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lik Buterin 認爲以太坊要採用混合擴容方式,區塊鏈的生態系統不是殺手級的應用,而是殺手級的網絡。

演講:Vitalik Buterin,以太坊創始人與萬向區塊鏈實驗室的首席科學家

10 月 27 日,由萬向區塊鏈實驗室主辦的第六屆區塊鏈全球峯會正式開幕。以太坊創始人與萬向區塊鏈實驗室的首席科學家 Vitalik Buterin 回顧了以太坊的發展歷史,同時分享了以太坊的最新進展。

Vitalik Buterin 表示,以太坊生態系統中不僅僅是一層擴容、二層擴容,採取的是混合的方式。區塊鏈的生態系統不是殺手級的應用,是殺手級的網絡,不僅僅是關於穩定幣、預測市場、擴容,最重要的是互動,和穩定幣、擴容、ENS、DAO 等不同組成部分之間的互動,區塊鏈的價值主要來自於不同部分的互聯以及同時運用這些東西。

Vitalik Buterin 萬向演講:以太坊擴容應整合 Layer 1 與 Layer 2 優勢


大家早上好!很高興見到大家,再次見到大家真的非常高興。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介紹一下最新的情況,我會和大家分享一下以太坊生態系統發展情況以及過去一年的新趨勢,其中用一些趨勢是過去三年就已經顯現出來的,但在過去一年取得了加速發展。我也會介紹未來區塊鏈生態系統是什麼樣的。

簡單總結一下以太坊項目是如何開始的:

2013 年 11 月份開始寫的《以太坊白皮書》,我把這份白皮書發給了一小部分人。2014 年 1 月份在邁阿密大會上宣佈了以太坊項目,那時候智能合約的概念、區塊鏈技術概念還是非常新的,很多人對此感到興奮,很多人也在想在此之上可以做哪些有意思的事情。2014 年 7 月份成立了以太坊基金會,開始進行以太幣預售,主要是爲了推動以太坊初期發展。

2014 年 10 月以太坊就「死」了,當時大家都在說爲什麼以太坊已經「死」了?其他的區塊鏈也有智能合約的能力,所以已經不再需要以太坊放了,需要關注於其他的區塊鏈。但出於某種原因我們決定繼續開發以太坊,2015 年 3 月份開展了 Olymplc 測試網,2015 年 7 月啓動了以太坊主網,這是非常令人興奮的時刻,因爲我們等了很長時間才主網啓動。

2015 年 10 月,以太坊又「死」了,華爾街技術人士都說現在拯救以太坊太遲了,或許放棄吧。但我們還是繼續努力,2016 年 3 月份進行了以太坊第一次 Homestead (硬分叉),2016 年發佈了第一個以太坊應用 DAO,當時 DAO 只是去去中心化的投資基金,人們希望在以太坊上建立智能合約,主要是籌資的目的,當時籌集了幾百億資金。不行的是 DAO 被攻擊了,幾乎所有人都會記得 DAO 攻擊的事件,所有人找到 DAO 智能合約上的漏洞,黑客從以太坊上偷了很大一部分的資金,所以以太坊「死」了。可以看到很多報道說以太坊已經死了,比特幣和萊特幣永生等觀點。

後來我們決定解決 DAO 攻擊問題,對以太坊進行硬分叉,這樣 DAO 問題可以清晰地解決,把資金還給用戶。最終我們也確實把顯還給了大家。

2016 年的幾個月對以太坊都不是很幸運,因爲以太坊又「死」了,DAO 智能合約有漏洞。2016 年 9 月份遭到了 DoS 攻擊,那個時候是上海 DefiCoin (音)的第一天,12 月份的以太坊又「死」了。

2017 年以太坊企業聯盟成立,很多企業第一次採用以太坊,似乎以太坊死不了了,而且似乎以太坊看起來非常成功,因爲以太坊吸引了衆多企業的興趣,企業來自於世界各國,很多機構、常用用戶也對以太坊有興趣。以太坊以太幣的使用率非常低,但後來以太幣的交易迅速增長,CryptoKitties 被大規模應用,很多人養了電子貓。10 月份進行了拜占庭硬分叉,支持零知識證明,由此可以基於零知識證明的應用在以太坊上進行部署,爲進一步發展奠定了基礎。

2018 年以太坊又「死」了,價格大幅下降,持續下跌。2018 年以太坊 2.0 開始開發,當時很多工作都靜靜開始了,理論研究、開發研究,實現分片、權益證明。2018 年在臺北舉辦了研討會,11 月份 Uniswap 發佈,在以太坊平臺上部署了去中心化交易所。2019 年 Tornodo 發佈,在拜占庭硬分叉中添加了隱私工具。

2019 年以太坊又「死」,並且「死」了好幾次。

現在我們在哪裏?令人奇怪的是以太坊還活着,是不是很棒?以太坊 2.0 第一階段似乎只有幾周的時間,最多是一個月的時間就可以發佈了。以太坊 2.0 測試網現在已經運行了接近三個月的時間了,最初有漏洞,後來運作還是蠻正常的。所以我們迎來了非常多的好消息。人們對於 Staking 感到非常興奮,也知道如何運行驗證者節點,所以以太坊 2.0 取得了很大進展。

很長時間以來,人們都在想以太坊的歷史,覺得以太坊主要是關於核心的開發。但實際上缺失了很多東西,以太坊不僅僅是核心鏈,還會涉及到區塊鏈主鏈上的其他東西。認真講講 Uniswap,Uniswap 是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去 Uniswap 網站裏輸入你要銷售多少代幣什麼樣的代幣,告訴你可以買什麼樣的代幣,由此可以完成交易。比任何去中心化交易所都容易使用,並且比大多數中心化交易所用起來都方便。

一開始的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人聽說過 Uniswap,但在過去 6 個月的時間裏,突然 Uniswap 吸引了大量的注意力和興趣,很多人在 Uniswap 中進行交易,爲 Uniswap 提供流動性。最近發佈了 Uniswap 第二版本、代幣,Uniswap 已經成爲了生態系統中很重要的一員因爲它是元應用,很多應用可以建立在 Uniswap 上。今天需要特別的代幣參與到應用中,也可以去 Uniswap 中獲得代幣,Uniswap 不僅僅是自己運行的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而且是我們系統的一部分,使得以太坊生態系統對用戶更加友好。

但是,還是碰到了一些挑戰,擴容挑戰、交易費大幅上漲,有一段時間的交易費甚至超過了比特幣區塊鏈交易費用,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現象。

這意味着利用以太坊區塊鏈變得非常昂貴,如果你想參與到以太坊的預測市場上交易費需要 10-20 美元,需要隱私的解決方案需要付 30 美元,如果只需要轉移 DAO 幣的話需要 2 美元。人們已經證實了擴容所帶來的挑戰了。

但是,以太坊生態系統正在積極解決擴容挑戰,ZK Rollups 兩一年前提出來的擴容解決方案,我寫了一篇博客想如何提升以太坊的可擴展性達到每秒 500 筆交易的吞吐量,自那之後現在已經達到了每秒 3000 筆交易的吞吐量。這都是理論上的,除可以用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外,也可以用支付工具。

Gitcoin 的 Grants 是二次方融資的機制,是用它來資助以太坊生態系統中的公共用品。我多次談到 Grants,去年的會議上我也談到了。二次方融資是一種去中心化治理機制,使得社區能夠有某種方式分配資金給基本公共項目,選擇他們認爲最有價值的公共項目。進行了七次投票,都非常成功,人們對分配的結果非常滿意。

這一次 Zksync 是 ZK Rollups 的解決方案,因此在 Gitcoin Grants 融資成本比以前低 5-10 倍,在 gas 成本方面節省了 96%,Rollups 是非常有用和有價值的。

不同層的基礎設施已經開始互聯了。Gitcoin Grants 能夠資助公共產品 Zksync 擴容,Zksync 提升了 Gitcoin Grants 的擴容。Gitcoin Grants 支持很多擴充項目。可以可以看到生態系統中不同層之間的協同效益。

Optimistic rollups 就像 ZK Rollups 一樣,Optimistic rollups 現在更強大,它不僅僅能夠處理支付,還能處理以太坊智能合約,以太坊生態系統中的很多人對 Optimistic rollups 遷移非常有興趣,因爲它是短期的擴容方案。

最近我進行了演講,我認爲關注於 Rollups 是非常現實的中短期解決方案,Optimistic rollups 也已經有了測試網,上面也部署了一些應用。零知識證明是 ZK Rollups 背後的概念,慢慢也支持通用智能合約的執行了,所以有更多的方式來擴容智能合約。

Plasma 來臨了!大家都可以用 Plasma,Plasma 是作爲擴容解決方案。

以太坊生態系統:不僅僅是一層擴容、二層擴容,採取的是混合的方式,把一層、二層的擴容方案優勢整合在一起,現在的吞吐量是 15-45 筆每秒,加上 ETH1+rollups 可以增加到 1000-4000,如果又有 rollups 又有分片的話,吞吐量可以達到 10 萬筆每秒。

以太坊鏈的擴容、可擴展性應該利用主鏈的擴容性以及二層協議的優勢。這條路徑能夠給以太坊提供足夠的可擴展性,支持以太坊上部署應用的長期發展。

以太坊現在已經慢慢成爲了真正的生態系統,是能夠自我維繫的生態系統。每次出現一個問題都能提出解決方案來解決。

  • 如果你希望有支付可擴展性,現在有了 Loopring、ZKsync、OMG 網站。
  • 如果你希望有穩定的價值,有 DAI、USDC 等。
  • 如果你希望有擴展智能合約,有 Optimism、Arbitrum。
  • 如果你希望有人可以讀的用戶名,比如說發送以太幣給其他人,但是你不希望用尋址的方法,就可以用 ENS (以太坊域名系統)。
  • 如果你希望有隱私,有 Tornado.cash、AZTEC、zkopru。
  • 如果你想要交換和兌換資產,有 Uniswap 以及其他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 如果你希望資助公共品,在以太坊生態系統中有 Gitcoin、Quadratic funding 二次投票 / 二次融資。
  • 如果你希望身份驗證,有 BrightID,不僅僅是機器或者一個人擁有 10 萬個賬戶,BrightID 能夠解決身份驗證的問題。

生態系統當中包含了不同的部分,生態系統中的不同部分是互相支持的,互相增益的。隱私層提供應用的隱私,資助層提供其他項資助,支付擴展層確保支付,由此形成了以太坊的生態。以太坊最有價值的地方來自於不同的組成部分,他們能夠互相協作,這是基礎設施的好處。

我最喜歡把以太坊比喻成一座城市,Txstreet.com 是一個網站,把以太坊描述成一個城市。有很多像大樓一樣的應用,人們必須在不同的大樓之間來來往往,如果你想從一棟大樓到另外一棟大樓乘巴士就可以了,巴士就像以太坊區塊中的區塊一樣。

這樣的比喻反應了以太坊生態系統中很重要的價值,特定應用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生態系統,最重要的是要建立去中心化解決方案替代日常生活中越來越多的功能,基礎設施越多,所能做的事情就越多,轉而就可以建立更多的基礎設施。

2015 年我寫了一篇頗具爭議性的博客「區塊鏈沒有殺手級應用」,這句話我說過很多次了,很多人都對此有爭議。2020 年我說這句話的意思很清楚,我認爲區塊鏈的生態系統不是殺手級的應用,是殺手級的網絡,不僅僅是關於穩定幣、預測市場、擴容,最重要的是互動,和穩定幣、擴容、ENS、DAO 等不同組成部分之間的互動,區塊鏈的價值主要來自於不同部分的互聯以及同時運用這些東西。

所以區塊鏈是中立的基礎層,使得我們能夠建立起生態系統。基礎層是去中心化的,這樣纔有足夠的信心在上面部署應用。

以太坊現在佔據到了中心的位置,同時加密生態系統也是非常重要的,包括其他區塊鏈、鏈下組件。你擁有的組件越多,通過加密生態系統就能做更多不可能的事情,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蔘與進來,他們可能有足夠的力量支持更多的活動,建更多的組件,由此共同創造美好的未來。

我們離這樣的未來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