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lo 與 dForce、幣信嘉賓探討穩定幣發展趨勢

加密行業發展十餘年,穩定幣是最大贏家。

數據顯示,穩定幣市場總額目前已經達到 111.5 億美元;頭部穩定幣項目 USDT 市值已經超過 XRP,位列第三;穩定幣市場遍地開花,多國央行在積極研究國家數字貨幣,歐盟想要推出數字歐元;Facebook Libra 項目引發關注;甚至公鏈、交易所也都在爲自己的生態佈局穩定幣。

無數玩家窺探這個賽道,同時也引發了我們的思考,穩定幣除了作爲出入金通道,能爲區塊鏈技術落地(或者更確切的說是開放金融落地)做什麼樣的賦能,穩定幣作爲一種法幣與加密貨幣間的,甚至出於地域、政經原因而受到阻隔的法幣間的價值交換媒介,能在商業模式中發揮什麼樣的作用?

7 月 20 日,Velo 中國社區負責人 Phil Ren 應邀參加嗶嗶圓桌派的線上圓桌訪談《加密穩定幣如何促進金融穩定?》與另兩位嘉賓 dForce 創始人楊民道、幣信副總裁富蘭克凌一起,就加密穩定幣未來的發展趨勢做了深入的探討。

Velo 應邀參與圓桌討論:加密穩定幣如何促進金融穩定

以下爲直播內容:


第一問:在過去的一年中,三個主要金融監督機構——國際清算銀行、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以及金融穩定委員會紛紛對加密穩定幣對全球金融穩定構成的威脅表達了擔憂,大家認爲,穩定幣合規這道坎過得去嗎,合規方面可以有哪些思路作爲借鑑?

Phil Ren:我覺得,從報道來看,三個監管機構擔憂的都是金融穩定性問題。他們擔心加密穩定幣的出現會導致無監管貨幣的過度流通,給國際貨幣體系帶來動盪和風險,進而導致潛在的波動和危機。

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 2007 年-2008 年的全球金融危機。這次危機的誘因之一來自於美國房地產市場的過度借貸,最終導致了全球的金融流動性危機。所以從這段歷史中,我們可以總結出三個主要教訓,作爲今天加密穩定幣市場的參照:

1. 項目方需要接受監管。法規的制定是爲了確保市場的穩定和安全。如果一個市場增長迅速但不穩定,長期來看,它很可能會因爲各種風險沒有得到緩解而崩盤。因此,任何一個想要在市場上長期運行下去的項目,都需要接受監管和保持市場穩定 ;

2. 加密穩定幣項目的參與者需要限定在有資質的機構或者個人之中。

對於穩定貨幣而言,無論是傳統的 USDT 還是新型的 DAI,都是複雜的金融工具,參與者在使用和參與之前需要充分理解它們,瞭解他們各自的優勢和潛在風險。此外,一個項目需要針對參者建立相應的審查體系,以審查並確保其生態中的所有參與者都足夠成熟足夠有經驗,以此避免系統中出現個體風險。

3. 加密穩定幣需要對市場進行有效的補充,而不是對現有的金融體系產生危害。

穩定幣如果想要被接受,它必須得能夠解決當前金融體系中的各種既有問題,例如效率的缺乏,或者效力的缺乏等等,而提高系統的效率正是區塊鏈技術的優勢。

因此,只要區塊鏈協議在設計和開發中遵循上述原則,就很有可能被主流市場和監管機構接納,因爲主流市場和監管機構的存在是爲了給系統增值,而不是帶來動盪。

從這個意義上說,Velo 協議從設計之初就具有「合規基因」:首先其生態的參與者都需要進行資質審覈;其次,它解決的是現有金融體系下無法解決的細分市場的問題,即爲「無銀行賬戶」和「無法獲得金融服務」人羣提供匯款服務的問題。

Frank Ling:1. 一定會跨越合規的這個門檻,從長期來看,聯儲無法掌控穩定幣的發行,美元最終也無法加息。

2. 從財政角度看,主權國家也會加大穩定幣的發行力度。從長期看,財政的重壓之下,如何有效的發行貨幣,激發需求。如何有效的回籠貨幣,完善稅收體系,保證稅源,是國家存活的基礎。

3. 在「合規」和「財政」兩者之間選擇,主權國家,都會選擇保證財政目標,控制稅源,擴大主權貨幣影響力,而淡化合規。合規,從本質上是對於銀行系統的控制力和威懾力。虛擬世界的真實交易量一旦爆發,是不可以錯過的陣地。

楊民道:現在大部分的穩定幣已經開始走合規化道路,這已經走出第一步,在合規層面,主要還是在法幣的邊界的合規監管問題。我相信全球協調的監管會是大趨勢,而且在交易所、錢包端的 KYC 和 AML 已經比較全面。

最近一個 10 萬 USDC 的地址資產被凍結引發出加密資產自主權的討論,我認爲執法機構在執法的時候,應該會區分池子和個人地址。

池子不屬於個人財產,從執法上應該無法凍結,但是可以要求相關方對個人地址做凍結,比如只要資金從池子出來,回到個人地址,就凍結該資產。

中心化穩定幣的發行方或是去中心化穩定幣未來大概率得有類似機制來適應監管。

第二問:合規穩定幣有哪些應用場景?穩幣與法幣存在本質矛盾嗎?

Frank Ling:1. 現在穩定幣的使用非常多,增長很快,我們可以使用的場景,主要是虛擬場景,都會使用到穩定幣。

2. 合規穩定幣,還碰到屬地的問題。這裏面有點複雜,比如我這邊有巴西的 USDT 和 USDC,幾千萬枚要進入中國採購中小企業的商品,算合規用途還是不合規呢?

3. 穩定幣本身可以是合規的購買,但是流通中使用的場景和入賬的過程,課稅,可能都需要當地法律來決定。

4. 穩定幣,我個人覺得,只是一種價值符號,價值內涵鉚釘了美元 / 人民幣而已,是美元 Token,但是賦予了美元靈魂,離開了賬本。
5. 離開了賬本,如果美聯儲還認這個穩定幣,USDC 纔是美元。如果聯儲不認,金融管理局認爲僅僅是合規。就是一個憑證而已。

楊民道:沒有本質衝突,目前貨幣的形式是一種符號,合規穩定幣和法幣都是,多數合規穩定幣背後錨定的是美元,這並不損害美元擴張全球的利益,甚至可以說美元合規穩定幣爲美元找到新的場景,加速美元在各個國家與地區的滲透。

合規穩定幣可以用於多個方面,包含支付、交易以及資產境外配置。

在支付方面只要該地區有 OTC 商家願意承兌,合規穩定幣就能成爲一種便利攜帶與快速結算的媒介;交易方面不管在中心化交易所進行加密貨幣交易或是最近 DeFi Farming 帶動在 DEX 上的穩定幣交易量皆是;資產境外配置方面,中國人可以很方便通過買入 USDC 進行美元資產配置。

Phil Ren:我覺得,如果我們回頭看一下,穩定幣最初是爲了幫助投資和投機者購買加密貨幣而創建的。因爲在很多地區,法幣和加密貨幣之間沒有直接渠道。

之後隨着區塊鏈技術「高效」和「透明」的優勢變得越加明顯,穩定幣逐漸開始進入更廣泛的金融領域,例如國際轉賬、貸款、支付,甚至衍生品。

在過去的兩年裏,我們已經看到了分佈式金融等新形勢在以上每一個新領域裏爆炸式的應用增長,人們越來越發現藉助區塊鏈技術的金融解決方案更易用且更值得信賴。

所以在我看來,穩定幣與法幣之間的關係並不矛盾,而是互補。穩定幣與法幣價值 1:1 對應,因此它們提供的功能和服務是相似的。

然而,正如我上面提到的,由於穩定幣採用了更「高效且有效」的區塊鏈技術解決方案,它們能夠降低傳統貨幣價值轉移中的成本,所以那些對於傳統金融服務商來說成本過高的市場,就因此成爲了加密穩定幣的機會。

例如,在國際匯款市場上,許多沒有銀行賬戶和無法獲得金融服務的移民無法進行跨境匯款,這是因爲使用傳統系統匯款成本太高。

通過區塊鏈技術,可以大大降低匯款成本,從而爲這部分移民提供匯款服務,切入傳統金融服務提供商無法進入的市場。

第三問:穩定幣和監管的關係將會是是對抗還是接納?監管會阻礙行業發展嗎?

楊民道:是接納不是對抗,所以迎合監管是大勢所趨。但是這兩者也有博弈,監管也需要與時俱進。

可以看到 USDT 或是 USDC 都有了 Blacklist,這就是一種接納的表現。Facebook 的 Libra 從 SDR 到錨定美元也是一種接納的妥協。國家的監管收緊就可能扼殺了金融創新,目前看起來監管並沒有完全收緊而讓穩定幣有一定發展空間。

未來的博弈只能是摸着石頭過河,但作爲創業者你得參與進來。

Phil Ren:目前的穩定幣市場缺乏監管。例如,發行 USDT 的 Tether 公司就以擔心賬戶被凍結而不披露其貨幣抵押物的銀行而聞名。

但隨着時間的推移,Tether 一直面臨着聯邦政府無休止的調查。現在,Tether 正越來越多地與聯邦監管機構合作。像明道老闆剛剛說的,近期他們就開始與聯邦監管機構合作,凍結了一些有問題的錢包地址。

所以我認爲,無論是從邏輯上講還是從現實來看,穩定幣最終都需要接受監管,因爲從本質上講,穩定幣是法幣的補充,具有與法幣相同的功能,提供與法幣相同的市場服務。隨着穩定幣逐漸成爲主流,它們需要擁抱監管,以便能被監管主流市場的權威機構所接受,並確保被更廣泛的人羣安全使用。
因此,監管不僅不會阻礙穩定幣的發展,反而會讓這個行業更加健康。對於穩定幣來說,選擇無非就兩個:要麼主動接受監管、要麼被動地被監管。

Frank Ling:過去的金融體系是以銀行爲核心節點,支付公司是小出納員。所有的行爲規範,都可以有牌照控制,監管相對嚴格。之所以這麼做,核心還是因爲稅務驅動,以及所謂的反洗錢。

穩定幣的出現,讓實際監管的難度顯著加大了,並在虛擬世界創造了一個真空地帶。目前的監管是維持現狀,FBI 去打掉涉黑的業務,地下市場和暗網頭部網站。

KYC 的機構,錢包和 CEFI/ 交易所,配合做合規。

整體上,合規的業務還是依然合規。純粹的新業務和虛擬世界的環節還是很困難。Uniswap 和 DeFi 是一道巨大的大門,打開之後,金融業可能就回不去了。

很多合規與監管,都是配合「安全」來實施的。

第四問:中心化穩定幣與去中心化穩定幣,大家更看好哪個,它們各自的優劣勢是?

Phil Ren:每一種類型的穩定幣都有其優勢和劣勢。

對於中心化的穩定幣,這些項目利用了區塊鏈技術,但使用中心化的治理手段和金融體系。

其核心在於項目所有者控制其代幣的供應量,並可以根據他們的判斷進行貨幣發行。因此,中心化的模式與傳統的貨幣供應體系非常相似,是由一箇中心化的組織去控制的。

這種模式的優點是區塊鏈技術更有效地提升了項目技術方面的效率和效果。
在治理方面,就會出現一個有趣的情景:如果項目是合規的 (如 PAX 和 GUSD),那麼使用起來當然更可靠,但是在流通中經常受到限制;

如果該項目是不合規的 (如 USDT),它的發行和流通就非常靈活,但需要接受監管調查,而且對使用者來說「不那麼可靠」,因爲發行方在公示抵押品方面並不能做到足夠透明和可信。

另一方面,去中心化穩定幣也很有趣。

去中心化模式利用了區塊鏈技術和分佈式的治理體系。在去中心化模型中,用戶通常通過抵押加密貨幣來獲得與法幣價值掛鉤的穩定幣。

像 DAI 這樣的項目比中心化模型更透明,因爲所有的交易都基於智能合約,能準確地顯示抵押物的詳情。

然而,這些項目對其用戶往往缺乏足夠的風控機制(因爲加密貨幣項目「對所有人開放」),因此這類項目最終會將很多不成熟的用戶暴露在巨大的風險之前。

因此在我看來,一個好的模式應該是兼具中心化體系的透明優勢,又具備傳統治理體系,確保其參與者是足夠有資質的投資實體或運營者。

只有將一個高效、透明的體系與經過權威認證的參與者相結合,才能確保我們能夠擁有一個有效和高價值的模式。

Frank Ling:1. 我個人偏好去中心化的模型,因爲代表了一定的理想化模型。但是穩定幣本身是長時間,最好永久穩定的資產,長期看,是能夠抵禦極端黑天鵝風險的纔可以。但是,目前狀態下,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在長期看,都不完美。黑天鵝,扎堆兒來,扎堆兒走。不出現的時候,都是小甜甜,2020 來的時候,都是牛夫人。

2.USDT 本身的問題,實際上是通過流動性導入,和 OTC 做市,覆蓋了發展中的問題,中心化的好處就是有大哥罩着,有大哥的信用背書,窟窿不大的時候,能罩得住的時候,沒事的。

3. 人性最喜歡的是擠兌。高點的時候,擠兌收益。低點的時候,擠兌避險。任何模型都要阻斷風險的防止串聯,甚至放大。這是所有穩定幣的問題。而且加密貨幣行業的出現,是對於法幣的不信任。法幣的風險還沒有充分 Price In,下半年美元走弱,各家又會面臨新的考驗。

4. 我對於穩定幣沒什麼偏好。小而美,充分競爭,充分流動,最好在某些局部市場佔據優勢,就足夠好了。儘量有利潤,覆蓋風險。風險不能避免,儘量多長肉。

楊民道:中心化穩定幣和去中心化穩定幣各有各自的機會,在可預見時間中,中心化穩定幣將佔多數市場份額。

中心化穩定幣的優勢在於鑄幣通道順暢,美金可以很容易進入加密貨幣中,並且有中心化機構在後面推動場景發展,劣勢是中心化穩定幣間競爭激烈,機構與機構彼此利益不一致,而選擇發行自己的穩定幣。

去中心化穩定幣,優勢是「中立」容易被 DeFi 協議整合,也有機會進一步被中心化機構整合,劣勢是去中心化穩定幣 Bootsrap 初始的流動性比較困難,不同去中心化穩定幣的發行機制不如中心化穩定幣簡潔,需要考慮更多套利、價格波動下如何調控的問題。

第五問:目前穩定幣市場格局是否已定,我們看到有那麼多新興穩定幣誕生,各位覺得哪個類型的穩定幣能成功破圈?

Phil Ren:在過去的幾年裏,我們已經看到穩定幣市場份額的迅速增長。

首先是 Tether 的 USDT,後來 USDC 等各種新項目陸續出現。

往未來看,穩定貨幣市場將繼續增長,因爲市場對這類產品的需求將繼續擴大,使用場景也將從購買加密貨幣擴大到跨境轉賬、借貸和支付解決方案等新方面。

加密穩定幣在金融服務領域會繼續增長的原因之一,是因爲其在技術上優於現有的電子支付體系。

加密穩定幣採用了區塊鏈技術,在網絡中轉賬更容易,並且交易記錄都是透明化的,而其去中心化的機制也更加值得信賴。

然而,另一方面,穩定幣的功能與法幣相同。當用戶使用穩定幣進行交易時,他們實際上是在使用一種「以法幣價值爲基礎」的交換媒介。

所以我覺得,未來任何穩定幣要想在市場上蓬勃發展,都需要成爲主流金融體系的補充,而不是對其造成衝擊。

更具體地說,我認爲一個合適的「主流」穩定幣應該具備三個核心特徵:合規、價值創造和可以解決實際問題。

「合規」指的是這個穩定幣需要被嚴格監管,並符合當地的監管規則。

「價值創造」,指的是穩定幣項目要爲現有的金融服務市場增值,把整個市場的蛋糕做大,而不是從現有的合作伙伴那裏去搶存量份額。

「解決實際問題」,指的是,一款成功的產品,應該是解決困擾世界的實際問題。比如,Velo Protocol 可以幫助東南亞大批的無銀行賬戶和無法獲得金融服務的人解決他們的匯款問題。

總之,任何滿足以上三個特性的穩定幣都有機會從加密貨幣市場脫穎而出,與主流市場產生共振。

楊民道:法幣型穩定幣 USDT/USDC 相對其他穩定幣在競爭中出線,BUSD 和 HUSD 依託交易所資源緊追在後。

USDT 和 USDC 最終誰勝誰負還不好說,西方市場接受合規穩定幣 USDC,不認同也不支持 USDT,可以爲 USDC 帶來長期的競爭優勢,另一方面 USDT 則擁有了市場野蠻生長的力量。

最先出圈的穩定幣是 USDT, 其他穩定幣想搶奪 USDT 的地位並不容易,資產被不同協議及應用接入後形成信任 / 使用後的網路效應非常強大。

新興穩定幣寄生於法幣型穩定幣是比較聰明的做法,比如我們 USDx 通過合成的方式(背後錨定 USDC/PAX/TUSD),可以兼具去中心化特性以及中心化穩定幣鑄幣摩擦小的優勢,新興穩定幣 musd 通過激勵快速起量到 2000 多萬美金,但激勵過後,穩定幣如果沒有被足夠多應用接入,擁有使用場景,這些穩定幣是非常難留存的,因此 musd 未來如何沉澱還不好說。

新興穩定幣的機會在於農村包圍城市策略,先從去中心化協議開始,再到二三線中心化交易所。

Frank Ling:1. 會有很多的穩定幣出現,尤其是 UniSwap/Dex 等各種 On Chain 的服務出現之後,未來各種穩定幣會百花齊放,使用會很方便,就像當年的 P2P 一樣。現在穩定幣還沒有普及到大衆,還是一個小圈子裏面。

2. 穩定幣要破圈是非常困難的,本質上是信任 / 服務驅動,要有場景,否則用戶很難去做動作。

3. 未來更多的穩定幣會由各種企業參與發行,相當於發行債券。平臺幣的本質,或者說長期形態,就應該是穩定幣。

4. 大部分穩定幣,都會是企業和用戶之間的流動。企業做多大,穩定幣就能擴大到多遠。小企業,是抵押 BTC 發行穩定幣,中大型企業,是依賴於現金流和應收賬款,或者說,企業信用來發行。

5. 大部分的穩定幣,都是不穩定的。這裏面存在信任程度不同帶來的套利空間。相當於票據貼現。

6. 今天的穩定幣還處於一個比較早的形態。長期看,是債券。短期看,像法幣。

Velo 應邀參與圓桌討論:加密穩定幣如何促進金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