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歲的顏玉米(化名)是一名護士。作爲醫務工作者,顏玉米在救治病人時被感染新冠肺炎。出院 12 天之後,顏玉米去了獻血站。

爲啥要去獻血?“我看新聞啦,專家說,恢復期患者血漿有保護性抗體,能用於治療重症患者”,顏玉米說,“來獻血我就一個想法,肯定有人需要我,我得去。”

踊躍獻血的不僅是顏玉米,還有宗建,他是武漢市江夏區中醫醫院黨委書記,也在工作中感染了新冠肺炎。

獻血戰疫情 病癒醫生:“我第一個伸的胳膊”

圖爲宗建在捐獻血漿。受訪者供圖

“我第一個伸的胳膊,那天有 8 名康復者捐獻血漿。這幾天主動捐獻的人更多了,他們都是醫院工作人員。”2 月 5 日,武漢市江夏區中醫醫院開展第一批康復者採血,宗建是其中一員。經過生物安全、抗體滴度等系列檢測,他們捐獻的血漿可用於臨牀治療。

捐獻血漿,管用嗎?“恢復期患者血漿中存在大量保護性抗體,可以用於對重症患者的治療。”在 2 月 15 日召開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佈會上,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張新民說,截至目前,在武漢市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武漢金銀潭醫院等多家醫院,對 11 位重症患者進行治療,治療後臨牀症狀明顯改善,各項檢測指標向好,沒有明顯不良反應。

對此,科技部社會發展科技司司長吳遠彬也表示,目前已建立了協同推進機制,相關部門在血漿採集等方面,積極推進、加快進度,確保應急攻關任務實施。

近期,人民網“人民好醫生”客戶端向社會發出《獻血救命!向新冠肺炎康復者發出倡議》,倡議“期待您的善舉,挽救更多生命!”,從那之後,武漢市多個獻血點的諮詢電話成了“熱線”,不少康復者主動報名捐獻血漿。據介紹,目前捐獻血漿者主要是在前期被感染、現已康復的醫護工作者。

在武漢血液中心,2 月 14 日登記了 20 餘名報名者,另有 3 人完成了採血。“截至 16 日晚,我們已在全國採集 39 人血漿,有 100 餘位康復者報名”, 央企國藥集團下屬中國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說,在臨牀治療中,康復者特免血漿治療僅用於危重患者。從前期科研和臨牀數據看,1 名康復者血漿平均治療 2 至 3 名危重患者。

“康復者血漿要經過篩查、採血、血液生物安全檢測、病毒滅活和抗病毒活性檢測等環節,最終制成特免血漿投入臨牀約要 7 天時間。”上述負責人說。

這是一場“先愈幫後愈”攜手抗病毒的戰鬥,特別是對首批捐獻血漿的醫務工作者,無聲的行動給人震耳發聵的力量,他們踐行着獻身醫學,忠於人民,救死扶傷的誓言。

獻血戰疫情 病癒醫生:“我第一個伸的胳膊”

圖爲獻血者獲得的《感謝狀》。受訪者供圖

獻血後顏玉米 “曬”出了她收到的《感謝狀》,她說,“我在等檢查結果,一旦符合要求,我還要返回醫院,我的崗位在那。”

昨天,他們是戰勝新冠肺炎病毒成功康復的強者;今天,擼起袖子獻血,救治更多重症患者,他們是殺回戰“疫”陣地的勇士。我們期待更多強者,期待更多勇士!

獻血戰疫情 病癒醫生:“我第一個伸的胳膊”

獻血戰疫情 病癒醫生:“我第一個伸的胳膊”大家都在看


不漏一人!人民日報“新冠肺炎求助通道”持續開放

熱情四川實力支援前線!這次,大熊貓都出動了…

免除醫務人員的後顧之憂,這些措施不怕多!

責編:翟巧紅 | 編輯:田曉麗


來源:人民好醫生,尹莉娜 袁婷

獻血戰疫情 病癒醫生:“我第一個伸的胳膊”

獻血戰疫情 病癒醫生:“我第一個伸的胳膊”喜歡本文,請點這裏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