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嚯嚯

編輯|文刀


2 月 25 日晚,幣安旗下的區塊鏈資產發行平臺 Binance
Launchpad 完成了 Fetch.AI(FET) 發售,佔總量 6% 的 6920 多個 FET 在 19860 人的參與下,在 11 分 14 秒內被搶光。

在國內取締 ICO 後,數字資產服務商紛紛出海,提供服務的平臺也禁止中國人蔘與代幣的衆籌和購買。Binance
Launchpad 和 Fetch.AI 均對此做出了限定,關卡直接設置在 KYC (實名認證資料)的審覈上。

門檻擺在眼前時,國內幣圈玩家親自上演了什麼叫“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有需求就有市場,蜂巢財經發現,一些電商平臺上,有人出售海外 KYC 資料,提供教程教買家如何通過 Binance Launchpad 的 KYC 審覈。

一套海外 KYC 資料,售價在 500 元-1000 元不等,購買資料後,註冊海外郵箱、填寫資料、上傳圖片、在線簽署投資協議……認證過程耗時僅 10 分鐘便通過了平臺審覈,這意味着該賬號通過他人的身份獲得了搶購資格。

對於投資者輕易繞過站內審覈一事,幣安方面表示,使用他人資料進行 KYC 實名認證的賬號,將面臨被凍結的風險。

“買 KYC 資料搶購 FET,風險很大,買來的 KYC 大部分會重疊,所以用戶帳號易被凍結。”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提示,購買他人 KYC 註冊就像借別人的身份證開銀行卡,給售賣人留下了後門,對方可以註銷這個賬戶,將資金轉移。

投資者花 500 元“扮外國人”搶幣

2 月 25 日晚,Binance Launchpad 完成了 Fetch.AI(FET) 發售,耗時 11 分 14 秒。

公開信息和數據顯示,此次售賣的 FET 售數量爲 69204152 個,佔總量約 6%,共有 19860 人蔘與了搶購,其中 2758 人成功搶到了購買額度,搶到概率約爲
14%。

幣安公佈的 FET 發售情況

有限的供應驅使部分投資者蹲點守候,國內的數字貨幣投資者蘭波 (網名) 就是其中之一。


發售當晚,他守在電腦前,開搶時間一到,他馬上點擊鼠標,只等了 2 秒,屏幕便彈出了搶購成功的提示。

蘭波本沒有搶購 FET 的資格,按照 Binance
Launchpad 和 Fetch.AI 的合規要求,中國大陸用戶不能參與 FET 的購買。得知 FET 將在該平臺發售後,他發現,KYC 實名認證成了擋在眼前的硬性門檻。

但他很快從網上得知,有人在網購平臺上出售海外 KYC 資料,專供註冊 Binance Launchpad 和搶購 FET 的買家需求。

蘭波說,他是從某二手商品電商平臺上購買的認證資料,“一張是海外用戶手持護照的照片,一張是護照個人頁的照片。”兩張照片,蘭波花了 500 元。

海外 KYC 資料 10 分鐘通過認證


事實上,在 Binance Launchpad 發售首個項目 BitTorrent (BTT)時,一些電商平臺上就已經有人開始售賣海外 KYC 資料。

BTT 公開發售不到一個月,立馬就成了幣安、火幣、OKEx 等多家數字資產交易平臺的新寵,一度漲了 10 倍。BTT 的火爆立馬讓國內用戶注意到 Binance
Launchpad 這個代幣發售平臺,幣圈玩家翹首等待着第二個項目。

FET 將上線 Binance Launchpad 的消息傳開後,“買海外 KYC 資料申購”成了國內投資者絞盡腦汁上車的渠道。


2 月 22 日,在某二手商品電商平臺上,搜索欄裏鍵入“幣安 KYC”的關鍵詞後,頁面顯示出數家聲稱能提供海外 KYC 認證資料的店鋪。

有賣家在電商平臺上出售海外 KYC 資料

當天,蜂巢財經在北京朝陽區的一個咖啡館內,全程旁觀了投資者小建購買資料、註冊平臺賬號的過程。

網名爲“零點”的賣家以 600 元的價格向小建提供了一套認證資料。付款後,“零點”發來了兩張圖片,一張是一名日本籍男子的護照正面圖,另一張是該男子手持護照和手寫當日日期的合影。

“註冊賬號時儘量僞裝成外國人”是“零點”給小建支的招。僞裝的方式是用國外的 IP 地址和郵箱,包括註冊郵箱時的注意事項和登陸幣安的英文網址等。“零點”還爲買家提供了圖文並茂的文檔版認證教程。

小建按照店主提供的方法嘗試註冊海外幣安賬戶,他發現,實名認證過程中除了需要上述的購買資料外,還需填寫用戶居住地及郵編。零點支招,“上網搜。”

在花了不到 10 分鐘後,小建成功用他人身份在幣安上註冊了一個海外賬戶,並用此賬號順利登陸了 Binance**
Launchpad 的官網,在線簽署了投資協議。

該賬號就這樣擁有了搶購 Token 的資格,小建只等着 2 月 25 日 FET 發售的到來。

Binance**
Launchpad 上實行“先到先得”的搶購規則,每個賬號可購買限額 3000 美元的等值代幣,以 FET 爲例,官方給出的兌換比例爲“1FET:0.0867 美元”,以此計算,每個賬號最多隻能搶購約 3.4 萬個 FET。

小建介紹,他所在的一些炒幣羣裏,有人已經買了好幾個 KYC 資料,以便註冊多個賬戶搶購更多份額。

賬號“人證不一”存被凍結風險


針對投資者輕易繞過幣安的 KYC 審覈,幣安方面表示,使用他人資料進行 KYC 實名認證的賬號,或將面臨被凍結的風險。

蘭波意識到了賬號被凍結的風險,“爲了賺錢,承受點風險不算什麼。”

2 月 26 日,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在蜂巢財經做線上分享時,也被粉絲問到“國人買海外 KYC 資料上 Binance**Launchpad 搶幣”一事。

“不要買。”何一表示,基於中國的法律要求,Binance
Launchpad 不支持中國人蔘與 ICO (代幣發行),這是客觀事實,用戶購買 KYC 資料,就像借別人的身份證開銀行卡,給售賣信息者留下了後門,對方可以註銷這個賬戶,將資金轉移。

對於買家賬號被凍、資產轉不出來的擔心,賣家“零點”似乎不 Care 幣安的審覈,他稱,確實存在賬號被封的情況,但即便被封了也可以提幣。

爲此,他向買家提供了一張關於被封賬號者與幣安客服的郵件對話截圖稱,“只要提供註冊時間、註冊郵箱和註冊 IP 地址等資料,你的幣可以提出來,不過賬號以後就不能用了。”

而對於解封賬號最後一步的“視頻驗證”,零點稱,如果花 1000 元購買資料,他可以提供“找本人通過視頻驗證”的服務。

售賣者是否真的如此“良心”還未得到證實。而何一表示,幣安已經發現有此類情況,用戶的幣能不能提出來,取決於系統自動掃描時會不會識別到用戶的 KYC 作假,而買來的 KYC 資料大部分會重疊,因此用戶帳號易被凍結,將給後續操作帶來麻煩。

“幣安在安全和合規方面做了大量的投入,比大家想象的要多的多。很多用戶覺得好像沒做什麼,怎麼賬戶就被鎖了,你怎麼知道我這個賬號是假的。”何一表示,系統的很多功能正趨於智能化,“大家不要小看兢兢業業幹活的人。”

“警惕假 FET 騙局

2 月 26 日下午 2 點,距離 FET 在 Binance**Launchpad 發售結束還不到 24 小時,已經有資產交易所對外宣佈將率先上線 FET 的交易。

截至當日 20 時,FET 在該平臺的報價爲 0.2097 美元,較 2 月 25 日晚的發售價 0.0867 美元,漲幅達 240%。

某交易平臺上 FET 實時交易

目前,這家平臺並未支持 FET 的充值和提幣,還處於單機交易的情況。


蘭波獲得的額度還沒法套現,但有 BTT 的市場表現在先,又有 FET 的熱度在後,他並不擔心虧損。相比其他不知名的小平臺,蘭波更期待 FET 在幣安的上線。

不過,截至目前,幣安還未有 FET 將上線的消息。

對此,何一表示,原則上講,目前 Binance**
Launchpad 的項目都能上幣安,“但不是絕對的,發行和交易是兩個不同的通道,任何情況下都可能出現變數。”

同時,何一還透露,她已經發現了市面上存在的兩種騙局,“有人在出售假的 Fetch
Ai (FET),假 Token 製造者會往幣安的冷錢包打入一個較大的數額,然後發出一個假的智能合約截圖,告訴大家可以出售 FET。”

而另一種情況是,一個智能合約還沒有發幣,就已經有人開始交易,“我也不知道交易的到底是什麼。”何一提醒,用戶一定要注意識別,警惕騙局。

·鴻禧鏈躺賺真相

·深腦鏈屢爽約

·元界欠薪門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