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um Capital 合夥人 John Ng 認爲,2020 年將是區塊鏈企業合併重組的一年,比特幣會在減半後價格大幅上漲。

原文標題:《2020 是價格狂飆的一年,也是合併重組的一年:對話區塊鏈資深投資人 John Ng》
撰文:劉懿

以個人投資者的角度出發,對話創業者探究企業的核心價值,與投資人探討當下熱門的投資話題,和專家學習投資相關的知識好比法律常識和資產分配等。

對話 Signum Capital 合夥人:2020 是合併重組的一年,看漲比特幣減半後價格劉懿

畢業於劍橋大學經濟學本科。是一位連續創業者,擁有 8 年消費者品牌運營管理經驗。2013 年創立國際女裝品牌–Whole9Yards,曾在世界 18 個國家和地區銷售。2014 年榮獲新加坡傑出新晉企業家獎。2016 年赴沃頓商學院攻讀工商管理學碩士(MBA)。自 2018 年畢業以來,定居在新加坡,將重心轉向投資,涉足的領域包括金融科技,區塊鏈和東南亞早期創投。目前是超對稱資本合夥人,新加坡私募基金 Hera Capital 和 CRC Capital 的顧問。

對話 Signum Capital 合夥人:2020 是合併重組的一年,看漲比特幣減半後價格John Ng,Signum Capital 管理合夥人

今天的嘉賓是 John Ng – Signum Capital 的創始管理合夥人,一家總部設在新加坡,專注於區塊鏈領域的投資基金。我們從區塊鏈技術的價值和落地場景開始討論;探討它如何顛覆傳統金融 ; 之後聊到如何評估區塊鏈投資項目,如何決定投資代幣或股權,Signum Capital 如何進行盡調 ; 最後,我們一起關注區塊鏈 2020 的關鍵發展,包括比特幣在今年 5 月減半對比特幣價格的影響。

2020 年將是合併重組的一年。那些在產品上沒有取得足夠進展並且已經燒掉大部分資金的公司將會倒閉;而那些在過去 3-4 年中生存下來的公司將在 2020 年真正形成規模並打造出真正能夠落地的應用。

股權是當今區塊鏈公司的主要融資形式 ; 市場上正在融資的公司有兩種類型 1)公司已經實現了增長目標,需要更多的現金來獲得更快的增長 2)公司耗盡了大部分資金,唯一剩下的就是出售它的股權。

預計比特幣在 2020 年 5 月將減半,價格將會做出一些修正;比特幣的價格預計會在稍後階段大幅上漲。但是,今年的減半對價格的影響將和過去幾次不同。

在採訪中提及 Signum Capital 投資的公司包括 :
Konkrete - https://www.konkrete.io/
Lightnet - https://lightnet.io/


劉懿 :歡迎您受邀參加這次的訪談 。

John:謝謝 , 劉懿。很高興可以參與。

1 背景故事

「我從 20 歲出頭就開始投資了。我今年 40 歲。我在 11 歲的時候創辦我的第一家公司」

劉懿 :成立於 2017 年 , Signum Capital 不是最早的區塊鏈投資基金,但它絕對是在至今仍活躍的基金當中最有影響力的基金之一。John,您能和我們分享一下您最初是如何瞭解到區塊鏈的嗎?

John:在投資區塊鏈之前,我在一家風險投資公司任職,我也有自己的私人投資公司。我從 20 歲出頭就開始投資了。我今年 40 歲。我在 11 歲的時候創辦我的第一家公司。用了這麼長的時間經歷過很多事情後,我想是時候休息一下了,我不會用退休這個詞,只是休息一下。然後我遇到了我的一個朋友,有些人可能知道,YY (Signum Capital 新加入的合夥人)。他介紹我認識到區塊鏈技術,那是在 2017 年初或 2016 年末。這就是我開始進入這個領域的緣由。直到 2017 年才正式成立公司。但在此之前,我們已經投資以太坊,當然,也有比特幣,萊特幣和比特幣現金等。

2 成立 SIGNUM CAPITAL

「投資區塊鏈技術 ... 這將是下一件大事情,但需要一些時間」

劉懿 :是什麼促使您成立 Signum Capital,更正式的開始區塊鏈的投資?Signum Capital 的主要投資方向是什麼?

John:我想是因爲我們看到,區塊鏈技術可能是 ... 我們已經錯過了很多機會,好像在 Technology 領域之前的大好機會。我認爲區塊鏈將有助於振興這個領域。不能說是新技術,而是能夠幫助其他公司在某種意義上變得更有效、更安全。因此,投資區塊鏈技術是我們所有人,作爲合作伙伴人認爲這將是下一件大事情,但需要一些時間。這是我們投資這個領域的推動原因之一。此外,你知道,我們已經看到參與這個領域的社區活躍度,非常巨大。這個活躍度在大多數傳統的科技初創公司中看不到。所以,我們決定正式的涉足區塊鏈投資,創辦了這個投資公司,行動起來。

我們的投資重心很簡單 - 投資基礎設施項目。那時候這類的項目主要是指 Protocol。這樣做的原因是,我們覺得投資此類項目類似於投資道路、供水或發電廠,例如,它給一個國家建立了所需要的基礎設施,然後引入海外投資來建造公寓,發展該國的其他項目等。因爲我是來自房地產商業背景,我看到的東西有點不同。是的,在當時剛成立的階段主要是投資 Protocol(協議) 等基礎設施的項目。當然,經過這三、四年的發展,投資的重心也在演變。事後看來,情況也許發生了變化。

3 區塊鏈的投資價值和落地場景

「大多數從事區塊鏈的人,至少是現在,都很年輕 ... 他們會帶領我們到一個我們無法預測的未來」

劉懿 :您認爲區塊鏈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如何體現在區塊鏈的投資機會上?

John:我見過很多不同類型的區塊鏈應用場景。其中一些可行;有一些很難落地;我不想說出那些項目的名字。但是,讓我們從這一個點看,大多數從事區塊鏈的人,至少是現在,都很年輕,可能才 19,20 歲,可能更年輕,一直到 30 多歲,35,36,大多數人。那些 18 歲開始涉足區塊鏈的人,現在 21 歲;那些當年 31 歲的人,現在 34 歲;當年 34 歲的,現在 37 歲;我們談論三到四年前的情況,現在是 2020 年。

由於他們都是年輕人,他們會帶領我們到一個我們無法預測的未來。好比,我們現在處於手機的信息時代,在某種程度上,手機對很多人來說就好像他的妻子或她的丈夫。沒有手機,你無法生存,因爲你的手機能做一切事情。從傳統的觀點來看,在手機上進行銀行業務,甚至通過手機進行投資,是之前無法想象的事情,但現在區塊鏈技術或區塊鏈公司爲很多人,好比工薪階級,中產階級等帶來了自由。在未來,這將會對社會產生巨大的變化。我們已經看到了很多行業對這個領域的關注。好比,銀行正在看如何,我不會說競爭,但如何採用,引進區塊鏈的解決方案讓傳統銀行業務更有效率。但是,我想,分佈式金融 (DeFi = Decentralised Finance) 將會對整個行業有很多的衝擊。我仍然非常專注於金融領域的相關項目,特別是在亞洲。我認爲,金融將是贏得這個領域的關鍵,其他一切都會在那之後。

劉懿 :您剛剛提到了分佈式金融 (DeFi = Decentralised Finance) 和傳統銀行業採用區塊鏈技術。從一個層面看,區塊鏈技術的價值體現在大大降低交易成本,讓以前無法實現的交易變得可行了。另外一個價值體現的層面是它讓我們從思想上接受擺脫中央集權的想法。所以,我覺得它的價值可以從兩個層面去理解。不知道您認同這樣的理解嗎?

John:嗯,我認同。我們可以舉一個例子。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我有一個朋友,在世界各地擁有多個物業,包括新加坡。這些房產已經被全額支付。所以,他是資產豐富,不能說資金匱乏,但他流動資金不充裕,遠遠低於他擁有的房產價值。現在,他試圖在不損失資產的情況下將資產做抵押貸款,但在目前的銀行體系裏,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非你把房子賣掉,否則從資產中套現真的很難,非常困難。因爲房地產不是世界上流動性最高的,所以你想要貸款,整個過程令人費解。

這真的,真的很難做到。你需要在你的銀行裏存一定數量的錢。你需要通過 DSR (債務償還比率)等其他的要求。但通過 DeFi 就可以實現。我聽說過一家公司,但我不記得哪家公司,允許你這樣做,抵押你的資產,你的財產,並瞬間獲得現金,無論是 USDT 等穩定幣或其他加密貨幣,然後你可以做其他的事情。你可以把錢花在投資上。如果你資本運作得好的話,你也許可以擁有更多的資產。此外,你剛剛提到價值體現的第二個層面是什麼,對不起,我記不起來了。

劉懿 :嗯,一個層面是讓曾經不可能變成可能。另一個層面是,它爲我們建立了去中心化的思維模式。以前,我們已經很習慣性的接受中心化集權,好比法幣,銀行等。我們很少會質疑這些中心化的機構,尤其是在發達國家。而區塊鏈的誕生讓我們看到了另一個可能,一個不需要中心化集權就能正常運轉的社會。這就是之前提到的第二個層面。

John:是的,從銀行說起。我曾任職於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擁有第一手信息。它的低效率不完全是自身的原因,而是因爲層層的監管和法規導致。區塊鏈實際上是一種更爲高效的解決方案,它將提高銀行的效率。我們用一個例子來解釋。我喜歡使用示例,因爲在進入區塊鏈之前,我一直從事的是傳統行業。我見證過它有多麼高效,這說實話改變了我的生活。你知道房地產,如果你賣一個物業,或者你想買一個物業,你要和至少五個監管機構打交道,爲了知道物業是否出售成功,它的成本是多少,銀行將如何評估財產的價值,等等。現在,一個按鈕就可以完成整個流程,一個按鈕,多麼容易,希望這能很快落地。但其實這已經可以做到了,我投資了一家公司,Konkrete, 這是一家澳大利亞的公司。他們正試圖將這項技術帶到新加坡。但話又說回來,改變人們的思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爲 50 多年來,實際上從新加坡的角度是 40 年,人們都是用傳統思維。所以試圖讓人採用區塊鏈去中心化思維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認爲它最終會發生。

劉懿 :您認爲在目前這個階段最大的價值將由傳統行業創造,他們使用區塊鏈技術去做以前無法做到的事情嗎?或者,主要價值將小範圍的由完全專注於區塊鏈的公司創造。好比,用銀行的例子來說,價值是體現在傳統金融企業使用區塊鏈技術還是分佈式金融企業,您如何看待兩者之間的價值創造力?

John:對。所以,目前,我們有借貸,好比比特幣借貸,以太坊借貸。這非常好,因爲借貸目前的利率在 8-10%。如果你持有比特幣,或者你從事挖礦,這個利率可以涵蓋你的開支。對於傳統金融,我最近投資了一家名爲 Lightnet 的公司。我不確定你是否從新聞上讀到了。我們在 Coin Telegraph 和 Business Times 刊登了我們在新加坡的發佈會。

不少主流媒體都報道了這個項目,讓我感到很意外。因爲這個公司實際上是傳統的公司。創始人是 True 的首席執行官。他也擁有《財富》雜誌。我們投資主要是都在創始人。

劉懿 :您能簡單介紹一下這個項目嗎?

John:Lightnet 是一家顛覆傳統匯款業務的公司。

有一次我問創始人,爲什麼他選擇創立這個公司,因爲他在傳統的金融領域已經非常成功了,擁有一家十億美元的公司。而他現在卻轉行創辦了 Lightnet。這是一個顛覆匯款行的或稱之爲超級 SWIFT。有趣的是,它是一家由傳統公司支持的區塊鏈公司。如亞洲最大的銀行之一大華銀行,七銀行 - 這個銀行在日本擁有最多的 7/11 現金點。和其他像我們這樣的資本 Hopeshine 和 Du Capital,以及韓華證券。這意義非凡,他們是韓國最大的企業集團之一,但和我們所有人一起進入了區塊鏈領域。因此,我們可以看到,許多傳統金融正在轉向採用區塊鏈的低成本和高效率。能夠接觸到更多的人,而不侷限於過去的傳統模式。所以,我認爲這是爲什麼傳統媒體如此廣泛地報道它。我認爲這樣的案例會一次又一次地發生。他們選擇與 Stellar 合作來建造這個。我想你會看到越來越多的這種情況發生,大公司採用區塊鏈技術使其業務增長得更快,接觸到更多的用戶,尤其是曾經服務不到的人。

4 如何評估區塊鏈投資項目

「我們會着重看這個項目的應用場景,和其他公司相比有什麼優勢,這個公司的解決方案是否會有很高的需求」

劉懿 :您提到投資這家公司主要是投資創始人。那麼,當您評估區塊鏈投資機會時,您是如何做盡職調查的?與傳統風投有什麼不同?

John:是的。當區塊鏈公司剛開始時,我們預計燒錢的速度會相當高,因爲需要很多的開發工作。我們會着重看這個項目的應用場景,和其他公司相比有什麼優勢,這個公司的解決方案是否會有很高的需求。當我們投資一家公司,我們不僅僅是投資,我們還借我們的資源,幫助這家公司成長,讓公司儘快成長。這種幫助沒有附加費用,這是我們作爲投資者爲公司做的事情。我認爲,我們仍然迴歸到評估一個公司的基本層面上。

我們要看團隊,我們得看他們的背景,看他們是否會堅持至少六到八個月。我們曾投資過,這都是很正常的,我想你以前也見過,創始人離開,聯合創始人離開,首席技術官離開。我認爲這種事主要是因爲投資者並沒有真正參與,幫助他們運營公司。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是年輕人。當然 Lightnet 不是,但大多數公司的創始團隊都很年輕。他們中有些人沒有工作經驗,有些人有一年的工作經驗,他們沒有任何財務管理的經驗。所以,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不僅把錢投入公司,而且還要參與幫助運營公司,儘管可能是一個很費時間的差事。在你投資了 50 多家公司之後,你又在嘗試幫忙管理 50 家公司,這是非常累人的,但是,它是值得的,因爲你必須這樣做。如果你不這樣做,那麼他們可能會倒閉,我們現在可以看到,你會發現他們中的很多人耗盡了募集的資金。

大約三、兩年前,我寫了一篇文章在 Tech in Asia 上發表,我預測今年是通過股權融資的一年。事實上,這在去年就開始了,越來越多的 ICO 公司試圖通過股權融資,因爲其中大多數我相信已經快沒錢了。應用率太低了。除此之外,營業額不夠。特別是在競爭非常激勵的環境下。

現在有很多類似的項目。這點讓人擔憂,我認爲達爾文理論最強的將生存。所以,團隊非常重要的,但投資者也很重要。如果團隊不知道如何利用投資者的網絡和經驗,或顧問的經驗和網絡,那麼我認爲他們會失去視線。但同樣,投資者應該積極主動地幫助這些公司成長。

5 股權 VS 代幣投資

「代幣和股權之間最重要的區別是承諾。作爲一名股權投資者,我致力於幫助公司的發展,因爲這是我們雙方的雙贏」

劉懿 :投資區塊鏈公司通常有兩種方式。一是投資項目的代幣,或投資於其母公司的股權。而大多數時候,這些母公司是中心化機構。之前,您也提到很多 ICO 的公司轉向股權融資。那麼,從投資回報的角度來看,您如何看待股權與代幣的投資呢?

John:我們股權和代幣都投資。我們之所以同時投資,是因爲有些項目不出售股權。但話又說回來, 說實話,代幣確實比股權投資回報更快。在 2017 年和 2018 年初,代幣確實給了你更快的回報,現在確實有少數的公司代幣會給你不壞的回報,但這樣的公司已經很少了,因爲炒作已經逐漸消失了。

代幣和股權之間最重要的區別是承諾。作爲一名股權投資者,我致力於幫助公司的發展,因爲這是我們雙方的雙贏。估值上升,我們表現更好。我們可以去 B 輪或 C 輪融資。

但是,如果你投資代幣,假設總金額相同,而我投資了另一家公司 200 萬美元的股權。我可以出售 200 萬美元的代幣,不再對公司有任何的忠誠度。我沒有必要爲公司負責,對嗎?如果我賣掉你所有的代幣,那麼在那之後幫你變大有什麼意義呢?從這個意義上說,沒有忠誠。因此,整個代幣業務部分是,我認爲這些公司的創始人也必須明白,投資者不是真正的主要客戶,你的代幣,如果你的代幣是實用代幣 (utility token), 你要知道,投資者不是真正的主要客戶,投資者投資你,同時接受,代幣作爲回報。

而且,在一個理想的世界裏,投資者不會賣出他們的代幣,但不幸的是,只要有交易所,而且有很多,很多交易所在那裏,允許二級市場交易發生。因此,你經常可以看到一落千丈的價格。很多代幣的價格表都呈現一樣的價格浮動。一開始是高點,最後在谷底,很不幸。但是,這是金融世界裏都會發生的。當你開設交易所和銷售代幣的那一刻,就會有交易買賣。除此之外,有這麼多的新項目在那裏,當你不再是熱點時,下一個更好的項目出現,很多人將把他們的注意力轉向下一個新的代幣,下一個熱門代幣。而之前的代幣將不被問津。我認爲,我們看到的這種情況會一次又一次地發生。我認爲,2020 年將是一個合併整合的一年,許多公司在 2017 年和 18 年成立的,他們可能會關閉。是的。我敢這麼預言。

6 已投公司同領域競爭和追加投資

「我儘量保持同一領域不投超過兩家公司。」

「當我們認爲額外的追加投資,你可以收支平衡,或開始少量的盈利,那麼我們會這樣做」

劉懿 :我認爲您提到的兩點很有趣。一點是您開始看到更多的公司參與同一領域。其次,您提到了投資者能給企業家、團隊帶來的附加值。讓我們從 Signum Capital 的角度來看,如果您是某一公司的投資者,它通常會爲被投團隊增加很多可信度。所以,當你面對多個從事相同領域的競爭公司,如何選擇投資哪一家公司?

John: 我儘量保持同一領域不投超過兩家公司。到目前爲止,都是這樣的,如果是數據領域的,我們投了兩個數據公司 ; 如果是分片領域,我們投資了兩個公司。因此,我們儘量不去投資超過三個同一行業的競相公司。好比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如果可以,從投資者的角度來看,我想兩個都投。如果出現新的東西,他們將很難嘗試在這個級別上競爭,因爲,現在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一切都進展得如此之快,時間是他們現在最大的敵人。所以,他們越晚開始同一領域的開發,我不認爲他們將能夠趕上,因爲每個人都比他們提前四步到五步。因此,我們會持續的支持我們已投的公司。

我與團隊分享,我認爲會有一些基金將贊同我,我們必須重新評估我們已投的公司,誰倖存下來,誰爲整個生態系統創造了價值,誰有一個很好的發展預期,仍然保持團隊和成長。而且,這些公司,我們將着重關注,並追加投資。我們一直在這樣做。自 2019 年 10 月起,我們重新評估了我們已投的公司,我們發現,有一些明顯的贏家,我們希望通過追加投資來支持他們。

是的。當我說追加投資,我的意思是入股。當我們最初投資的時候,我們可能首先投資了代幣,現在我們願意追加投資公司的股權。但他們必須表現出非常強勁的增長。目前在市場上融資的有兩種類型的公司,一類公司,他們已經發展到一定程度,需要更多的現金來達到更高的增長。第二類公司是那些沒錢了的,他們唯一剩下的可以賣的東西就是股票。所以,你必須非常小心。

劉懿 :當您重新評估已投公司並看這些公司所創造的價值時,有哪些評估標準?如何判斷它們所創造的價值?

John:主要是現在我們能夠再次打開他們的財務報表。當我們一開始投資的時候,沒有人能看到他們實際上賺了多少錢,他們的資本支出是多少,一個月或一年。但是,我們現在能夠看到這些數據,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增長,非常強勁的增長,每年增長多少,或月比,有多少百分比的增長和用戶基數,有多少用戶正在使用他們的產品,以及增長如何。這就像投資一個應用程序,傳統上,你想看看有多少活躍用戶正在使用你的平臺和解決方案。當然,你從這些用戶賺了多少錢。

當我們認爲額外的追加投資,你可以收支平衡,或開始少量的盈利,那麼我們會這樣做。但如果該公司幾乎沒有任何的發展,在過去兩年,他們幾乎在垂死的邊緣,那麼繼續生存就很難了。從創業的角度來看,我創立了很多的公司。我知道,在死亡的邊緣是什麼感覺。認爲注資將使我的公司復生。在大多數情況下,它不會的。是的。所以,對於追加投資,我們非常的謹慎。我們希望看到公司建立儘可能多的合作伙伴,共享資源,這是很偉大的。但你不能忘記盈利創收的整個概念。這仍然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已經看到了,好比 WeWork。增長第一,盈利能力排在後面不是一個可持續的模式。還有一份報告顯示,許多公司現在首先考慮盈利能力,然後再考慮增長。這對我來說很有趣,因爲從傳統業務的角度來看,我們都是先看利潤。我們希望增長和利潤同時產生,這就像有 100 萬用戶和 20 美元在你的銀行帳戶,這是沒有道理的。

7 展望 2020 區塊鏈的發展

「我們正處於一個整合的階段,我預測 2020 年,我們將會看到那些在過去三年,四年裏存活下來的公司,它們真正強大起來,併產生真正強勁業績的一年」

劉懿 :我們經常聽到人們談論從事加密貨幣的一天等同於在傳統金融的十年,我們經歷了許多上下週期,現在我們步入了 2020 年。您認爲 2020 年處於區塊鏈的週期性發展的什麼位置?

John:哈哈,我們要等到今年五月比特幣減半時候再討論。我認爲我們正處於一個整合的階段,我預測 2020 年,我們將會看到那些在過去三年,四年裏存活下來的公司,它們真正強大起來,併產生真正強勁業績的一年。我認爲,2020 年肯定會有所作爲。很多散戶、傳統投資者、家族辦公室會更加關注這個領域。其實去年就開始了。去年實際上相當不錯。總體而言,今年我認爲會更加強大。

人們已經變得更加成熟,他們不再像以前那樣驚慌失措了。不會像在 2017 年和 2018 年那樣,你經常聽到 FOMO 和 FUD 這兩個詞。曾經關於 FUD 和 FOMO 以及所有問題的討論太多了。而現在,這一次,並沒有。因爲每個人都成熟了,長大了,年齡也長了三歲。他們已經經歷過了,他們知道會發生什麼。如果幣值降了 1000 美元,那我們只有等待了。然後價格又漲回來了,好比比特幣。比特幣的浮動其實不大, 和其他像外匯相比較波動性不是真的浮動太大。除了這一點,我認爲整個加密幣領域將會,今年會做得很好。但是,將會有一些公司無法生存,這是肯定的,如果他們不能得到他們所需要的股權融資,是的,他們最終會淡出,我已經親眼看到,我們已經經歷過這一點。因此,我們可以看到越來越多的這種情況發生。越來越多,這對市場整體是有好處的。這是一個暫時的不便,帶來好的永久變化。

8 5 月的比特幣減半

「但總體而言,我預測比特幣的價格會在稍後階段飆升。因此,我認爲今年價格會有很大的波動。」

劉懿 :您提到了今年 5 月人們期待已久的比特幣減半。我忍不住要問問您的意見。現在總體上有兩個陣營。一個陣營,認爲比特幣會在減半後一年多以後有巨大的價格上漲,還有另一個陣營指出,如果有效市場假說 (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 成立,那麼預期價格的增長已經在當前的價格中體現了,所以不會有大幅度的價格改變。您的觀點是什麼?你屬於哪個陣營?

John:我們也有礦場。我們也建造挖礦業務。我們有礦場,土地和設備。實際上,我們投資了 RockX、中國香港的公司,但他們的礦場大多都在中國,它們的規模相當大,相當大。可以說是最大的礦場之一。說實話,我們知道挖礦的成本。我的意思是作爲礦工 ; 我們也知道成本。我們有價格圖表,我們有所有的歷史圖表,對不對?這向我們展示了,在減半之前和之後會發生什麼,時間框架和所有這一切。我認爲今年不會和過去幾次一樣。我認爲價格會有一些調整,好像過去幾次都有一個價格的調整。但總體而言,我預測比特幣的價格會在稍後階段飆升 。因此,我認爲今年價格會有很大的波動。我認爲會有很多有趣的人會用期貨和期權來對衝它。因此,我確實看到這兩個領域在期貨市場上獲得了很多關注和熱點。當然,期權市場以及衍生品市場也因爲所有這些而獲利。所以,在哪個營地,我在那個認爲目前的價格還沒有體現預期的增長陣營裏。我認爲可能的增長還沒有體現在現在的價格裏。但我確實看到價格會先下降一點,然後飆升到高位。是的,我不想預測具體的價格,但我確實認爲價格會超過去年的預期。是的。超過去年的價格。

劉懿 :我想,這對一些人來說有可能是好消息也是壞消息,這取決於他們入倉的價位是什麼。

9 數字法幣和 Libra 對行業的影響

「我不認爲這將是一個很大的影響 ... 一個主要的後果是更容易追蹤錢的流向,減少資本外逃。」

劉懿 :繼續討論一下更廣泛的問題。您知道,前不久中國政府站出來,支持區塊鏈技術。我們還看到世界各地的多家央行試圖推出數字法幣,當然,還有 Facebook 項目 Libra。那麼,您認爲世界各國政府的這些舉動如何影響區塊鏈的行業發展?

John:我不認爲這將是一個很大的影響。我的意思是,例如,新加坡創建自己的數字貨幣,使用它,我真的看不上它的有利一面,說實話,除非你說,我可以使用該貨幣,並在交易所裏用這個購買其他想要的代幣。對。除了這些,我不知道,說 實話,我想會有很多形式的法規和監管等。一個主要的後果是更容易追蹤錢的流向,減少資本外逃。

但除了這一點,我不完全確定爲什麼,它是如何真正受益。我將如何使用,我的意思是,我試圖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自己。比如,因爲現在我可以把錢從我的銀行賬戶匯到越南。我覺得很便宜。它仍然是相當便宜的集中通過傳統的電報傳輸。其實它的速度非常快。速度相當快。數字貨幣,數字美元。我不知道。我真的認爲,他們應該讓私營企業加上適當的監管來處理這件事,你知道,從政府的角度來看。但對於每個政府來說,要創建自己的數字貨幣,也許這樣我就不用攜帶其他信用卡了。我不知道。所以,老實說,這是困擾我很久的事情。我還沒有真正想通這個部分。

而對於 Libra 來說,這對他們來說是意義非凡的。對?這是有意義的,將擁有自己的貨幣。有趣的是,我實際上在兩年前想出了一個項目,想和我的一個朋友做同樣的事情,大概三年前,做同樣的事情 – 一個新的貨幣,可以用它來享受每一種服務,就像 Facebook 這麼大的網絡。但擔心政府會反對。從某個意義上說,你怎麼能憑空創造自己的貨幣呢?但世界正在改變,人們的胃口也在改變。所以,如果你不知道人們想要什麼,那麼最後會很艱難。

10 2020 的投資重心

「我認爲期貨會是在未來的另一個有趣的領域 ... 總體而言,這個市場將繼續創造大量的交易量,因爲今年將有很大的價格的變化」

劉懿 :您認爲在 2020 年,有什麼投資機會會有很好的收益,或變成熱點的?

John:新加坡有一家本地的公司叫 Sparrow。他們會在近期宣佈一些相當巨大的利好消息。非常,非常巨大的好消息,是對他們一個很大的肯定。它們是期權交易平臺。它的體積簡直太瘋狂了。

兩年前,只有抵押加密貨幣的業務。之後,隨着價格開始下跌,其他的業務好比,權益質押(staking)日漸興起。從某種意義上說,市場的波動有利於衍生品市場的發展。剛剛提到的,叫 Sparrow 的公司,我們投資了它的代幣和股權。不僅我們,他們將宣佈另外一個主要合作伙伴,投資金額相當可觀。我認爲期貨會是在未來的另一個有趣的領域。不過我不涉足期貨,我主要涉足期權。總體而言,這個市場將繼續創造大量的交易量,因爲今年將有很大的價格的變化。我認爲個人零售投資者將會有很多的選擇,而且一切都可以通過電話完成,如此快速和高效。也可以對衝一些風險。對於那些風險承受高的投資者來說,他們可能會進行一些風險更高的投資。

但是,我相信,這只是今年將要發生的事情的結果。我覺得今年價格的上下浮動將會很大,相當狂野。我認爲,對於在衍生品市場進行交易的人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機會。我確實看到,這是今年很好的投資。特別是今年,是的。

獨角獸專欄

劉懿 :現在我們來到節目的最後一部分,這也是一個常規部分,我請每位嘉賓分享他們對獨角獸的個人看法。胡潤最近的一份報告顯示,目前至少有 11 個區塊鏈行業的獨角獸。作爲投資者,您對於區塊鏈行業中的獨角獸怎麼看?

John:區塊鏈行業中的獨角獸,它們的估值是多少?十億美元?

劉懿 :是的,獨角獸的定義是估價超過 10 億美元。

John:是的。今天,他們的估值是十億,明天,它就變 9 億。我認爲獨角獸的整個想法是好的。這就像,它給了很多投資者,吹噓的權利,如果你投中了一家獨角獸。但我們從來沒有刻意的去尋找獨角獸,說實話。我認爲我們投資的每一家公司都可能是獨角獸,但最終成否是所有人一點一點努力的結果。我總是相信一件事。我是一個非常傳統而且務實的人。因爲我的家庭來自傳統的房地產背景。我們首先相信成功,賺錢在成功之後。因此,我們總是想盡力做到最好。當我說成功時,我指的是公司員工的個人發展 ; 公司產品的開發 ; 公司的整體發展,規模和增長。這是對我來說一個成功的公司,無論它是不是獨角獸。比起 49 家廢公司和一隻獨角獸,我更願意擁有 50 家強大的公司。我想這就是我對獨角獸的見解。我不會可以去尋找它。我跟其他人開玩笑說,去年好多獨角獸死了。我想我們應該再找一個動物做代表。

劉懿 :那您認爲什麼應該取代獨角獸呢?

John:好比飛馬,我不知道,不容易找到。可能你得去看哈利波特找些靈感。也許我們可以用飛馬,它至少在希臘神話中存在。所以,也許你可以叫它飛馬或什麼的。但是,獨角獸在去年死了。許多獨角獸去年沒有存活下來,而是死得很慘。我認爲今年也會如此。

劉懿 :是的,所以也許我們將會看到另一種生物將取代獨角獸,並且比獨角獸做得更好。

11 結束語

「發揮自己擅長的投資,不要過度擴展 ... 絕對不能盲目的跟隨大公司的投資,這樣可能會讓我們陷入誤區」

劉懿 : 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來到了節目的尾聲。非常感謝 John 和我們分享這麼多誠實的反饋和您在區塊鏈領域的投資心得。

John:謝謝。謝謝你的邀請。如果讓我對每個聽衆最後說幾句,那將是,發揮自己擅長的投資,不要過度擴展。世界處於一個非常不穩定的局面。所以,儘可能的多讀,看看哪些領域適合你投資。最終,我們只能遵循世界的大趨勢。絕對不能盲目的跟隨大公司的投資,這樣可能會讓我們陷入誤區,好比 Signum Capital 投資公司 A,公司 A 一定是一個好的公司。我認爲每個人在投資前都必須自己評估,降低投資的風險。

劉懿 :是的,您說得很對。我認爲做任何投資都應該做好功課,完全理解它的風險並儘可能的對衝下行風險。我很喜歡的一個說法是 "being a bull is good, being a bear is also good but being a pig is never good" (主要的意思是從投資角度來看,堅信價格上漲而很激進,或者堅信價格下降而很代謝者都是好的,唯獨像豬一樣貪婪是萬萬不可取的)。

John:對,對,對。這句話說得好。

劉懿 :再次感謝您來到節目。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