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富翁、達拉斯獨行俠老闆 Mark Cuban 解析加密資產的意義。相較於老派投資者,價值存儲一代並非想讓少數人賺更多錢,而是讓更多人賺錢。

撰文:Mark Cuban,NBA 球隊達拉斯獨行俠老闆
編譯:盧江飛

億萬富翁 Mark Cuban:價值存儲一代正在「踢你的屁股」

什麼東西有價值?建築物、鋼筆、股票、加密貨幣、黃金、知識產權、或是其他資產?有時我們在評估某些東西的時候,似乎更看重藝術性,而忽視了科學性

當我還是個小孩子時,非常喜歡收集郵票,爲什麼呢?因爲我媽媽在她小時候也喜歡收集郵票,是她把我引入到集郵的世界裏。然後,在我大約 15 歲的時候開始參加郵票展覽,希望進一步豐富自己的郵票收藏品,但我很快意識到這個市場運轉效率十分低下,即便同一張郵票在同一場郵票展覽中也會以不同價格出售。於是,我發現其實可以從一個人那裏購買郵票並快速出售給另一個人,這樣就能從中賺取價差。

舉個例子,我從一個郵票商那裏花 50 美分買了一張郵票,一個小時後就以 25 美元的價格將這枚郵票賣給另一位經銷商。結果,我迅速從郵票收藏家變成了郵票「投資家」,並且試圖利用郵票市場的低效率運轉「優勢」賺錢,以支付自己的大學學費。

現在,看到華爾街正在發生的事情,讓我回想起自己年幼時買賣郵票的那些日子。不可否認,每個市場中都存在一些根深蒂固的問題,比如效率低下、被掌權者滲透等,以至於掌權者會認爲自己就是「市場規則」。在這種威權下,即便不是所有市場參與者——但絕大多數市場參與者也會被迫服從——直到他們受不了這些做法。

這種「反抗」通常是從小規模開始的,比如一個孩子找到了些丟棄的物品,然後打理好後放在 eBay 上出售,然後逐漸將其轉變爲一門生意;還有人從某處獲取低價交易卡,然後通過線上查詢價格差異並將其出售,同樣也會逐漸轉化爲一門生意。看到人們這麼有想法,總會讓我們感到高興。

那麼如何才能發現市場存在效率低下問題呢?實際上,我們需要遵循了一種有趣的方法,我小時候是從純粹模擬開始的,您必須擁有一些東西,然後就能去某個地方以面對面的方式出售(當然你可以通過郵寄方式出售),或者你也可以使用經紀人中介,再使用諸如 eBay 這樣的互聯網和網站將實物商品出售。

現在,我們看到了市場正在不斷髮展,下一步會是什麼樣?當一切都是數字化時,又會發生什麼呢?從字面上看,當任何數字技術都可以扮演價值存儲角色時,市場將發生什麼變化?股票會受到影響嗎?

什麼是價值儲存?我認爲,一些人爲某物分配了價值,並願意支付一筆錢然後堅持下去,希望這種情況能增加「此物」的價值,比如黃金就是最具歷史性和可見性的價值存儲之一。

黃金投資「老炮」們會告訴你,黃金纔是真正的價值存儲,因爲古往今來它都扮演了貨幣基礎的角色,也是實用貨幣的錨定物,更是抵禦通脹的對沖工具。黃金具有內在價值,因爲它在製造業和珠寶行業被廣泛使用——而這,其實都是黃金的敘事。雖然市場上還有許多其他滿足相同標準的「貴金屬」。但是黃金買家數量更多。當購買者數量增加時,價格就會上升,反之亦然。事實上,除了有足夠多的人相信黃金敘事以外,黃金沒有任何獨特或特殊之處。

交易卡、藝術品、汽車、郵票和許多其他「收藏品」也可以被視爲價值存儲,人們之所以要「儲值」,原因之一是他們需要擁有物資作爲實體存在和稀缺性確認的證據。對於創造一定數量的收藏品,人們總是能想到最合理的辦法,實物商品其實就是爲了確認「儲值」真實存在(大多數情況下,確實會存在假貨,同時欺詐也是一個棘手問題),但是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們相信畢加索就是畢加索、盧卡·東契奇新秀卡就是盧卡·東契奇新秀卡、勒布朗·詹姆斯新秀卡就是勒布朗·詹姆斯新秀卡。(鏈聞注:盧卡·東契奇和勒布朗··詹姆斯都是 NBA 球星。)

當然,那些將「實物」作爲投資並進行收藏的人希望「實物」價值會上升,而且他們在投資之前往往能確實這些標的物價值有很大可能會上升,擁有並在之後出售可以帶來足夠利潤。在模擬世界裏——也就是區塊鏈誕生之前,「實物」投資似乎是人們唯一的價值存儲手段。

但是在過去 3 年中,情況發生了一些變化(加密愛好者講了另一個不同的故事,實際上,自 2009 年以來,這種情況一直在發生)。區塊鏈有能力支持智能合約,並且可以有唯一標識數字商品及其相關交易。

那麼,什麼是可以出售的數字商品?從字面上看,任何數字化的物品都可以算是數字商品。如果可以生成並保存爲文件格式,則可以將其定義爲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的一部分,這種智能合約可以通過大量「如果這樣就是那樣」(If this then that)規則來發揮強大作用,繼而對該數字商品進行一定程度的控制,具體包括:

  • 定義數字商品的可用性或稀缺性;
  • 定義數字商品出售時應發生什麼;
  • 定義是否授予所有權。

我很喜歡數字商品概念,甚至覺得這可能是遊戲規則的最終改變者,無論未來數字商品銷售是否會將一定比例的銷售金額支付給最初鑄造數字商品的個人 / 公司。

由於通過區塊鏈進行數字商品分配、存儲和維護的智能化管理,沒有任何一方負責交易,同時礦工競相確認交易,因此,如今由區塊鏈驅動的資產已合法地成爲了價值存儲

事實上,這種數字化價值存儲不侷限於數字商品,而是早已包含在諸如比特幣、以太坊等加密貨幣(或許應稱爲加密資產,因爲它們很少會被真正認爲是一種貨幣),以及創建用於支持去中心化金融的代幣和其他創造價值的加密資產衍生品種——它們都是價值存儲,其中市值最大的就是比特幣,這個加密資產誕生至今已有十多年之久,擁有悠久的交易和財富創造歷史。

然而,對於許多人來說,把加密資產看作是一種價值存儲可能仍是個瘋狂的想法——對他們來說,加密資產沒有沒有內在價值;對他們來說,加密資產不過是空洞的「數字表示」而已;對他們來說,那些投資加密資產的人太瘋狂並且會爲此付出高昂代價。但是,事實並非如此。

傳統投資者總是會說,您需要擁有一些「有形的」東西才能使它有價值,否則很難應對欺詐行爲。如果我們能夠觸摸、看到或聽到這些「有形的東西」,它纔是真實且有價值的。但是在數字世界中長大的新一代人都知道,對他們來說最大的價值就是數字化,就像音樂,過去被刻錄在 CD 上,但現在上網就能收聽。

這一代人知道,相比於比傳統的、看得見、摸得着或感覺可用(STFU)實物,智能合約及其所反映的數字商品或加密資產纔是更好的投資。🙂

我花了很多錢和時間收集郵票和棒球卡,所以非常有感觸,我也覺得數字商品或加密資產纔是更好的投資。

當你收集郵票或卡片時,會非常小心地保存這些實物,您必須存儲它們並保持其當前物理狀態,而且還需要保護它們並使其安全。當您要出售郵票或卡片時,需要將實物交付給購買者,而在運輸過程中也會存在相當大的風險。在很多行業裏,很多操作是人對人的,因此這些傳統系統中還會存在其他各種風險和成本。所有這些都是昂貴的、費時的、也會增加風險,令人十分討厭。

我用 NBA Top Shot 上的數字交易爲例進行對比,在 NBA Top Shot 上您可以獲得很多樂趣,沒有上述提及的相關風險,而且交易價值仍然由類似的供求定律決定。

我很高興知道自己擁有 NBA 球星馬克西·克勒貝爾的經典扣籃時刻,而且知道序列號,有人可能會覺得隨時隨地在互聯網上觀看相同的視頻有些無聊。好吧,實際上,我可以在互聯網上任何傳統的物理卡上獲得相同圖片並將其打印出來,但是這麼做完全不會改變球星卡的自身價值。

當我想出售這張球星卡時,NBA Top Shots 爲了提供了一個交易市場,藉助在 Flow BlockChain 上創建的網站,我可以查看每張提供的每張馬克西·克勒貝爾球星卡、序列號、價格和其他信息。在這個交易平臺上,消費者友好且高效,但是我必須補充一點,我不知道爲什麼有人會出售馬克西·克勒貝爾球星卡,要知道馬克西·克勒貝爾可是 NBA 排名前十的頂級防守者啊!

使用數字商品,我仍然可以擁有與實體商品相同的主人翁感,並且價值仍然由供求關係決定,除了記住密碼和下載錢包之外,我沒有任何麻煩。事實上,記住密碼和下載錢包正變得越來越容易。有趣的是,如果您是一個傳統體育商品所有者,當你想與他人分享自己擁有的東西時,你們會做什麼呢?你們會爲商品拍攝數碼照片併發送或鏈接 .....

此外,數字商品還有許多其他好處,你甚至可以自己「鑄造」數字商品並將其放置在市場上交易。比如像 Mintable 和 Rarible 這樣的網站,我都可以在上面輕鬆鑄造數字商品,然後直接出售它們,而且還能在市場上銷售數字藝術和其他產品,所有這些東西都可以被開放式託管。如今,OpenSea、NiftyGateway、SuperRare、NBA Top Shot、還有 Bitcoin Origins 等平臺都可以創建和鑄造自己專屬內容或許可內容——這些平臺的最大優勢就是透明度,我可以清楚看到每個買家和投標者的交易歷史,看到他們擁有什麼商品、付出過什麼價格。對於每種數字商品,我都可以輕鬆看到同類商品的市場情況。舉個例子,CryptoSlam 就是一個很好數字商品平臺,交易可以在幾分鐘或更短的時間內完成,當我想交易某個數字商品時,直接購買即可完成交易。另外,我需要補充的是,基本上,數字商品市場門檻是不存在的,至少遠低於傳統藝術品和收藏品交易市場,因此也爲吸引新用戶打開了一扇令人難以置信的大門!

如今,市場上充斥着許多不同的加密資產。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錢包上,是的,各種各樣的數字錢包可能會給你造成混亂,但是這個問題並不嚴重,我相信每個人都可以弄清楚數字錢包。就像你能清楚區分黃金、白銀、貨幣、郵票、交易卡一樣,這些商品的價值均由供求關係決定。(對於加密用戶來說,加密資產市場供應量由算法設置確定。)

當然,我並不是說數字商品和加密資產市場是完美的,事實也並非如此,比如:

  • 數字商品和加密資產交易成本可能很高;
  • 數字商品和加密資產市場仍然可以由一些大型參與者(巨鯨)推動;
  • 數字商品和加密資產市場與股票和實物商品市場一樣,可能會受到敘事影響,這些敘事可能是正確的,也可能是不正確的。

但最重要的是,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和交易者認爲,數字商品和加密資產市場要比傳統實物市場和股票市場要好,而且大多數投資者和交易者還很年輕,他們喜歡自己無法被掌控的感覺。沒有中心化權力機構,年輕的投資者和交易者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回報,而且無需政府機構或大企業支持。

另一方面,年輕的投資者和交易者們也一直在觀察周圍通過加密貨幣和數字資產獲得財富的同行,那些早期進入加密貨幣和數字資產市場的投資者和交易者並沒有太多啓動資金,但最後都獲得大量財富。不僅如此,年輕的投資者和交易者不喜歡老派投資者和交易者干預加密貨幣和數字資產市場,他們知道,使用數字資產、統一行動就能帶來財富,這就是力量,他們知道並且正在學習如何使用加密貨幣和數字資產。

那麼,這又與 Wall Street Bets (WSB)和遊戲驛站(GME:GameStop)、以及他們正在交易的其他股票有什麼關係呢?

好吧,很明顯,WSB 交易者們正在將加密貨幣和數字資產世界裏相同的投資原理應用於股票市場,這就是老派投資者和交易者討厭他們的原因。

雖然華爾街世代相傳,但本質上並沒有發生太大變化。當然,華爾街在很多方面已經實現了數字化,但是遊戲規則並沒有改變。華爾街是 100% 自上而下進行控制和調節的,你知道標準普爾 500 指數中排名第二的股票是什麼嗎?哪個股票會被標準普爾 500 指數刪除?沒有人知道。相比之下,加密貨幣和數字資產具有啓發性,可以改變投資者的命運。你知道嗎?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居然有自己的內部行政法官,這樣就能讓被告無法享有憲法上的陪審團審判權?是的,一旦你成爲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被告,你根本無力與他們戰鬥,他們真的太霸道了!大型券商會給數百萬客戶瘋狂打電話,然後讓他們按照目標價格買入股票,並希望散戶能引起市場波動,但是,對於 Reddit 論壇上的散戶來說,他們交易遊戲驛站股票同樣有錯嗎?對,在 1982 年之前,股票回購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認爲是非法行爲。但是,之後一家經紀券商 CEO 掌管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結果在 2000 年通過制定 10b5-1 規則,規定採用預批露、無法變更的自動交易的回購不會被認定爲內幕交易。你們想想,從那之後,上市公司首席執行官們的薪酬發生了什麼變化呢?

華爾街、及其管理機構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日益龐大且自滿,這種趨勢會使老派投資者和交易者學習變慢,並且難以適應市場變化,無法與時俱進。顯然,他們沒有意識到周圍一切已經發生鉅變了!

結果呢?老派投資者和交易者錯過了許多機會,但他們甚至不願相信未來會發生或是將要發生的事情。但首先,他們似乎有一種執念,即:無論是企業還是小型交易者,只要購買數字資產,其價值就會下降。實際上,老派老派投資者和交易者們也研究了 GME、AMC、BBBY 之類公司的股票,他們知道短時狙擊空頭會發生什麼。的確,業績不好的公司,股票價格會回落,因爲這是股票市場中最行之有效的定價方式,也很有道理。對於破產的公司來說,股票要麼重新分配給債務持有人,要麼全部註銷(當然,也有其他選擇,但這兩種措施足夠了)。毫無疑問,如果 WSB 和其他投資者共同支持的公司破產了,這些公司的股票也將一文不值。但老派投資者和交易者不瞭解的是,像 WSB 這樣的新晉投資者們完全理解了這一點並接受了這種風險。換句話說,老派投資者和交易者認爲他們更聰明,但其實不然。

現在, 「價值存儲一代」正在狠踹老派投資者和交易者的屁股。

新一代年輕人並不關心華爾街老派投資者和交易者對市場估值的理解和看法,他們不在乎價格收益率、未來現金流量、淨現值、或是分析師每個季度給出的收益率數據,他們完全不在乎。新一代投資者和交易者從華爾街漲漲跌跌的經歷中學到了很多東西,現在他們要改變遊戲規則:不是讓少數人賺更多錢,而是讓更多人賺錢。

選擇 GME、AMC、BBBY 等公司的股票,不過是新一代投資者和交易者的手段,他們真正想做的是改變遊戲規則,然後狠踹老派投資者和交易者的屁股,他們要擁有一切權利,也應該擁有權利。

股票只是價值的另一種數字存儲形式,過去歷史上出現過的其他價值存儲一樣,後一代價值存儲總是勝過前一代。權力越分散,集體合作產生的權力就越大。

當然,無論是 GME、AMC、比特幣還是 AAVE,每個人都知道自己可以從交易中獲利,但同時也會遭遇虧損。當然,有些人會墜入到不幸的境地,冒險承受的虧損可能比他們應當賺取的更多。但是,集體合作的越多,華爾街的權力就會越小。新一代投資者和交易者們知道,龐大的華爾街已經變得緩慢、陳舊並開始陷入困境,對抗華爾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

作爲一個整體,新一代投資者和交易可以出於任何原因隨時隨地把任何對沖基金、任何股票當做目標並改變遊戲規則,這與過去華爾街分析師做出重大投資決定沒有什麼不同,過去,散戶只能跟隨巨鯨來轉移股票,而現在 WSB 及其追隨者們利用集體的力量也可以做到這一點,同時市場影響力更大。

新一代投資者和交易者所選擇的目標並不總是負面的,完全可以是一些積極的、有前途的公司,比如:

  • 支持一些具有強烈社會使命感的公司股票;
  • 推高以最低水平向員工提供股權的公司股票,這樣他們就可以進入市場並獲得財富;
  • 或者,直接在公司擔任重要職務,這樣就能更好地維護投資者權力。

當然,新一代投資者和交易者目前可能無法一次性與 100 家公司合作,至少短時間內無法做到這一點。但其實,他們並不需要這麼做——因爲,能夠對具有重要意義的事物產生立竿見影的影響,對於這個國家來說,既是驚人的,也是偉大的。

但是,華爾街會討厭他們,也會與之對抗,因爲華爾街的權力被奪走了。「價值存儲一代」(Store of Value Generation)不希望違反法律,他們只是希望打破對價值存儲造成挑戰的老派系統,把忽視他們的人「幹掉」,讓真正理解他們的人創造一個更美好的未來。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力量,「價值存儲一代」在金融領域找到了一種特殊的凝聚力,如果我們理解他們、尊重他們並向他們學習,這個國家纔會變得更好。

好吧,如果你覺得我的看法不對,隨時歡迎溝通。

來源鏈接:blogmaveric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