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eeb Qureshi 表示會把自己在硬核技術領域專業知識帶入 Dragonfly Capital。

離開了區塊鏈投資機構 MetaStable Capital 的著名加密貨幣投資人 Haseeb Qureshi 終於確定了去向。加密貨幣投資基金 Dragonfly Capital Partners 向鏈聞確認,Haseeb Qureshi 已經正式加入該基金,擔任 Dragonfly Capital Partners 管理合夥人。

聽 Dragonfly Capital 新任合夥人 Haseeb Qureshi 談區塊鏈世界中西差異和公鏈的未來Dragonfly Capital Partners 新任管理合夥人 Haseeb Qureshi

Dragonfly Capital Partners 是一個由策源創投創始合夥人馮波與前貝恩資本區塊鏈業務投資負責人 Alexander Pack 聯合創立的區塊鏈風險投資機構,去年 10 月宣佈完成 1 億美元募資,參與投資的 LP 陣容強大,包括比特大陸、OKEx、BitMEX、Ripple、Coinbase 聯合創始人、Bain Capital、Founders Fund 等參與了投資。

Haseeb Qureshi 將成爲 Dragonfly Capital Partners 的第三位合夥人。他告訴鏈聞,其實從半年前起,他已經開始和 Dragonfly Capital 非正式進行合作,作爲一個「技術第一」的信仰者,他會把自己在硬核技術領域專業知識帶入 Dragonfly Capital。

鏈聞之前曾多次向讀者介紹 Haseeb Qureshi 的傳奇經歷:他 16 歲時拿着 50 美元開始玩在線撲克遊戲,一年之後,通過撲克牌比賽賺了 10 萬美元,到 19 歲時,已經成爲了一位全球知名的職業撲克比賽選手,並獲得衆多贊助,成爲百萬富翁。21 歲的時候,他決定離開職業牌壇,從此再也沒有打過撲克牌。25 歲時,Haseeb Qureshi 對計算機產生興趣,開始學習軟件,從此走上編程和技術投資之路,後來,在 2018 年加入大名鼎鼎的加密資產投資機構 MetaStable Capital,成爲普通合夥人,後在今年 2 月離職。

Haseeb Qureshi 一直筆耕不輟,分享自己如何學習新知識的經驗,以及對區塊鏈世界的看法:

新合夥人的加盟將加強 Dragonfly Capital 在技術型項目方面的投資能力。截止目前,Dragonfly Capital 宣佈的投資組合中共有 20 個區塊鏈項目,除了 Cosmos、Coda、Celo、Oasis Labs、Spacemesh、Sia 這樣的公鏈項目之外,還包括 ErisX、Tagomi、CoinFlex、Anchorage、Lumina (加密對衝基金投資組合管理平臺)等加密資產交易和託管基礎設施。

聽 Dragonfly Capital 新任合夥人 Haseeb Qureshi 談區塊鏈世界中西差異和公鏈的未來
聽 Dragonfly Capital 新任合夥人 Haseeb Qureshi 談區塊鏈世界中西差異和公鏈的未來Dragonfly Capital 的投資組合

此外,Dragonfly Capital 在去中心和金融(DeFi)領域佈局也頗爲積極,已經投資了 Compound、dydx、UMA、Nuo 等項目。該基金還投資了 Amber AI 和趙東創立的 RenrenBit 兩個中國團隊。

Dragonfly Capital 的聯合創始合夥人 Alexander Pack 稱,該基金希望支持加密世界的領導者,成爲聯結東、西方加密貨幣產業的橋樑,可以幫助亞洲的項目和投資人獲得西方開發的技術,也可以幫助西方的區塊鏈項目接觸到亞洲的加密貨幣市場。他曾表示,未來主要聚焦於三個投資方向:作爲母基金投資新型的加密資產管理基金;投資有可能成爲去中心化經濟基礎的協議及應用;支持可以連接去中心化和中心化世界的科技初創公司。

剛剛結束了一次中國旅行的 Haseeb Qureshi 在新任命發佈的同時接受了鏈聞的採訪,暢談了他眼中區塊鏈世界的中西方差異、如何看待公鏈的未來,以及何時可以出現區塊鏈技術的大規模應用:

鏈聞:我們在今年 2 月報道了你離開另外一家著名投資基金 MetaStable Capital 的消息,今天才看到 Dragonfly Capital 正式宣佈你加盟的消息。過去這 8 個月你跑哪裏去了?

Haseeb Qureshi:過去 8 個月我還挺忙。在加密貨幣這個領域,不忙還真難。我用這段時間更多瞭解加密貨幣項目,對那些我希望瞭解更多的領域進行了更深入學習。

其實從半年前起,我就已經開始和 Dragonfly Capital 非正式合作了,開始瞭解他們如何運作、如何看這個領域,這讓我對 Dragonfly Capital 的團隊非常有信心。加入一個團隊成爲其合夥人是一個大決定,只有花時間和靠經驗,你才能確定這是合適的。

當然了,我還在做一個加密貨幣教育項目,這個項目還在進展當中。具體情況姑且保密。我希望不久就可以和大家宣佈這個新東西。

鏈聞:我們知道前段時間你在中國,中國區塊鏈行業給你留下了什麼印象?你怎麼看中國加密貨幣領域和美國的區別?

Haseeb Qureshi:我的感覺是,中國的區塊鏈行業生機勃勃。我剛剛從中國回來,中國給我印象深刻,激動萬分。可以很清楚看到,在中國,大量企業認同區塊鏈技術,政府也支持區塊鏈技術,中國的加密貨幣挖礦和硬件領域遠比美國發展更強。在中國,人們更關注真實的業務,關注現金流,並且更加關注價格。一言以蔽之,在中國,更少空談,更多實用主義。

鏈聞:現在市場上瀰漫着看空底層公鏈的氣氛。你怎麼看這些底層公鏈的未來?

Haseeb Qureshi:我同意市場目前對底層項目非常消極的說法,有很多 Layer 1 的公鏈項目正在涌現。當然,比特幣已經非常穩固了,而更大的目標是以太坊——大家討論的問題是,是否會有一個智能合約平臺有更好的可擴展性、可以替代以太坊?日復一日,這種可能性越來越小,反而加固了以太坊的主導地位。尤其是隨着越來越多 Tether 轉移到以太坊區塊鏈,很自然,今天的大部分項目將會選擇在以太坊開發。這種網絡效應太強了。

我想說的是,現在最有可能替代以太坊的方式,不太可能是讓一個新區塊鏈從以太坊蠶食市場份額,而有可能是,一個帶來增量市場、給加密貨幣世界帶來新人的新的區塊鏈。我覺得 Telegram 和 Libra 有機會實現這個目標,他們有可能帶來數以百萬計的用戶和數以萬計的開發者,這會讓公鏈項目目前的用戶基數相形見絀。

鏈聞:現在每個區塊鏈項目都懷揣實現大規模應用的夢想。你覺得區塊鏈領域出現大規模用例會在什麼時候?當然了,我們說的這種大規模用例不包括加密貨幣交易。

Haseeb Qureshi:哈哈,要是我知道答案就好了!不過我覺得這不會花太長時間,我們已經有一些非常不錯的產品,它們將會有極大的價值。

比如,可以看看 Dai,一種「合成的」美元,你可以通過它獲得 8% 的利息。不少團隊在努力開發簡單的「儲蓄 Dai」產品。儘管現在這個規模還小,只有加密貨幣用戶會用這類東西,但是我們都知道,全世界對美國借貸產品有巨大的需求,這類產品終會起飛。當然了,開發合適的用戶體驗和可伸縮的基礎設施需要時間。

鏈聞:你在 MetaStable Capital 工作時我們就非常關注你。我們的觀察是,MetaStable Capital 和你新就職的 Dragonfly Capital 有些不同。MetaStable Capital 是一家在聚焦硬核技術和底層技術項目的投資機構,而 Dragonfly Capital 在加密貨幣交易所和 DeFi 領域有不少投資,你能給 Dragonfly Capital 帶來什麼?

Haseeb Qureshi:Metastable 是家偉大的公司,真的聚焦於技術基本面。當我在 Metastable 工作時,我曾經說服 Dragonfly Capital 一道投資了幾個基礎設施項目,包括 Starkware、Coda 和 Spacemesh。作爲技術第一的信仰者,我會把同樣的專業知識帶入 Dragonfly Capital。現在還是加密領域的野蠻生長期,這讓人無比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