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與以太坊變得過於精英,狗狗幣成爲反華爾街思潮的新代表。

原文標題:《觀察:狗狗幣 /SHIB 的夏日狂潮 從何處來 往何處去》
撰文:Colin Wu

反華爾街是美國大衆文化的一部分。幣圈散戶對主流加密貨幣爲華爾街、科學家掌控不滿,馬斯克成功帶領了這股「反精英」的情緒。狂熱正在退散,但狗狗幣等不會消失,它們會成爲加密行業多元文化的一部分而存在。

早在 1 月 WSBwallstreetbets 興起之時,我們文章就曾判斷:

從過去的佔領華爾街、今天的 WSB 運動和比特幣,其實都可以說是這一反華爾街思潮的產物,兩者都承襲了當年佔領華爾街運動的精神遺產,代表了傳統意義上的邊緣羣體(極客、宅男、散戶等)對於傳統華爾街精英階層定價權的挑戰 。

加密貨幣因對抗主流而誕生,如今主流機構與散戶卻站在了同一戰線。狗狗幣這種社區文化又不爲機構認可的產物,它的暴漲在情緒上與 GME 有相似之處。 無論這次 GME 事件結局如何,都預示着一個全新的時代已經到來。

WSB 很快消亡,但承載其精神的 MEME 文化在加密行業點燃。狗狗幣在馬斯克喊單下漲 37 倍;狗狗幣的「山寨幣」SHIB 近 30 天上漲 274 倍,並且在 8 日同時登錄 OKEx 與火幣;中國社區還不成熟的 losercoin (lowb)引發關注。

一個原因可能是,比特幣與以太坊變得過於精英(也太貴)。比特幣變成華爾街與美國政府的遊戲,以太坊生態變成科學家的樂園。如果你不懂金融和代碼,根本無法融入社區。

如前述文章中所說,比特幣是「反華爾街」的產物,但今天比特幣的上漲動力,卻來源於華爾街機構。這非常反諷,某種程度而言,它的命運已經爲華爾街銀行家、以及代表其利益的美國金融監管層掌握。美國官員一句話可以使得比特幣暴跌。以太坊以及圍繞以太坊的 DeFi 生態變得精巧而複雜,進入門檻越來越高,科學家成爲了 DeFi 生態中的核心。此外,比特幣與以太坊對於散戶而言單價太貴(MEME 幣的設置,普遍總量極大、單價極低)。

這樣的背景下,美國一直以來「反華爾街」傳統從股市蔓延到了幣市,大衆散戶的情緒需要一個出口。但「烏合之衆」的情緒還需一個領路人。WSB 沒有它的存在,所以很快就失敗了。

馬斯克出現了。

試想,如果沒有馬斯克,狗狗幣 /SHIB 還會如此狂熱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馬斯克是全球首富,也是最具叛逆精神的創新者,要把人類送往火星,他是社交媒體的第一大流量,粉絲數超過所有幣圈大 V 之和。

馬斯克莫名成爲狗狗幣堅定的支持者,把情緒凝聚在了一起。SHIB (柴犬)也是一樣,它作爲狗狗幣的山寨幣,某種程度是在接力狗狗幣。馬斯克多次喊單後,近 7 日狗狗幣漲幅不多,而 SHIB 翻了 8 倍。

散戶的熱情來得快、去得也快。事實上,推特上狗狗幣的熱度已經開始衰減。而 SHIB 在推特上討論更是冷清,只是由於火幣與 OK 同日推動,把這波熱潮成功從西方引來了中國。這還帶動了一箇中國本土打造的 losercoin。

中國的 losercoin 因爲一篇「自暴自棄」的採訪文突然爆紅(這樣的幣圈 AMA,竟然讓我見着了)。在它的社羣中,可以體會到中國式 MEME 的快感:擺脫中國幣圈人人「比拼賺錢」的焦慮,嘲笑進羣買 lowb 希望暴富的散戶,告訴他們 lowb 項目隨時都會跑路砸盤。

不過,MEME 狂熱也開始遭到精英的抵抗。

美國 SEC 主席多次警告社交媒體對加密貨幣的「操縱」,再次劍指馬斯克。加密貨幣行業中,最具權勢的 DCG 老闆 Barry,希望大家把注意力從狗狗幣轉移回比特幣,並且明牌做空狗狗幣,引發全網嘲諷。行業精英們從早期感謝馬斯克變得開始批評他,認爲他掀起的 MEME 狂潮,使得社會沒有看到加密行業真正的技術進步與社會價值。

叛逆的馬斯克也許不會在意。在可預見的未來,馬斯克與他的叛逆力量,將繼續鼓動一個又一個的 MEME 出現。狗狗幣背後的反精英、反華爾街傳統,好像特朗普選民中沉默的大多數,將成爲加密貨幣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價格成爲承載 MEME 文化的燃料,每一次暴漲暴跌都刺激即將消散的熱情重新點燃。

最後,讓我們學習正義論中「無知之幕」的思考方式:如果沒有馬斯克,如果摒棄我們個人的利益與位置,狗狗幣 /SHIB 還有存在的意義嗎?我認爲是有的。

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是多元的。有爭議與爭吵,對於行業並非壞事,正如 V 神的投資組合中一直保留着狗狗幣,它會使得加密行業變得更豐富而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