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 DeFi 大繁榮發生在 2020 年,但卻是過去 5 年區塊鏈網絡及構建在其中的去中心化協議不斷摸索、成長的積累結果。

原文標題:《區塊鏈 5 年 鋪墊 DeFi 風起雲湧》
撰文:問道

市場投資者對「DeFi 涼涼」的感知,或許來源於挖礦收益、DeFi 資產價格下降的表現。的確,DeFi 已經不如三個月之前那般火爆,話題度也隨着收益率的降低而降低。

然而一個不可忽略的數據是,鎖在各種 DeFi 協議中的資產總價值(Total Value Locked 即 TVL)並沒有出現大規模的流失,反而居高不下。在 OKLink 上,這個數據爲 132 億美元,仍有大量的資金願意留在這個市場中。

上百種協議及資產、百億規模的鎖倉價值和總市值……這些登峯造極的 DeFi 表現儘管發生在 2020 年,但卻是過去 5 年區塊鏈網絡及構建在其中的去中心化協議不斷摸索、成長的積累結果。

現行的頭部 DeFi 應用 Uniswap、Maker、Aave、Compound 都不是 2020 年的新產物。Maker 的起源甚至可以追溯到 2015 年,那時,還沒有「DeFi」這個詞出現以描述這類應用的共性。但將金融場景放在去中心化網絡的實驗已經開始了。

它經歷了 2015 年到 2017 年的探索期,完成了從概念化到測試應用的演進,穩定幣(DAI)、交易(IDEX)、借貸(ETHLend)這三大場景都有所覆蓋。

而 2018 年到 2019 年的加密資產市場牛轉熊的階段,金融應用開始由廣義的 DApp 範疇進入到專門領域蟄伏起來。DeFi 概念被提出,一些應用開始擁有用戶和資金,合成資產(Havven 即 Synthetix 前身)、鏈上託管(Newdex)、自動做市(Balancer)這些關鍵的去中心化金融基建設計雛形出現。

2020 年,協議「樂高」、流動性挖礦終於將市場目光吸引到 DeFi 上,財富效應讓很多加密資產領域的古典投資者,不得不拿着資金、熬着大夜當起「DeFi 農民」,鎖倉資金和用戶規模進入了前所未有的階段。

DeFi 是區塊鏈在金融場景上的驗證,它的萌芽、探索、蟄伏、爆發、平靜反映了公鏈基建、應用創新在應用場景上的重要價值,它是去中心化、透明、開放這些區塊鏈要素的濃縮,也是舊的要被淘汰、新的亟待驗證的行業跌宕註腳。

作爲區塊鏈發展史中的一部分,DeFi 值得被記錄。蜂巢財經將推出「DeFi 史記」專題,覆盤 DeFi 成長經歷,瞭望它的下一個「五年」。

重歸平穩

我們與 DeFi 協議開發方、錢包服務商等業內人士聊起當前 DeFi 的現狀時,他們沒有一個人認爲 DeFi「涼了」,並給出了更中性的描述——DeFi 進入了平穩發展期。

這種平穩,包括各種 DeFi 協議年化收益率下調的狀態,也包括市場總鎖倉價值沒有出現流失。

解構 DeFi 近五年演進路徑排名前十項目的收益率變化

Tokenterminal 收錄的數據中,市值排名前十的項目中,30 日年化收益率變化指標一項僅有 Compound 和 MakerDAO 保持了正值,其餘協議均出現了超過 35% 的下調;7 日年化收益率的負值協議同樣多於正值協議。

這與 3 個月前動輒幾十倍、上百倍「整體飄綠」的年化收益率相比,瘋狂期已經結束;24 小時年化收益率波動的正負值迴歸到了 1 位數的範疇,DeFi 投資的平靜期正在向市場走來。

收益率在下降,但 DeFi 市場的 TVL 則維持了高水平。歐科雲鏈 OKLink 數據顯示,目前爲止,DeFi 的總鎖倉價值爲 132 億美元,與 9 月底時的 137 億美元歷史高點相差無幾;DeFi 百億資產規模和百億市值的狀態已經持續了快 2 個月。

「說它涼了還爲時尚早。」比特派錢包創始人文浩認爲,雖然各種 DeFi 資產的幣價和挖礦收益已經大不如從前,但 DeFi 反倒進入了一個平穩期,價值資產、用戶又有了新階段的留存。

的確,如果把時間拉長,上一個平穩的 TVL 曲線只能在 OKLink 上追溯到 2017 年底,數據爲 1460 萬美元;更早記錄 DeFi TVL 的數據平臺 Defipulse 也僅能推到 2017 年 8 月,顯示的 TVL 僅有 4 美元。

如今,TVL 排在前三名的交易協議 Uniswap、抵押借貸協議 Maker、錨定資產 WBTC 鎖住了整個 DeFi 市場 49.36% 的價值,也就是僅 70 億美元,佔據了 DeFi 市場的半壁江山。另外,鎖倉價值在 10 億美元以上的協議,除了前述三個之外,還有 Aave、Curve、Compound。

從 OKLink 數據可見,錨定資產、抵押借貸、交易是當前資產最願意留存的 DeFi 場景,也是整個 DeFi 從無名發展到爆發階段裏,應用開發者最愛探索的領域。這並不難理解,正如現實世界中,貨幣、交易、借貸都是金融世界中被人最頻繁使用的場景。

而在總鎖倉價值排名前十的協議中,僅有排在第八的 Yean.Finance 是今年誕生的應用,其餘均爲老牌協議,其中的 Maker 最早發起,起源於 2015 年。

也正是那時候,一些極客們懷揣着一個大膽的想法開始探索——現實世界的金融場景能否以非中心化管理的方式運行。那時,沒有人用 DeFi 定義這種想象力。

無名時代

去中心化金融在「物種起源」時並非一片荒蕪,至少比特幣網絡那時已經穩定運行了 6 年。這個可以點對點交易的系統帶着「電子現金革命」的使命。在比特幣錢包創始人文浩看來,比特幣就是最早的 DeFi。

當 MakerDAO 與全球的開發者在 2015 年開始對代碼、架構和文檔進行第一版迭代時,別說 DeFi 這個概念,「區塊鏈」還尚未以這三個字爲提煉,不依賴中心服務的分佈式基建「公鏈」更沒有出現。而 Maker 正在 DAO (去中心化組織)的運轉下,開始構想某種穩定資產的系統。

文浩的印象中,如果回頭看 2015 年,DeFi 的一切都是概念的、Paper 的,「還停留在紙面上和實驗階段,談不上應用體驗,更談不上用戶規模。」如果非要說用例,文浩提到了 DAO 這種組織形態的運行以及一些資產抵押平臺的出現,「比如比特股」。

他提到的比特股(BitShareBlockchain),正是 EOS 創始人 Daniel Larmier 主導的開源網絡軟件,他在更早的 2013 年到 2014 年間就提出了使用委託證明算法構建點對點分佈式股票分類賬戶和網絡,2015 年有了成熟版本。BitShare 意旨企業級基建,但最終因市場不夠成熟、技術構架侷限、應用開發者稀缺等原因而沒落。

對於 MakerDAO 這樣社區來說,在那時尋找一個可以落地應用的基建十分重要。以太坊網絡在 2015 年 7 月適時上線,給應用開發者們提供了一個着力點。在經歷了分叉後進入不斷迭代的 2 年裏,以太坊爲去中心化應用的誕生帶來了最基礎的支撐。

IDEX、以德都是去中心化交易在以太坊上的早期嘗試。而這兩個應用承接也帶來了運行模式上的巨大轉變。2016 年誕生的 IDEX,其撮合引擎是中心化的,也就是採用了現在業內常提到的訂單簿模式,資產在鏈下撮合、鏈上清算;到了 2017 年上線的以德,它開始追求去中心化和加密簽名交易,試圖讓用戶在無需登陸的情況下就能在全球任何角落都能安全使用。

不光是交易場景,借貸應用也開始於 2017 年在以太坊上生成,ETHLend 是最爲人熟知的項目,它正是後來更名爲 Aave、如今鎖倉量排在前五的協議。ETHLend 創造了開源非託管協議,使用戶可以通過協議借到資產,存款人則能在協議中賺得利息。

同一年,MakerDAO 終於以應用的形式出現,用抵押加密資產生成代幣的方式,產出了可以與美元 1:1 錨定的穩定幣 DAI。當然,那時,它能支持的抵押資產還僅有 ETH。

儘管 DeFi 還沒有以概念的方式被人認知,但在探索期裏,穩定幣、借貸、交易的場景均已經在 2015 年到 2017 年間出現。但在 2017 年年底 BTC 及 ICO 的高光時刻裏,這些應用在以太坊上還暗淡無光,它們默默生長、嘗試,進入了另一個階段。

蓄勢待發

潘超是在 2017 年 Maker 協議上線測試版運轉期間加入「組織」的,到了 2018 年時,轉機悄然而至,「我印象中,Maker 就是在那時,資產抵押量和用戶都出現了規模式增長。」

從 DeFi 市場 TVL 的資金變化看,2018 年時的曲線開始有了波動的趨勢,年初增長到了 5000 萬美元,到年底已經有近 3 億美元的資金進入到 DeFi 協議中。

解構 DeFi 近五年演進路徑DeFi 市場總鎖倉量在過去 2 年的變化

2018 年上半年,那是加密資產牛市轉向熊市的起點,也是公鏈百花齊放的階段。市場上不再僅僅有以太坊,一大批打着對標以太坊旗號的公鏈「揭竿而起」,各種公鏈資產趁着 ICO 的風口大行其道,湧入正在搶奪幣幣現貨交易市場的中心化交易所中。

但後來,最終從白皮書走向落地的公鏈乏善可陳,僅僅 EOS 和波場成爲了市場上還夠格與以太坊對標的網絡系統,特別是 EOS 系統的出現,其高速率、低費用的優勢較以太坊十分明顯。

伴隨着市場對 EOS 的看好,大量的 DApp 開始在 EOS 上構建,博彩類的應用在該網絡上最爲出彩,類似的應用也少量出現在以太坊上。

DApp 進入市場視野時,一些好奇的用戶開始了去中心化應用的使用嘗試,「其實那時的用戶,主要還是以開發人員居多,大家更多是體驗,看看別人的應用上能否有借鑑。」當時參與 DApp 體驗、既是玩家也是程序員的大魚(化名)認爲,那一批在 DApp 上熟悉鏈上操作、交易的人,由於熟練的操作和快速理解,成爲了 2020 年夏天最早喫到 DeFi 流動性挖礦紅利的人。

由於 EOS 上的各種應用生出五花八門的資產,用戶的交易變現需求大增。Newdex 在 EOS 系統上線 2 個月後快速出生,成爲該公鏈上構建的首個去中心化交易所。其日交易額一度佔據市場 80% 以上,甚至超越了以太坊上的 IDEX,成爲全球成交量最大的 DEX。

而在應用場景豐富度方面先行一步的以太坊上,很多如今風靡的 DeFi 協議都發起於 2018 年,包括 Compound、Balancer 和 Uniswap。錨定資產 WBTC 在 2019 年的出現,讓當時風靡的跨鏈概念在資產流通層面得到了解決,以太坊版的 BTC 實現了。

DeFi 的概念也真正出現於 2018 年,它首次在 Medium 上被人提出。當年的 8 月 31 日,一篇名爲《Announcing De.Fi , A Community for Decentralized Finance Platforms》的博客,讓 DeFi (去中心化金融 / 開放金融)這一概念正式發端,作者 Brendan Forster 是借貸產品 Dharma 的聯合創始人。

他認爲,DeFi 應該是一個符合以下條件的開放項目社區——項目建立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上,項目運用於金融業,代碼是開源的,而且還有一個強大的開發人員平臺。

從後來的應用發展看,Brendan Forster 總結的條件正是如今很多 DeFi 協議的特徵,無論是穩定幣的生成,資產的交易、借貸,還是理財及衍生品,包含這些金融場景的應用均構建在去中心化網絡中,它們透明到可以看到資產和交易的地址,極客組織成爲協議技術的後盾,既擔負着協議安全的責任,升級協議時要遵循社區投票的結果。

而今年年初,一些協議的漏洞系因「交叉疊加」的原因造成了安全事故,反過來看,正是 DeFi 協議的可組合性爲資產流動提供了廣泛的空間,這被業內人士概括爲 DeFi 的「樂高」特徵。

從 2015 年到 2019 年,DeFi 協議從無名時代的探索到應用場景的成熟,都爲它在 2020 年 6 月爆發進行了鋪墊。人們常常認爲,Compound 在 6 月掀起的流動性挖礦浪潮是 DeFi 爆發的起點,但在潘超看來,那只是導火索,「幾乎每一年,DeFi 都有不同表現的爆發,只是它一直沒有衝出小衆圈子,財富效應最終讓它出圈了。」

在我們採訪的 DeFi 歷史參與者中,每一個人都提到,他們預想到了 DeFi 會突出重圍,「但沒有想到一切來得這麼快」。

這種加速度對市場上每一個參與者的衝擊都十分顯著,表現便是協議挖礦收益率和鎖倉價值。如今,這兩個數據的一跌一穩間,DeFi 進入了平穩發展下一個週期。

過去的時間向我們展示了 DeFi 如今的發展路徑和方向,它的下一個崛起將帶來什麼場面?

潘超給出了一個十分冷靜的答案,「當沒有人總把 DeFi 概念掛在嘴上、送上熱門時,它纔會真正的成爲大家習以爲常在使用的工具,那時,纔是 DeFi 的真正成功。」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