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對比特幣的態度上,國際投行近日出現了分裂。

據外媒報道,美銀美林上月已經決定,禁止其金融顧問交易比特幣相關投資,同時禁止執行客戶交易Grayscale比特幣投資信託的指令。而野村證券分析師則稱,比特幣“給日本GDP增加了0.3%”。

被美銀美林封殺的同時,比特幣期貨的推出在過去一個月裏並未阻止比特幣價格的持續大幅波動,且隨着比特幣價格回調和其他加密貨幣的飆漲,比特幣市值在加密貨幣中的佔比創下新低。

比特幣的高風險性也早已引起各國監管者的高度重視。儘管1月3日市場傳聞的“中國央行召開閉門會議,要求限期關停比特幣礦場”被證僞,但在全面叫停ICO(首次公開募幣)和關停比特幣交易平臺後,監管對比特幣礦場“不禁止但不鼓勵”的態度應已明朗。

在近日跌勢回穩之後,未來比特幣還能走多遠?

持懷疑態度的不止美銀美林

據外媒報道,美銀美林禁止其約17000名金融顧問從事比特幣相關投資,理由是擔心加密貨幣是否適合投資,該禁令適用於所有賬戶。與此同時,該公司還禁止他們執行客戶提出的交易Grayscale
Investment Trust旗下比特幣投資信託(GBTC)的指令。之所以禁止購買GBTC,是因爲擔憂該產品是否適合投資以及具不具備入選投資組合的資格。

事實上,該公司的現有政策已經禁止交易新推出的比特幣期貨,美銀美林旗下經理部門已於美國第一個比特幣期貨合約上市前,在2017年12月8日前將這一政策落實到位。最新的禁令則擴展了現有的政策。

美銀美林禁止交易比特幣基金和期貨的決定,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華爾街對數字貨幣的立場。自從2017年12月初第一隻比特幣期貨在芝加哥期權交易所(CBOE)上市以來,多家華爾街大行已明確表示,不會提供比特幣相關產品的交易渠道。

瑞銀集團董事長Axel Weber警告投資者不要肆無忌憚地參加派對狂歡,因爲泡沫最終必然是要破滅的。他認爲,這種虛擬貨幣存在着“設計層面的缺陷”。

瑞銀首席投資官Mark
Haefele在2017年12月的一份報告中指出,投資者確實應當關注作爲比特幣基礎的區塊鏈技術,但是直接投資比特幣並不是什麼“靠譜”的選擇。瑞銀分析師Paul
Donovan也指出,散戶對加密貨幣的投資興趣持續上升,最終可能招來毀滅性後果。

據知情人士介紹,瑞銀集團美國經紀部門已經禁止其顧問交易比特幣相關產品。此外,花旗集團、加拿大皇家銀行等其他幾家國際大行也已告知客戶,不提供比特幣期貨市場相關的交易渠道。

2017年12月,CBOE搶先推出比特幣期貨,上市當日因交易火爆發生三次熔斷。一週後,全球最大的期貨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也推出比特幣期貨,上市首日1月合約價格突破20000美元。然而,此後由於比特幣價格在年底經歷了大幅下跌,一度跌至12000美元,因此期貨價格也一路下跌。截至發稿,CME比特幣期貨1月合約價格已下跌至14450美元。

一位熟悉比特幣期貨交易的幣圈人士表示,比特幣期貨上市對虛擬貨幣市場來說首先是一個巨大的利好,本以爲它的出現可以降低比特幣現貨價格的巨幅波動,但從近一個月比特幣價格走勢來看,這一預期並沒有達到,反而是被“牽着鼻子走了”。

分析師們也認爲,2017年以來,比特幣價格一路上揚,並未經歷充分回調,比特幣期貨爲比特幣交易市場帶來做空機制,投資者要做好風險防控措施。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曾在一份聲明中提醒市場參與者要意識到比特幣市場仍然是極度缺乏監管之地,投資者要謹記交易比特幣期貨合約潛在的高波動性和高風險。

力挺的也不在少數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國際大行都持反對意見,力挺者也不在少數,包括高盛、野村證券,還有在數月之內態度發生180度大逆轉的摩根大通。

高盛算得上是最先支持比特幣期貨交易的華爾街機構之一,也是首批擁抱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大型銀行之一。據外媒報道,它正在成立一個小組,用以解決進行這種交易時會出現的各種問題,眼下的一個重大問題是如何存儲這種資產,因爲它會對資產進行託管。

高盛此前在一份對投資者的聲明中提到,“爲了響應客戶對數字貨幣的興趣,我們正在探索如何爲他們提供最好的服務”。2017年12月10日,高盛的比特幣期貨最先在CBOE獲得交易期權,之後也已在CME推出。

除了高盛之外,替比特幣站臺的還有野村。近日,野村證券在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提到,比特幣的升值可能使日本GDP增速提升0.3個百分點。野村證券分析師Yoshiyuki
Suimon與Kazuki Miyamoto在報告中表示,日本比特幣持有者的“財富效應”可能刺激消費者支出,並將對GDP產生可衡量的影響。

日本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市場,全球40%的比特幣交易是用日元進行的,超過美元所佔份額。據野村估計,大約100萬日本人持有約370萬枚比特幣。這些比特幣持有者的財富效應可能引發960億日元(約合8.51億美元)的額外消費。

最有意思的莫過於摩根大通,其首席執行官傑米·戴蒙(Jamie
Dimon)此前曾多次在公開場合炮轟比特幣,認爲比特幣是“欺詐”,“比鬱金香泡沫還糟糕,不得善終”,抨擊比特幣投資者“愚蠢”,甚至揚言要解僱任何參與加密貨幣交易的員工。但此後隨着比特幣價格的不斷攀升,摩根大通的態度也發生了逆轉。

摩根大通全球市場戰略專家Nikolaos
Panigirtzoglou在接受外媒採訪時表示,主流受監管的交易平臺添加比特幣期貨合約,將會爲加密貨幣帶來信譽,加密貨幣對機構投資者和散戶投資者都會更具吸引力。

Panigirtzoglou還在一份報告中表示,特定的交易所預期推出的比特幣期貨合約,有可能會帶來它的合法性,從而吸引更多散戶和機構投資者投資加密貨幣。這個新型資產類別的價值在於,被廣泛接受爲財富儲備和支付方式,並且簡單地從黃金等其他財富儲備來判斷,加密貨幣也有可能由此開始,進一步增長。

比特幣的“小兄弟”們奮起直追

正當大佬們還在猶豫比特幣及其衍生品是不是合理的投資標的之時,比特幣的全球地位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撼動。經過元旦假期的短暫回調,比特幣1月3日早些時候重新站上15000美元高位。但比起比特幣價格的回升,更加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幣在整個加密貨幣市場的佔比已經下降至歷史最低點。

c9a77fc68bb6cf2_size29_w400_h406.jpg

截至發稿,比特幣的總市值大約爲2600億美元,約佔所有加密貨幣總市值的36%,而這一佔比在2017年初一度高達80%。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比特幣的“小兄弟”們越來越受到投資者的偏愛。

據研究網站CoinMarketcap.com資料,虛擬貨幣瑞波幣(XRP)一週內的漲幅已經超過了150%,盤中創出3.50美元的歷史新高,以該價格計算,Ripple
Labs的總價值達到約1350億美元。

瑞波幣同時一躍超過以太坊(ETH),成爲市值第二大的虛擬貨幣。不過雖然排名第二,但其目前950億美元的市值,與比特幣之間還是存在不小的差距。

Ripple
Labs是一家總部位於舊金山的初創企業,該公司於2012年開發了Ripple支付協議併發行了瑞波幣。該公司使用區塊鏈技術,爲銀行、數字資產交易所和其他金融機構開發支付網絡,網絡參與者使用瑞波幣可以進行轉賬、結算交易。瑞波幣的優勢在於,其區塊結算時間大幅快於比特幣和以太坊,目前全球已有上百家金融機構使用它的網絡進行跨境轉賬交易。

事實上,像瑞波幣這樣在短時間內瘋漲的小幣種,在全球加密貨幣市場上每天都在出現,24小時漲幅超過100%的虛擬貨幣不勝枚舉。此前,2017年8月,比特幣區塊鏈硬分叉的產物——比特幣現金(BCH)也在數日內實現市值翻番,一度令市場大爲震驚,目前其已躍居全球第四大數字貨幣,僅次於比特幣、瑞波幣和以太坊,總市值406億美元。

與此同時,小幣種的誕生速度也是驚人,據OKEX統計,2017年,全球數字貨幣行業呈現爆發式增長,總市值規模一度突破6000億美元,幣種由644種猛增至1334種。綜合市值排名及年度漲幅來看,有97個幣種成爲該年度的“黑馬”,MONA、XZC、XRB等數字貨幣的年漲幅都在10000%以上。

交易所被禁之後礦場風波再起

就比特幣投資及其市場前景外界爭執不下,而比特幣的高風險性則早已引起各國特別是中國監管者的高度重視。

在2017年下半年全面叫停ICO和關停比特幣交易平臺後,年底就有媒體報道稱,中國央行曾牽頭多部門召開會議,討論關於規範、整頓比特幣礦場。一位接近央行人士表示,當前的比特幣礦場存在諸多不規範之處,如環保不達標、存在安全隱患、無工商登記等,因此,多部門將聯手通過依法合規的手段來整頓比特幣礦場。

1月3日,再有市場傳聞稱,中國央行召開閉門會議,要求限期關停比特幣礦場。同日,外媒報道稱,一位消息人士透露,中國央行指示要求地方政府從電力供給入手,逐步削減比特幣挖礦規模。

隨後,國內有媒體闢謠稱限期關閉比特幣礦場的消息不實,但接近監管人士亦表示,目前監管層要求各地積極引導轄內企業有序退出挖礦業務,即協調轄內有關部門,多措並舉,綜合採取電價、土地、稅收和環保等措施,並定期上報轄內“挖礦”企業基本情況及引導情況。

不過,國家電網四川省電力公司內部人士稱,他們也看到了相關消息,但就目前來說並沒有得到來自央行、地方政府或上級領導單位的任何針對比特幣的文件通知。

四川省的水利發電資源非常豐富,一直被認爲是中國比特幣“礦機”最爲集中的地區。2017年11月13日,網傳“國網四川甘孜州電力有限責任公司丹巴縣供電分公司曾下發通知給併網小水電,稱比特幣生產屬於非法經營,各併網電站全部停止比特幣生產”,隨後,該單位稱,“本意並非指比特幣挖礦爲非法經營,而是因有的小水電站未能優先滿足當地的民生用電需求,違反了與公司購售電合同的要求”。

而據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營銷系統管理人士表示,“甘孜州的情況屬實。”並稱,“‘挖礦’行爲目前是否屬於違法,在電力系統內部還沒有明確說法,但若對居民生活造成影響,電力部門的確會加以干預。”據他介紹,電力單位的營銷系統工作內容包括用戶用電、增容、上網、回收電費等。

據悉,中國目前比特幣產量約佔全球的七成,尤其是日本和韓國的比特幣礦主,大多將礦場開設在中國境內。據業內人士介紹,目前每挖一枚比特幣的成本需要1.5萬元人民幣左右,這與世界其他國家相比,價格較低,而這其中接近一半的成本,需要花在用電方面。

摩根士丹利預計,2018年全球比特幣挖礦的用電量可能增長至少5倍,將達到荷蘭或阿根廷全國的用電量。此外,挖礦不僅會造成大量的耗電從而產生資源浪費,還會在礦機工作的同時產生大量二氧化碳,破壞生態環境。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來源鏈接:www.gongxiangc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