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兩個月,「中國央行數字貨幣 DC/EP 內測」的消息層出不窮。DC/EP 的全稱是「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譯爲「數字貨幣 / 電子支付」。DC/EP 是由中國央行發行的法定數字貨幣,採用「央行-商業銀行」的雙層運營機制,目標是實現人民幣的數字化。

全球性利益失衡和矛盾加劇以及技術的發展,推動了貨幣數字化的發展,激勵中美分別以公共數字人民幣 DC/EP 和私營數字美元 Libra 的形式,參與這場全球數字貨幣競爭。(參考文章:龍白滔:DC/EP vs Libra,全球數字貨幣競爭正式拉開序幕)

DC/EP 對人民幣國際化有什麼實質的影響?目前面臨的最大挑戰有哪些?國際貨幣金融頂層機構對 DCEP 和 Libra 分別持有怎樣的態度?疫情之下, 多國勢力競合,未來數字貨幣的格局將會如何演變?

DC/EP 能否終結美元霸權?大國的貨幣格局正在重塑

6 月 1 日,數字經濟獨立研究員龍白滔做客鏈節點 ChainNode AMA,以「DC/EP 能否終結美元霸權?」爲主題,和社區用戶展開熱烈討論。完整版 AMA:https://www.chainnode.com/ama/433556

龍白滔是清華計算機博士、數字經濟獨立研究員、數字資產研究院學術與技術委員會常務副主任,著有數字貨幣金融理論書籍《數字貨幣:從石板經濟到數字經濟的傳承與創新》,參與編寫《Libra:一種金融創新實驗》一書。他具有 20 年 FinTech/AI/Cloud 工程、諮詢、戰略、投資和創業經歷,曾代表埃森哲擔任上交所交易系統總設計師。

以下爲內容精選:

DC/EP 與支付寶、微信支付的區別

DC/EP 本質上是人民幣的數字化,用以代替紙幣和硬幣。DCEP 技術上實現了雙離線支付,而且接受方不需要開設銀行賬戶,使用體驗上,甚至比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更加方便。

龍白滔表示,DC/EP 作爲法定支付工具,其境內的推廣依靠的是行政和法規的力量,所有商家和第三方支付平臺都必須支持的,「從這個角度來說,DC/EP 確實削弱了支付寶、微信支付等獨立商業生態所形成的交易壁壘,也打破了平臺對交易數據的壟斷,因此會有利於形成更公平、合理的商業生態」。

在 AMA 中,社區成員提的最多的問題,是關於 DC/EP 和支付寶、微信支付的關係,畢竟這也是與普通人的生活息息相關。那麼,DC/EP 會取代支付寶、微信支付嗎?對後者會造成什麼樣的衝擊?

龍白滔從三個方面回答了上面的問題,他說,

從支付的角度,DC/EP 目前的主要目標是取代現金。支付寶和騰訊支付是基於銀行賬戶的支付方式,並不覆蓋現金的支付。就這點而言,DC/EP 不會衝擊到支付寶和微信支付。
從支付工具和錢包的角度,支付寶、微信支付是錢包、是支付工具,而 DC/EP 是貨幣工具。貨幣工具可以掛載到支付工具裏,支付寶、微信支付可以像掛載銀行卡一樣來掛載 DC/EP。如果把 DC/EP 看做貨幣工具,它和銀行存款是對等的。DC/EP 的使用,理論上需要一個錢包,這個錢包對應的就是支付寶、微信支付的功能。未來,我們可以想象成,把 DC/EP 作爲一個新的貨幣工具掛載進支付寶、微信支付,就像現在我們爲支付寶、微信支付綁定一張銀行卡是一個道理,掛載好之後體驗是完全一樣。

從餘額寶餘額支付的角度,餘額寶餘額是貨幣工具。在這個場景下我們描述支付寶,是把餘額寶餘額和支付寶支付功能打通了之後,把餘額寶當成了存款貨幣。從這個場景來講,很多人把支付寶當作是一種貨幣工具,實際上是通過支付寶將餘額寶餘額當成了貨幣工具,餘額寶餘額與銀行存款是對等的 M2 貨幣工具。

DC/EP 與人民幣國際化的關係

2020 年是人民幣國際化啓動的第 11 個年頭,數據顯示,截至 2020 年 3 月末,人民幣爲全球第五大支付貨幣,佔全球所有貨幣支付金額比重爲 1.85%,排名僅次於美元、歐元、英鎊及日元。

DC/EP 的出現,是否有利於人民幣的國際化呢?上週,美國前財長亨利▪保爾森表示,儘管中國政府支持的數字貨幣本身不太可能削弱美元的霸主地位,但它肯定會促進中國人民幣國際化的努力。騰訊等中國公司已經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發展中國家佔有相當大的市場份額,它們可能會擴大在這些國家的市場份額,引領未來的數字人民幣獲得市場份額。這可能有助於提高人民幣的全球地位,併成爲中國向海外投射經濟和政治影響力的更廣泛戰略的一部分。

對此,龍白滔有着同樣的看法,他說,DC/EP 只是人民幣現金的數字化(或稱代幣化),它不改變人民幣貨幣體系的底層邏輯,更不改變美元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的底層邏輯,對打破美國對全球輸出危機和通脹,沒有直接影響。

人民幣的國際化,必然會對美元霸權產生衝擊,這是本次 AMA 的主題,也是衆多用戶關心的話題。美國一邊控制着“世界貨幣”,對美元擁有“絕對權力”;同時又由於缺乏有效監督和約束,毫不顧忌地開動“印鈔機”,推動全球貨幣供給迅速膨脹。隨着世界經濟“霸權守成”和“力量新興”之間的角力和制衡再次上演,以美元爲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將受到巨大沖擊。

在龍白滔看來,DC/EP 長期目標是增強人民幣國際化實力。如果未來人民幣能夠成爲與美元「匹敵」的國際貨幣,那麼對「打破美國對全球輸出危機和通脹」是有用的。他說,各國積極佈局數字貨幣,未來格局演變顯然會與其國際地位驚人的匹配。有關未來數字貨幣的格局,「數字貨幣區」是最重要的形態,其最核心的是大型科技公司的 DNA 商業模式,目前只有美中擁有大型科技公司,中(螞蟻金服和騰訊,字節跳動有潛力),美(谷歌、微軟、Apple、亞馬遜和 Facebook),歐洲一家都沒有,所以歐洲非常焦慮。

DC/EP 對幣圈的影響

AMA 中,有社區用戶問到關於 DC/EP 對幣圈的影響。比如未來交易所是否能接受 DC/EP?DC/EP 的推廣是否爲幣圈帶來巨大的流量?

針對交易所的相關問題,龍白滔說,DC/EP 的問世,將顯著加強中國數字經濟建設所需的金融基礎設施,幣圈積極有益的技術和商業模式創新都可以看做了中國數字經濟建設的一部分,但幣圈存在的非法金融活動,顯然不屬於這個範疇,而中國央行有了 DC/EP 這樣的利器之後,顯然會有更強的應對非法金融活動的能力。

他還透露,OK 和火幣等實質上很早就接受中國央行的某種程度管制,中國央行可能會視情況相機決策是否允許他們使用、以及什麼時候可以使用 DC/EP。個人認爲,允許合規的交易所使用 DC/EP 有助於提升人民幣國際化實力。至於其它中國人背景、完全不受中國央行管制的交易所,很難判斷,他們是否會接受,但我認爲更應該問的問題是,他們未來能否真的存活下去。

針對幣圈流量的問題,龍白滔坦言,如果有人以 DC/EP 的推廣來誤導大衆,確實有可能帶來一定流量的增量。但中國監管機構已經多次提示防範虛擬貨幣的炒作和欺詐行爲,「DC/EP 是法幣人民幣,有人會投資人民幣來賺取人民幣麼?如果有人說投資 DC/EP 就像投資 BTC/ETH 等,那多半是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