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走向圍繞三條主軸:打擊高耗能挖礦、儘可能限制網絡傳播和反洗錢。

原文標題:《609 監管日:多省禁挖礦、搜索封交易所、統一抓捕洗錢 背後邏輯與未來發展如何》
撰文:Colin Wu

6 月 9 日近期監管政策集中釋放,背後邏輯與未來發展如何?

新疆昌吉等地發文,6 月 9 日 14 點前所有虛擬貨幣挖礦停業整頓。主要依據是《固定資產投資項目節能審查辦法》。隨後全網算力急劇下降,前 7 大礦池中除 ViaBTC,全部下降超過 20%,螞蟻礦池下降超過 33%。

晚間青海亦發文,青海省工業和信息化廳亦發佈關於全面關停虛擬貨幣挖礦項目的通知,要求各地區對有關虛擬貨幣挖礦行爲開展清理整頓。做好以下工作:一、嚴禁各地區立項批覆各類虛擬貨幣挖礦項目,對現有的各類虛擬貨幣挖礦項目全面關停。二、堅決查處糾正以大數據,超算中心等名義立項但從事虛擬貨幣挖礦的項目主體。制止向虛擬貨幣挖礦行爲提供場所、電力支持。三、後期將對清理整頓情況開展檢查和抽查,請做好相關資料準備工作。

百度、搜狗等所有中國搜索引擎的 PC 端,已屏蔽三大交易所主要關鍵詞,知乎微博等也已屏蔽。

央行旗下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向全行業發佈風險提示,第三條爲:利用虛擬貨幣、區塊鏈技術逃避資金溯源,使用虛擬貨幣作爲賭博跑分媒介或以虛擬貨幣進行充值交易。

內容爲:利用虛擬貨幣等形式實施違法犯罪活動逐漸上升,因其交易具有匿名性,便捷性和全球性 , 逐漸成爲跨境洗錢的重要通道。同時,已出現使用虛擬幣作爲賭博跑分媒介的模式。主要手法爲:賭客將資金支付給跑分者,跑分者向賭博平臺支付虛擬貨幣完成下注,最後莊家用虛擬幣向跑分平臺或虛擬貨幣承兌商兌換回現金。統計顯示,近 13% 的賭博網站支持虛擬貨幣平臺充值,利用區塊鏈技術的匿名性,通過大量 C2C 交易掩蓋了賭博資金轉移路徑,提升了資金鍊追溯難度。

在國務院打擊治理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工作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的統一指揮下,全國「斷卡」行動開展第五輪集中收網,北京、河北、山西、遼寧等 23 個省區市公安機關同步開展收網行動,對利用虛擬貨幣爲電信網絡詐騙活動提供轉賬洗錢服務的違法犯罪團伙實施集中抓捕。截至當日 15 時,共打掉違法犯罪團伙 170 餘個,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 1100 餘名。而這些提供服務的,可能大部分都是所謂的「OTC 商」。

但是由於薩爾瓦多的歷史性推動比特幣法立法成功,比特幣不降反升,上漲 13%,領先於絕大多數主流幣。當然這也有 6 月 8 日暴跌過大的回調因素,目前仍然未突破 4 萬美金。

中國監管政策的集中釋放有什麼邏輯,可以看出什麼端倪?

其中,很明顯可以看出清晰的三條政策走向:「打擊高耗能挖礦」、「儘可能限制網絡傳播」、「打擊洗錢」三條主軸。

第一:挖礦領域不容樂觀。內蒙古因爲種種原因,很早就極其激進地關閉挖礦。四川、雲南等地,大量棄水無法挪爲他用,加上清潔能源碳排放低,理論上沒有關閉挖礦的理由。因此新疆成爲了矛盾焦點。新疆擁有需要消納的風光電,但也確實利用火電。雖然未來還需要觀望,但此時火電基本面全面打擊下,未來可能四川雲南也會面臨一些壓力。此外枯水期的國內挖礦將面臨更大壓力,因此更多礦工也堅定了出海的決心。

第二:從此前的官媒持續性轟炸式發文,到禁封微博大 V,再到昨日最激烈的搜索引擎、內容媒體全面屏蔽三大交易所,網絡監管部門在本輪打擊虛擬貨幣中佔據很重要的地位,也符合政策中「防範個人風險向社會轉移」的要求。預計未來各類中文互聯網上的加密貨幣社羣、內容與服務將會受到更嚴格的限制。微信羣、QQ 羣等可能會成爲打擊對象。

第三:打擊利用虛擬貨幣洗錢也是一以貫之,只是集中式的收網更加具有威懾力。此處可能受到威脅的是其他 OTC 商,以及交易所的 OTC 平臺。但全面關閉的可能性目前還有待觀察。因爲如前所述,目前交易所與公安部門的配合良好,交易所具有 KYC 並且可以協助鏈上追蹤,如果取消後全面轉入地下,反而會使得抓捕更加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