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金的消亡不可避免,央行數字貨幣和比特幣代表着未來貨幣的兩種截然不同的形式。

原文標題:《現金的消亡與貨幣的未來之戰 | 鏈捕手》
撰文:Daniel Jeffries
編譯:Alyson、Echo

隨着央行數字貨幣與加密貨幣走向主流社會,現金的使用價值受到較大程度削弱。而加密開發工程師、未來主義者 Daniel Jeffries 在本文中認爲,現金的消亡不可避免,而且西方在數字貨幣的競爭中已經遠遠落後於中國,並對西方國家的保守策略提出猛烈批評,同時對未來的公衆隱私狀況感到極度擔憂。

現金的消亡與貨幣的未來之戰 | 鏈捕手

在未來,我們將會擁有私人的、匿名的現金替代品。但在電視劇《黑鏡》所描述的未來中,你口袋裏的錢對你無所不知。

現金正在消亡。

但隨着現金的消亡,隱私的未來變得極不確定。在之前的文章中,我曾說過政府將在二十年內使現金消失。但是現在,我認爲它用不了那麼久。

中國堅持不懈地推動並建立國家背書的數字貨幣,席捲全球的經濟災難以及比特幣、以太坊等去中心化加密貨幣的驚人崛起,都加快了現金消亡的時間進程。

現在唯一的問題是用什麼取代它?是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還是以國家驅動的數字貨幣更具有優勢?

早期開源社區是十分強大的,在中心化力量了解到自身受誰衝擊之前,就發佈了比特幣和基於隱私的現金替代方案,例如 Zcash 和 Monero,各個國家和地方都在密切關注它,並且已快速學會和適應,幾乎世界上每個中央銀行都在迅速制定自己的數字貨幣計劃。

這意味着關於未來可能有兩種截然不同的願景。一是現金被消滅,國家數字貨幣成爲貨幣的主要形式,貨幣將與你的身份驗證和位置數據有關,你所做的一切都由功能強大的政府計算機記錄下來,甚至,這些計算機對你的瞭解比你對你自己瞭解的更多,去中心化的貨幣將變成非法的。

二是國家的貨幣系統剔除了現金,但我們可以看到與其並行的、開放的、基於隱私之上的數字貨幣系統,這種開放性使其擁有和現金的相同匿名屬性。

請注意,在這兩種情況下,實物現金都將不復存在。但這將造成兩種截然不同的未來,一種情況,你可以更好的控制你的錢;另一種情況,你將被你的錢控制。

未來之戰

毫無疑問,爲貨幣的未來而戰就是控制權之爭。現在誰擁有控制權?誰將失去控制權?誰能獲得更多控制權?

每當社會結構發生變化時,權力就會隨之變化。當控制權易手時,有人會獲得更多權力,有人則會失去權力。我們已經看到這種權力在整個歷史的弧度中一次又一次地來回擺動。

現金的消亡與貨幣的未來之戰 | 鏈捕手羅馬硬幣上刻着長久統治者的面孔

古希臘時代,去中心化國家被羅馬帝國的中央集權所取代,但是隨後帝國走向解體,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由基督教以及古希臘遺留的藝術、建築和數學理想鬆散結合而成、不斷變化的民族國家集合體。權力由集中到下放,如此循環往復,貫穿整個人類歷史的長河。

貨幣的演變反映了人類歷史的進程。當人們想找到一種方式以此替代物物交換,貨幣便隨着時間的推移進化爲信用,並且可以用它來交易任何東西,從馬到奶酪。

當國家政權不穩定時,貨幣更多是地方性的。通用貨幣的發展使得進行國際交易的人可以在之後兌換回當地貨幣。

民族國家的崛起反映了貨幣的崛起。隨着小部族逐漸淪爲封建領地,突襲和戰爭將邊界推到更穩定的狀態,貨幣演變成更爲普遍接受的標準。我們越來越多地看到諸如黃金和白銀之類的貴金屬在人們所認爲的貨幣中占主導地位。而後珍貴的獎章被壓制成具有固定價值的硬幣。

使用硬幣後,我們又開始使用由貴金屬背書的小紙片。最終,隨着各國脫離金本位制,我們切斷了與貴金屬的聯繫。此時,實體貨幣的進化已經達到頂峯。

現金之戰

就像我們看到化學膠片發展了一百多年而突然被數碼相機取代了一樣,紙幣也將遭受同樣的命運。它將被流動性強、易於轉移的數字貨幣所取代。

向無現金社會的轉變始於數年前。現在中國已經是一個基本沒有現金的社會,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而在我 2014 年訪問中國時,現金仍然是主流。僅僅 7 年,中國 86% 的人使用移動支付代替現金,跳過了古老的 Visa 和萬事達 POS 系統。

2016 年底,印度總理莫迪發文件禁止國家大部分的貨幣流通,目的是減少腐敗並讓人們納稅,但一年後被叫停;澳大利亞曾試圖禁止使用現金購買 1 萬塊以上的物品,這項措施也以失敗告終。這些早期的失敗並不意味着現金的勝利,僅是一種嘗試。

這些例子清楚地表明政府將現金看成一種威脅。

因爲現金幾乎無法被國家控制,政府無法輕易監控現金流向,包括誰擁有它以及用它買了什麼。

隨着民族國家成爲地球上的終極力量,他們奪取了印鈔權,並取締了任何其他人利用法律和武力創造貨幣的權力。國家已經習慣了這種控制。

最初,印有該民族國家象徵的實體貨幣是聲望的最終來源,擁有貨幣意味着擁有獨立的力量。

但這一切隨着貨幣變得越來越虛擬化而開始改變。隨着虛擬化程度的提高,貨幣失去匿名性,變得更易於跟蹤。隨着 1950 年代和 1960 年代信用卡的興起,貨幣及其流向變得越來越透明,由 Diner's Club 和 Visa 等私人公司持有的實物分佈式賬本詳細記錄了這一動作。隨着計算機和網絡在 1980 年代和 1990 年代席捲全球,所有這些分佈式賬本都變得數字化,並且變得更加透明,控制這筆錢的流動變得比印錢本身更加重要。

現在,政府已經習慣於查看每筆交易及其去向,他們不想失去控制權。消滅現金將永遠消除匿名性。

如今只有一個問題:他們還難以擺脫現金。

正如我們在印度看到的,人們拒絕交出現金並用掉它們。一年後,印度不得不將這些鈔票重新投入流通,因爲他們的數字系統還沒有準備好處理這些鈔票。在澳大利亞,這場流行病粉碎了任何一種錯覺,即澳大利亞已經有了一個強大到足以取代現金的數字支付系統。

最終要取締現金,國家所需要的不僅僅是法律。一項新技術擁有幾乎所有舊技術的特徵和一堆新的不可替代的功能時,原本佔主導性的舊技術纔會消失,這就是數字貨幣的用武之地。真正的數字貨幣並不是來自一個國家,創新始於比特幣。

民族國家反擊戰

大多數民族國家對比特幣國際化、去中心化的性質感到恐懼,政府享受貨幣供應的控制權已久,以至於他們無法再想象像絲綢或鹽之類的國際貨幣了。

民族國家對加密貨幣感到恐懼和憤怒。當 Facebook 試圖啓動 Libra 時,國會和其他世界各國政府都在追隨他們;當 Telegram 試圖構建一種完全可擴展的數字貨幣時,美國政府卻將它們粉碎了,儘管它們從認可的投資者那裏籌集了所有資金。

但是,當美國和其它政府在恐懼中做出反應時,中國卻在密切關注區塊鏈,他們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都瞭解自己的力量。當其它超級大國不看好區塊鏈及比特幣,或處在盲目的恐懼中時,中國已開始大力建設區塊鏈。

中國的數字人民幣點燃了「扼殺現金」的導火索,加速了全球現金的消亡。中國的數字支付系統讓世界各國感到震驚。他們比西方強國領先多年。

中國已經開始測試數字人民幣,進行空投,讓市民用免費的錢買東西。根據我看過的視頻和評論來看,這是一個很好的平臺。它讓用戶無論是否離線都可以通過觸摸手機來兌換現金,並在之後同步交易。

中國很聰明。他們沒有像 Doom 博士這樣愚蠢的西方經濟學家對比特幣的巨大價格波動進行抨擊,而是看到了一種扭曲比特幣最初的自由主義設計的方法——建立一箇中央控制的數字化管理中心。

他們認爲,這是建立一個國家支持體系的一種方式,這個體系可以輕鬆跨越國界、輕鬆突破國際制裁,最終甚至粉碎美國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他們利用區塊鏈的底層技術,然後將其拋之腦後,用集中控制的工具取代了那些理想主義特徵。一種基於許可、口授的「共識」模式,讓那些原始的烏托邦理想處於水火之中。

中國人還看到,一種由難以改變的算法規則控制的去中心化貨幣,這意味着政府不能再通過取消部分貨幣流通或印刷更多的貨幣來貶值或膨脹貨幣,他們將失去實施貨幣管制的能力,告訴人們一次可以取出多少或可以寄給別人多少。以隱私爲中心的加密貨幣更糟糕,因爲這意味着每個人背後都有鐵板釘釘般的加密協議,但調查人員想走捷徑而不是做真正的監視工作。

中國看到了一切,希望在加密貨幣佔領世界之前先行一步。因此中國迅速採取行動,其禁止國內進行比特幣交易。然後,他們建立了一箇中心化的數字現金體系,以迅速粉碎去中心化的貨幣。

他們將通過「一帶一路」倡議,讓中國人在發展中經濟體大量投資,修建道路、橋樑和基礎設施,或提供貸款,從而爲人民幣散播種子。很快,他們就會期望發展中國家用數字人民幣償還這些貸款。

一開始他們可能會面臨一些阻力,但最終那些沒有大規模建設支付和銀行基礎設施的小國將看到它是多麼簡單、容易和無害,他們將開始越來越多地使用數字人民幣。他們還將看到美國和歐洲仍在使用的落後、陳舊、荒謬的銀行體系,並將其完全忽略。

想通過西方系統匯款嗎?寫一張便條,簽名、掃描、然後傳真給他人。也許一天之後有人收到了。如果想和美國人做生意的話,除非一個第三世界國家的人一開始就可以得到銀行賬戶,或者一個小國家的企業可以遵守所有的 FACTA 要求。

因此,當他們在與古板的國際銀行體系抗爭時,他們或許會選擇在智能手機上啓動他們的數字人民幣錢包,或者在桌面上使用一個漂亮的數字儀表盤,然後使用中國的系統在幾秒鐘內就可以在全世界範圍內獲取利益。

猜猜之後他們選擇了哪一個?

當美國放棄在其他國家的領導地位和投資,轉而以一種荒謬的「我是第一」的民族民粹主義世界觀向內看時,中國人卻在投資未來。當美國人在打一場毫無意義的破壞性文化戰爭時,中國人在全世界 70 多個國家投資,這些國家政府不穩定、基礎設施落後,中國用修路建橋的方式來購買未來,而美國卻在築牆。

當然,西方世界不希望看到一種中國貨幣主宰第三世界,世界上其他國家的央行都在競相建立自己的數字貨幣來應對這一威脅,但西方已經遠遠落後。意大利希望實現完全無現金化,歐洲也是如此,它加強了對數字歐元的研究。但西方大國正面臨着和中國差距過大的困境。

不過,西方列強終會迎頭趕上,很快我們將展開國家數字貨幣的全面軍備競賽,爭奪霸權。他們中的一些人將受到可怕的 IT 和程序員的阻礙,一些人將有暗黑的設計,一些人將破壞安全協議並遭到黑客攻擊,但他們中的一部分人將有好的結果,失敗的國家將簡單複製成功的國家。

有了新的中央銀行數字貨幣,國家就有權對你的錢包進行全面的監視,你所做的每筆交易、你到過的每一個地方……所有這些都可以獲取你的身份、歷史記錄和地理位置數據。

十年後,你就不再報稅了,每次你在舊貨拍賣會上買一臺二手烤麪包機時,它們都會被自動扣除。如果出了差錯,你可以打電話抗爭,或者讓會計幫你退款。而政府會免費向你貸款一年,這些錢甚至不會從中央銀行轉移到私人銀行機構,它會直接進入你的口袋,你的錢知道你做過的一切。

中央銀行數字貨幣將加速到來。儘管加密社區中有與之相反的原始規定,但人們絕對會使用這些中央銀行數字貨幣。甚至,他們會爲此感到自豪。

信任的特質與去中心化貨幣的不足

當然,只有當政府運轉良好時,人們纔會感到自豪和高興。

當事情進展順利時,體制中的弊端將不會影響到足夠多的人並進入公衆的視線,只有「壞人」纔會付出代價,但可能不是普通公民接觸到的任何人。因此這個系統將主要適用於大多數人,他們不會在意隱私,因爲他們只是給孩子買尿布、在亞馬遜上買書或在當地商店買咖啡。

現金的消亡與貨幣的未來之戰 | 鏈捕手

但是,當政府出現問題時,就像我們在美國國會大廈起義中看到的那樣,他們的想法將會迅速改變。一個國家背書的貨幣與控制它的政府一樣,你必須信任它,爲了信任它,你必須信任它背後的人。

你不能將制度視爲固定的概念。

美國不是固定的。每個政府機構背後都有一羣人,他們一直在運轉。IBM 是一家公司,但是公司總是在變化,那是因爲它背後的人正在改變。信任基於誰在掌權,以及他們如何使用這種權力。

信任是不斷變化的。信任經常被打破,只要一次失信就可以永遠粉碎它。一個男人可能對妻子忠誠十年,但在背叛他的一瞬間,信任就不在了。

「傳統貨幣的癥結在於使其運轉所需的全部信任,必須信任中央銀行不會使貨幣貶值,但是法幣的歷史充滿了對信任的破壞。」中本聰在 2009 年寫道。

當政府發瘋時,他們現在有權把這種瘋狂傳染給你。想把你辛苦掙來的錢搬到另一個沒有那麼瘋狂的人掌權的國家嗎?但你不能,因爲貨幣管制,你的錢將被凍結,把錢花在國內或別的地方吧。

也許你認爲這是一件好事,一個民族國家不應該擁有控制資金流入和流出該國的權力嗎?他們只是試圖保護自己的公民和經濟免受影響。

如果你住在冰島,感受可能會有所不同。冰島在 2008 年金融危機後實行了嚴格的貨幣管制,直到 2017 年才結束。這意味着,住在那裏的每個人都只是在幻想中擁有自己的錢,而他們從來沒有真正擁有過。

你不能在海外買房,不能投資特斯拉股票,只能將資金投資於當地的企業,但這些企業正在受苦受難,收益微乎其微甚至爲負。

當然,加密領域的很多人都認爲,沒有一個頭腦正常的人會選擇國家背書、處於監視下的貨幣,而不是去中心化的隱私保護系統。

一般人不在乎隱私,他們不知道隱私意味着什麼。他們沒有想過,或許生活在完全曝光在政府之下的世界裏。

現金的消亡與貨幣的未來之戰 | 鏈捕手

他們從未居住在東柏林,密碼警察隨時會出現在你家裏,並以任何理由將你帶離;他們從來沒有住在委內瑞拉,突然經濟崩潰,買麪包需要花一年的薪水。

這就是爲什麼他們會迅速採用自己國家強加的任何中心化數字貨幣的原因,如果政府簡化它或強制使用它,或者兩者兼而有之,這將加快數字化進程。

在《加密技術發展的五把鑰匙》中,我寫道,要使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騰飛,不僅需要資金,還需要形成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該系統需要分配貨幣、自動交換貨幣並用該貨幣提供商品和服務,而無需重新轉換爲法幣。沒有人能像中央集權的交易系統那樣,創造出一個能阻止所有貨幣交易的超級交易系統。

但相反,如今加密社區所做的只是在中本聰願景上做一些小的迭代,用更新、更快的區塊鏈讓加密貨幣走得更快。他們創造了隱私級貨幣 Zcash 和 Monero。他們提出了新的辦法來升級區塊鏈,而不需要進行分叉。

但是除此之外,它們還是一樣。

目前還沒有一款只能用加密貨幣購買的殺手級應用程序。除了空投、礦工和中心化交易所之外,目前仍然沒有更好的方法來分發代幣。這些只是將舊世界的中心化分配機制移植到新世界。雖然已經有去中心化交易平臺,但你需要有加密貨幣來使用它們,並不能在那裏換法定貨幣。加密貨幣的分發機制反映了中央銀行自上而下的貨幣分發機制,礦工和交易所取代了中央銀行和商業銀行。

我們需要在分配、經濟和商業方面進行一場革命,使去中心化的貨幣真正騰飛。目前,加密貨幣充其量算是一種投機資產,它使一些人暴富,僅此而已。其體驗仍然令人恐懼和困惑,幾乎沒有什麼可以使用的,僅是對貨幣未來的一場測試。

中心化數字貨幣已經成爲現實,如果想看到保護隱私的去中心化貨幣,那我們就必須加快步伐,提高創造力,CBDC 來得越來越快,我們的時間很緊迫。

這就是一切的終結

我的一位好朋友今年去世了,這讓我想到了加密用戶體驗以及它對我們所有人的意義。

我們很多年前一起進入加密貨幣領域,它是我們友誼源遠流長的基礎之一。我們達成協議,如果我們中的一個人死亡,另一個人將幫助他的家人找到並出售他的所有加密貨幣。

當我坐下來使用與他那快要淘汰掉的智能手機相關聯的兩個密匙進行身份驗證時,我會想「誰能爲我做這些?我的錢將與我一同消失。」

我和我的朋友完全信任對方。我會確保他的家人得到每一枚加密貨幣,他也會爲我做同樣的事。但不難想象,有人對擁有的加密貨幣並不謹慎。幸運的是,我的朋友做出了明智的選擇,其他人可能就沒那麼幸運了。可怕的用戶體驗就在此,加密貨幣發展速度還不夠快,無法與普通人接軌。

要使加密貨幣真正流行起來,必須易於使用和易於入門。我說的是「三次點擊」,只需點擊三次即可設置一個錢包進行爲期三週的匯款,然後在交易所進行 KYC,並確保你牢牢地記住了密碼。這樣你就不會在失去所有錢的情況下而永遠沒有客服幫處理,例如可能有人永遠遺失了 7002 個、價值共 2.2 億的比特幣,僅僅因爲他不記得把密碼紙放到了哪裏。

當去中心化貨幣難以走出起步階段時,中國進行着令人震撼的央行數字貨幣平臺測試。由於西方國家落後一步,他們開始對去中心化貨幣進攻,這使得堅持隱私的貨幣更難獲得吸引力。

美國金融犯罪制裁部門試圖在將政府移交給新的領導層之前迅速通過一套新的規則。該法規迫使交易所在每次有人進行 3000 美金以上匯款時都要保留姓名、電話號碼和地址。因此,如果一位母親給女兒匯款,交易所就需要將他們的姓名都保存在一個高度安全的政府數據庫中,這個數據庫決不會被黑客入侵。

即使西方國家落後於中國,他們也會迎頭趕上的,他們不能不追趕,因爲金錢即力量,且這不僅僅是權力擁有者的力量,一個百萬富翁或億萬富翁掌握着很多權力,但他們的經濟實力與一個大型經濟體相形見絀。

印刷貨幣的人擁有世界上真正的權力,鑄幣的權力與神的力量相匹敵,民族國家比任何人都知道這一點。

他們現在擁有這種權力,並且不想失去它。爲了保持這種狀態,他們不得不消滅現金並消除去中心化貨幣的威脅。

不幸的是,中本聰可能已經給了他們這樣做所需的武器。中本聰夢想創建一個不被控制的、去中心化的、無需信任的系統,但在創建區塊鏈時,他 / 她可能無意中向中心化權力賦予了鎖鏈,將我們所有人永遠捆綁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