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此前的文章(百倍於納斯達克的交易所)中提到將來會出現一個集證券和銀行業務於一身的生態。這個生態一定是一個網絡性質的生態,而不是目前的商業模式中圍繞着一個核心企業而形成的生態,譬如蘋果、沃爾瑪和阿里巴巴這樣的生態。在這個數字金融網絡生態中,在任何一個業務領域都沒有一個主導性的公司。每個公司都是通過競爭性的方式在這個生態中生存,從而形成一個積極活躍的生態。

本文討論的數字金融網絡生態是以分佈式記賬技術爲基礎的,完全獨立的,跨國界的生態。它是在市場中通過競爭的方式生成和運行的。與此同時,市場中也會發展出基於各國主導的並是基於自己發行的主權數字貨幣的金融生態。兩種數字金融生態會共存,起到相互補充的作用。

1 網絡生態的基礎設施

這個網絡生態的技術基礎設施既提供基礎的技術支持,又提供網絡生態運行所依據的基本規則。

1.1 基礎鏈底層

這個數字金融網絡生態的底層技術基礎設施一定是一個基於區塊鏈並且集成了這個生態的業務規則的許可鏈。其共識機制一定是基於 DPOS 的。而且這個許可鏈一定是開源的。這樣的一個網絡生態肯定不是一個隨意加入和退出的公鏈, 而是一個基於業務和治理規則並且在一些方面滿足所在地的監管要求的生態。節點的加入和管理一定是依據網絡生態已經制定的規則。

1.2 商業中間層

在這個技術許可鏈上面的一層是一個基於智能合約的商業規則業務層。這個數字金融網絡生態中的一些基本業務規則是通過智能合約的方式事先確定好並在這個網絡中運行。其中的一些規則不可更改,另外一些可以進行人爲的微調。這些業務規則包括會員規則、產品規則、治理規則和運行規則等等。這些規則的目的是提供一個普適的、跨國界的商業規則,而且這些規則是通過生態的技術保證執行的。

2 網絡生態中的商業層

在網絡的技術底層和商業中間件層之上,是各類金融機構運作的商業層。這些金融機構之間的合作互動形成這個網絡生態。在這個數字金融網絡生態中,會有各種類型的金融機構。各種金融機構都是在滿足和接受生態規則的前提下,通過競爭的方式在此生態中提供服務。生態的鏈上和鏈下相結合的治理方式決定哪個機構能夠在此生態中提供服務。由於採用了分佈式的底層技術支持,這個網絡中的每個節點(也就是每一個機構)都不會成爲核心節點。在現實的金融市場中,按照巴賽爾委員會的定義,一些金融機構被定義爲系統性重要金融機構 SIFI (Systemically Important Financial Institution)。被定義爲 SIFI 的金融機構被認爲是金融市場的基礎設施的一部分,任何一個 SIFI 的倒閉都會破壞整個金融市場的穩定。但是,在這個數字金融網絡生態中,由於在每個機構類別中都有多個競爭者在提供相同服務,所以就不會存在 SIFI 類型的機構。這個網絡因此也就有非常強的適應性和可擴展性。

這個網絡生態中的金融機構節點也不是目前金融市場中的相應類型的機構的照搬。在區塊鏈支持的加密數字資產的世界裏,這些機構的業務性質會發生很大的變化。譬如券商節點不再負責客戶的資產託管和交易清算業務。這些工作會由生態中的智能合約來完成。券商的工作會轉變提供其它的服務。

2.1 資產託管公司

在現實的金融社會中,大量的資產都是以中心化系統記賬的方式託管在具有託管資質的公司中。這樣的資產如股票、債券和理財計劃等等。這些公司有可能是信託公司,有可能是銀行,也有可能就是資產託管公司如美國的 DTCC。資產託管公司大概可以分爲兩類。一類是託管證券和債券資產如美國的 DTCC。另外一類是託管其它類型資產如信託公司和銀行。第一類的託管公司通常被所在國的監管定義爲 SIFI,實質上是壟斷性的公司。而第二類在具有牌照資質的基礎上按照市場化的規則運作的。

在這個生態中,同樣會有類似機構提供數字資產的託管服務。儘管區塊鏈的基本屬性就是每個用戶直接管理自己的數字錢包中的資產,但是實際生活中,爲避免因爲遺忘、被盜和被挪用而導致的損失,人們依然有很大的需求需要第三方的資產託管公司來保證這些資產的安全。特別是當用戶持有的數字資產越來越多時,這種需求就更強烈。因此,目前現實商業社會中的資產託管公司一定會在這個數字金融網絡生態中出現相應的機構。但是,在這個數字金融網絡生態中,由於支持它的技術底層是分佈式的記賬技術,每個用戶的資產實際上都是保管在自己的數字錢包中,清算、結算和託管服務都是通過網絡中的智能合約來完成,因此就不需要一個壟斷性質的,被定義爲 SIFI 的資產託管公司。資產託管服務可以由機構通過競爭性的運作來提供,就如同現實商業社會中的信託和銀行一樣。

2.2 資產交易所

現實商業社會中的資產的價值很大一部分是共識的結果,也就是資產買賣雙方形成定價共識的結果。在加密數字資產的世界裏,這種共識的成分就更大。由於加密數字資產的區塊鏈技術底層的特性和它本身的特點,它從一開始出生就是在全球範圍內進行交易的,因此它的價值也就是全球交易定價的結果。在這個生態中,同時會有中心化的交易和去中心化的交易存在。但中心化的交易只是撮合交易,清算和結算工作都是通過生態中智能合約自動完成。這也就是中心化撮合和分佈式清算的模式。

在這個生態中,交易所交易的產品是這個生態中的數字資產。因此每一個交易所都是交易的同樣的產品。交易所更像是彼此的業務和技術的鏡像備份。這實際上就是目前金融機構的災備系統。因此,這個生態在交易所服務方面同樣具有非常強的茁壯性。

2.3 券商

在目前的證券行業,交易都是通過交易所的交易會員進行的。這些交易會員必須首先具有當地監管頒發的 Broker/Dealer 牌照,也就是我們通常所稱的證券經紀業務牌照。在這個數字金融網絡生態中,同樣需要這類機構爲零售客戶提供交易服務。儘管加密數字貨幣交易所可以直接向客戶提供交易服務,不需要券商這層,但是從合規和客戶服務的角度考慮,這個生態依然需要券商這一類型機構。這樣的機構需要滿足當地監管地區的合規要求,爲所在地客戶提供法幣同數字貨幣的兌換服務和提供其它的常規的交易服務。

2.4 私募基金

隨着生態的發展,生態中的數字資產越來越多,人們的投資、理財和借貸的需求自然就越來越強。投資理財機構因此就會出現。這種類型的機構的運作模式會類似於目前商業社會中的私募基金和互助基金。在這個生態中,私募基金的運作模式會是從用戶用穩定幣的方式募集資金,然後將資金放貸給生態中的資金需求者。由於資金的募集、放貸和管理都是在生態內的鏈上進行,這種方式就會比現有的私募基金運作方式更具有優越性(見我的文章 如何用區塊鏈和證券型通證改進私募基金的管理?)。

3 這個網絡生態正在出現

那麼這樣的一個數字金融網絡生態的可能性有多大呢?我認爲這樣的一個生態已經不僅僅是一個理論上的探討,而是在現實社會中逐步開始出現。在目前的發展階段,這樣的一個網絡正在技術和業務方面取得實質性的進展。

3.1 技術方面的發展

這個網絡的底層技術一定是由有限節點數量組成的許可鏈,而不是像比特幣和以太坊那樣的節點自由加入和退出的公鏈。這樣的一個許可鏈在系統性能和業務規則方面就能比較好地滿足這個生態的需求。EOS 項目就是在此方面的一個很大的進展。我認爲是可以基於目前許可鏈技術的發展,參考巴塞爾協議提出的對金融基礎設施服務的要求,建設一個支持這個生態運行的底層許可鏈。在具體的實施案例中,美國已經有 STO 交易平臺採用中心化撮合和分佈式清算的模式。

3.2 業務方面的發展

此前的 ICO 過程實際上是一個民間在全球範圍內的基於加密數字資產進行資金募集和流通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各種參與機構和流程實際上是自發形成的,並沒有形成最佳實踐,更別提行業標準。由於其中的各種不專業和不規範,ICO 註定沒有持久的生命力。但是,這個過程實際上是在全球範圍內讓人們瞭解到基於加密數字資產進行資金募集和流通的巨大價值和潛力。目前在美國開展的 STO 業務,實際上就是基於加密數字資產進行的資金募集和流通的更加規範的發展。

在目前的美國市場,已經出現了支持 STO 業務的分工更加細化的各類機構。這些機構包括 ST 發行平臺、營銷平臺和交易平臺。在每個細分領域都有不止一家的公司在提供服務。另外,完全在鏈上開展私募基金業務的公司也在出現。這些公司都需要具有相應的牌照如 ATS 牌照,Broker/Dealer 牌照,信託牌照和投資理財牌照。這些公司都處在發展的早期,都是在獨立發展。它們之間在技術和業務方面的合作只是局部性的,因此還不是朝着一個有機的網絡生態的方向發展。

在目前刻意打造這樣一個生態的公司中,我認爲 Circle 和 Coinbase 聯合成立的 CENTRE 公司就是這個方向的很好的發展(見我的文章 爲什麼 Circle 和 Coinbase 支持的 USDC 會發展成爲真正的穩定幣?)。在業務發展方面,Circle 和 Coinbase 分別在加密數字資產的支付和交易領域已經開展了數年的相關業務,已經在技術基礎、業務發展和客戶方面有了不錯的基礎。在合規性方面,CENTRE 的發起公司已經擁有在美國的 ATS 牌照、Broker/Dealer 牌照、信託牌照、投資理財牌照和支付牌照,所以 CENTRE 公司在合規方面也已經有了非常堅實的基礎。在治理方面,CENTRE 會是一個會員制的公司,而且會是基於投票代幣的機制進行治理。這個公司因此在各個方面都具備建設這樣一個數字金融網絡生態的條件,而且還是在正確的戰略方向上發展。所以目前來看,CENTRE 打造這樣一個生態的可能性極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