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底的芬蘭首都赫爾辛基日照只有四五個小時,我們參加了一系列區塊鏈活動,包括 Junction 技術駭客鬆、SLUSH 銀行區塊鏈應用論壇、赫爾辛基 DeFi 開放式金融圓桌和工作坊。

原文標題:《在北歐區塊鏈周,我感受了寒冬的力量》
作者:宋平,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執行董事,在北歐生長中的耐寒韭菜

這是一篇能透過手機屏幕感受低溫的文章,請自備秋褲,首先我們來看一個很冷的知識點。

談起北歐,離不開現代科技技術,藍牙技術 Bluetooth 的命名來源於丹麥傳奇的國王 Harald Blastand,國王的全名翻譯成英語就是藍牙的意思,藍牙 logo 正是藍牙王全名的北歐字符縮寫。所以藍牙王 Harald 並沒有藍色的牙齒。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

傳奇的藍牙王統一了北歐各國,逐漸結束了攻城掠物的維京海盜時代。「藍牙」以丹麥爲通道連接了歐洲大陸和北歐五國,開啓的歐洲整體發展的新時代。

但這篇文章先不寫丹麥,而是北歐五國之一的芬蘭。

北歐的硅谷模式

互聯網時代造就了芬蘭諾基亞、Rovio 手遊公司,歷史上,屠龍少年終成龍。在這些公司進入增長、滯漲階段後,公司行事風格就從創新破規變爲守住市場份額。終而復始,新的技術週期,註定催生出新的行業獨角獸,例如芬蘭 Supercell,爆款遊戲部落衝突和皇室戰爭背後的手遊公司。新的獨角獸會吸引了上一輪技術週期成功退出的投資人和創業者,當地大學對技術概念的創新孵化、再加上膽大的新人和不斷跳槽的程序員組團打怪。這一硅谷模式,正在芬蘭上演。有關加州硅谷和芬蘭的創業生態,下表歸納一些「細微」差別。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

阿爾託大學創業者社羣生態導向圖:哪裏去找錢,找團隊,找社羣,找平臺。

此次在芬蘭舉辦的北歐區塊鏈周系列活動,就依託於芬蘭阿爾託大學創業生態和社羣。這裏沒有加州的陽光,日照只有四,五個小時,且溫度是零下,多雪。本文記錄了 11 月底在首都赫爾辛基集中舉辦的一系列區塊鏈活動的見聞。

北歐區塊鏈周 = Junction 技術駭客鬆 + SLUSH 銀行區塊鏈應用論壇 + 赫爾辛基 DeFi 開放式金融圓桌和工作坊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Junction 駭客鬆現場圖

Junction 駭客鬆:Junction 是歐洲最大的駭客鬆開發者大賽,至今已舉辦 4 年。每年 11 月底,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舉辦千人百隊技術開發挑戰賽。全球和北歐的科技公司、金融機構、高校作爲合作方,定技術主題,出賽題,當評委。Junction 駭客鬆包括多種技術的單賽道開發及多技術混合開發。目前最受開發者歡迎的技術路線包括區塊鏈,人工智能,物聯網,遊戲等。

自 2015 第一屆 Junction 舉辦以來,不斷有區塊鏈開發者提交項目,2018 年首次設立區塊鏈賽道,在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NEO、Pchain、比原鏈和巴比特的支持下,發佈了多項區塊鏈駭客鬆挑戰,完成項目包括穩定幣,線上治理 DAO 和數字 ID 等多應用場景。同期 2018 屆 Junction 公司合作伙伴還包括 Blackrock,Supercell, 愛立信,諾基亞等。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2018 年 Blockchain 賽區現場

Junction 2019 奪冠項目:針對青少年網絡安全場景區塊鏈作品

Junction 團隊在 2019 年共舉辦 47 場駭客鬆活動,共計 6000 名開發者參與。其中芬蘭總賽區參與開發者人次達 1500 名,來自 100 多個國家,其中東歐北歐國家、和俄羅斯開發者佔多半數。48 小時的開發大賽共提交 350 個項目。2020 年 Junction 計劃在全球各地舉辦 10-20 場當地駭客鬆大賽。

Junction 駭客鬆現場 短片

今年芬蘭總賽區 1600 多名開發者和導師團共同投票,得票最高項目是 Tassu Passu。Tassu Passu 項目團隊成員從 15 年開始參加 Junction 駭客鬆,17 年也奪過獎。可以算是駭客鬆賽霸。拉脫維亞小夥 Reinis Skorovs 在 2015 參加 Junction 時 , 用 Omini 協議開發了 BTC 在電商網站上的點對點的支付系統。2019 年 Junction 的區塊鏈網絡安全挑戰,Tassu Passu 團隊提交了針對青少年網絡安全設計。

在接近無現金化的北歐社會,兒童和青少年如何順暢的使用網絡支付是一個值得思考的需求。對小孩子來說,很難創造和記憶字符密碼。Tassu Passu 項目針對這個情景,重新設計了網絡支付體驗。採用數字貨幣冷錢包的技術標準,把私鑰的助記詞卡通化,小孩子可自主選擇助記詞創造一個容易記憶的故事,從而無需輸入字符密碼也可以完成私鑰登錄。例如 7 歲以下的兒童可以通過角色扮演遊戲的設定,通過選擇卡通化的英雄形象,英雄住的房子和英雄愛吃的食物組合建立一個助記詞私鑰組合。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Tassu Passu 卡通助記詞生成界面

SLUSH 大會銀行區塊鏈應用論壇

Slush 是起源於芬蘭赫爾辛基科技創投大會。2008 年起,Slush 最初從匯聚在阿爾託大學創業桑拿的 300 人的創業者聚會,進過十年發展成長爲兩萬人的歐洲及全球科技創投大會。

2019 年芬蘭 Slush 區塊鏈分會由 Bearing point 主辦:Blockchain Reinventing or renewing banking? 研討會討論了目前區塊鏈技術在銀行業應用的歐洲案例。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圓桌論壇嘉賓機構:北歐銀行 Nordea, 芬蘭央行,Bearingpoint, 瑞士巴塞爾大學, 法蘭克福加速器

Nordea 北歐銀行雖然禁止員工持有比特幣,但對區塊鏈技術的探索走在前沿。Nordea 銀行 2018 年發起 we.trade 聯盟鏈項目,旨在幫助中小企業解決貿易擔保,跨境支付的難點。We.trade 平臺通過智能合約實現貿易合同簽署鏈上確認和信息追溯。作爲區塊鏈供應鏈金融場景的落地應用,We.trade 跨銀行聯盟提供了銀行間交易的互操作性,統一的電子合同模板可大幅度替代紙質合同和電郵。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

ABACUS DLT 銀行市場監管報告項目。當前,歐洲銀行的監管是根據《歐洲市場基礎設施監管規則》(EMIR)通過銀行自有報告系統向監管者提交銀行交易資料。此操作低效費時且容易造成數據不一致的問題。通過把歐洲央行的金融市場統計報告 (MMSR) 監管規則編入智能合約,建立統一化的銀行交易數據的上傳和報告流程,可以大幅解決了數據不一致,上傳系統互不兼容的問題。且系統可升級擴展,項目已後續支持了瑞士和加拿大證券市場監管規則。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

圓桌觀點總結

  • 通過鏈上節點數據共享,某個銀行的客戶 kyc 數據可以被其他銀行(節點)利用,減少了對一個客戶在多個銀行重複 kyc 的成本和流程。
  • 區塊鏈加密技術可以在數據流通中,把隱私高敏感的例如姓名和身份證數據和個人低敏感數據拆分。例如年齡,財務,性別這些屬性數據(attribute)。對這些屬性數據的鏈上加密使用和共享,可保護與用戶身份相關的敏感數據,滿足 GDPR 隱私監管。
  • 信任是很難規模化的。Trust is hard to scale。指望每個人爲自己的數字貨幣投資負責,獨自管理好自己私鑰是不現實的。大規模落地應用很可能還是需要中心化的信任載體,區塊鏈沒有去中介,而是用分佈式網絡作爲新的中介,重構了信任。

和區塊鏈從業人員相比,銀行業討論區塊鏈的畫風很不一樣,你懂得。

赫爾辛基 DeFi 開放式金融之夜

DeFi 之夜活動現場 短片

SLUSH 邊會 DeFi 開放式金融之夜:主辦方:AAVE, 協辦方 :MakerDAO 基金會,Konsensus 芬蘭數字貨幣區塊鏈協會、DeFi60 協會、芬蘭數字貨幣經紀商 Coinmotion 等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圓桌機構代表:芬蘭 OP 銀行,MakerDAO 基金會 , AAVE,Coinmotion

圓桌觀點總結:

AAVE 項目的前身是全球以太坊上首個去中心化智能合約借貸項目 Ethlend。AAVE 項目從 Ethlend 點對點訂單撮合升級爲借貸池成交。這解決了借貸雙方過去點對點訂單未成交之前不能獲得收益和流動性的痛點。AAVE 在芬蘭語的意思是魂,這個名字寓意是透明和開放的。Stani 透露 AAVE 計劃從平臺模式變爲開源協議模式,在借貸池協議開源後,任何人可以使用 AAVE 協議創造自己的借貸池或連接 AAVE 的借貸池,進一步提高流動性和開發借貸市場產品。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

開放式金融 DeFi 很多人稱讚的是其開放性 permissionless 以及智能合約化。但 DeFi 最被低估的創新其實是可組合型 Conposibility,有關可組合型,這一點我同事曹寅有專文見解,參見鏈聞文章《穿越迷思——Devcon 的 DeFi 思考》

多抵押 Dai, MCD 時代的 MakerDAO 逐漸扮演數字貨幣央行的角色,MCD 發佈後,Oassis 平臺上線推出了 Dai Savings Rate (DSR)類似一個 Dai 的活期儲蓄賬戶,Dai 持有者可以獲得 Dai 風險最小的存款利息。在 maker 協議之上的應用層例如 conmpound 的 Dai 利率和風險更高。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DeFi 工作坊 : Makerdao 基金會歐洲團隊,手把手教你轉移 Sai to Dai

在 MCD 多抵押 Dai11 月底上線後,單抵押 Dai (Sai)的頭寸 SCD 有可能在 6 個月後被強制清算。目前還沒有轉移的 SCD 頭寸的持有者需注意。Dai 和 Sai 目前有利息差,短期有轉移激勵機制。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作者介紹 DeFi60 協會 : WeConnect The Dots of Eastern and Western DeFi ecosystem

我們作爲 DeFi 開放式金融之夜的協辦方,DeFi60.com 協會也宣佈上線。DeFi60 協會成立在北緯 60 度赫爾辛基,芬蘭。協會旨匯聚 DeFi 行業統一聲音,成立工作組幫助協會 DeFi 會員項目在社羣溝通建設,政策對話領域開展工作。

結語

北歐區塊鏈周的 Junction 技術駭客鬆、SLUSH 銀行區塊鏈應用路演、DeFi 圓桌工作坊。這一系列活動圍繞的主題是共同的:如何讓金融服務更透明、更友好

o 駭客鬆:讓更多的用戶更友好訪問、保管自己的私鑰,

o 銀行產業區塊鏈論壇:銀行作爲中心化金融組織,通過聯盟鏈項目,解決銀行和節點相互不信任的問題

o DeFi 圓桌和工作坊:去中心化金融 DeFi,通過產品開源,協議化解決終端用戶信任的問題

作者所生活的歐洲已經重啓了負利率時代,是國際金融市場一道獨特的「風景線」。把錢存在銀行賬戶裏,是一種負擔。本來是存錢生錢的買賣,現在要向交停車費一樣,交停錢稅。如果不存錢而使用現金,就會發現,在北歐五國在無現金化領先的電子支付市場裏,使用現金是一個難題。

爲了配合政府刺激經濟和消費,銀行不斷推廣電子無現金支付,配合政府推出國家數字貨幣取代現金,鼓勵貸款和履行負利率貨幣政策,這是對現金和存款收益率的圍剿。個人預防自己的資產縮水,就被動的要了解銀行賣的金融理財產品,傳統的保險,基金理財合同讓非金融領域的人費解。每一個人需要揣測坐在面前的理財產品經理和服務合同裏有多少背後的意圖和隱瞞。

相比中心化金融,開放式金融 DeFi 的信任是基於開源的代碼和協議,協議本身作爲服務對用戶更友好,每個人參與了一個公開的遊戲,而遊戲規則是公開的,這大幅度避免了尋租和作惡。近期,推特 CEO Jack Dorsey 宣佈推特要嘗試從互聯網平臺化轉向協議化,這中間最大的推動力就是從用戶友好的設計出發,開源推特的用戶內容推薦算法,給用戶修改內容推薦算法的自由。

金融是區塊鏈技術的原生戰場,在這個戰場,金融服務協議化,開源有多方面好處:讓規則更透明,讓應用更去中心化,避開監管困境,專注產品,對用戶更友好。

開源和透明也正好是北歐程序員的性格密碼,在「金錢至上」的金融業爲什麼來自丹麥的 MakerDao 和芬蘭 AAVE 要把軟件開源,而不是通過賣軟件賺錢 ? 我有一次在辦公室咖啡間忍不住把這個問題拋給 Martti Malmi。Martti 說:我們想通過編程改變世界,我寫的代碼有更多人用,在千千萬萬的服務器上運行已經是最大的滿足。我想:在這一點上,Marti 爲中本聰寫的比特幣項目代碼已經做到了。

我們去赫爾辛基看了看北歐的區塊鏈活動B 字開頭的全球辦公交易所,訪問 DeFi60 辦公室,與比特幣最早開發者, Bitcointalk.org 創始人 Martti Malmi 合影

寒冬的芬蘭有漫長的黑夜、道上的積雪減緩了行進的速度。嚴峻的氣候塑造了芬蘭人堅韌頑強的 Sisu 精神。有寒冬,也有萬物復甦和春天的希望,2020 年冬天我們再見。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