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fly 對國產公鏈項目 Nervos 進行了投資,並解釋了他們投資 Nervos 的原因。

作者:Haseeb Qureshi

今天,我們很高興宣佈對 Nervos 進行投資,我們相信 Nervos 是目前中國市場上最強大的免許可、可擴展的公鏈,Nervos 區塊鏈開創了一個全新概念:爲 Layer 2 構建的 Layer 1 區塊鏈。

Nervos 的全新架構能夠輕鬆集成高度可擴展的 Layer 2 解決方案,而無需犧牲安全性和去中心化的特性。我們和 Nervos 都有一個共識,即解決區塊鏈的擴展性問題不僅僅與 Layer 1 有關,而是會涉及到一種多層參與的解決方案,應用程序可以控制自己的「命運」,Nervos 就是爲了實現這一目標而從頭開始設計的一種擴容解決方案。

也就是說,很多其他的智能合約平臺即使能夠成功發佈,但大多數也很難獲得真正的投資價值,但我們認爲 Nervos CKB 的通證模型能夠有效解決這一問題。雖然 Nervos 平臺的主要用例是支持 Layer 2 和用戶自定義的代幣交易,但 Nervos 團隊對其原生代幣 CKB 的經濟模式設計得非常巧妙且考慮周詳,因此我們相信這會讓 CKB 代幣不斷捕獲價值。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就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進行第十八次集體學習時強調,區塊鏈技術的集成應用在新的技術革新和產業變革中起着重要的作用。要把區塊鏈作爲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確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我們認爲,一個占主導地位的智能合約平臺將在東方出現,也是大勢所趨。到目前爲止,相比於西方國家,在中國啓動的幾乎所有技術項目都相對較弱,但 Nervos 團隊卻改變了這種狀況,不僅是目前業內最有才華的加密原生團隊之一,同時在全球範圍內也構建了強大的由「粉絲」和開發者組成的社區網絡。

Nervos 的故事

Nervos 最初是由來自中國的一批原生加密開發人員構想的,包括:以太坊核心開發人員 Jan Xie、全球最大以太坊錢包 imToken 聯合創始人兼 CTO Daneil Lv、前 IBM 工程師 Kevin Wang、以及來自一家加密貨幣初創公司的開發者 Terry Tai。一開始,他們將「區塊鏈設計」理念實施到一款名爲 CITA 的區塊鏈產品中,該產品目前已經是國內最知名的企業級區塊鏈產品之一。雖然 Nervos 的開發者比較認可以太坊這樣的公鏈,但他們意識到以太坊其實無法滿足處理世界級平臺所需的吞吐量。

與一些開發團隊針對 Layer 1 研發擴容方案不同,Jan 和他的團隊相信,一個專爲 Layer 2 解決方案量身定製的新的協議級產品,將能更好的作爲底層服務於去中心化金融系統,Nervos 正是爲此而生。

Nervos 如何運作

相比於其他 Layer 1 區塊鏈,Nervos 的創新點體現在以下幾點:其中之一是,Nervos 從一開始就考慮到上層協議和分層網絡的需求,在此基礎上構建了 Nervos 區塊鏈。底層 Nervos 區塊鏈採用具有高吞吐量的工作量證明(PoW),爲 Layer 2 上層提供高安全性和去中心化支持。此外,Nervos 團隊推出了一個名爲「Axon」的 Layer 2 框架,幫助開發人員輕鬆部署高性能 Layer 2 系統,並支持自行選擇虛擬機和共識協議滿足各 Layer 2 區塊鏈的「圖靈完備」需求。

在 Nervos 生態系統中,原生代幣 CKB 可被用作「存儲通證」(storage token),既可用來支付 gas 費(這點和以太坊很相似),也可以直接抵押以支付存儲費用,這其實也是 Nervos 設計最巧妙的地方。如果你想要在以太坊上存儲數據,比如發行一種 ERC 20 代幣,目前的收費模式是一次性支付一筆費用。不過,有人提議了一種「狀態租金」的收費模式,該模式要求用戶爲在區塊鏈中存儲的數據預付租金,所支付的租金與數據的大小和數據在區塊鏈上存儲的時間成正比,否則就會被驅逐出區塊鏈,這種模式會給用戶和開發人員帶來非常糟糕的體驗。

CKB 巧妙地解決了「狀態租金」的問題,即想要在區塊鏈上存儲數據,就必須鎖定 CKB 代幣。

由於所有 CKB 代幣是緩慢增發的,所以對於那些有存儲數據需求的用戶來說,必須鎖定 CKB 代幣在區塊鏈上會產生間接成本,本質上和收取「狀態租金」達到了同樣的效果。但對於那些不在區塊鏈上存儲數據的人來說,是不是會遭受代幣貶值的困擾呢?爲此 Nervos 提供一個特殊的智能合約「NervosDAO」,存入 CKB 到這個智能合約中可獲得二次發行中的額外代幣獎勵,從而可抵消通脹帶來的影響。從這個角度來看,NervosDAO 智能合約的功能和持有國庫券是一樣的,就像手上拿着現金的人擔心通脹導致手上的錢貶值從而選擇購買國庫券,在 NervosDAO 中長期持有 CKB 不僅能讓你繼續擁有代幣不會遭受貶值的風險,同時還能繼續保持對 Nervos 網絡的所有權。

此外,Nervos 中還有很多其他的「有趣」設計選擇,比如工作量證明功能、虛擬機、以及代表狀態和「用戶自定義 token」的方法。完整的 Nervos CKB 及其定位白皮書解讀可以在 此處 獲取,這些文件詳細說明了 Nervos 共識方案、數據存儲模型、以及代幣經濟學等。

我們的投資

習近平主席最近強調區塊鏈技術的重要性,也讓投資界開始關注中國國內的區塊鏈戰略,因此我們相信 Nervos 團隊將有能力領導強大的智能合約平臺的發展。早期階段,國內大部分投資興趣可能會集中在企業級區塊鏈上,但我們認爲最終會覆蓋到公共、開放型的區塊鏈平臺。隨着時間的流逝,技術形式更強大的團隊才能成爲真正的贏家,而公鏈則是區塊鏈技術的一種「強大形式」。

與其他許多加密項目不同,Nervos 團隊一直在執行、構建和交付他們追求的願景,Nervos 網絡是完全開源的,主網已經在 2019 年 11 月正式上線。不僅如此,Nervos 團隊還擁有非常不錯的發展前景,開發人員、應用、以及合作伙伴社區都在不斷擴大。

除了我們之外,不少合作伙伴也十分看好 Nervos,比如招銀國際(China Merchants Bank International)、火幣、紅杉資本中國、以及 Polychain、Multicoin 和 1kx 等全球加密貨幣基金,這些合作伙伴將爲 Nervos 在中國乃至全球的持續增長和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

最後,我們還希望通過「龍飛計劃」(Dragonfly)推動更多新的合作機會(將東西方聯繫起來)、支持在 Nervos 平臺上構建應用程序、並且繼續幫助 Nervos 團隊和網絡。我們很榮幸能有機會支持 Nervos 團隊,並期待 Nervos 網絡不斷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