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上方“開源社”關注我們

樂觀積極,正視本土開源—— 國內無人機開源項目創始人如是說

| 作者:MasterPa| 轉載自:知乎 | 編輯:王玥敏 | 責編:Corrie

本文轉載自知乎問題:如何看待近幾年國內開源的現狀?你是如何理解開源的?的回答

開源社引言

**
**

2017 年出版的熱銷書籍 《樞紐:3000 年的中國》,歷史學者施展表達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思想:中國必須在世界中,實現其自身。而開源必須是從互聯網、全球視野來看待的,就自主這件事情來說,本土的開發者,尤其是年輕的開發者是完全有能力開發出世界級的開源項目的,而項目的成果也是全世界可以享用,當然參與者也是來自五大洲的任何人。GAAS 無人機項目創始人王漢洋就具備這樣的實力、視野和魄力,從他表達的字裏行間即可看出這份自信與從容。

我就是全職在做開源,我們整個公司都是基於我們的開源產品設立的:
gitee.com/gaasdev/GAAS
GAAS 是一個爲飛行器全自主飛行所設計的開源框架,基於 BSD-3 協議。
所以我感覺還是可以回答一下這個問題,因爲我不光是開源的使用者、也是開源項目的創造者、更是這整套體系的受益者。

1

大環境

國內和開源世界的融合越來越深,絕大部分開發者離不開開源。

2018 年底我和 @ 時冰藍一起去了趟美國,因爲我們想知道一家正兒八經的開源公司是怎麼運作的。因爲當時我們正在糾結要不要完全投入開源。

在伯克利,我倆見到了 Chris Anderson 。Chris 是無人機公司 3DR 以及無人機社區 Dronecode 的創始人,他另外一個著名身份是前連線雜誌主編,《長尾理論》的作者。我們一起看的是 PX4 飛控的數據庫,PX4 是全球最流行的無人機開源飛控,可以幫助無人機進行姿態控制,讓人類飛手操作起來起來更輕鬆。

樂觀積極,正視本土開源—— 國內無人機開源項目創始人如是說

Chris 對我們說到:「過去幾年裏有幾百人爲 PX4 貢獻過代碼,幫助測試的人更是不計其數。這一切都是因爲 PX4 是一個社區主導的開源項目,如果我們是閉源的話,那這一切都不可能發生。PX4 每天收集的測試數據可能比不少公司一年能收集到還多。」

可以說沒有開源,就沒有今天的無人機產業。

2008 年開源飛控開始流行,然後帶火了整個無人機行業。

這樣開發者們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無人機的感知層和應用層上面,而非處理無人機最基本的控制層。控制完全交給飛控處理。GAAS 和其開發者只需要讓機載電腦給飛控發送指令即可。

所以說,我們是開源體系的受益者。

**
**

我相信國內絕大部分開發者都是開源的受益者。任何鼓吹某家公司或某個人可以所有東西都自己搞的,「自主研發」,不是蠢就是壞。不信你就去各個大學裏面,985 211 還是二本三本都行,去學生羣裏面潛伏,再去各個開發者社羣裏面潛伏。

就能發現絕大部分問題都在於:如何把 XXX 開源項目的環境配出來,如何把 XXX 跑通。

樂觀積極,正視本土開源—— 國內無人機開源項目創始人如是說

所以我國最近幾年開源的第一個現狀就是中國越來越離不開開源。我們和開源世界的融合越來越深,當然,我認爲這是絕對的好事。

同時,開源世界也愈發離不開中國。

樂觀積極,正視本土開源—— 國內無人機開源項目創始人如是說

這是答主今年演講用的一張圖。

這張圖是從阿帕奇基金會截得,阿帕奇基金會是全球最大的開源運行組織。他們從 2018 年到 2019 年最大的訪問量來源其實是中國,而不是美國。我們仔細看可以發現,中國的訪問人數是美國的一倍,中國並不是一個遠離開源的國家。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6370371/answer/974917039

最簡單一個例子:

https://link.zhihu.com/?target=https%3A//github.com/trending

這個是 GitHub 的 Trending,要是能有一天在上面沒有至少一箇中國項目,算我輸。

樂觀積極,正視本土開源—— 國內無人機開源項目創始人如是說

其他回答對大公司開源的貢獻寫的也不少了,大家也可以看看,挺不錯的。

2

問題但中國開源的問題也不少,之前我還單獨和開源之道(開源之道 : 開源之道)的負責人適兕錄過一期播客聊這個事情:
https://link.zhihu.com/?target=http%3A//techreview.social/14 在節目裏適兕有一句話說得特別貼切:

你拿了一個幾億美金的東西,提交了一個補丁,就改了一個字符串拼錯,這叫回饋(開源)?這是不成等價的。

樂觀積極,正視本土開源—— 國內無人機開源項目創始人如是說

第一個國內現在開源的問題是用的多,參與的少。
絕大部分開發者,從國內找個網站下不知道什麼版本的代碼,然後基本功能能跑就完事了。每次都重複同樣的過程。這樣就導致一個問題:
對比國內使用人數,我們對開源項目的影響完全不成正比。
我們還停留在用的階段。而開源應該是一個循環:
使用 - 發現問題 / 做了新功能 - 提交代碼給項目 - 更多人用
目前我們就停留在了第一步。我們和開源世界像是一個孤島面對大陸一樣。而其實中國的開發者完全有能力參與的開源項目的進程中,並且去影響這個項目。
第二個問題是國內的開發者缺乏對整個開源體系基本的理解。
你能想象上學的時候有人問你怎麼寫字嗎?我經常遇到類似級別的問題:
開源會不會之後突然找我要錢?
啥是 GitHub ?爲啥我不能從 GitHub 下載?
代碼咋用?爲啥沒人教我?
(開發者)憑啥不按我的需求更新?
看不懂英語文檔怎麼辦?
在 A 項目問 B 項目的問題(情況特別多)
這也不能完全開發者有問題,畢竟這些東西也不是上學的時候能學到的。
但問題在於,電子競技,菜是原罪。
我看到很多國內的開源作者,被這類問題搞得不耐其煩。有些不想受這個氣就直接不管了,還有部分完全無視小白開發者。
這樣就是個死循環,我國大部分開源社區一直就處於一個菜雞互啄的水平。
一羣小白在裏面問一堆根本沒人回答的重複問題。
對了,我們開源後遇到最多的問題是:你們開源怎麼掙錢?
而且即使是公司層面,也有很多對開源的誤解。 比如把開源當成 KPI 項目; 不知道該如何從頭運營一個開源項目;不知道開源如何和業務做結合。
導致第二個問題是原因是另外一個問題: 很多開發者不去主動閱讀文檔和搜索。

樂觀積極,正視本土開源—— 國內無人機開源項目創始人如是說

我們在運營自己的項目 GAAS 的時候發現,基本上 80% 的問題都是重複問題。我們和其他開發者交流的時候發現大家都有同感。
有時候我們都納悶,類似 Ubuntu 咋安裝這個問題爲啥會不斷的被人問呢?網上資料一把抓啊。
後來我想明白了,面對這種事,別去理解,萬一我理解了呢?
不是我滅自己志氣,我平時打交道的開發者國內、美國、歐盟、日韓和印度都有,這類重複問題我在國內遇見的最多。有時候我就勸自己,說我們畢竟接觸開源時間短,啥事咱一步步來。
但還有個問題是,國內開發者非常抗拒是用英文做搜索。可這沒辦法,這世界上絕大部分開源項目都是用英文寫的,要是不想用英文,那永遠都會比別人解決問題的能力差不少。

3

總結

但總體來看,我對國內開源還是有信心的。

抱怨歸抱怨,國內開源環境還是肉眼可見的越來越好。據某個消息源,我國政府也在準備相應的開源基金。

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

要是我們希望 2025 年我們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可以充滿自豪的回答:國內的開源越來越好了——那最好的辦法,就是從現在開始,一起爲中國開源事業做貢獻。

功成不必在我,共勉。

最後順便給我們自己的項目打個廣告:

GAAS ( Generalized Autonomy Aviation System )

我們認爲藉助開源的力量,中國的無人機開發者將迎來一個無比光明的未來:我們能發明載人的全自主飛行汽車----中國人發明的飛行汽車----15 分鐘零 32 秒從中關村抵達 T2 航站樓某某出口,通勤擁堵的痛苦將徹底被下一代人遺忘,就像我們遺忘 modem 撥號上網加載圖片的痛苦一樣。人人都有自己的飛行汽車,享受汽車出行時代人們“難以言喻的自由”;飛行汽車(而不是電動汽車)成爲新時代的新汽車工業----而這正是我們這代開發者親手創造的。(語出:@ 時冰藍)

GitHub 地址:

generalized-intelligence/GAAS

Gitee 地址:

Generalized_Aviation/GAAS

樂觀積極,正視本土開源—— 國內無人機開源項目創始人如是說

這道題貌似被某個公司給盯上了。

我不否認這家公司對我國開源的貢獻,但「是 xx 讓我們來到了國內程序員最好的時代」?

可真典型的反映出了我國開源現在啥樣。

  • 本文圖片來源原文,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樂觀積極,正視本土開源—— 國內無人機開源項目創始人如是說

相關閱讀| Related Reading

樂觀積極,正視本土開源—— 國內無人機開源項目創始人如是說

賈揚清、李沐、陳天奇:如何看待國內開源現狀?

樂觀積極,正視本土開源—— 國內無人機開源項目創始人如是說

專訪 Vitalik:社區遠比代碼更重要

樂觀積極,正視本土開源—— 國內無人機開源項目創始人如是說

滴滴章文嵩:一個人的 20 年開源熱情和國內互聯網開源運動

樂觀積極,正視本土開源—— 國內無人機開源項目創始人如是說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