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藏在隱祕角落的 USDT 會暴雷嗎?何時暴雷?這恐怕是懸在每個加密貨幣用戶頭頂的問題。

原文標題:《USDT 灰產調查:販毒、網賭、洗錢》
撰文:深潮 TechFlow

USDT 等加密貨幣,正在變成收取毒資的「綠色通道」。

「相比於微信支付寶轉賬,加密貨幣的流動沒有可完全證實的信息可查。買賣雙方都安全。」一涉毒人士在自建博客網站上寫道。

加密貨幣,金融史上的一個偉大實驗。它的發明始於 2009 年名爲「中本聰」的賬號寫的一篇論文《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天生帶着去槓桿和硬通貨的使命,也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由於匿名化特點,如今逐漸淪爲犯罪分子的最愛,其中 USDT (泰達幣)最受歡迎。

不只限於買賣毒品,USDT 還被應用至網絡賭博、洗錢、資金外逃等黑色產業。

深潮 TechFlow 採訪、調研加密貨幣黑色產業鏈當事人,試圖呈現 USDT 隱祕的角落。

揭祕黑產世界的 USDT:販毒、網賭、洗錢……

用 USDT 買大麻

「相比於微信支付寶轉賬,加密貨幣的流動沒有可完全證實的信息可查。買賣雙方都安全。」周曉(化名)在自建的博客網站上寫道。

周曉稱,因爲比特幣,找自己買「飛葉子」的人不用擔心,在交易所購買比特幣需要實名認證,但這隻能證明你買過比特幣(投資過比特幣),至於比特幣去了哪兒,爲什麼去哪裏,「你不主動說,沒人知道」

「你可以說自己看比特幣今年漲勢喜人,投資了一些比特幣玩。然後轉去自己另外的比特幣錢包了。另外的錢包密碼啥的我寫在紙上,不見了,這幾天我還在找呢。」他介紹。

周曉經營着一家毒品線上交易平臺,主要幫國內玩家代購大麻、LSD 等新型毒品。

像周曉這樣用加密貨幣買賣毒品、「拿命賺錢」的人不在少數。

據正義網報道,長春市一夫妻用比特幣地址來收取、轉移毒資。

妻子劉某將自己的比特幣賬號交給了丈夫馬某。馬某利用該賬戶收取毒資,並提現至劉某銀行卡轉移毒資,共計 10 萬餘元。

檢察官審查案件後認爲,劉某在明知馬某販賣毒品的情況下,仍將比特幣賬戶提供給馬某用於收取毒資並提供銀行卡轉移毒資,行爲符合洗錢罪的構成要件。

今年 1 月 20 日,法院當庭採納檢察機關的量刑建議,馬某構成販賣毒品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二個月,劉某構成洗錢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

周曉之所以逍遙法外,是因爲其比特幣地址難以被追蹤。他表示,自己的比特幣地址通過橢圓加密算法批量離線生成,隨意生成地址和相應密鑰,無限制隨便生成。

揭祕黑產世界的 USDT:販毒、網賭、洗錢……周曉展示自己的加密算法

周曉曾選擇 3 種加密貨幣用於轉賬:比特幣、USDT 和其自己發行的 E-RMB。

他一開始選擇比特幣,後來,因爲遭遇熊市 BTC 價格下跌,賣家要求保值交易,於是採用穩定幣 USDT 轉賬。

USDT 是 Tether 公司推出的一種與法定貨幣美元掛鉤的加密貨幣,1USDT=1 美元, 即每發行 1 個 USDT 代幣,其銀行賬戶都會有 1 美元的資金保障。

近期他還預備推出電子人民幣 E-RMB。他介紹,該幣安全、隱私度高度提高,幣值穩定,始終與人民幣 1:1 價格錨定,僅限於買過的老用戶使用。

像周曉這樣精通加密貨幣並靈活運用的人,在灰產世界越來越多。他們遊走在法律邊緣,在加密貨幣的隱匿之下,「用命賺錢「。

加密貨幣的灰色世界

「我賬戶上有九十萬 U (USDT)。 」艾巴(化名)在緬甸勐拉經營一家線下賭場,他告訴筆者,每天需要將現金換成現匯或者 USDT。

Chainalysis 報告數據顯示,從 2019 年 7 月到 2020 年 6 月,有超過 500 億美元加密貨幣從位於東亞地址轉移到海外地址。其中超過 180 億美元是 USDT。

加密貨幣在灰色產業主要呈現 3 種用途:販毒、網賭和資金外逃。這是一條隱祕的灰色產業鏈,魚龍混雜。

以跨境轉賬爲例,一知乎用戶在 2016 年介紹自己跨境轉賬的操作:在國內交易所購買比特幣,轉移至 Bitfinex,提現之前,平臺要認證個人信息,按照提示填上身份證,護照,住址證明。在提現後,平臺會收取 0.1% 的手續費,最低 20 美金。這樣整個比特幣跨境匯款流程完成。

知情人士告訴深潮 TechFlow,以上具備實操性,自己試過將中國地址打到美國交易所,兌換美元轉到美國賬戶,「但這只是個例」。

如果上述操作僅限於個人摸索,需要自己承擔風險,那隨着數字貨幣的普及和發展,如今已經出現用加密貨幣跨境匯款的產業鏈。

「我們做美元和澳元。」紀楠(化名)稱,自己提供收 U (USDT)出法幣(現匯)服務,只需要「告知我們收款銀行,是私戶還是公戶,是哪個銀行註冊,在哪個地區註冊的,一個工作日即可到賬」。如果客戶是個戶,就以借款、欠款名義,如果客戶是公戶,就以勞務報酬名義。

紀楠介紹,相比於傳統銀行電匯長至數週、高達 5% 的手續費,USDT 轉賬的手續費更低(接近 0)、轉賬即時到賬。

「最低 5000 (USDT),上不封頂,單筆超過 100 萬(USDT),提前告訴我就好。「紀楠稱,客戶轉賬用途一般是做美股交易或者買房、移民。

相比起上述用於跨境轉賬的「簡單」操作,加密貨幣的專業跑分團伙則更加隱祕而龐大。

「跑分」這個詞,源於電腦或者手機的性能檢測,但支付領域的跑分,卻有新的含義。

以往,網絡博彩平臺會收購大量銀行卡來收錢。但這樣做,成本很高——收一張銀行卡,成本成百上千。一旦銀行卡被封,這些錢就打了水漂。

2018 年後,跑分模式開始興起。市場上出現了很多跑分平臺,它們用衆包的方式,讓洗錢成本大大降低。這些跑分平臺宣稱「只要一張二維碼,在家躺着都能賺錢」。

揭祕黑產世界的 USDT:販毒、網賭、洗錢……

跑分玩家在跑分平臺繳納押金(比如說 1 萬元),並上傳自己的微信和支付寶收款二維碼。而充值玩家通過支付方的對接,將錢打給跑分玩家,收滿 1 萬元後,跑分結束。跑分平臺會給跑分玩家一定比例的收款佣金,並將一萬元押金轉給博彩平臺。

「類似 於運送資金的滴滴打車,滴滴打車運的是人,我們運的是錢。」跑分人士介紹,整個過程中,博彩平臺不參與資金流動,跑分玩家們成了洗錢工具。

USDT 跑分是用數字貨幣跑分支付的新模式。傳統跑分,跑的是人民幣;USDT 跑分,跑的則是 USDT。

上述跑分人士介紹,USDT 跑分最大的優勢是去中心化交易,「都是客戶與我們的司機(承兌商)在發生交易,中間沒有資金池,有效的防止資金被大面積凍結。而且中間有 USDT 作爲阻斷,整個過程都是無痕交易,不會被追蹤到去向。我們的交易量夠大夠分散」。

揭祕黑產世界的 USDT:販毒、網賭、洗錢……越來越多的博彩平臺開始支持 USDT 入金

「我們是爲博彩平臺提供出入金服務的。」QQ 上一跑分人士稱,以加密貨幣 USDT 交易,「用本金賺取佣金,一單一結,一萬本金掙 150~200 元佣金,直接回你銀行卡上」。

據深潮 TechFlow 瞭解,這類跑分團伙在 QQ 羣、百度貼吧、閒魚等平臺引流,然後於蝙蝠、電報、紙飛機等通訊軟件溝通交易細節,並於交易所買入加密貨幣,最後將幣轉入跑分平臺,最常用的加密貨幣是 USDT。

「跑 U 的有是有,U 進 Y (人民幣)出。那種特別少,90% 以上都是坑人的資金盤或者騙子。」艾巴表示,就算見面交易,也有突然消失的。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一場針對加密貨幣洗錢的嚴打正在來襲。

嚴打來襲

「不能像以前那麼猖狂了。」艾巴介紹,最近風聲緊了,他不再接受 USDT 業務,而是採用現金換現匯,比例是 100:105。

9 月 24 日,在北京舉行的第九屆中國支付清算論壇上,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局長廖進榮指出,每年自中國境內流出涉賭資金超出一萬億元,特別點名加密貨幣被用於轉移賭資。

「在近期的案件當中,發現部分涉賭團伙利用虛擬貨幣收集轉移賭資,甚至在緬甸部分地區以虛擬貨幣投資爲由,行網絡賭博之實。這類新型的數字貨幣通道不可凍結,匿名難以溯源,給我們打擊治理工作帶來了很大的挑戰。」

今年以來,全國上下開展瞭如火如荼的「反洗錢」和斷卡行動。

10 月 10 日,國務院打擊治理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工作部際聯席會議部署在全國範圍內開展「斷卡」行動,嚴厲打擊整治非法開辦販賣電話卡、銀行卡違法犯罪。

而加密貨幣毫無疑問是打擊的重點區域。部分加密貨幣 OTC 商也受此波及,被凍卡甚至調查。

根據刑法關於洗錢罪立案標準,爲洗錢行爲「提供資金賬戶」,提供賬戶的人會被立案追訴,最高刑罰是「」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洗錢數額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二十以下罰金」。

今年 6 月 8 日,惠州警方打掉了一個利用 USDT 數字貨幣經營第四方支付平臺的犯罪團伙,共抓獲涉案犯罪嫌疑人 76 名,查處涉案網絡支付工作室 4 家,搗毀網絡賭博團伙 2 個。

該案是全國偵破的首例利用 USDT 數字貨幣爲違法犯罪活動提供網絡支付服務的案件。經初步覈實,該平臺運營近 15 個月,爲境外 120 個賭博網站以及 70 家投資詐騙平臺提供資金結算服務,涉案金額達 1.2 億元。

深潮 TechFlow 發現,USDT 因爲價值穩定、同樣具備隱匿性,越來越受到犯罪分子的喜愛。上述的無論販毒、網賭還是跨境轉賬,所使用的,無一例外皆是 USDT。

USDT 成罪魁禍首?

與大衆觀念不太一樣的是,最受中國人歡迎的加密貨幣不是比特幣,而是 USDT。

根據 Chainalysis 報告,USDT 在今年 6 月擊敗比特幣,成爲東亞最受歡迎的加密貨幣。而其中,中國所佔比例最高。報告稱,「Tether 已成爲中國加密貨幣用戶事實上的法幣替代品,並且是向比特幣和其他標準加密貨幣過渡的主要手段」

揭祕黑產世界的 USDT:販毒、網賭、洗錢……根據谷歌趨勢,USDT 熱度在中國大陸是最大的,輻射至整個華人區

當前 USDT 的總市值超過 191 億美元,但 2017 年,這個數字也就差不多 1 億的規模。短短 3 年,USDT 市值實現了 191 倍的跨越式增長。

這些被迅速增發的 USDT 應用場景在哪裏呢?

早在 2019 年 7 月,Coindesk 就報道過 USDT 被用於俄羅斯跨境貿易的案例,「銷售額裏 20% 是比特幣,80% 是 USDT」,一位俄羅斯 OTC 商人表示,「中國企業購買的 USDT 一天購買的總量可達到 1000 萬至 3000 萬美元」。

事實上,USDT 已成爲最「出圈」的加密貨幣,和灰產聯繫也最緊密。圍繞 USDT 的犯罪事件愈演愈烈。中國檢察網數據顯示,今年來已經有 85 例 USDT 關聯犯罪案件,而在 2020 年之前,只有 5 例。

這一趨勢已爲各國監管所察覺,立法正在逼近。

歐盟在 9 月正式提出加密資產和穩定幣的監管框架,明確表示將歐盟現有金融類法律未涵蓋的所有加密資產納入監管中。

日前英國財政部發表聲明,正在起草規範私人穩定幣,也在研究央行數字貨幣作爲現金替代品的可能性。

回到國內,2020 年 10 月 23 日公示的《中國人民銀行法》修訂意見稿第二十二條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製作、發售代幣票券和數字代幣,以代替人民幣在市場上流通。」

據上文所述,USDT 在跨境轉賬、洗錢灰產等領域已經取代人民幣法幣的地位,並且還是中國加密貨幣用戶事實上的法幣替代品。

揭祕黑產世界的 USDT:販毒、網賭、洗錢……

USDT 會暴雷嗎?何時暴雷?這恐怕是懸在每個加密貨幣用戶頭頂的問題。

在一些極客眼裏,技術是無罪的,只是爲不懷好意的人所用。但越來越多的加密貨幣犯罪案件出現也在提醒我們,技術並不能爲人性之惡完全洗脫責任。

「The Genie is out of the Bottle」(妖怪已經放出了瓶子)。比特幣錢包公司 Xapo 總裁 Ted Rogers 這樣形容 BCH 分叉內戰。這句諺語源自《一千零一夜》裏阿拉丁神燈的故事,意思是妖怪一旦放出瓶子,就會對世界產生不可逆的負面影響。如今這句話依然可以用在 USDT 等加密貨幣身上。

「比特幣天生帶有去槓桿和硬通貨的使命,USDT 是現在交易所高槓杆之源。一種貨幣有更多人用理論上是好事,但如果用途僅限於黑產和投機,是不是該審視一下加密貨幣的初心呢?」MakerDAO 中國區負責人潘超曾如此評論道。

尊重受訪者意見,周曉、艾巴、紀楠均爲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