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代表了對技術社區價值觀的編碼,它隱含了去中心化、極度通縮、網絡化、數字化等技術價值。

撰文:Balaji S. Srinivasan,Coinbase 前 CTO,a16z 前普通合夥人
翻譯:詹涓
原文首發於加密貨幣內容平臺 Nakamoto.com 創刊之時,作者授權鏈聞發表並翻譯中文版本。

比特幣代表了對科技社區之前隱含的價值觀的明確編碼。它不僅僅是一個軟件,它是一個謝林點 (鏈聞注:謝林點指人們在沒有溝通的情況下作出的選擇傾向) ,是一個象徵。因此,在本世紀 20 年代,它將成爲公認的技術旗幟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爲了理解這種說法,我們需要定義什麼是「技術」,在這種情況下「旗幟」意味着什麼,以及爲什麼會選擇比特幣作爲這面旗幟。

來,讓我們依次展開。

技術:估值背後的價值觀

技術是硅谷建立和輸出的文化。它是由創始人、投資者、工程師和設計師組成的全球社區。它是代碼,是應用程序,是產品,是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公司。但最根本的是,它是支撐估值的價值觀

這些價值觀隱含在諸如最簡可行產品 (MVP) 、產品與市場匹配 (product-market fit) 或構思網 (idea maze) 等常見術語中,通過科技領域最有成就的人士所寫的暢銷書來表達。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但是,這些價值觀通常不會清晰地被講出來。如果我們把它們一一列舉出來,就會發現,技術是國際主義的,是資本主義的,是去中心化的,是極度通縮的,是網絡化的,是加密的,是數字化的,是不穩定的,是雄心勃勃的,是悄然變革的——這些就是技術的價值觀。

比特幣 (以及更廣泛意義上的加密貨幣) 通過將這些價值觀表達在一段兼作投資工具的代碼中,令我們超越了隱含的意義。代碼與開發人員對話,其優點吸引了投資者,其內在的價值則與二者對話。如果你相信這些價值,你往往會去購買比特幣。

比特幣:一面意識形態旗幟和一個謝林點

人們需要知道的是,並不是每面旗幟都代表一個地理實體,其中一些,例如加茲登旗 (Gadsden flag,美國海軍首面軍艦旗) 或彩虹旗,會代表某些運動。從這個意義上說,比特幣成爲了一面旗幟,因爲它是上述技術價值觀的編碼。它是意識形態的旗幟,而不是地理旗幟。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在另一種意義上,比特幣也成爲了一面旗幟:一個凝聚點,一個創業社區的謝林點。

回想一下,當一個社區在沒有明確協調的情況下進行協作時,就會出現謝林點。一個經典的例子是,兩個陌生人知道他們必須在某一天在紐約見面,但不知道碰頭的時間和地點,他們需要猜測對方在沒有和自己交流的情況下會怎麼做,對此的均衡解決方案通常是「中午 12 點在中央車站問訊亭前會合」。

同樣,如果我們在全球科技社區隨機找兩個人,問他們會協調什麼問題,我們會發現,在其他方面意見不太一致的美國、中國和俄羅斯的技術專家,往往會認同比特幣是有價值的

例如,傑克·多爾西 (Jack Dorsey) 運營 Twitter,雷德·霍夫曼 (Reid Hoffman) 創建了領英 (LinkedIn) ,馬克·安德森 (Marc Andreessen) 和彼得·泰爾 (Peter Thiel) 都是 Facebook 的董事會成員——但他們全都支持比特幣

同樣,幣安 (Binance) 的創始人趙長鵬和 Telegram 的創始人帕羅爾·杜羅夫 (Pavel Durov) 分別是加拿大華人和俄羅斯僑民,他們也支持比特幣。

不同的國家,不同的背景,但對數字貨幣有着共同的信仰。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很難讓這樣的人在某件事情上統統達成一致。想想看,全球科技界不會聯合起來支持谷歌、Facebook、微信或 Yandex。即使某個創始人尊重這些公司所創造的產品,但作爲資本家,他們始終意識到在未來的某個時刻可能會出現經濟失調。對谷歌有益的不一定總是對你有益。

技術人員傾向於圍繞以下兩個方面展開項目:結盟在其中不那麼重要的開源項目;結盟可以量化的投資。比特幣同時兼具這兩個方面。

在開源方面,與 比特幣 最相似的可能是 Linux。就像 Linux 一樣,所有人都可以從比特幣中獲利,但沒有人可以破壞它。例如,谷歌和 Facebook 是強有力的競爭對手,但它們可以在 Linux 上合作,因爲 Linux 等同於一個非軍事化區域,一方不能剝奪另一方的貢獻。微軟可能有自己的操作系統,但如今就連微軟也得尊重 Linux。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同樣,在加密社區(與技術社區重疊,但不完全相同) 中,無論什麼人啓動什麼項目,他們都知道比特幣,尊重它,並可能持有一些。無論什麼人在運營何種交易所,他們將會支持比特幣。無論什麼人在寫哪種加密教程,他們都會假定用戶對比特幣有所瞭解。

因此,比特幣是許多人的第一選擇,也是許多人的第二選擇。這意味着它將成爲社區的首選。這就是爲什麼從謝林點的意義上說,比特幣也是一面旗幟——一個值得爲之而團結的東西。

比特幣對技術的價值觀進行了編碼

但是,當全球科技界聚集在比特幣的大旗周圍時,它背後到底是什麼呢?

如上所述,我們認爲比特幣編碼了以下隱含的技術價值:國際主義、資本主義、去中心化、極度通縮、網絡化、加密、數字化、不穩定、雄心勃勃和悄然變革。讓我們依次討論這些方面。

國際主義

比特幣和技術本質上都是國際主義者。

科技行業可能始於硅谷,但現在它是一個全球現象。在美國,超過 60% 最有價值的科技公司是由第一代和第二代移民創建的。現在,51% 的獨角獸公司都在美國以外的地方,科技已經無遠弗界,遠遠超越了硅谷,進入了任何一個有互聯網連接的國家。

比特幣也是如此。全世界分佈着數以百萬計的加密貨幣交易者,在數百個城市裏有成千上萬的比特幣聚會,每個主要國家都瞭解加密貨幣的存在。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資本主義

比特幣和技術從根本上都是資本主義的。

科技行業通常圍繞着企業家、天使投資人、風險投資家、併購和 IPO 展開。更廣泛的技術社區還包括學術工程師和開源社區,這些都不以營利爲目的,但都比在學術人文領域和傳統非營利組織的同行更有利於資本主義。

比特幣同樣與資本主義有關。它是交易分類賬,它是投機性投資,它是貨幣的數字化,它是一種跨國產權形式,它帶來了風險回報,它用區塊鏈來編碼整個經濟的歷史,因此它本質上是資本主義的。

去中心化

比特幣和技術都是高度去中心化的。

正如風險投資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合夥人本尼迪克特·埃文斯 (Benedict Evans) 最近指出的那樣,科技壟斷的好處在於有那麼多的選擇!任何一個科技行業的市場圖譜都會顯現出同樣的特徵:每個行業有數十或數百家公司,它們都在爭奪不同的市場份額。有數以億計的網站,AngelList 上有近 500 萬家初創公司,成千上萬的天使投資人,還有數百家大型風投公司。在科技行業,沒有一個單一的瓶頸,要想獲得成功,也沒有一個非依靠不可的金融家或平臺。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比特幣以及更廣泛的加密貨幣也是如此。中本聰設計的比特幣以沒有一個礦工能夠審查網絡上的事務而著稱,他稱比特幣「完全去中心化,沒有服務器,也不存在中央權威」。雖然在量化和改善去中心化方面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這個生態系統中已經有了礦工、節點、交易所、開發人員和投資者,他們每個人都有相互競爭的利益,而且 (在理想情況下) 沒有人對比特幣擁有否決權。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左圖:擴展後的比特幣網絡的比特幣圖,右圖:隨機列出的加密貨幣例子

最後,還有另一個層次的去中心化:跨代幣的去中心化。現在已經有大量不同的方法來達成共識和保護隱私,因此加密貨幣這種現象幾乎不可能消失。工作量證明 (proof-of-work) 存在的漏洞與權益證明 (proof-of-stake) 、委託權益證明 (delegated proof-of-stake) 、空間證明 (proof-of-space) 等共識協議存在的漏洞均不相同。現在,出現任何個別問題,都不可能同時清除所有的代幣和所有的交易所。至少有一些會倖存下來。

因此,如果真的出現了全球打擊加密貨幣這種最壞的情況,比特幣本身出現了無法修復的漏洞,我們應該可以預計,將有部分代幣及時遷移得以倖免,而且比特幣賬簿也將被導入到某個倖存的區塊鏈。原因在於,比特幣賬簿被高度複製,背後有如此多的利益相關者,幾乎不可能從地球上抹去。它將被一遍遍地被映射並得以恢復——哪怕原來的網絡已經關閉。

極度通縮

比特幣和技術都是極度通貨緊縮的介質。

技術中最重要的一個圖示應該就是摩爾定律。它關乎極度通縮:如果集成電路上的晶體管數量每兩年翻一番,計算成本在同一時期就會減半。換句話說,即使考慮到通貨膨脹,同樣的美元明天購買的計算能力也會比今天更多。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還不僅僅是計算能力。那些被技術顛覆的領域已經見證了價格暴跌。比較一下區區一臺 iPhone 替換的不同硬件的數量,我們應該可以直觀地看到這一點。比較一下瀏覽維基百科或使用 Spotify,跟查閱實體百科全書或聆聽光盤的成本,我們可以建立數量上的認知。還可以比較一下科技已觸及的行業 (電視、軟件、手機) 與尚未被顛覆的行業 (教育、醫療) 的長期成本軌跡,我們也能直觀地看到這一點。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比特幣也是極度通縮的化身。不僅在於 BTC 是 2010 年以來最好的投資品,而且在過去 10 年裏,BTC 相對於美元的價值增長了好幾個數量級——不過,永遠值得把這張不可思議的 10 年圖表銘記在心。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而且,比特幣代表了一種與摩爾定律互補且又有所不同的極度通縮形式。如果說摩爾定律是通過降低計算成本來創造價值,那麼比特幣則是通過屏蔽通脹壓力來攫取價值。或者如這張對比圖所示: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最後,如果比特幣真的實現了它的使命,我們將使用 BTC 作爲記賬單位。這就叫做超比特幣化 (hyperbitcoinization) 。

網絡化

比特幣和技術都是基於網絡的。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說技術基於互聯網,這一點顯而易見。說它跟社交網絡、鬆散協作、非地理關聯和路由算法有關,這也很明顯。但長期來看,這意味着社會網絡中兩點之間的測地線距離比地球表面兩點之間的大圓距離更重要。

比特幣以及更廣義的加密貨幣也是如此。也許今天地球上每 100 個人中只有一個人持有比特幣,也就是頂多 5,000 萬人。在比特幣的早期,這個數字要少得多。

但歸功於互聯網,他們實際上都在同一個房間裏。他們相距多遠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都是同一個想法的一部分,通過計算機網絡連接在一起。他們可以部分選擇不使用本國貨幣 (基於與鄰國的地理距離) ,也可以部分選擇進入這個新世界 (基於與志同道合的人在意識形態上的接近) 。

基於通過計算機網絡共享的理念,與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人建立聯繫的自由,這是技術和比特幣隱含的核心價值,與威斯特伐利亞式主權國家 (Westphalian state) 的前提截然不同。

加密

比特幣和技術都是建立在加密基礎之上的。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現代科技產業之所以存在,正是因爲互聯網上的加密技術。沒有用於加密連接的 SSH,就不會有云、遠程工作和部署。如果沒有用於加密信用卡和線路信息的 SSL 和 HTTPS,就不會有電子商務、支付公司、廣告和訂閱。在互聯網上創造財富的基礎工程和支付基礎設施將不復存在。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同樣,比特幣之所以存在,是因爲數十年來在理論和應用密碼學方面的工作。如果沒有公鑰加密、數字簽名、哈希和哈希現金等概念,或者諸如 SHA-256、RIPEMD-160 和 secp256k1 等實現,比特幣就不可能存在。通過中本聰共識來代表、傳遞和保護財富所需的基本密碼結構將不可用。

數字化

比特幣和技術本質上都是數字化的。

這一點再明顯不過,在過去的三十年裏,科技產業已經將書籍、雜誌、電影、報紙、照片、信件、廣告、音樂、文件、廣播、電視以及各種形式的媒體進行了數字化。科技也將我們在 1980 年代還不認爲屬於「數字化」的東西給數字化了,從你的 Fitbit 設備的步數統計到應用程序中的偏好設置。當然,數字化還開啓了基於文件進行復制、共享、編輯、聚合、機器學習等功能。

比特幣和更廣泛的加密貨幣是數字化的下一個階段。儘管科技行業已經把所有不稀缺的東西都數字化了,但直到中本聰共識之前,我們還沒有一個數字稀缺的原生代表。像 PayPal 這樣的工作區使用中心化數據庫來模擬數字稀缺性,但在基礎上,它們依靠一組具有根特權的許可參與者來保證這種稀缺性。比特幣的區塊鏈改變了這一切。

一旦人們意識到,比特幣的區塊鏈是以一種加密的安全方式來代表公共數據庫,該數據庫負責記錄誰持有數字貨幣的信息,他們很快意識到,類似的方法可以用於數字化股票、債券、大宗商品、衍生品、REIT、抵押貸款、貸款,以及每一種金融資產。此外,隨着科技驅動的第一波數字化浪潮,我們將能夠構建這些數字金融的各個組成部分,以創建新的應用程序。我們也正在將身份、產權數字化,最終則會實現治理本身的數字化。

不穩定

比特幣和科技都是高度不穩定的。

在創業的過程中,你只會感受到兩種情緒:興奮和恐懼。我還發現,缺乏睡眠會加劇這兩者。

——馬克·安德森 (Marc Andreessen)

創業公司是相當不穩定的,許多會失敗,破產是常有之事。事後反思是常有之事。失敗當然不招人待見,但它是可以預期、可以接受、也是可能發生的。風投都跟冪律有關,在冪律中,一項投資可以成功,併爲其他所有投資買單。堅持不懈的創業者有時能夠大獲成功。耐心、長期的資本有機會獲得 1,000 倍的回報。

這背後的原因在於,方差隨着樣本量的減小而增大。當你只有 10 名員工的時候,一個人辭職會讓公司陷入困境。相反,如果你只有 10 個客戶,做成一筆大單,這一件事就可以將公司收入提高 10%,吸引關鍵的投資,帶來長期的成功。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比特幣也同樣不穩定。單是價格圖表就顯示出過去十年來多次出現高達 80-90% 的下跌。失敗的比特幣初創公司數不勝數。但新的比特幣百萬富翁的數量也在增加。在很多方面,比特幣可以說是世界上第一家公開交易的高速增長「初創公司」。它讓數百萬人接觸到創業文化的變遷、堅持和耐心的好處,以及過早退出和過早宣佈比特幣已經完蛋的壞處。

雄心勃勃

比特幣和技術都有着驚人但理性的雄心壯志。

科技創業者的雄心壯志經常遭到嘲笑。但是,如果沒有信念,不相信自己可以建造宇宙飛船、製造電動汽車、組織全球信息或連接數十億人,我們就不會有今天的這些公司。技術的力量在於現實的抱負、理性的抱負、基於可計算的風險和可量化的益處的抱負。

比特幣的抱負無他,是開發一種新的數字貨幣,與美元抗衡。十年後,很明顯,世界上的每個央行和金融機構都聽說過比特幣。如今,有了多個大規模數字化美元的存在,有了中國可能推出一種基於區塊鏈的數字貨幣的真實的可能性,有了比特幣在法幣市值排行榜上取得的第 40 位的排名。說比特幣已經改變了世界、而且很可能與美元一較高下,這並不是什麼妄語。

但在 2009 年那會兒,認爲比特幣跟美元有的一拼,這種想法可太瘋狂了。它是一份貼在郵件列表上的軟件!然而,在中本聰貼出白皮書後的第一次交流中,能明顯看出,哈爾·芬尼(Hal Finney) 和中本聰有着瘋狂而又理性的野心。哈爾計算了每枚比特幣價值 1,000 萬美元的情形:

作爲一個有趣的思想實驗,設想比特幣取得成功,併成爲全世界使用的主要支付系統,那麼這種貨幣的總價值應該等於世界上所有財富的總價值。我目前能找到的對全球家庭財富總額的預計額在 100 萬億美元到 300 萬億美元不等。比特幣總額是 2,000 萬枚,那麼每枚代幣的價值約爲 1,000 萬美元。

因此,用幾美分的計算時間來生成這種加密貨幣,如今看來可能會是一個相當不錯的賭注,其回報可能是 1 億比 1!即使比特幣成功達到這種程度的機率微乎其微,但機率真的會低至 1 億分之 1 嗎?值得好好想想……

哈爾假定比特幣將在技術層面發揮作用,他基於一組邏輯前提對估值進行了費米估算。一旦比特幣的技術被證明是可行的,一旦有足夠多的人理解了這些前提,BTC 在問世之初的十年裏就達到了每枚 1 萬美元。當然,它還沒達到 1,000 萬美元的單價,也不是美元的替代品——但正如人們所說,「第一個 10 億是最難的」。

悄然變革

最後一點也很重要,比特幣和技術都在悄然發生革命性變化。

科技並沒有通過傳統的政治行動顛覆音樂產業、出租車行業或報紙行業。它只是生產出更好的產品,讓數百萬人自願選擇購買或使用。通過這些悄然的、個人的、私人層面的決定,巨大的變化應運而生,如下圖所示: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同樣,比特幣也不是通過民間激進主義來實現改變的。這是一種基於網絡的現象,它不是站在街角喊口號,而是通過十億次私人行動完成了貨幣政策的革命。這是一場悄無聲息的革命

比特幣成爲技術的旗幟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我們已經解釋了比特幣 (以及更廣泛的加密貨幣) 如何對技術的隱性價值進行編碼。它是國際主義的、資本主義的、去中心化的、極度通縮的、網絡化的、加密的、數字化的、不穩定的、雄心勃勃的、悄然變革的。

我相信,在本世紀 20 年代,作爲更廣泛的國際再重構的一部分,科技行業最終將調整方向,支持比特幣和加密技術。加密貨幣同時反映了美國的許多基本價值觀 (如言論自由、契約自由、結社自由、免受不合理搜查和扣押、隱私權等) ,同時也向全世界數百萬人展示了廣泛的國際吸引力。

這種調整將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右翼對左翼,而是土地對雲,國家對網絡,中心化對去中心化,新錢對老錢,國際主義者 / 資本家對民族主義者 / 社會主義者,MMT 對 BTC,以及 (也許這是最具象徵意義的)漢密爾頓對中本聰。新的美國中心可能是去中心化的。

但這得換個時間另說了。在那之前,歡迎看看 這個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