的權益與最頂級的網絡相比並不是很多,但它仍然足夠的權益以值得人們參與測試。首先,可以看看它是如何與真正的個人一起工作的。除此之外,當然,Kusama 是一個快速移動的網絡,沒有承諾,期待混亂可以打破它的態度,這與很多區塊鏈是完全不同的。區塊鏈真正推動他們的穩定性、健壯性、可靠性,而 Polkadot 也確實在做這件事。

實際上,我們想要的是一種使用同樣技術的替代方案,但需要一種完全不同的思維方式。這正是 Kusama 所實現的。這就像如果你有一個實驗,你想做一個社會實驗,把它放在 Kusama 上進行。不要把它放在 Polkadot 上。Polkadot 適用於製造業准許的應用。Kusama 的目的真的是爲了有趣的實驗,尤其是社會實驗。

社團就是這些社會實驗之一。它的想法是,我們已經有了區塊鏈的概念,而你有這些區塊,它們之中充滿了交易,下一個區塊引用了前一個區塊,而你並未從這些引用中建立一個賬本或是一個東西引用了前一個東西。我們能做到這一點嗎?我們能把它變得更有形嗎?因爲區塊並不是很有形的,你試着跟我媽解釋,她不會知道你在說什麼。區塊是什麼?木材做的方塊嗎?

這個社團也被稱爲人類區塊鏈。這個想法是,你可以用人來做區塊鏈,但不是這些充滿交易的抽象區塊,而是實實在在的人,當一個新的區塊鏈被添加到人類的區塊鏈上時,他們就會引用一箇舊的區塊鏈。我們有這個社團,我記得現在應該有 50 個成員了,遍佈世界各地,他們中的大多數不認識其他人。他們每個人都瘋狂地把紋身紋在自己身上,指引的是這個社團的另一個成員。

這都是公開的,你可以看到紋身,時不時地,會有一個人被隨機挑出來,而他們必須證明他們仍然有紋身。他們必須向社會上的其他成員證明他們確實紋了紋身。這實際上只是一個社會實驗,但它是用來證明區塊鏈實際上可以用來給人們的生活帶來相當改變的東西。

Kusama 還在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它非常支持藝術界。Kusama 在藝術界資助了一些項目,以試圖讓更多的人瞭解區塊鏈,讓更多的人瞭解區塊鏈不可能接觸到的圈子。總的來說,它就像 Kusama 的財政。它是在鏈上治理的,所以它現在並沒有爲財政提供足夠的資金。鏈上治理可以控制這個財政,而 Kusama 也在相當積極地使用這些資金來支持各種項目,從而帶來意識和教育。

SEBASTIAN MOONJAVA:現在在我的腦海中有幾件事情,你說的是一件,你能跟我聊聊,我不確定,也許可以是節奏——我曾讀到過,例如 Moonbeam 正在創建 Kusama 的版本,或者他們會推出一個項目。然後也會在 Polkadot 上做。也許,你能跟我談談你能想象一個團隊想要架構平行鏈的過程嗎?他們會先去 Kusama,然後再去 Polkadot 嗎?你能描述一下你對這個過程的看法嗎?

GAVIN WOOD:好的。這當然是一種方式。我並不期望所有團隊都先進行測試,而我們總是會有一個測試網。這就是目前的情況。我們把這個測試網稱爲 Rococo。我記得它應該是在聖誕節前不久開始的。在過去的一兩週,它一直在接受平行鏈團隊的加入。

第一步是讓你的平行鏈只在你的本地計算機上工作。下一步就是把它搬上 Rococo。我們希望大多數人,大多數像 Moonbeam 這樣的團隊都能部署到 Rococo 測試網上。Kusama 可能也會選擇這樣做。這取決於團隊擁有兩個有價值的網絡是否有意義,一個是 Polkadot 上的平行鏈,另一個是 Kusama 上的平行鏈。可能有些團隊的項目不需要這些,因爲它們在 Polkadot 上部署是有意義的。

可能是一個小項目,也可能是一個社會實驗,可能他們沒有那麼多的資金,或者他們得不到那麼多的支持,又或是他們對在 Kusama 上的工作非常滿意。可能是另一隊人直接跳到了 Polkadot 上。他們知道他們的東西有用。他們在當地進行了測試,也在 Rococo 測試網上進行了測試。他們不需要費心。對他們來說,也許 Kusama 的安全性是不夠的,或者只是 Kusama 上的其他平行鏈不能給他們足夠的附加值讓他們連接到他們身上。因此,他們就直接跳到 Polkadot 上。

SEBASTIAN MOONJAVA:與此相關,這個,這些協議的治理,我已經知道了這個問題的答案,但我還是想問,誰在負責 Kusama,誰在治理 Kusama?是 Polkadot 嗎?

GAVIN WOOD:不是。事實上,有趣的是,如果有的話,也不是這樣的。不,大概有 19 個人是這樣的,可能是 19 個人,也可能是 17 個人。原則上來說,一個或另一個管理着議會,Kusama 的議會,而且他們沒有任何實權,但他們有一定程度的行政權力。這和英國的政治體制有點相似,有些人可能對它很熟悉。基本上來說,任何立法都必須通過全體議院或公投,就像我們在 Kusama 所稱呼的那樣。

議會有點類似於政府這樣的執行機構,是在大多數時間裏提出要投票表決的事情的機構。就像他們說的,是的,我們認爲這是個好主意。請爲它投票吧。然後就進入全民公決進行投票表決。有趣的是,Polkadot、DOT 代幣,我們最初提到過我們會以某種方式給 Kusama 一千萬個 DOT 代幣。我們一年半前宣佈的時候還沒有決定。

現在的可能性是,我們將在 Kusama 治理機制的管控下,授予 1000 萬 DOT 代幣。它將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在現實中,Kusama 或 Kusama 治理機制將對 Polkadot 如何運行具有發言權。

SEBASTIAN MOONJAVA:因爲我跟其他人談過 Kusama 和 Polkadot 之間的關係,也因爲這個治理問題,這就是我問的原因,即 Kusama 可以成爲自己的東西。一個主要的不同點也許你們也可以討論一下,我也想講一下財政的東西。如果你能提到,主要的不同點,你可以隨便怎樣稱呼它。你可以說,哦,這是一個測試網,或者隨便你怎麼稱呼它,但實際上,它是由它自己治理的。

它只受惠於它自己。它會隨着時間的推移而發展。這種關係以後可能會完全不同。你能告訴我一些主要的區別嗎?據我所知,其中一個是,爲了做決定,或者我們假設解開被質押的 DOT 需要 28 天或一個月,隨後解開 Kusama 需要 7 天。這些東西有很大的不同。你能談談爲什麼做出這些決定嗎,或者 Kusama 和 Polkadot 之間的一些差異有什麼含義嗎?

GAVIN WOOD:好的。首要的,Kusama 就是這種活得快,死得早的網絡。它比 Polkadot 的極限更大一些。它放棄了一些——潛在的一些健壯性和可靠性,但換來的是最新的技術、改變的能力、快速適應的能力。最終,這些,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權衡。現在,你可能會說,也許他們可以增加一些聰明的東西,同時又具有非常快的可變性和極高的可靠性,但我想說,總的來說,這是兩者之間的權衡。Kusama 在捨棄可靠性。

其他類似的事情,例如拍賣,Kusama 上的平行鏈租約時段可能會縮短四倍。不是六個月,而是六個星期。這意味着可能會有更多的平行鏈攪動,它們會來了又走。

Kusama 的治理一般有較短的任期限制。議會將被重新評估,還是每天一次嗎?我想現在還是每天一次,但在 Polkadot 上,最終會變成每月一次。在 Kusama 上,可能最終會變成一週一次,但通常是四比一的比例。如果在 Polkadot 上,這需要四個月。在 Kusama 上,這隻需要一個月。需要四天時間。

SEBASTIAN MOONJAVA:同樣,它更快。Kusama 能夠移動、添加額外的技術特性、制定有關治理和財政的決策,這些都可以達到 Polkadot 的 4 倍速度。我們來聊聊財政,我認爲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東西。DOT Kusama 生態系統,無論什麼時候我跟別人聊天,我都會說到 DOT Kusama 生態系統。在這裏,跟我講講財政是如何運作的,或者類似,因爲 DOT 確實會有一些通貨膨脹,這取決於質押的多少,對嗎?

你能談談這背後的決策過程嗎?我認爲這是爲了讓你開發得更快、賺得更多——因爲我知道 Decred 曾經開發過一個財政系統,它是從一些礦工那裏拿來的,而這有助於開發和建立一個強大的生態系統。你能跟我談談財政是如何運作的嗎?他們是如何爲財政籌集資金的,又是如何配置這些資金的?

GAVIN WOOD:當然。實際上,這些資金有幾個來源。來源——但你已經提到了其中一個來源,這本質上是質押系統的次優性。我們要做的是——我不想太深入數學,但本質上,我們指定了一個質押發行 DOT 代幣的最優數量。目前,它是 75%。我們說,我們 Polkadot 的治理宣佈,我們希望發行的 75% 的 DOT 代幣在質押系統下被鎖定。如果它更多,或者更少,我們就認爲這是次優的。

現在,作爲算法的一部分,我們決定獎勵每一個驗證人應該得到多少,每一個權益持有人應該得到多少,結果是令人愉悅的,這 75% 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完美的。事實證明,只有在 75%,我們才需要網絡總成本獎勵的最大數量。現在,我們說,就目前而言,是 10%。我們說每年 10% 是通貨膨脹率。我們將代幣基礎膨脹 10%,而這 10%,我們將會用於獎勵質押。

是這樣的,如果除了 75% 的質押代幣之外還有其他東西,那就意味着我們不會使用全部的 10%,我們只會使用更少的一部分,這就是計算的結果。這意味着我們所做的是發送它的剩餘部分,我們可以不使用它,我們可以燒掉它,但我們永遠都不能膨脹更高的代幣基礎。相反,我們採取了更先進的方法,我們把錢存入財政,存入 Polkadot 的財政中,或 Kusama 的財政中。一旦它進入財政,它就會被授權的議會使用,議會就是 Kusama 上的這 19 個或 17 個人。我記得 Polkadot 上應該還是 11 個人。

現在,這些人基本上,他們的大多數投票基本上就可以花財政中的錢。這一切都是公開的,都是在鏈上的。你可以去聊天室看看發生了什麼。還有論壇之類的。現在,如果出於某種原因,議會選擇不花它,或者沒有什麼好的東西可以用於花錢,所以基本上,如果有一項超支,如果有一項財政部超支,一個預算超支,而我們有一項盈餘,然後實際上我們會燒掉它。我們在焚化爐裏拿到它,然後 DOT 代幣就從系統裏出來了,發行量就下降了。

還有額外的通貨緊縮壓力,它不僅僅是我們每年通貨膨脹 10%,而是我們每年最多通貨膨脹 10%。如果事實證明,質押是次優的,而財政不能使用這些資金,那麼這些代幣基本上就永遠不會發行。那它是用來做什麼的呢?Kusama 用它做了很多瘋狂的事情。實際上,擁有 Kusama,而不僅僅是與 Kusama 的網絡有關,它也想提高,就像我說的,意識在更一般的圈子裏,所以有一些藝術努力正在自己資助自己,僅有很少量的資金,但仍在從 Kusama 獲取資金。

Polkadot 的確更專注一些。顯然,Polkadot 財政擁有更多的名義資本融資,因爲它是一個更有價值的網絡。社區內現在正在進行的是基礎設施運行,所以 Polkadot 財政最先被用於運行一個非常廣泛使用的瀏覽器,一個區塊鏈瀏覽器,這是一個你可以查看交易歷史的網站。

此外,開發,各種項目的技術都得到了 Polkadot 財政的資助。當然,這都是開源的,所以每個人都可以從中受益,當然還有一些其它的比特。

SEBASTIAN MOONJAVA:這些人想獲得資金,比方說,你舉的區塊瀏覽器的例子,這個人將向財政提交一個提案,說嘿,我想我可以將值添加到這個網絡,我可以得到一些通貨膨脹或是財政的資助嗎?然後這羣人,議會就會投票說,是的,我們認爲用財政的資金來建設這項基礎設施是值得的。

GAVIN WOOD:完全正確。現在,有趣的是財政有三種使用方式。三種方法。其中之一就是。有人站出來說,嘿,我有一個提議,請給我一些資金,因爲我做了這個很酷的事情,或者我想做這個很酷的事情。這對 Polkadot 來說很好。這對 Kusama 來說很棒。如果議會投票通過,那就沒問題。

還有另外兩種方法。其中之一就是我們所說的賞金。這種方式正好相反。這是議會說的,我們希望這事能成功,而且我們會付這麼多錢。我們委派館長來確保這一切都會實際完成,而且他們基本上在負責確保資金正確的使用。我們想要實現這個目標,誰會願意實現呢?他們會發出行動號召或徵求建議之類的。

另外一種方式就是我們所說的鏈上小費。這就是基本上,某人已經做了某事,通常是一個很小的事情,但它仍然是一個很好的事情,就像他們可能已經寫了一篇博客文章或者做了一些漂亮的陶器,之類的,不知怎的讓更多的人意識到了網絡或做了一些有用的教育技術。基本上,有人會報告說這是一件很好的小事,然後議會,相比於有一個具體的支出提案,每個成員都會說,是的,我認爲這應該給 1.5 個 DOT 的小費。

然後,隨着每個議會成員填寫他們所認爲的價值,如果它值得給小費,給多少小費,最終會有法定人數的議會成員,我想通常是他們的一半,也許是一半加一。在這一點上,有一個倒計時,會有 24 小時,以防任何其他議會成員想要插嘴說出他們的想法。在那之後就是中值了。中位數的小費會被選擇,它會給報告的人或者在報告的人和實際做的人之間進行分配。

這只是允許了一個更快的過程,而不是必須,嗯,我在考慮寫這篇博客,我想爲此得到這樣或那樣的報酬,以及其他所有的事情。這只是要快得多。

SEBASTIAN MOONJAVA:還有,關於治理和財政之類的,我讀過 Polkadot 和 Kusama 的報道,他們試圖成爲無叉的區塊鏈,對嗎?你能解釋一下這意味着什麼嗎?這有什麼好處呢?

GAVIN WOOD:是的。這是我親自做的。我剛開始做的時候,我是把它當做我的小寶貝的。我是三年前開始做這件事的。這是我設計 Polkadot 的第一件事。

本質上,Polkadot 與幾乎所有其它協議的做法都不同,包括那些非常著名的協議。這就是所謂的元協議,一個區塊鏈元協議。

這意味着,協議,人們與 Polkadot 相關的東西,也就是平行鏈、治理、平衡、DOT 代幣等等,這些實際上並不是底層協議的一部分。那是在網絡上運行的底層的東西。這實際上是一個位於協議之上的業務邏輯,它完全是編程的。這意味着,在 Polkadot 未來的任何時候,它都可以被替換爲一些其他的業務邏輯,可以替換爲一些別的選項。

實際的協議,被定義爲 Polkadot 並且很難改變的東西實際上非常非常薄。這是所有潛在的共識,被稱爲 BABE 和 GRANDPA,這是一個混合共識,但有兩個比特。有點類似於 Ethereum 2 的共識,是所有現有共識機制的一個相當實質性的進步。在它之上的一層只說明瞭如何執行業務邏輯。我們明確地選擇了最普遍、最廣泛的行業所採用的語言,也可以稱之爲 WebAssembly 的格式,它得到了谷歌、Firefox、微軟和所有大公司的支持。

這很好理解,它有很多大型科技公司的支持。它很簡單。它是經過精心設計的。它的性能非常高,效率很高,有很多好的執行的東西。它周圍有很大的社團。基本上,我們只是說,我們不需要發明我們自己的東西。我們不會像以前那樣重新發明 Ethereum 的虛擬機 EVM。它將成爲行業標準,由 WebAssembly 準備。

我們基本上只是把 WebAssembly 插入到區塊鏈共識和一個數據庫中等等。這就是我們所說的 Substrate。這就是 Polkadot 的運行模式。所有與 Polkadot 有關的東西都在這個 WebAssembly 的頂端運行。也就是說我們可以把它換掉。這意味着我們可以做升級,而無需做可怕的硬叉,我們實際上是在改變底層協議,而且因爲這些硬叉都是混亂的,如果有任何關於是否是他們應該做的分歧,這就像,哦,不,我不認爲應該做這個升級。我不認爲這是——也許這是政治的,你會讓人們不認可,然後你會結束網絡分叉,你最終會結束另一個 Ethereum 經典或其他什麼的。

SEBASTIAN MOONJAVA:你能告訴觀衆什麼是硬分叉嗎?爲什麼我們想要避免它?也許你可以談談 Ethereum 經典,或者只是舉個例子,讓我們的觀衆明白什麼是硬分叉,爲什麼我們不想這樣做?

GAVIN WOOD:當然。基本上,區塊鏈就是共識系統。它們的存在是一種方式,可以允許人們,允許許多不同的經濟利益,通常是在世界各地和不同的司法管轄區,可能不是特別容易兼容。它們允許所有這些經濟因素在相同的經濟規則下參與。現在,這是一項根本性的創新。這就是爲什麼人們對區塊鏈如此興奮,因爲它允許這種共識獨立於世界上存在的任何法律體系、任何存在於世界上的金融體系而發生。

如果你需要同意一些不只是一部分的東西,不在這個共識範圍內,不在形成共識的範圍內的東西,會發生什麼呢?比特幣可以讓你形成一種共識,那就是過去誰被支付了比特幣,以及向誰支付了比特幣,但它不允許你就比特幣應該如何升級達成共識。這不在比特幣系統的系統內。比特幣系統只考慮賬戶餘額,以及是否在賬戶上進行了特定的交易。

Ethereum 也一樣。Ethereum 非常擅長就某些小型計算機程序形成共識,但它無法就 Ethereum 自身將如何適應未來的變化形成共識。這超出了系統,超出了 Ethereum 共識的範圍。基本上也是這樣的,對於除了 Polkadot 之外的每一個區塊鏈來說。擁有 Polkadot 整個系統,Polkadot 本身的業務邏輯都包含在了 Polkadot 共識中。

現在,如果你沒有這個,那麼你必須在系統之外找到另一種方法來達成共識。你必須找到一種方法,讓系統的所有參與者,所有權益持有人形成共識。現在,這可能是通過一個仁慈的獨裁者來實現的,他說,這就是我們正在做的。這可以通過投票來實現,每個人都認可投票的結果。正如我們在近代歷史中所看到的那樣,就連對投票結果達成一致都不是那麼容易的,更不用說讓每個人在一開始就認可它了。

我們最終面臨的問題是比特幣和 Ethereum 在過去所經歷的問題,我們看到比特幣被分叉成比特幣現金、比特幣 Satoshi 的願景、比特幣黃金和比特幣鑽石,以及所有其他比特幣,因爲這種共識不能——對於協議應該如何改變、調整和發展,沒有辦法形成長期的共識。Ethereum 也是如此。早在 2016 年,Ethereum 就有一個政治決策,當時發生了較大的 DAO 黑客事件,在 DAO 黑客事件中被黑客攻擊的 DAO 的資金是否應該被解救並歸還給原來的所有人。

這基本上就導致了社區的分裂。有人說,不,代碼就是法律,這些資金必須繼續被黑客竊取。社區裏的其他人說,不,實際上,我們應該試着解決問題。當時太早了,還有人在找藉口。這兩種不同的政治觀點導致了我們現在擁有的兩個不同的區塊鏈,Ethereum 和 Ethereum 經典。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這些硬分叉,總是會有爭議的。人們總是會把它們和政治扯上關係。因爲他們不受任何自動共識機制的治理,這意味着我們受惠於軟形式的共識、人類的互動,而且沒有任何權威來治理他們或任何他們所接受的經濟體系。這就導致了這些問題。Polkadot 通過使協議成爲共識的一部分來明確地避免這種情況。

SEBASTIAN MOONJAVA:Polkadot,Kusama,它更像是活的,它是一個活的協議,有它自己的元治理。因爲它是治理,那麼這會有風險嗎?因爲我之前聽說過,我從 2013 年開始就在這個領域工作,我聽說硬分叉可能很好,因爲這是兩個社區在做他們想做的事,或者是他們想怎麼做?使用無叉協議會有什麼問題嗎?

GAVIN WOOD:這不是一個沒有價值的爭論。我們有很多理由去嘗試不同的事物。然而,正如我們過去所見,一個羣體中的分裂是有害的。它們最終會導致各方面的消極情緒,這通常與我們在一個運轉良好的社區中看到的快樂創新背道而馳。我接受並相信進行實驗,同時嘗試多種具有不同潛在可能的方法,然後與它們競爭選出最好的一種,之後按照這種方法運行,但它需要在某種秩序下運行。只用爆炸性的方式嘗試不同的事情是不好的,因爲沒有辦法重歸於好,這將會是一個大問題。

然而,實際上,Polkadot 是我們首先想到的與 Polkadot 有關的東西之一,因爲它是一個異構的分片多鏈。因爲它有這些不同的碎片,這些不同的平行鏈,它們可以是各自的東西,它們可以各自做各自的事情。這有點像我幾年前在《經濟學人》上讀到的對美國的批判。基本上,聯邦系統可以在不同的州進行不同的政策試驗,那些有效的可以被提升到聯邦狀態,而那些無效的則可以被丟棄。

Polkadot 也是這樣。其實我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是由硬叉,也就是說,政策或協議實驗來引發,但是我們可以在平行鏈的水平上來完成它們,我們可以並行運行它們,每個平行鏈一個,而那些傾向於有效的,我們可以提升到 Polkadot 中,那些無效的,我們可以徹底離開這些平行鏈或丟棄它們。

SEBASTIAN MOONJAVA:爲了確保我理解你的意思,你是說 Polkadot 有點像聯邦政府,而每一個平行鏈都像州。他們有自己的元治理,他們有自己的規則。再說一遍,你說過它們是異構的——

GAVIN WOOD:分片多鏈。

SEBASTIAN MOONJAVA:基本上,這意味着與 Ethereum 相反,這些項目都建立在 Ethereum 之上,它們需要彼此使用相同的區塊鏈邏輯,因爲它們是統一的東西。然而,當我們討論平行鏈時,它們就沒有這麼統一了。他們只是從這個標準的東西上得到安全保障。他們都有各自的區塊鏈邏輯、他們各自的規則、他們各自的規則集,就像州有自己的規則來決定這是合法的還是那是合法的。

這是 Polkadot 和它的異構碎片之間最大的區別之一,這意味着它們有自己的區塊鏈邏輯和任何發生在 Ethereum 上的事情,項目發生在——在 Ethereum 上架構的硬幣,它們仍然受制於相同類型的邏輯。你能告訴我使用不同的邏輯或有能力使用不同的邏輯有什麼好處嗎?我只是不確定有了這些異構鏈,這個世界會變得有多貴。

GAVIN WOOD:當然。你可以想象一個像 Ethereum 這樣的智能合約網絡,還有其他一些,它們架構在大致相同的結構中,有點像現代世界的民法體系。你可以找律師,而他們可以給你簽訂合同,這個合同可以做很多不同的事情。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和律師交談,你基本上可以在合同中寫任何你想寫的東西,會有一些法定的要求,這些要求是法律體系賦予你的,而不同的法律體系是不同的。例如,在英國的公司法中,很難在公司內部賦予不同的股東權利或限制股東權利。在美國,股東的權利要更加——當然,在一些州是這樣的——股東的權利要靈活得多,你基本上可以取消所有的權利,或者把所有的權利交給一個股東,或者其他什麼。但在其他很多國家都不是這樣的。

現在,你可以把 Ethereum 的通用性看作是你在一個特定的管轄區內得到的關於什麼類型的公司,及其具有什麼類型的民法的通用性。它將存在於那個司法管轄區,它將不能在其他司法管轄區調用民法。無論該司法管轄區的民法是什麼,它都會有成本和收益。Polkadot 給你的是擁有其他司法管轄區的能力。你不需要只存在於一個特定國家的法律體系、法理學、法院體系、律師框架下。你可以選擇,你可以做出自己的選擇。你可以說,實際上,這個區塊鏈只會有金融法律,而這些法律會受到非常嚴格的監管。你可能會有另一個區塊鏈說,我們沒有任何管制。

現在,我應該說,Ethereum 架構無法真正做到這一點,因爲它依賴於相同的底層區塊鏈邏輯。它是一個智能合約鏈,它對 gas 有特定的定義,它對 ether 有特定的定義,它對 ether 和 gas 如何相互作用有特定的定義,它對智能合約有特定的定義,它這些不同的計算機程序如何相互作用有特定的定義。雖然這些東西都不能改變,但它們都被融入了 Ethereum,如果你想使用 Ethereum,你就必須購買這個法律系統,這個加密法律系統。

擁有 Polkadot,你可以定義你想要的國家。你可以用任何你想要的方式定義你的法律。你可以隨心所欲地定義你的經濟。你不需要購買任何這些已經存在的東西。這將使更多的實驗成爲可能。

例如,如果你不希望你的用戶必須持有您的代幣來進行交互,而是隻提供一個經過驗證的 Facebook 身份來進行交互,比如說一天一次或兩次,您可以這樣做。這很好。你只需要編寫區塊鏈邏輯,而不是驗證進來的每一筆交易,從一個有一些代幣的特定的帳戶,你要扣除一些用於支付事務,這就和 Ethereum 所做的一樣,你只需檢查並確保賬戶引用的東西在 Facebook 上,而這個 Facebook 賬號仍舊活躍,這是被 Facebook 驗證的,或有一定數量的朋友,或不管你想要的是什麼,而且它還沒有做過幾筆交易。

這是完全有可能的,它開闢了一種全新的設計應用經濟學的方式。換句話說,你可以在 Polkadot 中實現 Ethereum。你可以做一個平行鏈。確實,有一個平行鏈,它被稱爲 Moonbeam。也就是說,對於所有意圖和目的來說,與 Ethereum 都是相同的。在 Ethereum 中,你不能做出與 Polkadot 一樣的智能合約。這樣,你就付不起 gas 錢了。它將會是難以置信的昂貴。而這就是關鍵的區別。

Polkadot 存在於堆棧的較低位置。Ethereum,我們稱其爲第一層區塊鏈,因爲它在概念上是第一層,而你可以在其上構建第二層應用程序。你可以將 Polkadot 視爲零層區塊鏈,因爲它位於 Ethereum 層的下面。Ethereum、Moonbeam 和 Acala 等都是建立在 Polkadot 之上的。Polkadot 作爲一個基礎層,它只是爲了在其組成鏈之間提供安全性和互操作性。除此之外,它什麼都做不了。

SEBASTIAN MOONJAVA:我以前聽你說過,這基本上就是你現在所說的。你說 Polkadot 是反對極大化的賭注?這就是你現在正在討論的,因爲你說不同的司法管轄區有不同的規則,但我們不確定最好的規則集是什麼,最好的司法管轄區是什麼。正因如此,因爲我們知道自己還不確定什麼是最好的規則集,Polkadot 允許你試驗所有的規則集。我不知道你是否想要對此進行進一步的闡述,即關於這是一個反對極大化的賭注。

GAVIN WOOD:是的。我們肯定不知道哪一個是最好的。我認爲即使我們不知道什麼是最好的,其實也沒有最好的。對於特定的應用程序,可能會有一個最好的。對於特定的行業或領域,可能會有最好的,但我不認爲有最好的。每個應用程序都有一個區塊鏈的想法已經被 Ethereum 社區的元素所推動。

我認爲這並不存在。我認爲 Ethereum 是區塊鏈實驗原型的一個很好的鏈,但我肯定——如果我在做,例如,一個供應鏈基礎設施,那麼爲什麼我要在必須計量的智能合約中建立它,用這種非常低效率的計量系統?我知道這些合約是什麼。我知道這執行起來需要多長時間。爲什麼每次用戶使用它們時,我都要重新衡量需要花多長時間?

現在,當然,如果有許多不同的合約,而你不能提前預測哪一個將被使用,而任何人在任何時間都可以移入任何的合約,就像一個非常通用的目的、一個非常原型的重系統,當然,計量可能是唯一的方法,但對於很多領域特定的應用程序,它是不被需要的。它的責任太重了。實際上製作一個特定領域的區塊鏈要好得多。問題是特定領域的區塊鏈,它們架構起來是十分耗時的。

因爲它們只以區塊鏈的形式存在,所以它們不能很容易地與其他區塊鏈對話。它們不能很好地整合。你不能很容易地把它們組合起來。這就是 Polkadot 的作用所在。它就像 Substrate,它是我們的區塊鏈開發工具包,可以非常容易地構建你自己的區塊鏈。我們現在可以看到一些關於人們在不同行業建立自己的區塊鏈的很棒的新聞文章。

我最近讀到的一個是一家韓國音樂發行商,他們正在爲韓國流行樂隊建立一個區塊鏈,非替代代幣。聰明,可愛。是的,我們看到這些特定領域的區塊鏈出現了,因爲它們比在通用環境中做事情更加高效、性能更好。當然,Polkadot 允許這些特定域的區塊鏈被部署到 Polkadot 中,彼此交談並共享安全性,這同樣非常重要,所以你不需要支付自己的驗證人或其他中心化的權威證明。

這就是真正有趣的性能優勢的來源。它不僅僅是關於所有的並行化,這已經很好了,而是因爲我們有一個,Polkadot 中繼鏈是一個*不同的區塊鏈,每一個都在同一時間消耗處理交易。每個鏈、每個碎片都是特定領域的。它針對特定的用例進行了優化,以達到高性能。現在,這是你不能在一個典型的像 Ethereum 分片系統 2 可以拿到的東西,這其中的每個碎片,雖然可能有 64 人,或者別的,但他們都會做同樣的事情,每個共同的目的,這意味着沒有人會非常高性能的處理他們在處理的任何任務。

SEBASTIAN MOONJAVA:我明白了。非常有趣。我很想聽聽你對 Polkadot 和 Kusama 這一領域發生的事情的看法,特別是在接下來的一年左右的事情。你的期望是什麼?你提到了這些平行鏈的發佈,那應該很快就會發生嗎?跟我說說 Polkadot、Kusama 的未來吧。

GAVIN WOOD:是的。我提到過 Rococo,平行鏈測試網已經在上個月推出了,他們正在慢慢地讓每個品行鏈團隊跟上。我記得我們有 15 個左右,15 或 20 個,他們已經把他們的東西都準備好了,他們的軟件、他們的平行鏈,而且他們準備把它放到測試網上,放到 Rococo 上。一旦我們高興,代碼運行相當順利,然後我們將把它推向 Kusama,當然還有 Kusama 拍賣,以及這些插槽拍賣和衆貸系統中,這樣人們在 Kusama 的權益持有生態系統中就可以支持他們最喜歡的平行鏈,也許還可以收穫一些平行鏈團隊對他們的支持所提供的回報。

這可能會在接下來的一兩個月內發生。一旦我們對 Kusama 所做的感到滿意——一切都像我們期望的那樣運行,一旦外部審計完成,我們就會聘請一家外部審計公司,在我們開發新代碼的過程中對所有新代碼進行調整。一旦他們覺得安全了,我們就會把它部署到 Polkadot 上。我們的暫定目標是在本季度結束前完成,所以希望能順利完成吧。

一旦完成了這些工作,就會有 XEMP 的初始版本,這是一種跨鏈消息傳遞協議。這是這些平行鏈相互發送信息的一種方式,它們可以交流,就像我提到的,每隔六秒,它們可以發送信息。希望這也可以在第一季度末的第一次交付中進行。在今年上半年,我們或多或少會優化此 XEMP 的鏈下版本,這基本上可以大幅度地提高效率,提高了他們可以互相發送的消息數量,同時減少與之相關的成本,等等。

還有一些額外的技術。其中一個叫 SPREE。這是一項令人非常興奮的技術。它代表着安全受保護的運行環境執行空間(Secure Protected Runtime Execution Enclaves)。它的基本意思是你可以有小程序在這些平行鏈中運行。而它們都是分開運行的,它們都與平行鏈並行運行,就像你管理 100 個程序的拷貝都會在平行鏈的範圍內運行,但它們是同一個程序。這是兩全其美。你得到了不同領域特定的、行業特定的區塊鏈分片,但你也得到了在所有分片中都相同的計算機程序。

它可以處理代幣餘額之類的事情,而且你可以在分片之間發送某些代幣或資產之類的東西,並保證消息另一邊的代碼將被正確執行,如你想象的那樣執行。一個代幣,一個非常簡單的執行,減少一個帳戶的餘額,增加另一個帳戶相同的餘額,非常簡單的轉移操作,但是我們可以想象可能有幾個不同的小片段的代碼有它們自己的保護存儲,這樣他們就可以保持餘額。

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那些不相信彼此邏輯的平行鏈,他們可能相信 Polkadot 正確地執行了他們的邏輯,因爲他們會遇到相同的驗證人傘,但他們不一定相信邏輯本身正在做他們期望它做的事情。當他們說,嘿,請轉移這個資產的時候,它實際上會減少一個賬戶的餘額,增加另一個賬戶的餘額。SPREE 所做的就是給他們保障。它可以兼顧兩方面的優點:均質分片和異構分片。

SEBASTIAN MOONJAVA:我們可以在不久的將來看到嗎?你預計 SPREE 會在什麼時候到來?

GAVIN WOOD:我想說的是,我希望第三季度能夠發佈。可能是今年第三季度。

SEBASTIAN MOONJAVA:你認爲你的大部分勞動成果會在今年年底結束嗎?你說的這個 SPREE,所有這些平行鏈,你認爲 defi 會在年底存在與 Polkadot 上嗎?

GAVIN WOOD:是的,我希望如此。現在已經有很多 defi 鏈了。我們有一些很棒的團隊,一些非常有天賦的人在開發平行鏈。最棒的是,對我來說,這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們的工作是開發 Polkadot 並提供平行鏈,同時使其儘可能高效和穩定。當那完成的時候,我們可能會開始嘗試開發我們自己的一些平行鏈,也許還會開發平行鏈上的一些核心技術,但基本上,我們的工作是將 Polkadot 作爲一個應用平臺進行交付。

我說過,這是一個很好的生態系統,大約有 340 個項目在開發這些平臺的第一層。Polkadot 是一個平臺的平臺,或者平臺本身,它們提供基礎設施來做一些事情,比如去中心化的金融、供應鏈、註冊跟蹤、非功能性測試(NFT)和所有這些瘋狂的想象。其中一些將會發生很大的變化。是的,這很好。我對它們中的很多團隊都很有信心。

SEBASTIAN MOONJAVA:完美。好吧,非常感謝。你還有什麼最後的想法嗎?關於 Polkadot,你還有什麼想對觀衆說的嗎?或者你對未來和整個生態系統有什麼看法?

GAVIN WOOD:我認爲生態系統正處於一個有趣的時期,尤其是 Polkadot。顯然,我的大部分時間和精力都集中在 Polkadot 上。我很少有機會擡頭看看周圍,看看世界上其他地方在發生什麼。在去年沒有會議的情況下更是如此。我確實認爲現在是進入這個生態系統的好時機。我們正在緩慢但堅定地進入區塊鏈 3.0。

背後的聲明是很重要的,我們可以發現這個黃金時代裏真正的演員在哪裏,還可以發現那些也許還沒有進入區塊鏈 3.0 的,他們仍然在 2.5 的時代,因爲我認爲表面上,它並不總是很容易區分。真的很重要的是,如果你想做出任何判斷和評價,很重要的是做一個一個合適的、成熟的尖端技術評估,評估一下協議在哪裏,或許還有一個適當的遊戲理論評估,評估一下協議在做什麼,而不是陷入大量的炒作中。

我想說的另一件事是要注意進化和革命之間的區別。我知道,在做了 Ethereum 之後,我們用 Ethereum 爲世界帶來了一個新的架構,這個 Ethereum 虛擬機的想法、智能合約的想法。我很自豪,這項技術現在已經有六七年的歷史了。我們仍然看到區塊鏈在堅持這個架構,堅持這個非常智能的合約、gas 消耗的、動態計量的架構,這個架構是我們那時在 Ethereum 中引入的。

這很好,你也會看到它的進化。你會看到人們提高表現。你將看到對交易宣傳等方面的一些改變,只是試圖勉強維持改進後的交易吞吐量水平。最終,如果它使用的是相同的架構,它就可能不會在革命性的創新中產生革命性的差異。你必須超越這種架構,去尋找黃金時代的瑰寶。

SEBASTIAN MOONJAVA:太棒了。嗨,非常感謝。我真的很感激。非常棒的建議。非常棒的知識。非常感謝你,Gavin Wood。

GAVIN WOOD:謝謝你邀請我。

視頻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