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價高漲 比特幣挖礦收益回到減半前

比特幣突破 18000 美元后,全網算力重新進入上升期。此前的 11 月 3 日,全網平均算力一度下降至 109.16EH/S,如今已經恢復到 141.74EH/S。

幣價和算力雙飛,Blockchain.com 最新數據表明,比特幣挖礦收入(區塊獎勵+交易手續費)現在的日收入額可達 2100 萬美元,創下歷史新高。今年 5 月減半後,挖礦日收入曾一度暴跌至 700 萬美元。

比特幣價格和算力水平在歷史規律中經常呈現正相關,11 月初的那次算力下降顯得反常,「這是今年極端環境下出現的特殊情況,一方面是豐水期結束後算力的正常下降,另一面也是今年疫情影響下礦機產能跟不上的後遺症。」58 學院高級數據研究員 Tim 預測,未來礦機產能慢慢恢復後,算力還會達到新的高度。

Tim 也是 58 礦池的高級產品經理。在「2020 區塊鏈產業生態發展論壇暨 58Coin 三週年」的主題發言中,他指出,加密資產的挖礦行業在比特幣減半後進入了新時代,挖礦利潤減少的現實下,以比特幣爲代表的礦業生態需要探索變革之路,「礦業生態的每個環節參與者,包括礦機廠商、礦工、礦場、礦池,都需要思考如何通過專業化、結構化的自我變革中,精細運營流程,通過降低成本,探索金融化路線等方式,維持穩定增長。」

人人能挖比特幣的時代過去多年之後,比特幣挖礦還能否走入普通人的視野?Tim 認爲,這就需要整個礦業生態鏈做出結構性的改變,採取互聯網產品化的思路,降低門檻,讓更多的市場參與者進入。

礦工收益結構變化將會延續

幣價高漲 比特幣挖礦收益回到減半前

比特幣價格站上 18000 美元后,這個價格比今年 5 月比特幣發生減半時翻了一番。

要知道,5 月減半之後,區塊獎勵從 12.5 BTC 下降到 6.25 BTC,挖礦的日收入曾暴跌至 700 萬美元。半年後的 11 月 18 日,僅在比特幣破 18000 美元這個節點,挖礦的日收入額(包括區塊獎勵和交易費用)爲 2120 萬美元,達到一年來的最高水平。

同期,全網挖礦算力重新進入上升期。此前的 11 月 3 日,全網平均算力曾下降至 109.16EH/S,如今已經恢復到 141.74EH/S。

幣價高漲 比特幣挖礦收益回到減半前

今年 BTC 全網算力和價格對比(圖自 OKLink)

作爲 58 學院高級數據研究員,Tim 在數據瀚海中覺察到了比特幣挖礦產業的變化。

「今年是整個礦業新老交替的巨大轉折點。」在接受蜂巢財經專訪時,Tim 說,「一代機皇」螞蟻 S9 完成了歷史使命,同樣功耗的礦機基本已經在今年落下了帷幕,低功耗的 7nm 礦機爲整個算力供給提供了 90% 以上的輸出。

「新時代」到來的標誌性事件正是比特幣今年 5 月發生的產量減半,礦工挖礦獎勵腰斬,收入結構正在發生變化。

挖出價值資產 BTC 一直都是比特幣礦工願意提供算力、維護網絡安全運轉的主要原因,因爲它是礦工的核心利潤點。而在獎勵減半後,比特幣網絡的交易手續費在礦工的收入佔比中激增。Tim 回憶,今年 10 月,手續費佔比曾最高佔到 20% 以上,「減半前,這個比例僅爲 6%,正常情況下會佔到 10% 以上。」

挖礦爆塊獎勵直接縮減了礦工的利潤,但手續費收入的增長還無法成爲礦工利潤的主要構成,「礦工的紅利期逐漸縮短。未來 2 至 3 年內,隨着第四次減半的到來,如果 BTC 價格沒有突飛猛進,利潤率還會下降。」

以比特幣爲代表的加密資產挖礦行業,也在今年出現了新的事物——Filecoin 等存儲挖礦項目出現,以太坊 2.0 讓網絡維護者跟着要從 PoW 機制過渡到 PoS 機制,這意味着,以以太坊爲代表的顯卡挖礦在不久的將來可能會逐漸退出歷史舞臺。

新時代下,加密資產挖礦行業如何應對?

**
**

向金融化變革是必經之路

幣價高漲 比特幣挖礦收益回到減半前

對於比特幣礦工來說,減半後如何保持穩定的收入是這個羣體要思考的難題,「這也是今年礦業全行業面臨的共性問題,就是我們如何用低成本的能耗,保持穩定的收益。」

Tim 認爲,礦業包括礦工、礦池、礦機廠商,未來更重要的是從自身考慮轉變,而不能再遵循以前從行業盈利模式或者產業鏈上考慮了問題了,「我們應該考慮怎麼降低自身的運營成本?怎麼去運營更多的金融手段對沖減半後面臨的風險?商業化運作的服務商怎麼去應對客戶、市場變化和礦工?」

開源節流一直是比特幣挖礦行業應對減半市場的常用手段,即用降低成本讓利潤最大化。衆所周知的挖礦硬成本包含礦機、電力、託管費用等等,Tim 指出,電力成本是可變因素,可以藉助尋找更豐富、廉價的電力資源去解決。

Tim 以 58 礦池自身舉例,「58 集團本身就是比特幣挖礦起家,我們的礦池在降低成本有一些經驗優勢,因爲能在電力和運營費用上不斷降低成本。」由於 58 礦池目前是自營狀態,目前還不是公池,「我們已經在 2015 年、2016 年就完成了成本收回,並且已經盈利,所以減半後對我們的影響不是很大,獎勵減少僅僅意味着賺得比以前少了,所以在電力和運營上降低成本就十分關鍵。」

比特幣減半之後,礦工利潤結構產生變化,降低成本僅僅是「節流」,如何「開源」纔是收益增長的動力。Tim 發現,今年機構資金進入加密資產礦業的案例增加,「比如阿聯酋最大的加密資產投資公司正在中東地區佈局挖礦產業,預計 2021 年會在挖礦上投資 500 萬美元擴展挖礦市場。」他認爲,金融和資本的介入是礦業的機會。

細化到礦工這一具體環節上,不難發現,金融工具也是礦工亟需的產品。今年 6 月,BTC 沒有出現大幅漲勢後,DeFi 市場進入爆發期,有礦工曾嘗試將挖來的比特幣投入到 DeFi 產品中,用流動性挖礦的方式獲利。

身處礦業,Tim 也從身邊的同行那得知,比特幣的小礦工,有人投資了 DeFi,質押去做流動性挖礦,「但是傳統大礦工對 DeFi 很謹慎,一來是太新興,門檻比較複雜,安全性還有待論證;另一個就是對沖習慣的問題,大礦工更常用的手段是利用期貨、期權工具去對沖風險敞口。」

Tim 特別提到,衍生品工具依然是礦工羣體的主流對沖工具,期貨市場的主力也是礦工,這種工具本來就用於對未來時間和價值關係做出預判。而在衍生品市場中,期權對礦工的吸引力更大,「因爲期貨的資金費率比較高,而在週期性更強的收益預期方面,期權比期貨更爲有效。」

此外,礦業的 P2P 金融也已經存在了,「尤其是當礦工的利潤點發生變化時,礦工需要強大的資金運轉規模,所以必須找資本支撐。國外對新興的投資行業比較青睞,比特幣挖礦行業對於風險的抵禦能力遠超在二級市場投資,未來很多金融公司不排除會轉向加密資產挖礦。」

當金融機構、金融工具、資本全面滲透到礦業時,Tim 認爲,金融機構參與和投資礦業,會給整個行業帶來專業化、結構化的變革,促使服務商運營模式改變,「機構未來會是礦業的主力軍,礦池這類服務商會進入互聯網產品化的階段,讓普通用戶參與市場的門檻降低。」

58 礦池明年將開放公池

幣價高漲 比特幣挖礦收益回到減半前

轉型成爲整個礦業需要探索的方向後,58 礦池開始佈局新的業務。

Tim 透露,58 礦池預計將在 2021 年第一季度上線公池,已經爲此做了諸多基建準備,「開放公池,我們的優勢比較明顯,作爲自營算力池,我們已經跑了一遍整個 BTC 挖礦的上下游。」他介紹,在前期參與到礦業的 4 至 5 年時間裏,58 礦池從搭建礦場、礦池、電力接入、人才儲備,到投資更上游的芯片、礦機企業,他們已經沉浸式地參與了礦業的全鏈條,「所以做公池對我們來說沒有太大的難度。」

如今,比特幣的價格突破了 18000 美元,算力也從 10 月的低點向上攀升,無論是公池還是私有算力,競爭點在於誰能拿到低能耗、高效率的礦機。

Tim 介紹,目前 58 礦池跑的礦機多爲 7nm 芯片的螞蟻 S19 和 S19Pro,但這兩種型號的礦機產能跟不上,成爲很多大型礦場最爲焦慮的事。

這與今年發生的特殊情況有關。年初,疫情爆發。Tim 回憶,當時正處於礦機迭代的階段,按照正常情況,螞蟻 S19 及 S19Pro 應該進入到量產階段,因爲疫情原因,芯片生產廠家因疫情停工,礦機產量腰斬了。「行業裏,有很多礦場在內蒙、新疆都提前佈局了,也盤算着等豐水期到了之後南遷繼續挖礦,結果礦場都準備好了,礦機產不出來,進度就趕不上。」

這種影響持續到了年底。Tim 認爲,影響還會越來越大,甚至傳導到芯片的研發進展上,「從 55nm 到 7nm 芯片是礦機迭代史的一個完整歷程,7nm 目前是頂級狀態了,5nm 的量產被制約,未來新芯片的研發不排除會進入一個長週期當中。」

好在,比特幣的價格上揚,成爲礦工最大的利好。

通常情況下,算力和比特幣的價格總是呈現正相關。那麼未來,礦機恢復量產後,算力飆高,比特幣的價格是否也會繼續攀升?

Tim 表示,正常情況下,比特幣價格增長會驅動算力增長,算力可以作爲影響幣價基本面的一個弱指標,二者不是強關聯。而比特幣減半之後,按照週期性波動,2021 年可能會產生一個牛市環節,踏上增長的新節奏,「現在已經有牛市初期的表現了。」

對於即將上線公池的 58 礦池來說,明年或許是個不錯的機會。Tim 對 58 礦池成爲公池後期許了一個小目標,「對標算力大池,爭取成爲前三。」

幣價高漲 比特幣挖礦收益回到減半前

你看好明年的 BTC 減半週期效應嗎?

幣價高漲 比特幣挖礦收益回到減半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