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gm 談到了他們早期在 AMM、借貸和穩定幣,最近的 Layer 2 和 MEV 領域深入研究,與項目共同發展的經歷和心得。

原文標題:《Paradigm:三年深耕兔子洞,一朝高潮天下知》
撰文: 0xSoros

本文是根據 Hasu 和 Suzhu 的播客 Uncommon Core 採訪 Paradigm 的兩位團隊成員的文字內容所做的學習筆記。

Hasu 採訪 Paradigm 的學習筆記:鑽進加密世界的兔子洞,越深越好

整個播客看下來給我的感覺就是抽象二字。這可能和團隊成員都爲理工科背景有關。尤其是 Georgios 的回答,多爲基於抽象的思考,討論的內容過於技術。因此本篇學習筆記也只是在看懂這個播客 20% 的內容的情況下完成的。

Hasu 覺得 Paradigm 異於 Crypto 行業內任何其他 Fund 的一點在於他們擁有預測未來的想象力。他們早期介入了 AMM (Uniswap),借貸(Compound),穩定幣(MakerDAO),以及最近的 Layer2 (Optimism)和 MEV (Flashbots)。

Paradigm 給每位團隊成員提供了這樣的一種機會,如果他想深耕某一細分領域,那麼他儘管去鑽進兔子洞裏(jump into the rabbit role)越深越好。

最爲世人所讚頌的事例莫過於 Dan 和 Hayden。Dan 在 17 年末 18 年初遇見 Hayden,從此沉迷於 xy=k 無法自拔。此後的三年裏,Dan 對 Uniswap 進行了全方位的支持。從初期文檔的建立,到各種分析報告。Paradigm 團隊其他成員也提供了幫助,比如 Charlie 和 Gauntlet 的 Tarun 發表的 fee paper、Dave White 對此問題的解決方案。這所有的一切都在 Dan 的 Uniswap V3 設計中達成高潮。

Dave White 之後又研究了永續合約和基於融資費率的產品。Charlie 則是花了很長時間研究 MEV,在此基礎上有了 Flashbots 產品。

你不得不花時間去深耕,這是使 Paradigm 與衆不同的地方。

最近 Paradigm 深耕的一個新領域但是還沒有投資的是基於融資費率的永續合約產品。

關於負利率的討論,Paradigm 最近投的一個項目是 Reflexer,一個基於利率組件的自動控制理論的項目。

Paradigm 是如何幫助投資組合公司的:Charlie 負責經濟機制設計,Georgis 負責寫代碼,Sam 則像是一個審計上帝。我們可以在項目早期階段提供任何東西。我們嘗試儘可能的幫助項目方。

Optimism 因爲有很多的代碼庫因此有組織結構上的複雜性。Georgis 則幫助了 Optimism 項目方合併了所有代碼庫進入一個 Monorepo。

關於 MEV 的基礎知識:礦工根據礦工費和交易時間來排序交易,而現如今因爲 DeFi 的崛起鏈上交易愈發複雜且經濟價值極高,因此交易順序變得非常重要。以太坊世界一直由簡單的 Gas 優先拍賣原則(PGA)主導。PGA 類型的 MEV 是良性 MEV,類似三明治夾擊這種是惡性 MEV。礦工正在大舉介入以上行爲,礦工可以做以上套利機器人做的事情。

MEV 是礦工可提取價值,是一種通過用特定方式改變交易順序以此獲利的想法。對於區塊鏈上某些特定的交易順序,礦工相對於其他羣體贏利性更大。我們可以看到套利機器人在交易費拍賣中競爭以此來讓他們的交易搶先在正常的 DEX 交易之前。礦工正在越來越多直接參與其中(礦工自己充當套利機器人的角色)

MEV 簡言之礦工使用他們的權利來改變交易順序以此獲利的行爲。

套利機器人之間的競爭會造成大量垃圾交易,產生冗餘計算和儲存。這是對協議的損傷。套利機器人的 PGA 行爲不斷推高 GAS 費用,這是對用戶的損傷。

我們太過依賴 Infura 等基礎設施,MEV 暴露出了基礎設施等一些 gap 問題。因此 Flashbots 應運而生被設計出來。Flashbots 爲了改進基礎設施並且減輕 MEV 給協議和用戶帶來的損傷。它主張不消滅 MEV,而是民主化 MEV。消滅 MEV 不現實且會對協議層產生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傷。

MEV-Geth 允許用戶提交交易到 Overlay Mempool。通常的 Mempool 是所有用戶通過 Gas 費用競爭。Overlay Mempool 只提供 MEV 交易之間的競爭。套利交易者之間競爭,不需要同時再和非套利的普通用戶之間競爭了。

因 MEV 牽涉太多技術性細節問題,所以我個人對 MEV 的理解,只停留在非常淺顯的層面。如有錯誤歡迎糾正。

使用 Uniswap V3 可以獲得更好的 Oracle 預言機。這是 V3 所有的功能更新中最低調的一個功能。V2 的預言機調用率已經達到了 20%-30%,Chainlink 預言機調用率爲 70%。VB 近期還撰文提議將 UNI 變成預言機代幣,讓 Uniswap 正式提供預言機服務,以提升預言機價格攻擊的成本。可以期待 V3 的預言機調用率進一步的提升。

V3 需要做市商主動調整作市區間的特性會產生一些類似收益聚合器的第三方外包的基礎設施項目。V3 的設計決定了在它之上會產生一個全新的生態。

希望新型聚合器的湧現會增進針對不同類型池的 LP 做市策略。V3 會大幅擠壓散戶做市商 / 不專業的流動性提供者。但從長遠角度考慮希望 Uniswap 還是能夠給普通玩家機會,而不是現在 CEX 的情況,做市商全部都是專業人士。只能邊走邊看今後的分化將如何進行。

除了新型聚合器外,還希望看到管理流動性的工具。無論是用來跟蹤價格的還是用來隨着相對市場價格變化來調整報價。目前基本的智能合約只讓你輸入一個特定的價格範圍這通常是針對一個倉位,但它不會讓你 creat the full distribution of your records that you want to do but to participate in the market with (這一小段沒有理解固用英文呈現)

這類對 LP 收益會有更廣泛模擬的工具是缺失的。LP 是如何獲得收益的,以及關於最優化的 LP 收益,在這些方面還有許多工作需要做。

流動性挖礦也發生了變化,從 V2 到均質池變成了 V3 非均質池。在 V3 基礎之上開啓流動性挖礦成爲了一個要解決的問題。流動性挖礦合約需要重寫。

在借貸協議裏增加 LP Shares 作爲抵押物,相比在 V2 版本里定價這些 LP Shares V3 稍微會困難一些。

V3 讓 Leverage Position 類似 Alpha Finance 的項目失效。Alpha Finance 本質上和 V3 做的事情一樣就是就是提升資本效率從而集中流動性。

在 V2 中 Alpha 提供槓桿資金讓你在整一段價格區間集中流動性而在 V3 中你提供的 LP Range 越窄,你開的槓桿也就越高。

因爲 Uniswap 需要做市商不斷調整自己的倉位,往下推演就是會產生很多交易,Layer1 對 Uniswap 來說是否足夠,還是說 V3 會部分 / 全部遷移至 layer2?

對於做市商來說,自然是價格越低性能越好,調整倉位的頻率會越高。可以肯定的是它會變得更加有效率。但在得到一些充分數據之前很難說,倒不如問它會變得有多有效率。這是一個自然市場發現的過程。(關於此回答也是一知半解只能望文生義)

主動做市策略會產生捆綁流動性去執行策略的合約,有可能有針對提供 V3 流動性的搶跑策略。這有沒有可能讓礦工成爲主要的流動性提供者?這個問題是動態的和複雜的。期待接下去會發生什麼。

最後一個關於 Uniswap onchain footprint 問題的回答沒有看懂。

以上就是關於這期博客我所做的學習筆記。

本期播客的內容達到了一定的抽象高度,其艱深晦澀程度令人望而生畏。

但同時這期播客也讓我得以稍微窺見 Paradigm 團隊的真實面貌。這是一羣真正深耕的人們。就像文中 Charlie 所說,你不得不花時間去深耕。這是使得 Paradigm 與衆不同的地方。這也是我們這羣弱勢的散戶投資者唯一的投資解藥。

請去深耕 Crypto 行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