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 Facebook 創始人的姐姐計劃爲韓國流行音樂內容創建一個 NFT 平臺,還要研發元宇宙項目。

原文標題:《扎克伯格的姐姐也玩 NFT,還要開發投資元宇宙項目?》
撰文:Hegel

Facebook 的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很會玩,不但發起 Diem 挑戰西方國家資本體系,還給自己的山羊起名叫「比特幣」。她的姐姐蘭迪·扎克伯格也不甘落後,最近又去韓國玩 NFT 了。

身爲小扎同學的姐姐,蘭迪可謂是職場楷模,在工作、家庭和社交生活間如魚得水。她不僅會做市場營銷,還會唱搖滾樂,還出版了好幾本《紐約時報》評選的暢銷書。在大部分人還不知道 NFT 是啥的時候,她已經玩得很開心了。而且她還特別喜歡韓國,這是爲啥呢?一起來看看韓國《中央日報》對她的採訪吧。

專訪蘭迪·扎克伯格:要讓更多的人觸達 NFT

小札的姐姐要玩元宇宙

Facebook 創始人扎克伯格的姐姐——蘭迪·扎克伯格(Randi Zuckerberg)出生於 1982 年,畢業於哈佛大學心理學專業,並在 2004 年加入弟弟的公司 Facebook。在那之前,她就職於一家營銷公司。

作爲首席營銷官,她在將 Facebook 打造成如今的科技巨頭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蘭迪離開公司是爲了追求自己的商業抱負,其中就有一些與韓國有關。她現已加入韓國 isMedia,擔任公司非執行董事和戰略顧問。isMedia 已在韓國創業板市場科斯達克(KSDAQ)上市,她計劃爲 K-pop (韓國流行音樂)內容創建一個 NFT (非同質化代幣)平臺,使粉絲可以在其中擁有明星照片或視頻的數字原件。

NFT 是基於區塊鏈的數字資產所有權證明,isMedia 計劃和 Hyundai 管理公司組建一個特殊目的實體(SPV)來開發和投資元宇宙等項目。

蘭迪之所以有興趣專門爲 K-pop 打造 NFT 平臺,是因爲她「相當瞭解」韓國文化。「我很高興來到一個和我一樣熱愛卡拉 OK 的國家,」蘭迪甚至說,「我顯然生錯了國家。」

當別人還在搜什麼是 NFT 的時候,她早已深諳其道,自己做了個 NFT。爲報紙拍照的時候,她也會想到建議把照片做成 NFT。她說:「這就是數字所有權的未來。將來,我們「擁有」的東西,都是既看得見又看不見的。」

專訪蘭迪·扎克伯格:要讓更多的人觸達 NFT

記者提問:「你接手的項目裏,哪些和 NFT 有關?」

蘭迪想了想,沒直接回答。她說:

「其實我們有關注很多領域。這東西蠻有意思,我們要做的就是讓更多人更輕鬆地入局 NFT。」

她這次去韓國,就是撒了個大網。凡是有意向的企業或高管,都會想方設法讓他們明白,娛樂和科技是可以完美結合的。

蘭迪打了個比方:「對自己喜愛的樂隊,大家都很希望能持有一些紀念物,但大多數粉絲可能還不知道怎麼買幣、怎麼買 NFT,甚至不知道在哪個平臺可以買到 NFT。這是個系統性工程,要做的太多了。支付手段,區塊鏈,凡此種種都需納入考慮範圍,才能觸達更多用戶。」

她在韓國,要解決的就是 NFT 的觸達問題。

喫刨冰,發 NFT,看樂隊演出

記者好奇地問她,來韓國了有什麼想做的事?蘭迪非常乾脆:「第一件事就是喫刨冰(bingsu)!第二件事,就是喫炸雞、喝啤酒!」

刨冰是一種類似於冰激凌的、圓溜可愛的甜點。不僅於此,她還有自己喜歡的樂隊,如男團 BTS、女團 Blackpink。

蘭迪寫過一本職場影響力很大的書《選三樣》(Pick Three),提出了 Pick Three 理論:「當一天有很多事要做,很忙的時候,就只選三個來做,這樣剩下的事就算不做也不會覺得愧疚,職場和生活中的時間管理水平也可以大力提升。」

專訪蘭迪·扎克伯格:要讓更多的人觸達 NFT

採訪中,蘭迪根據這個理論說,在韓國的時候,她的三個選擇就是:「喫刨冰,發 NFT,看 BTS。」

如今,蘭迪已是第四次來韓國了。2017 年 , 韓國舉辦創業節,蘭迪參加時興致很高,把這段經歷放在了 Instagram 故事集錦上。到目前爲止,她的主頁上,只有一個國家被專門提及,那就是韓國。蘭迪說,K-pop 是世上最迷人的音樂類型之一,而且韓國又極力推廣技術創新,所以她特別喜歡這個國家。

「我的很多知識都在消費技術、社交媒體和營銷方面,所以我還是非常適合待在韓國的。」

一點也不怕鑽研新技術,這就是蘭迪·扎克伯格的優勢。

專訪蘭迪·扎克伯格:要讓更多的人觸達 NFT

NFT 賽道上,所有人的起點都差不多

說到弟弟小札,蘭迪說:「同他一起幹活很有意思。他的領導力非常出衆,幫我看到了技術的價值,幫我看到了人生的新希望。」作爲他的姐姐,其實蘭迪很自豪。

不過,蘭迪也有自己的想法。她鄭重其事的告訴韓國記者:

「如果一個女人的成功要靠男人來判斷,比如說看她老公或者兄弟,那就很不人道了。我很喜歡我弟弟。不過呢,我想做我自己,我想做個有自己標籤的女人。我其實有個野心:讓更多女性同胞出去不用再跟人介紹說,我是誰誰的姐姐,或者女兒。」

在硅谷上班的時候蘭迪就發現,全場就她一個女的。「我當時就很氣。好歹我也是哈佛畢業的,而哈佛是個以女生爲主的學校!憑什麼硅谷就不能有女性?」

而且,在美國,女性創業融資特別難。美國風投機構投的初創項目,只有 5% 的負責人是女性。所以呢,蘭迪後來做的投資和諮詢,大部分都是針對女性企業家的。她的目標是,讓這些女性去僱用更多女性,將來又去投資給其她女性。

在美國文化裏,「蘭迪」大多數情況下都是男性的名字,這對她其實也有利,因爲發郵件時,對方看不到面孔,可能還以爲是在和一個男性對話,因此就更願意推進合作。鑑於世界上絕大多數女性現在都還處在這種尷尬的地位上,蘭迪很想做點什麼。

專訪蘭迪·扎克伯格:要讓更多的人觸達 NFT

記者問到:「女企業家應該怎麼看當今的世界?」

蘭迪說:「NFT 這種新興技術,對女性來說是個很好的機會。由於 NFT、區塊鏈、加密貨幣之類的概念本來就很新,不斷在改變定義,所以我們也不用怕跟不上時代。實際上所有人都在差不多的起點上。她現在相當興奮——由於有了 SPV,現在就可以聯繫和服務更多女性用戶,帶領她們打入這個全新的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