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佈式資本合夥人孫銘、Primitive Ventures 聯合創始人萬卉、HelloPool 創始人梓岑探討比特幣、以太坊 2.0、DeFi 等話題。

原文標題:《幣乎年末特邀直播:2020 我的幣圈回憶文字回顧》
整理:行走

2020 年 12 月 30 日晚,HashKey Hub 市場運營負責人 Molly 和分佈式資本合夥人孫銘、Primitive Ventures 聯合創始人 /Coindesk 全球顧問委員會 Dovey、HelloPool 創始人梓岑以「我的幣圈回憶錄」爲主題,一起聊比特幣、DeFi 與以太坊 2.0。

以下爲直播內容文字整理:

分佈式資本孫銘與 Primitive 萬卉等聊比特幣與 DeFi 趨勢

Molly:晚上好,我是 HashKey Hub 市場運營負責人 Molly。今天將和分佈式資本合夥人孫銘、Primitive Ventures 聯合創始人 /Coindesk 全球顧問委員會 Dovey、HelloPool 創始人梓岑和大家一起聊聊我們的 2020 幣圈回憶。

嘉賓介紹

在直播前,我們收到了幣乎圍繞社區用戶關注的方向整理的問題清單,接下來會做個討論。請各位先介紹一下自己吧。

孫銘(高素質藍領):我是分佈式資本的合夥人。我從 2012 年就進入中國幣圈。同時代的老人很多都已經隱退了,我還沒賺到錢,所以不得不繼續留在圈內,發揮點餘熱。

萬卉:我是 Dovey。我真正入圈是在 2014 年,全職開始做加密數字貨幣投資。和國內朋友在微博上有比較多的互動。之前主要是在舊金山和新加坡兩個地方。今年因爲疫情回國,也認識了很多國內行業中的朋友。瞭解到很多國內外不一樣的業態。

Primitive Ventures 不像傳統意義上的 VC。我們是幾個合夥人和好朋友,有 5000 萬美金的投資資金,我們更喜歡賺聰明的錢。我們的投資領域和標的都是相對比較靈活的。藍領和奶王都是老朋友了,每天都在同一個羣裏聊天,從人生到宇宙,除了幣圈之外什麼事都會聊。我會和大家分享一些自己過去一年看到的事情。

梓岑:大家都知道我叫奶王,其實奶王很多。奶王是個特別不值錢的稱號。什麼幣都會有一個奶王,只要你敢吹都可以被羣裏奉爲奶王。

我在 13 年就開始買比特幣,但真正全職入行是 2017 年開始的。因爲和 BM 的緣分,我是從 BM 的第一個項目 BTS 到 Steemit 再到 EOS,一路都在玩,就順延到了 EOS。當時我翻譯了 EOS 的白皮書,算得上最早一批深耕和宣傳 EOS 的人。當然也一直套到現在。EOS 的標籤也刻在我腦門上,估計也去不掉了。

我知道幣乎是 EOS 羣衆基礎非常深厚的基地。可能很多人也認識我。

比特幣新高後市場如何發展?

Molly:第一個問題,今年的牛市和以往有什麼不同?比特幣價格已經突破新高,對於剛入圈的朋友已經望塵莫及了。未來會到怎樣的高度?

孫銘(低調的藍領):個人感覺今年的牛市和 2016 年年底,2017 年年初非常像。大家都知道 2017 年有波大牛市,但年初大部分人還認爲不會是大牛市。當時比特幣剛突破 2013 年的高點。很多人在 8000 人民幣高點買的比特幣終於解套了,慌忙就全拋了。

今年我相信在 2 萬美元拋幣的人也不少。這件事每次都會重複。個人判斷現在的狀態和 2017 年年初是非常相像的,它只是大牛市的起點,目前談不上真正進入了牛市,只是早期開端而已。

現階段比較建議還是繼續持幣,至少 6-12 個月。

關於價格預測,個人的預測經常是不準的。但我無責任的推測,比特幣高點大概會在 5-10 萬美元左右。而且很可能會在 2021 年中間到來。

萬卉:個人覺得這次的不同是來自西方機構明牌的長牛。無論是機構本身的持倉還是透明度的信息報道,這個趨勢已經非常明顯。從 2018、2019 年開始,灰度的持倉就有比較明顯的上升。灰度是在上上個牛市基本頂峯階段,2013 年 10 月份成立的,是上上輪牛市開始的機構韭菜。

每次大週期其實都很像。新人會因爲價格波動入場,因爲了解到資產本身的價值留下。我自己也是在 2013 年大牛市時,9、10 月份時開始認真關注比特幣。那時候也是漲得非常快。到 2013 年 11 月,一個月翻了三倍以上。

基本每年的 11、12 月都是很有趣的時間點。2017 年、2019 年的 12 月和今年的 12 月,比特幣的市值佔比都在 70%。這是蠻有意思的巧合。大家聽說過的很多機構,很多明牌喊單的大的華爾街的公司,包括準備 IPO 的全球第一家合規交易所,Coinbase,它的 A 輪融資也是在 13 年大牛市中拿到的。

不變的事情是每個週期的人性。每一次(大牛市)都會有新的人因爲價格波動進來。而市場週期都會有類似的模式,從剛開始靜悄悄,隨着繼續漲高,很多人開始 FOMO,怕自己上不了車,之後會有高潮和破滅。市場情緒是類似的。但市場的環境,市場結構,玩家屬性和投資人的持幣心態都有了很大改變。

之後我會順着我的邏輯框架再講一下爲什麼這次是明牌長牛。

大家在國內感覺會比較明顯,國內散戶手上已經沒有什麼幣了。無論比特幣怎麼創新高,大家在炒幣羣更多是懊悔的心態。怎麼沒提前買多一點。

這也是有數據支撐的。從 2017 年 94 開始之後,如果每一天在中國人醒來開始做空,美國人醒來的時候做多的,這樣非常腦殘的策略,到現在的收益也有八倍。大家可以看到兩邊市場情緒會有非常大的差異。

梓岑:關於牛市,建議大家去看一下 Dovey「明牌長牛」的文章。

基本把能講的乾貨,大家需要知道的信息裏面都有了。我覺得都沒什麼可分享的了。

有了這樣的明牌長牛,我們可以看到明確和清晰的變化。這個週期明顯市場更加健康,趨勢更加清晰。上一次牛市我們所有人都在懵逼狀態,2016 年年底,業內沒有太多人會認爲會有真正瘋狂的行情。那時候人們會覺的比特幣漲到 18000 人民幣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萬八神教都是一羣瘋子,接受不了,是癡人說夢。這次不一樣,有了明牌長牛,有了機構牛之後,我們對未來思路非常清晰。

要說未來比特幣會到什麼高度,其實沒必要猜。無論是長線還是短線,對未來價格預期會有很多版本,各種模型和各種猜測。各種大佬會告訴你不同的結果。但如果你想在明年牛市的頂端套現逃頂,任何預測都是沒有意義的。在牛轉熊的關口,可能一些指標會告訴我們。但具體衝到哪個點真的很難講。

我個人在微博發了我的預測。上一次比特幣突破前高,繼續往上漲了 17.5 倍。從 8000 人民幣到 14 萬人民幣。這次突破前高 2 萬美金,漲到 30 萬美金是 15 倍,夠了。賣掉一枚比特幣,換點零花錢。

EOS 肯定會聊到的,大家就不要在公屏上刷了。

Molly:第二個問題,今年有哪些趨勢,以及接下來從技術上,生態上會有哪些發展趨勢值得大家關注?

孫銘(高素質藍領):今年毫無疑問是 DeFi,在場聽衆大部分或多或少會參與過。目前 DeFi 的生態主要在以太坊上。我最早除了比特幣和以太坊之外,也是從 BTS 開始的,它可以視爲最早的 DeFi 項目,雖然後來走的不是太順利,但至少輝煌過。

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後,DeFi 領域在以太坊上獲得了新生,而且發展得非常好。DeFi 肯定會是以太坊未來一個主要的方向。目前除了金融領域之外的 Dapp 不大可能發展得很快。金融領域資金最密集,賺錢效應最大。

DeFi 在明年牛市中會繼續生長,會有第二、第三波發展,這是大概率的事情。

對明年或後幾年的展望,我個人有隱約的感覺是,區塊鏈行業是否會有新的項目形成新的大生態。時間上,比特幣是 2009 年開始的,以太坊大概晚了五年左右,以太坊出來之後又經過了五、六年,時間上隔了足夠就,應該會有大的項目會出來,長成新的生態。多半會和以太坊不在同一個賽道上。

目前看比較吸引研究的大部分項目都在公鏈領域。比如 Dfinity,雖然不是公鏈,但和公鏈也有很多重疊的地方。但公鏈賽道以太坊目前佔有明顯的頭部效應。想要搶得以太坊的位置會非常困難。這個賽道中很難長出一個新的,差不多以太坊級別的項目。

下一個大的生態級別的項目很可能是和以太坊完全不同的領域。我個人會屁股決定腦袋,覺得 Filecoin 有這個可能性。我們一直對 Filecoin 研究比較多,和我們當年投資以太坊有類似感覺。我們當時 14、15 年選擇投以太坊也只是隱隱有感覺,以太坊會長成一個非常大的項目。但當時不可能準確預見它能長多大,長成具體什麼樣。我現在也只是隱隱有這個感覺,無法準確預測。

萬卉:我正在寫 2020 年的年終總結。我在看我 2020 年年中的總結。六月份我這樣寫:2020 年已經過去一半,總結加展望,2020 年是比特幣故事講完的一年,是監管幻想破滅的一年,是 ETH 2.0 跑火車的一年,也是 DeFi 被大面積試錯的一年,是非合規交易所存量博弈的一年,是合規交易所不需要做事躺贏的一年,也是公鏈需求被大規模證僞的一年。同時還是過去兩年 IEO、ICO 艱難去庫存的一年。

讓我現在總結,和六個月前說的應該沒有太大的區別。只是譬如在 DeFi 上我沒有預想到它能發展得這麼快。原來想的是還要試錯一段時間,一年之後纔會相對成熟。但現在 DeFi 上的商業銀行,Aave、Compound 已經過了 10 億美金資產了。我沒有想到從資金體量上 DeFi 可以起來這麼快。包括 Uniswap 上現在的交易量。DeFi 的發展速率完全超出了我原來的預期。

如果說我對明年的預判,我和藍領的預判不是特別一樣。我同意一點,往往新的大東西會出乎人們的意料。這在所有行業都是一樣的,比如顛覆騰訊的,騰訊自己都沒想到會是今日頭條這樣的產品形態。大型顛覆性的項目往往會出乎人們的意料。如果從生長的預期差來說,無論是 Filecoin 還是波卡,這些已經在人們的預期之內了,預期已經很高了,只是它們可不可以將它們原有的承諾、故事變成現實。

人類本身很喜歡驚喜。這些項目不會給我們太多驚喜。高流動性的資產市場,無論是炒作還是投資,投的都是對未來的預期,而且是預期和現實的正差值,它要給我們驚喜。蔚來今年漲了 40 倍,拼多多、特斯拉今年漲了很多,就是因爲這幾個資產標的給了人們很多驚喜纔會猛漲。

Filecoin 我個人沒有特別關注。只是從大的邏輯上判斷,這些項目很難給我們大的驚喜,反而有之前的「負債」要真的還掉。

如果要我做預判大的事件,我覺得 Telegram 沒有做完的事情總會有項目撿起來(繼續做)。這是大的趨勢(分佈式社交),無論是抗審查還是隱私。

另外,雖然 DeFi 現在依然火爆,但依然在大面積試錯,有各種安全隱患,有資金利用率問題。DeFi 內部我非常看好明年會有非結構化的金融產品出現,NFT 的應用能夠起來。現在看到的 NFT 還是賣張畫,變成了數字藝術。而 NFT 最好的應用就應該是非結構化的金融產品。如何給非結構化的金融產品提供更好的流動性,提供更多交易機會,這個方向我會非常看好。在傳統金融領域無法設計,或因爲成本太高無法做的,現在可以通過 DeFi 中非結構化的產品設計出來。

另外,我非常看好鏈上衍生品平臺,比如十倍做多以太坊完全可以生成一個鏈上的合約。只是設計會和傳統衍生品會有不同,會以合成資產爲主。

除此之外,明年肯定會有大量加密數字貨幣銀行上市,是中心化大的託管節點,不僅僅是交易所。它會成爲連接法幣和加密數字貨幣的銀行。不一定要成爲銀行本身,但永遠會是大的中心化的託管節點。會有更多大的加密數字貨幣銀行進行 IPO。很多朋友都在談比特幣的 ETF (比特幣指數基金),其實現在已經不需要 ETF 了,已經有太多其他資產可以映射或者幾乎等同於 ETF 本身了,我們會看到更多的「僞 ETF」。比如把加密數字貨幣做成公司的儲備貨幣,而公司本身是個殼,沒有真正的業務或者業務是個夕陽產業。在合規且可以自由交易的數字貨幣指數必然會上線。

明年會是全面市場結構成熟,並且全面機構化的發展年份。

梓岑:其實我知道觀衆想聽什麼,他們懶得聽行業怎麼發展,技術方向和賽道。我知道你們想聽什麼, 我和你們一樣,現在已經不關注行業發展了。我只關注幣價,只關心幣價的趨勢。

之前直播包括在幣乎發文都說過個人對行情或者趨勢的判斷。我把牛市分爲三個階段,牛市初期、中期和末期。在我看來,現在是牛市初期到中期轉換的重要節點。這個節點就是比特幣突破前高。一旦進入中期,下一步要看的,就是以太坊什麼時候突破前高。

當比特幣經歷過減半後,當比特幣經歷過突破前高之後,整個市場的注意力纔會去到以太坊這些我們所謂的「超主流」幣種。

剛剛他們分享的行業趨勢,在我看來,無論是 DeFi、NFT 我沒有細看任何一個項目,我只看以太坊。這些幾乎所有區塊鏈技術方向上的演進,生態的惡發展,基本發展紅利全部沉澱到了以太坊上。這是我們不得不承認的。

我知道很多人拿着我曾今的語錄懟我。沒辦法發展到今天我不得不承認以太坊依然是最強勢的區塊鏈生態。所有公鏈發展的紅利幾乎都沉澱到了以太坊上。

我所謂的發展,就是接下來幣價怎麼發展。我要關注的點是以太坊對比特幣的匯率什麼時候徹底逆轉,進入上升通道。另外就是以太坊什麼時候突破前高。

萬卉:我插一句,以太坊對比特幣匯率突破 0.05 都非常困難。我沒有你那麼樂觀。

梓岑:我們一直有很大不同的地方。我叫奶王嘛,我喜歡故事,不喜歡看實實在在的發展。我不喜歡分析實實在在的價值層面,我喜歡看牛市末期不講道理的時候,喜歡看所有人都瘋了的時候。

超級大牛市是傻錢進來的時候。當然並不能說這些人智商低或者笨,只是不夠了解。這些傻錢特別容易爲故事買單的,因爲看不懂價值。我一直以來再等的就是牛市末端,羣魔亂舞。別說履歷光鮮的大佬,就是奶王站出來講故事,也會有很多人相信,會去買單。我一直在等那個時候。直到那時我纔會止盈離場。

我奶不死以太坊的。我要有能力奶死以太坊,牛逼大了。

萬卉:這句話說的很對,咱們都不可能奶活或者奶死以太坊。

梓岑:說到「奶」我補充兩句。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改變趨勢。無論是 EOS 還是以太坊還是比特幣。我知道大家經常會說誰是奶王。但比特幣的趨勢是永遠不變的,所有人都只是參與到浪潮,被浪潮裹着走。比特幣不會在乎發展歷程中,09 年哪些名字出現了。12 年是什麼。20 年是什麼。時勢造英雄,趨勢在這裏。

不管我說了什麼,我改變不了任何事情。我改變不了比特幣、以太坊,也改變不了 EOS,我能改變的只有我自己。

Molly:補充一點,2021 年的趨勢還有一個是合規和監管。監管方面觀察到整體趨勢還是偏嚴的。一方面會打擊犯罪,比如今年早期紐約州對 BitMEX 以及近期 SEC 和瑞波的官司。另一方面是合規,19 年建立的 FATX 合規標準有望成爲業內標準,合規交易所也在適應合規原則。比如亞洲的香港和新加坡。香港從 18 年起就不斷深化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的歸管,虛擬貨幣交易牌照已經頒發了第一張。採取 FATX 標準,也會對虛擬貨幣服務平臺,OTC、錢包、轉移支付、託管等其他金融服務都可能進行監管。新加坡監管局估計在今年也會陸續發出牌照。

以太坊 2.0 對行業有何意義?

下一個問題,大家如何看待以太坊 2.0 對行業的意義?是否看好以太坊從 POW 全面轉向 PoS?

孫銘(低調的藍領):以太坊 2.0 的問題其實挺有爭議的。以太坊的 2.0 升級是個漫長的過程,而非一蹴而就的。過程中需要 Rollup Layer 2 來解決性能的問題。2.0 目前來看並不是關鍵的問題,可能要到兩年會纔會比較重要。到時候 1.0 的 POW 鏈會向 2.0 的 PoS 鏈做整體遷移,POW 很可能就不存在了。

我一直有懷疑,在如此大的系統下,PoS 共識還沒有經過考驗。雖然很多公有鏈都採用了 PoS 或 PoS 的變種,但目前採用的系統還沒經過大規模的考驗。上面還沒有特別的生態和海量的交易。POW 反而已經經歷過歷史的考驗,被證明是比較成熟的系統。

當然本身 POW 的缺點也有。但從穩妥角度應該是更好的方案。我相信以太坊基金會從一貫發言來看,他們遲早會摒棄 POW。但我很難預測以太坊 2.0 轉向 PoS 後會有什麼結果,各種攻擊下共識會不會出現瑕疵。

從我個人個人角度,如果最終證明 PoS 可以提供和 POW 差不多可靠的系統,我個人也會比較偏好 PoS,也傾向於贊同以太坊 2.0 的升級方向。所以雖然懷疑一直有,但我會偏向謹慎樂觀。

2.0 完成後確實可以解決以太坊現有的吞吐量問題。目前的 TPS 確實要差很多,尤其在 DeFi 巔峯火爆的幾周,基礎設施會成爲業務的瓶頸。這點毫無疑問需要改變。2.0 也是目前以太坊拯救自己的手段。雖然在過渡期會採取 Rollup 擴容的解決方案,還是輔助手段。

而波卡採用的中繼鏈加平行鏈的模式可能也是一種方式。這兩種方式可能都跑得通。但並不是說哪個方案可行就一定好。因爲現有的應用、業務都跑在以太坊這條鏈上。如果以太坊的模式可行,沒有出現重大錯誤,那些業務多半會繼續留在以太坊 2.0 上。即使其他公有鏈採用其他模式也被證明可行,但業務不會輕易遷移過去。以太坊的頭部效應會得以維持,除非自己產生重大問題。

萬卉:以太坊 2.0 大家對它的預期還沒有提現到 ETH 的價格上。現在的信標鏈和 2.0 還差得很遠。2.0 的過程中會對價格有很大的不確定性,這是我想多說一些的。

剛纔奶王提到了比特幣和以太坊的匯率。有一個大前提,以太坊生態的繁榮,不代表 ETH 幣價的繁榮。這是很多人容易混淆的,覺得以太坊上有很多很好的應有,價格就應該有更大的突破。我們看以太坊的基本面數據,比如活躍錢包數,GAS 費消耗量等數據,已經比 2017 年高了很多。

梓岑:我不關心以太坊能對行業帶來什麼。比特幣對我來說是配置,以太坊是投資。我只看接下來的趨勢。我也不在乎信標鏈上新生態什麼時候起來,2.0 對之前 1.0 的生態是否足夠友好我也不在乎。

我會關注的點有三個:

  1. 灰度以太坊信託的持倉變化數據;
  2. DeFi 鎖倉量數據。大家可以看 Debank 上隨時更新的數據,是以太坊在 DeFi 中被鎖倉的數據;
  3. 以太坊 2.0 Staking 鎖倉的規模和數據。

我一直以來的觀點是,POW 和 PoS 相比,天然缺乏鎖定流動性的手段。這三個數據會顯得尤爲重要。ETH 能夠鎖定更多的流動性,意味着二級市場上的流動會越來越少,特別是這三個數據都是明牌,都是看得到的。

我最近觀察這三個數據加起來,應該佔到以太坊總量的 12% 左右了。在我看來,以太坊 2.0 一定是短期利好,中期也利好。但長期在我眼裏,以太坊 2.0 對 ETH 一定是利空的。

我也做 Staking 鎖倉的礦池。我一直在 PoS 生態中這麼多年,非常清楚抵押這件事本身給公鏈帶來的負作用。我並不認爲以太坊做好的準備。

Staking 最容易帶來的負作用就是利益固化。比如 POW 對抗外界攻擊的能力是有限的,就是 51% 攻擊。PoS 理論上對抗外界攻擊的能力可以是無上限的。但 PoS 永遠無法杜絕來自內部的腐敗。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我並不認爲以太坊社區做好了準備。

在我看來,接下來 6 個月左右以太坊 2.0 會不斷增加 Staking 的數據,可能會迎來牛市到頂,迎來熊市的過程。在熊市中,Staking 帶來的負作用就會變本加厲的表現出來,就是利益固化。以太坊現有的大戶永遠都是大戶,只需要鎖倉那利息就好,什麼都不需要做。當生態需要變革,需要新鮮血液加入進來時,會很難找到入口。因爲有鎖倉在,現有利益格局會非常固化。這和公司運營管理是類似的。

所以我說中期利好就是未來 6 個月利好。而未來兩年,我認爲以太坊 2.0 會傷害以太坊。

萬卉:奶王更多是講自己判斷的終局。我是想先不要判斷終局,先看眼下的問題。我一直覺得以太坊 2.0 的質押是爲愛發電。它不符合理性投資者的決策的。現在質押最高的收益也不到年化 20%,8%-20%,平均 15%。但我拿 ETH 去 DeFi 挖礦,甚至存到灰度,收益都要比 2.0 質押高很多很多,爲什麼要質押呢?

PoS 網絡的安全性和參與度是由質押率和幣價同時決定的。質押非常矛盾。我不排除一些早期以太坊的大戶,包括 Vitalik 自己肯定會爲愛發電,但真的不符合很多理性投資人的選擇。做這件事的機會成本特別高,爲什麼要放棄 DeFi 中 50% 年化的幣本位收益和灰度六個月鎖倉,超過 100% 法幣本位的溢價收益呢?這樣理性投資人是沒有動力做質押的。這個質押經濟設計其實是挺雞肋的。

我和公司手上的 ETH 要麼是在 DeFi 做生息複利,要麼是放到灰度的以太坊信託做溢價套利。我不知道別人爲什麼會有高動力的去鎖倉質押到以太坊 2.0。而且質押不是隻把幣放進去,還要保證在線率等條件。就算對於保守的投資人來說,可能做傳統的借貸、放貸可能拿到的收益都會和質押差不多。

還包括剛纔奶王說的,PoS 會不會有大的託管節點共謀,這樣治理的問題。PoS 肯定不會一個個體去跑一個節點,這是不現實的。肯定誰的幣多,誰能託管更多的幣,有足夠好的 IT 運維能力,誰會成爲大的 PoS 節點。

個人覺得大家不要對 2.0 有過高的期望,當然也不要看衰它。它的不確定性極高,並且這種不確定性還沒有在價格上反應出來。

我更多是 POW 的支持者。從代幣分發和經濟體發展角度,POW 個人認爲是更好的機制。當然 在共識設計上每個人會有不同選擇。

2.0 技術方案可以讓以太坊生態有更多靈活性,可以讓整個網絡費率成本降下來。如果 2.0 可以部署完成,以太坊的經濟設計也可能會有改變。比如新的提案 EPI1559,是對 ETH 幣本身重要的貨幣政策的改變建議。如果這個建議通過,以太坊又會有很大不同。比如會做 gas 費的銷燬等等。如果大家想深入關注 2.0 變化,可以深入關注下 EPI1559 提案的進展。

有人說,POW 誰算力大誰更牛,PoS 誰幣多誰牛。但大家要知道,POW 是強制賣幣的。這也是礦工手上很難屯大量幣的原因,因爲礦工還要交電費。而比特幣挖礦電費佔比非常高。這就很好的打散了新產出代幣的分佈。

但 PoS 本身,就是典型印錢行爲。對於手上已經有很多幣的人不需要耗費任何成本就可以拿到更多產出。從新代幣產出角度,PoS 也不是那麼公平。

Filecoin 的價值不只挖礦

Molly:第四個問題:現階段的 Filecoin 還值得佈局嗎?IPFS 作爲 Web 3 的基礎設施,長期的意義和價值在哪裏?

孫銘(高素質藍領):Filecoin 會有些說來話長。很多人會將 Filecoin 視爲單純的挖礦。我覺得挖礦只是其中一部分。至於能否佈局要看如何做,包括買幣、挖礦都可以視爲佈局,但經濟效果不太一樣。我個人覺得如果沒有對 Filecoin 研究太深,也沒有太大需求佈局 Filecoin。

Filecoin 雖然和 IPFS 是不同的,但可以放在一起說。協議實驗室做 Filecoin,不是特別區塊鏈的項目,很多做法並非去中心化。但這並不是缺點,這與項目本身的特點有關。IPFS 和 Filecoin 結合,會更互聯網化,和傳統互聯網結合會更緊密一些。做傳統互聯網項目可以直接利用 Filecoin 的存儲空間,包括做類似百度網盤類的產品。之後纔會有更復雜的產品,比如搜索和存儲的結合。包括和現有的公鏈也可以結合。比如以太坊上就沒有存儲項目,沒有自由的存儲網絡。

所以現在很多 APP 和 DAPP 都會用到 IPFS,但它們用 IPFS 不是接到 Filecoin 網絡,而是用 IPFS 找中心化服務器去存儲東西。但未來就看 Filecoin 運行起來,本身提供的存儲空間。是否能和 IPFS 緊密結合,包括和以太坊的結合。以太坊需要一些和數據、存儲緊密結合的 DAPP,而 DeFi 類不需要數據存儲,只要 wap 有喂價就可以。

很多人不太理解 Filecoin 的生態。Filecoin 未來和以太坊會是完全不同的模型,且互補性非常強。Filecoin 和現有公鏈都會有結合,且有互補性,不會和傳統公鏈進行競爭。但個人建議,如果之前對 Filecoin 沒什麼太多研究,也不需要刻意買 FIL 幣或者算力。需要深入研究後纔會考慮從哪個角度切入佈局。

Molly:梓岑,大家一直在刷 EOS,你和大家聊一下吧。EOS 未來發展會怎樣?

梓岑:EOS 已經三年半了。2017 年 5 月,我們是小道消息提前知道 BM 要啓動新的項目,類似以太坊殺手。很早就在策劃,也搶了白皮書的翻譯。當時一起翻譯白皮書的,我看到的版本就有七八個。只是我頭比較鐵,一直堅持到現在。

EOS 名場面,我站在臺上說過,1000 個 EOS 就夠了。其實我一直想解釋一下。《奶王語錄》其實是我當時在佳能羣裏,那時候佳能羣是五萬個 EOS 起,是需要驗資的大戶羣。《奶王語錄》全都是我當時在那個小羣裏,熊市裏聊天,互相喂餅,調侃說的。那時候是 94 以後到 2018 年 2 月,那時候在幣圈是非常黑暗的時間。

《奶王語錄》流行開,其實是在 2019 年初,節點競選那波高潮時,大家會把《奶王語錄》拿出去傳播,基本幣圈傳了個遍。我一直說,奶王改變不了任何事情,我只是被趨勢推出來的。就像 EOS 到了高潮期,大家對它寄予厚望時,我只是被趨勢推了出來。奶王並不是一個特別值錢的稱號。

那個名場面我依然想解釋一下。在當時很多現場活動會邀請我去分享。我一上場會把《奶王語錄》當笑話談。我會說,如果你不認識我,你看這幾句話都是我說的。這是那些照片的由來。但現在背了三年多鍋。罵 EOS 的,都會罵到我。嘲諷 EOS 也都會把我的現場照片拿出來嘲諷。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另外,「三浪打完到 500」不是我說的。

因爲我過去職業的關係,對文字的準確性和文字的騰挪空間是非常看重的。《奶王語錄》中連標點都不能改。不能多一個字,少一個字,改一個字。這算是我以前的職業病,每個字都意有所指。「三浪打完到 500」這種指明點位喊單是非常危險的行爲,我是不會做的。所以我非常討厭把這件事扣在我頭上。這些都是八卦。

在 2017 年,整個中國錯過了以太坊。中國那時候前四大所眼睜睜的看着雲幣靠着以太坊一躍成爲全球第一大交易所。很多比特幣礦工大佬也錯過了以太坊。Vitalik 在以太坊沒錢很艱難的時期,到中國來,一開始是找到了比特幣的大佬礦工。但大家看不懂,並沒有投他。那時候分佈式資本投了,也是奠定了分佈式資本在幣圈旗艦和帝國地位的第一步。

中國很多人,頭部的勢力錯過了以太坊。所以當時他們看 EOS 就和救命稻草一樣。或者說他們不敢錯過 EOS。所以在 2017 年底節點競選時,中國幾乎所有力量都進來了。中國頭部的交易所都進來了,礦池進來了。

另外一點是 BM 在技術實力上的確很牛,很強。在 1CO 熱潮時,還有誰敢開一個 360 天的 1CO。大家都想着一個月募資完成,撈完就走。BM 有硬實力,一邊碼代碼,一邊讓大家 FOMO 一般往裏充錢。這都是當時 EOS 成爲炙手可熱項目的原因。這些原因是有當時歷史背景的,都無可厚非。

EOS 走到現在,我知道很多人想知道應該怎麼辦。我直說,這次瑞波被 SEC 訴訟了之後,那層窗戶紙就捅破了。我之前講過,Block one (EOS 的基金會)不會也不敢以任何形式干預二級市場。包括大家想的用比特幣去拉盤 EOS,不會的。

Block one 在任何公開場合非常注意 EOS IO 和 EOS 的區別。任何場合都在強調 EOS IO。EOS 已經到了需要純粹靠社區力量的階段了,這是很現實的問題。就像 Dovey 說的爲愛發電。恐怕 EOS 只能爲愛發電了。

當然,EOS 依然是整個賽道中除了以太坊之外,社區基礎最好的,沉澱最深的。過去三年多沉澱的,比如 DeFi box,很多項目進入玩了纔會發現,EOS 的社區基礎,以太坊之外任何公鏈項目都比不過 EOS。

孫銘(高素質藍領):同意。

DeFi 發展有何挑戰?

Molly:DeFi 目前處於什麼階段,未來有哪些挑戰?

萬卉:DeFi 是個抽象定義的概念。我對 DeFi 的定義,首先是需要無託管的,是沒有中間人的,解決了交易對手盤風險的產品或整體產品設計框架。

從 2014、15 年 Augur 開始,是以太坊第一個做 DeFi 的,是做的預測市場。比如我要買一個比特幣的看漲期權,其實就是一個預測行爲。我覺得現在大家對 DeFi 的定義反而變窄了。但 DeFi 自身的定義,從 Augur 開始就已經是 DeFi 了。

我在微博也說過,有古典 DeFi,比如 Maker Dao,是 2017 年的項目。到了 Uniswap,是 2017 年年末開始的。Uniswap 的創始人在 2017 年年底還不會寫以太坊上得病編程語言,還完全是區塊鏈小白。是從那時候開始學,還沒有融到錢。是在 2018 年年底才融到了第一筆錢,才能真正好好做 Uniswap。

DeFi 發展速度之快是很多老幣圈人是跟不上步伐的。我這次看過國內有朋友說自己已經是老韭菜了,但確實有這個差異。我個人分析爲什麼很多國內朋友,不管是普通散戶還是機構投資人爲什麼會踏空 DeFi 這一大波行情,有幾個原因。

一是國內用戶和機構本身長期以來過度依賴中心化交易所。完全不知道什麼是自託管。對於自託管技術的操作以及安全政策完全沒有任何概念。過度依賴中心化交易所加上我們本身中心化交易所本身又有非常強大的勢力,有很好的客服,大家就會更加依賴;

二是中國的以太坊社區非常弱。EOS 有奶王,Filecoin 有藍領,但中國有什麼以太坊的大 V 或者標杆性人物嗎?基本沒有。原來沈波總在的時候承擔了這樣的角色。在中國以太坊社區,其實在 2017 年之後就渙散掉了。很多中國以太坊社區的核心成員很多都去做自己的項目了,都去做以太坊殺手了。所以你如果沒有緊跟以太坊生態,你是不知道 DeFi 的發展的。

綜上所述,中國的用戶和機構,很大程度上踏空了 DeFi 這波。今年很多大家突然發現,價格上表現很好的 DeFi 項目,比如 Aave 其實都是 2017 年的項目。今年當整個基本面起來,使用場景起來纔有爆發性增長。現在成爲以太坊生態中最大的商業銀行和借貸平臺,是幣圈老人做的,真正經歷了牛熊。

踏空還是踏準行情,會和你的時間、精力與認知走的。如果你從來不會用自託管錢包,對以太坊很多合約常識性的知識都不知道,那對你而言短期學習的門檻就會非常高。

我在微博上做過很多總結,DeFi 有哪些大的坑和風險。我覺得中國社區缺失了過去兩年 DeFi 基本素質的訓練。這隻能靠每個人多用 DeFi 的產品,用實操性來補這節課。

我們也看到現在在交易所中以太坊的剩餘數量已經遠遠低於在 DeFi 平臺上的數量了。這是非常大的本質性的變化。我也希望大家能多花些時間,不要依賴二手信息,不要依賴中心化交易所。因爲 DeFi 和原來純粹炒幣很不一樣,這個東西是真的有用的。

比如我很看好以太坊不想賣掉它,但又要用穩定幣,可能就需要找貝寶這樣的鏈下借貸平臺。現在就可以自己控制自己資產的所有權。但還可以給資產往上開槓杆。這件事完全可以通過自託管做到,這是非常顛覆性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