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a 團隊密碼學實力較強,亦獲得 Coinbase 等衆多知名機構的投資,目前缺乏優質的生態項目。

撰文:Justin Cai,就職於 Evaluape

Coda 是將區塊鏈數據通過零知識證明壓縮到固定字節大小的新型數字貨幣。區塊鏈全節點數據容量非常大,並且有繼續變大的趨勢,讓全節點的網絡同步以及存儲變得很困難。Coda Protocol 通過零知識證明的不斷遞歸,號稱能將目前幾十 GB 的區塊鏈賬本壓縮到 20k,從而使得移動端也可以即時同步區塊鏈數據。

優點:

  1. 團隊有非常強大的密碼學研究和應用能力
  2. 項目有衆多著名硅谷投資人背書
  3. 通過區塊壓縮來擴容是 V 神等技術大牛看好的方向

缺點:

  1. zksnark 證明的生產需要使用 GPU 和較大容量的內存,驗證人節點成本較高。
  2. 項目方自己開發公鏈,而非爲其它公鏈服務,靈活度有限。
  3. 目前還沒有優質生態項目出現

行業 (9/10)

區塊鏈擴容的其中一大挑戰在於,區塊鏈數據容量隨着 tps 增長,也會同級數地增長。因此,隨着公鏈上 DApp 數量及活躍度的提高, 各大公鏈都將面臨運行全節點硬件配置門檻高的問題。

舉例來說,比特幣的全節點大小從 13 年 Q1 的 6GB,增長到了 19 年 Q1 的 210GB,6 年翻了 35 倍,平均每年增長 80%。而以太坊的全節點在 16-17 年的大牛市中更是一年增長了 19 倍。未來存儲容量的增長是否能跟上區塊數據的增長,是一件令人擔憂的事情。

在這種背景下,Coda 的區塊存儲壓縮技術號稱可以提高存儲硬件設施的利用效率,讓運行全節點的成本大大降低,真正保證了整個區塊鏈節點網絡的去中心化。

目前,同樣在嘗試用零知識證明技術對區塊數據進行壓縮的團隊有 Matter Labs (之前項目名爲 zk rollup),計劃在以太坊公鏈上通過加入零知識證明相關的 op code 來實現智能合約的鏈下執行與驗證。

模式 (8/10)

Coda 協議裏,除了傳統的區塊驗證人外,還增加了 Snark 生成者,用以處理生成 Snark 證明的大量計算任務。區塊驗證者與 Snark 生成者分享區塊獎勵,以獎賞 Snark 證明的生成。

由於目前階段的算法優化有限,生成 Snark 證明需要用到 GPU 加速,爲了讓沒有 GPU 的驗證人也可以參與到共識,Coda 內置了一個鏈上 Snark 交易市場。驗證人可以選擇從 Snark 生成者處用 CODA 代幣購買 SNARK 證明。預計未來經過算法的優化,也有可能不用 GPU 就可以參與驗證。

除了購買 Snark 證明外,CODA 代幣還可以用來進行權益鎖倉,驗證人必須保持在線,或者將代幣委派給 PoS 礦池,方可參與出塊。Coda 目前不計劃對作惡節點進行 slashing,想在 testnet 運行階段觀察是否需要加入 slashing 的機制。

目前 Coda 協議只支持交易,並不智能合約的支持。

技術 (9/10)

Coda 團隊基於 Ouroboros Proof-of-Stake 協議自行實現公鏈,增加了使用 zk-snark 遞歸壓縮的技術。

Coda 遞歸壓縮的原則可以簡單的描述如下。首先,假設我們生成一個證明從狀態 0 到狀態 1 的狀態轉換是合法的,然後,我們繼續生成一個證明從狀態 1 到狀態 2 的狀態轉換是合法的,那麼,我們就可以把這兩個證明合併爲一個證明從狀態 0 到狀態 2 的狀態轉換是合法的。依次類推,可以將每一步狀態轉換的證明都遞歸地合併爲一個證明從狀態 0 到最新狀態的所有狀態轉換都是合法的。

Coda 的實現是用 OCaml 語言(一種函數式編程語言,在高頻交易界應用較廣)完成的,團隊原創了不少新的代碼庫,包括一個基於 OCaml 的 zk-snark 解釋器。

Coda 中的節點分爲四種,全節點,驗證人節點,snark 生產者節點和存檔節點。

全節點得益於遞歸 zk-snark 算法,只需要 20k 的存儲容量,輕鬆可以在移動端運行。根據進一步的技術優化,20k 可以進一步壓縮到 3k。這個全節點中包括了需要用來驗證每一筆交易的完整信息。當然,原始交易信息並不包括在其中,所以如果需要獲取他人賬號的餘額等操作,仍然需要向網絡中的存檔節點查詢。

Coda 的共識採用了 Proof-of-Stake 的 Ouroboros 協議,每個驗證人節點需要保存最末端的一組被稱爲「過渡前沿」的區塊。之所以選擇另闢蹊徑重新開始做一條鏈而非在其它公鏈基礎上進行改造,是因爲 SHA256 等常見密碼算法用於遞歸 zk-snark 的效率太低,需要使用專爲遞歸 zk-snark 設計的密碼算法進行效率提升。

Coda 的缺點在於,「過渡前沿」區塊需要保存在內存中,因此驗證人節點需要比較大的內存容量。目前在未經優化的情況下,內存佔用約有 8-12GB。

項目所有代碼都通過 Github 開源,目前獲得 290 個星 , 有 1946 個 commits,39 個 fork,貢獻者共有 26 個,大多數代碼由最活躍的 8 個貢獻者提交。

Coda 的 beta 測試網已經於 2019 年 7 月對公衆開放,任何人都可以在自己的設備上運行 Coda 節點,鎖倉 Coda 測試代幣成爲區塊驗證人。(7/10)

社區生態 (7.5/10)

項目目前在 Twitter 上有 7500 個粉絲,在 Telegram 上有近 3733 個成員,在 Discord 上有 800 多個成員。

Coda 在舊金山搞過多次線下 Meetup,吸引了大量開發者參與,人氣比較旺盛。Coda 與著名的 zksnark 庫 libsnark 的創建者 Howard Wu 領導的 Decrypt Capital 有密切的合作關係,舉行了 zksnark 證明器的代碼優化挑戰等活動,也經常聯合進行聯席演講。

Coda 目前的 Testnet 也匯聚了很多開發者參與,官方甚至提供了高達創世初始代幣 6.6% 的高額獎勵用以激勵社區參與,大大高於其它公鏈項目。

團隊 (8/10)

CEO Evan Shapiro 是卡梅計算機學士以及機器人碩士,之前任職 Mozilla 的軟件工程師。

CTO Izaak Meckler 是伯克利的密碼學博士,之前在 Jane Street 對衝基金任職軟件工程師,併爲多項開源軟件貢獻源碼,包括 Elm 語言的編譯器。

團隊目前 21 人,一線開發人員都是函數式編程社區的活躍人物,可能跟整個項目採用 OCaml 語言有關。

項目的非技術團隊包括市場與社區負責人 Claire Kart, 之前是 Ripple 的社區負責人;商務拓展負責人 Emre Tekisalp ,之前在 Coinbase 負責 USDC 業務線。

項目的 Advisor 包括 Coinlist 的 CEO、Coursera 上數字貨幣 MOOC 的作者(NYU 教授)、以及 bulletproof 的發明者。

融資 (8.5/10)

Coda 於 2018 年 5 月獲得 Metastable、Polychain、Electric Capital 等幣圈知名基金的 350 萬美元種子輪投資,於 2019 年 4 月獲得 Accomplice、Coinbase Ventures、Paradigm、General Catalyst 等知名幣圈與傳統機構投資 1500 萬美元。

總結 (8.3/10)

Coda 項目因爲有技術大牛領銜,又有擴容題材的支撐,在硅谷機構投資者中熱度一直較高。預計後期經過適當宣傳,在散戶投資者中也會斬獲很多粉絲。

Coda 通過遞歸 zk-snark 的技術,將全節點壓縮到了 kb 級別的存儲,讓移動設備也可以輕鬆加入到區塊鏈網絡中。

目前主要問題在於驗證人節點需要的內存容量較大,並且 snark 證明生成需要 GPU 加速,愛好者參與的門檻略高。snark 證明已經可以通過鏈上市場外包給專門的 snark 生成者,緩解一部分算力壓力。

此外,項目的路線選擇了自行開發公鏈,而非幫助其它公鏈提供技術服務。建造一套完整的公鏈生態,需要在運營、商務方面有更多的着力。

如果您喜歡這篇報告 , 請支持我們的研究

BTC 地址:
162Cnh4gLGxvfBzpGoJ6JYZBbYHncJeDaN

ETH 地址:
0x9206D3D4ddd6a40f1Cadd19f25cB55E7A85de475

資料來源:官方文檔及官方 Medium、Twitter

聲明 : EVALUAPE 只基於項目方提供的公開資料進行評估,並不對項目進行估值及投資建議。
因此,EVALUAPE 的評估報告並不構成投資意見,不對用戶投資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