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酪巫師、與 NBA 及 UFC 合作、鉅額融資、Flow 公鏈,區塊鏈遊戲頭部開發團隊 Dapper Labs 這兩年動作頻頻,我們深度採訪了他們的創始人 Roham Gharegozlou,聊了聊他對 NFT、DApp 與 Flow 公鏈的看法與計劃。

原文標題:《[萬字專訪] 揭祕“加密貓”背後的故事和”Flow”的殺手鐗》
撰文:DappReview

說起「加密貓」,這個名字在區塊鏈的圈子可以說無人不知,這款 17 年底一上線就把以太坊給堵了的遊戲曾給大家展現了 Dapp 的想象空間和 NFT 的魅力。過去的兩年裏,奶酪巫師、Dapper Wallet、與 NBA 及 UFC 的合作、鉅額融資、Flow 公鏈,一系列的新聞不斷傳出。

作爲背後的團隊——Dapper Labs,他們到底想做什麼?這一系列運作的背後是什麼邏輯?這一次 DappReview 採訪了 Dapper Labs 的創始人及 CEO Roham Gharegozlou,通過這篇近萬字的採訪,我們些許能窺知一二。

[萬字專訪] 揭祕「加密貓」背後的故事和」Flow」的殺手鐗

下文是 DappReview CEO Vincent 與 Dapper Labs CEO Roham 的採訪全文,由 DappReview 進行翻譯並編輯整理。

Vincent :讓我們從「加密貓」(編者注,CryptoKitties 的官方譯名爲「謎戀貓」,但玩家往往會使用「加密貓」)開始說起吧。2017 年底,「加密貓」開始在全球範圍病毒式傳播,吸引了無數玩家收集、繁殖和交易這些可愛的小貓,成爲了第一款現象級 dapp。我和我的朋友爲了弄明白如何培育出身價高昂的小貓,花了很多的時間研究它們的 DNA 數據。我們找到了一些基本規則,併成功培育出了聖誕小貓,把它們賣出去還賺了一些 ETH。「加密貓」之所以能夠成功,不僅僅是因爲這些可愛的小貓,實際上是因爲這是 NFT 概念,或者說 ERC-721 的代幣第一次出現在公衆面前。那麼「加密貓」和 ERC-721 背後到底有怎樣的故事呢?你們是如何想到這一創意,並且成功將其實現的呢?

Roham: ERC-721 是一種 NFT 標準。我們的 CTO Dieter Shirley 甚至在我們開始做 CryptoKitties 之前就已經提出了這一標準。我們意識到現實世界中的大多數資產都是非同質化的:它們對於其擁有者來說都是唯一、獨立且私有的。只有錢和其他一些商品是同質化的。不管我們聊到藝術品、不動產還是遊戲內資產,大家最青睞的無疑是非同質化的資產。

[萬字專訪] 揭祕「加密貓」背後的故事和」Flow」的殺手鐗

我們製作 CryptoKitties 的目的是對 NFT 進行論證,同時證明區塊鏈可以在去中心化金融領域之外進行應用。我們相信 DeFi 的未來,但我們也想要向世人展現除了炒幣和金融之外,加密代幣還有更多其他實際用途。結果證明了我們是對的。各界人士都被 CryptoKitties 所吸引,並且迅速瞭解了區塊鏈爲體驗帶來的價值:永遠屬於你的資產、數字資產的稀缺性以及全球流通的交易市場。

第一個提出「區塊鏈貓」概念的人是我們的首席創意官 Mack Flavelle:我們知道貓統治着互聯網,因此說它們終將闖入區塊鏈是很合理的。整個 2017 年夏天,我們只有一個小團隊來爲 CryptoKitties 塑造了智能合約的雛形。我們將最初的雛形在滑鐵盧的 EthGlobal Event 進行發佈 , 這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使得我們幾乎在一夜之間就招募了數十人到團隊中,並且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就完成了大部分的圖像和 UI 設計。

值得說明的一點是,CryptoKitties 最初的構想來自於 Axiom Zen,這是我和我的兄弟 Sam 在 2012 年創立的,獲獎無數的創業工作室。這就是爲什麼我們能夠迅速地將團隊規模擴大。

Vincent那麼後來爲什麼將團隊從 Axiom Zen 剝離出來呢?

Roham: CryptoKitties 和 NFT 的成功「實驗」在加密貨幣社區以及主流遊戲 , 音樂和藝術社區都產生了令人激動的影響 , 讓我們深刻的感觸到主流用戶和創業者對這種與衆不同的體驗的期待 . 但每次 CryptoKitties 的用戶數破千時,我們就會遇到技術瓶頸。用戶體驗設計糟糕讓我們直接損失了用戶:這是因爲基礎設施還沒有爲進入主流用戶市場做好準備。因此,我們決定把我們大多數團隊未來的精力都放在開發區塊鏈基礎設施和殺手級應用開發和商業化。我們現在有將近 100 名全職員工,在中國可能算是小公司,但我們是世界上在中國之外最大和最專注的研究區塊鏈開發平臺和 dApp 的獨立團隊之一。

[萬字專訪] 揭祕「加密貓」背後的故事和」Flow」的殺手鐗

我們的新公司 Dapper Labs,從世界上最好的投資者那裏籌集資金,並於 2018 年開始搭建我們自己的區塊鏈基礎設施。

我們的計劃是從我們所想要到達的用戶體驗出發,在技術上按照我們的方式一路走下去,一直到滿足我們的需要爲止。兩年後,我們即將推出 Flow,我們相信該平臺會改變加密應用程序的遊戲規則。

Vincent:當你們上線這款 CryptoKitties 的時候,是否想到這個遊戲會達到如此規模,並且吸引了數十萬人,在其中繁殖了上百萬只小貓?還是說當時你們只是覺得這是一個值得嘗試的好想法?

我們一直非常緊密地跟進遊戲的開發進程,所以在我們第一次內部試玩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我們創造了一個非常酷的東西。我們在 EthWaterloo 大會上發佈的初始版本上花費了大量精力,而這一切都得到了回報:當時社區顯然非常喜歡這個遊戲,給了我們很多很好的反饋,這也讓我們對於遊戲上線成功充滿了自信。

當然說真的,我們也確實沒想到 CryptoKitties 會成爲比特幣之後加密領域最知名的品牌。我們知道我們會吸引很多加密領域的老玩家,但 CryptoKitties 在各行各業人羣中產生共鳴的程度令我們感到驚訝。我們已經有能力讓各種各樣的人羣(和大的廠商)能夠對於加密技術有所瞭解,並且讓他們對於去中心化產生興趣,即使他們對於加密貨幣在金融領域的影響毫無興趣。

[萬字專訪] 揭祕「加密貓」背後的故事和」Flow」的殺手鐗

對於粉絲的喜愛,我們很感激也很高興。我們有責任將這個品牌帶入主流世界。而在 Flow 上,CryptoKitties 會展現它的全部潛力 (是的 , 我們的加密貓會在不久的未來以全新的體驗回到各位的視野)。

Vincent :在 CryptoKitties 上線的一年後,你在 Medium 的一篇文章裏向我們介紹了 Dapper Labs。這一年來,我們也聽到過很多好消息,比如 a16z 和 USV 領投了 1200 萬美金的融資,以及 kittyVerse 項目。除了這些之外,你們主要在做什麼。在公司內部討論其他長期項目的時候,是如何定位 CryptoKitties 這個項目的?

Roham:我們很早就開始了 Flow 的技術開發工作。

CryptoKitties 是 2017 年 12 月上線的。我們在幾周後就意識到以太坊的限制讓我們無法通過 CryptoKitties 構建一個穩定的商業模式。我們也知道,如果在其他鏈上失敗的話,對於我們來說是事關存亡的風險。

這就是爲什麼我們要把 CryptoKitties 轉到獨立成立的公司 Dapper Labs,並且從 USV 和 a16z 獲得融資。Dapper Labs 是 2018 年 3 月宣告成立的,儘管當時不叫這個名字。

在幾個月內,我們就瞭解了 Flow 的核心工作:將共識和計算分離。在成立 Dapper Labs 的兩個月後,我們在 2018 年 5 月申請了一個臨時專利。我們之後花了一年的時間向我們的學術研究顧問(也是我的斯坦福大學的導師)驗證我們的最初的理解,並且完成了區塊鏈概念相關的結構搭建。

在那段時間,我們不斷地在以太坊上進行實驗,從而與真實的玩家一起測試並學習。我們通過專注於由小衆但真實的玩家和粉絲組成的小型社區,而不是投機者,來讓 CryptoKitties 保持活力。自上線以來,CryptoKitties 的智能合約每年都是以太坊上最活躍的。在 2019 年,我們執行了超過 200 萬筆鏈上交易,比任何一個面向 C 端 Dapp 都多。

[萬字專訪] 揭祕「加密貓」背後的故事和」Flow」的殺手鐗

我們還在 2019 年初上線了第一個面向 C 端的智能合約錢包,Dapper wallet,允許用戶持有資產並以加密貨幣進行交易,且不用擔心助記詞或者私鑰丟失。Dapper wallet 在 Android 和 Chrome 上擁有超過 25,000 名用戶。這也是一次我們對用戶體驗的測試和驗證。

最重要的是,我們和世界上最重要的幾個家喻戶曉的品牌進行深入的討論 , 關於如何把加密技術和區塊鏈技術實現在產品體驗裏 , 並把他們上億的粉絲帶進這個世界 , 我們比任何人都有更深刻的理解以及更切實的計劃在技術方面 , 我們和加密領域的一些頂級團隊合作,瞭解了開發人員的需要 , 以確保 Flow 是爲每個人(不僅是我們)的開發平臺。已經公佈的著名品牌包括 NBA,UFC 和華納音樂等。

Vincent: 在整個 2018 年,許多項目試圖複製 CryptoKitties 的成功,而他們當中大多數本質上來說都是龐氏騙局,比如我認爲,像 crypto countries,crypto celebrities 等。你購買一個毫無價值支撐的 NFT 並且以更高價格賣出來獲得盈利。人們用唯一性、真正的所屬權和公開透明來誇大鏈上資產的價值。作爲起草 ERC-721 標準的團隊和早期採用者,與絕大多數人相比,你們對於區塊鏈資產的本質肯定有更透徹的理解。所以你們如何看待 NFT 在諸如遊戲、藝術品等領域的發展。以及你們的想法在之前,尤其是在過去 2 年內是否變化過?

Roham:首先,我必須同意你的觀點,在 CryptoKitties 之後,許多「快速跟進」的項目只是在削弱區塊鏈的價值。他們的產品都很簡單,消費者也很聰明,他們很快從真實玩家的情況瞭解到這些都是騙局。不幸的是,CryptoKitties 也向這個世界證明了 ETH 的可擴展性是極其有限的,這也嚇退了不少嚴正以待想要在區塊鏈領域有所建樹的大廠商。

遊戲和交易所依然是 ETH 上的主流,但它們的成功仍然受到可擴展性和高交易成本的限制。ETH 上有一些了不起的愛好者社區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些獨立開發遊戲的團隊也創造了一些有粘性的產品。例如,就拿最近的來說吧,像 Avastars 這樣的項目爲 NFT 的鏈上數據有效性設立了新的標準,以及像 Josie Bellini 這樣的藝術家也同樣讓收藏者們驚歎。

NFT 的未來不應該是小衆的,難用的用戶體驗,而應該像現在消費者使用的最先進的遊戲和應用一樣。我們相信 NFT 最終會和例如 Twitter 和抖音這樣的社交產品,或者與它們的去中心化版本結合在一起。

長期來說,藝術品、遊戲以及收藏品等想要成功,需要的是一個低成本、低延遲、高吞吐量且開發環境友好的平臺,這就是我們創建 Flow 的目的。消費者期待高質量的用戶體驗,以及波動率低的價格,這樣他們纔會把這些產品介紹給他們的朋友。當某種東西對於消費者來說是好用的,它很快能夠吸引上百萬的用戶。

Vincent: 在 2019 年 5 月,你們發佈了 Dapper wallet 和一款新的遊戲 CheezeWizards。對於很多人來說,Dapper Labs 開始開發一些諸如加密錢包這樣的基礎架構產品,而不只是應用,這使很多人感到驚訝。但如果我們回顧你第一次介紹 Dapper Labs 的時候,你提到你們的目標之一是「加快基礎設施和工具的開發,以幫助更多的參與者加入整個生態系統」。錢包顯然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而且 Dapper wallet 爲用戶在於區塊鏈交互和管理賬戶上提供了完全不同的體驗。這樣的設計背後有什麼故事嗎?以及你們對於 Dapper wallet 的未來有哪些計劃?它將如何適用於 Flow 的經濟系統?

Roham:我們不得不在 ETH 上開發 Dapper wallet。我們希望玩家能更方便地打開 CryptoKitties 以及我們其他的產品。從更清晰的引導到爲用戶支付 gas 費,我們一直努力尋找讓鏈上交互更簡單的方法。通過在以太坊上構建 Dapper 錢包的過程,我們也學到了很多。這些學到的東西將在讓用戶如何加入 Flow 的體驗中扮演重要角色。通常,我們在開發中學習。我們不喜歡理論,而是喜歡在現實生活中進行嘗試。Dapper wallet 既有益於消費者,也有益於我們從中學習經驗。多虧了 Dapper,所有應用程序都可以輕鬆地在 Flow 上啓動。爲了取得成功,Dapp 必須讓主流消費者感到安全和熟悉,同時還可以提供去中心化的好處。

話雖如此,Dapper Labs 一直擁有開發基礎架構類型產品的 DNA:我們曾推出過的產品,例如 ZenHub (世界上最受歡迎的開發人員協作解決方案之一)以及領先的路由 API 平臺 Routific。Dapper Labs 的另一位聯合創始人 Mik Naayem 以前是 Fuel Powered 的創始人兼 CEO,該公司是移動遊戲的實時操作平臺,在他 2016 年退出之前,就已經發展爲擁有 2.25 億用戶的公司。Dapper Labs 的工程團隊還具有開發如比特幣,ETH,R3 Corda 和 Quantstamp 等區塊鏈項目,以及爲 Apple,Microsoft 和 Akamai 等公司構建關鍵任務基礎架構的經驗。

Vincent: 關於 CheezeWizards,開發此遊戲的初衷是什麼?在我看來,它更像是一種社交實驗,而不是真實的遊戲。老實說,與 CryptoKitties 相比,用戶參與度要低得多。CheezeWizards 達到了你們預期嗎?

Roham:我們喜歡邊做邊學,因此當我們想嘗試一種不同於 CryptoKitties 的新型遊戲時,我們便開始做了。我們希望繼續開發具有偉大藝術意義的產品,讓玩家樂在其中。我們覺得我們做到了。我們喜歡巫師文化。每當我們參加某項活動,人們都會問我們 Cheeze Wizards 的下一步打算。參與到遊戲當中的玩家實際上特別的活躍。

[萬字專訪] 揭祕「加密貓」背後的故事和」Flow」的殺手鐗

我們還想打造一款出色的 PvP 錦標賽遊戲,當然那更困難。Cheeze Wizards 以不同於 CryptoKitties 的方式將以太坊推到了極限:智能合約容量最終僅比 EVM (以太坊虛擬機)的限制少了 20 個字節。由於可擴展性和延遲問題,我們不得不爲錦標賽比賽設置特定時間,這導致人們難以跨時區比賽。這是一個重要的經驗,我們由此瞭解到,我們的玩家是遍佈世界各地的,並且我們現在對如何在不同時區建立出色的遊戲體驗有了更多的瞭解。

Vincent: 接下來,在 Dapper Labs 所創造的兩款遊戲 CryptoKitties 和 CheezeWizard 中,什麼被證明是正確的,什麼被證明是錯誤的 ?(也可以是你在創建遊戲時的一些猜想或期望)

Roham:我們一開始就認爲人們有意願去玩區塊鏈遊戲,這被證明是正確的。他們重視加密技術帶來的好處,即使他們並非加密貨幣的粉絲。我們也證明了人們會願意支付額外的費用來「享受他們的樂趣」。真正的所有權改變了人們看待他們在樂趣上的投資的方式,並增進了他們與遊戲的情感聯繫。

用戶在 NFT 資產上的花費是普通數字資產的 10-100 倍,因爲 NFT 保證了真實性、稀缺性和真正的所有權,而這些反過來又表明 NFT 資產具有可交易性。作爲一個所有者,我可以在我選擇的任何時間出售我的資產。即使沒有把 0 代貓的銷售收入加進來,CryptoKitties 的 ARPDAU 也是 2-3 美元 (在 0 代貓銷售期間是 13 美元以上),而大多數手機遊戲都是 0.05-0.40 美元。

區塊鏈遊戲也有驚人的壽命。例如,ETH 上的 CryptoKitties 一開始被設計爲一年的體驗:我們在 0 代貓的銷售中引入了新的基因,最後一批在 2018 年 12 月出售。即便如此,CryptoKitties 仍然是區塊鏈世界最大的品牌和社區之一,僅在 2019 年,就有超過 200 萬筆交易,每位付費用戶的平均支出接近 200 美元。

Vincent: 確實如此,我記得根據我們的數字,像 GodsUnchained 這樣的卡牌遊戲,區塊鏈圈子裏的玩家平均的付費金額是 300 美金,我自己也在很多區塊鏈遊戲上投入了成百上千美金。這些確實是已經被驗證的,那麼有什麼邏輯是被證僞的?或者有哪些教訓?

Roham:我們犯的一個明顯的錯誤是區塊鏈可以支持多少吞吐量。我們沒有想到,以太坊會因爲僅僅幾千人玩 CryptoKitties 遊戲就導致崩潰。我們也低估了 Solidity 的難度和 EVM 的限制:在早期,我們試圖在決定開展一個新的方式之前儘可能地保持兼容性。

在 CheezeWizard 上,我們也犯了錯,那就是沒有構建任何類型的合約升級能力。社區發現了一些 bug,如果我們能夠升級我們的合約,這些 bug 就可以輕鬆修復了。相反,我們不得不用更復雜的方式來解決問題,這極大增加了我們的團隊的工作負擔 (許多緊急會議和通宵加班)。

Vincent: 現在讓我們進入最激動人心的部分——你們正在構建的區塊鏈項目 Flow。我不想在這裏深入討論技術細節。Flow 的網站上有 3 篇非常詳細的技術論文,討論了核心架構,如分離共識、區塊構成等。我更感興趣的是 Flow 協議這個主意是何時以及如何產生的 ?

Roham:由於我們造成的網絡堵塞,Flow 幾乎與 CryptoKitties 同時誕生。如果幾千個用戶就能讓我們應用的網絡癱瘓,那麼我們就不能忽視這個平臺風險。

在推出 CryptoKitties 後的一兩週內,我們知道我們需要找到一個方案來解決可擴展性和可用性的問題。我們對數十個區塊鏈進行了深入研究,與該領域的頂尖團隊進行了會面,並得出結論——我們需要自己的平臺。

[萬字專訪] 揭祕「加密貓」背後的故事和」Flow」的殺手鐗

我們主要關心的是,分解網絡執行狀態 (通過分片、第二層解決方案或側鏈) 會極大地增加開發人員的負擔。此外,我們認識到在協議層需要進行大量的關鍵改進,包括面向資源的編程,或者人類可讀的安全性。

Vincent: 也就是說在發現 CryptoKitties 對於以太坊堵塞的問題後,你們就已經產生了這個想法。那麼後面是怎麼落地的呢?

Roham:在創建 Dapper lab 兩個月後,我們在 2018 年 5 月申請了一個臨時專利。我們之後花了一年的時間向我們的顧問驗證我們的最初的理解,並且完成了區塊鏈概念相關的結構搭建。我想說明的是,我們與 Red Hat 和 Tesla 等公司有着同樣的專利承諾:知識產權是免費開源使用的。

在最終確定了核心架構之後,我們構建了剩下的 Flow 區塊鏈和相關的工具,並與加密行業最有想法的人以及來自遊戲、娛樂和技術領域的經驗最豐富的開發人員密切合作。因此,我們相信我們的方法能夠讓加密技術成爲主流——我們的開發夥伴的反饋已經證實了這一點。我們想要讓 Flow 滿足所有人的需求,而不僅僅是我們自己。

自兩年前我們開始着手研究 Flow 起,我們大部分的直覺性的想法都得到了充分驗證:通過我們開發的測試網絡以及公開發表的研究,我們架構的有效性已得到有力地證明,同時,Libra 對於面向資源編程的選擇則強調了以這種方法開發智能合約的重要性。

Vincent: 根據我們的數據,即使是最受歡迎的遊戲或 DeFi 項目也只有 2-3 千日活躍用戶。你認爲應該如何使區塊鏈應用獲得更大的用戶數量 ? 以及 Dapper Labs 和 Flow 自己是如何定位的 ?

Roham:目前想要獲得大規模的用戶所需的過程比想象的要短:消費者的行爲變化很快,一旦有合適的平臺存在,數百萬開發人員就會加入競爭。

當前的 Dapp、遊戲和 DeFi 項目都受到可擴展性和可用性的限制。很少有團隊解決可用性問題,因爲他們知道他們無法產生構建長期穩定的業務所需的規模。與此同時,大多數致力於可擴展性的團隊並沒有對用戶或開發人員的體驗給予足夠的關注。

讓區塊鏈通向主流應用的道路將由一個足夠勇敢的團隊來開拓,他們將從客戶體驗開始,並儘可能深入地研究技術。這就是我們在 Dapper Labs 所做的。在接下來的三個月裏,我們將一直進行殺手級應用的開發。開發人員已經可以在 Playground 上測試這個平臺,並將其作爲我們私密的 Alpha 測試項目的一部分。

Vincent: 我上週剛剛測試了 Playground,看起來能夠比較快速的上手,我用提供的模板部署了一個 NFT 合約,很有意思,那麼 Flow 到底核心要解決什麼問題 ?

Roham:Flow 首先解決的問題是速度、吞吐量和成本。世界上有 16 億 NBA 球迷。如果 CryptoKitties 讓 ETH 網絡堵塞了,想象一下如果是 NBA 球迷會導致什麼後果。Flow 的建立是爲了支持社區應該具備的規模。

Flow 第二個要解決的 (也可以說是更重要的) 問題與可用性和用戶登錄相關。主流消費者對可交易的數字資產着迷,但他們會被繁瑣的錢包和 chrome 插件嚇退。他們永遠無法進入下一個階段。我們在早期的 CryptoKitties 中發現,99% 到達 MetaMask 步驟的人都止步於此。需要更容易上手的區塊鏈遊戲,以實現大規模應用。

Vincent: 去年,Dapper Labs 和 NBA 聯手宣佈了 NBA Top Shot 的開發。幾周前,Dapper Labs 與 UFC 合作,幫助創建 UFC 品牌的數字收藏品。NBA 和 UFC 是世界上最負盛名的娛樂 IP。讓它們進入加密世界,爲球迷帶來區塊鏈技術的全新體驗,這真的太棒了。這兩款產品是否會用到 Flow 區塊鏈的特性和技術 ? 如果會的話是如何應用的?

Roham:我們非常高興能向體育迷們展示加密技術的可能性。給 NBA 和 UFC 的球迷的產品將會有很大的不同,因爲這兩個運動本身就非常不同。我們將爲每個社區創造有意義的體驗,所有這些都基於相同的基本加密領域的價值,即真正的所有權、流動的市場和開放的開發者平臺。

[萬字專訪] 揭祕「加密貓」背後的故事和」Flow」的殺手鐗

Flow 可以使這樣的項目成爲可能,因爲它的速度、可延展性和低成本,以及它在對於用戶使用和登陸時的友好性。法幣通道使得用戶上手變得容易,出金則讓用戶帶着真正的利益離場。一旦體育迷們嚐到了加密技術的滋味,我們認爲他們會喜歡的。

總而言之,加密網絡運行的是由社區羣體驅動的點對點軟件。這就是爲什麼我們去追求一些世界上最大和發展最快的運動。這也是爲什麼我們的其他垂直領域是遊戲和音樂。

我們與華納音樂集團的合作不僅是投資,也是尋求在藝術家和粉絲之間建立更深層次聯繫的途徑。我們喜歡現在正在討論的將數字體驗與現實獎勵聯繫起來的概念。我們希望有一天,人們可以通過數字購物來與他們最喜歡的樂隊相遇!

Vincent: 作爲一個局外人,我看到 Dapper Labs 做了很多事情,像 CryptoKitties 和 CheezeWizard 這樣的原生的區塊鏈遊戲,Dapper Wallets,Flow 的基礎架構協議,以及帶有著名 IP 的產品。這個團隊有多大 ? 在推出每個產品線之前,你是如何做決定的 ? 最終,你們正在構建的所有有趣的東西將如何作爲一個生態系統一同協作?

Roham:我們有近 100 名全職員工以及一些優秀的的自由職業者和顧問,他們可以幫助完善我們的專業知識。

我們的團隊分成多個的小組,這些小組可以快速地進行原型設計。這些小團隊使我們快速嘗試新事物,然後擴展出好的想法。

[萬字專訪] 揭祕「加密貓」背後的故事和」Flow」的殺手鐗

我們幾乎總是從宏觀理念開始:什麼是有趣的 ? 什麼將推動可能性的邊界 ? 我們怎樣才能把區塊鏈帶給那些從未體驗過它好處的人 ? 我們有一些人做市場調查來驗證這些想法是否有市場。我們儘可能快地工作,並共享來自所有測試的信息,以便團隊中的每個人都能學習。

有一個核心小組一直從事於 CryptoKitties 項目。另一個快速增長的團隊則專注於 Flow 和 NBA top shot。我們有些人只做原型和想法。

我們在生態系統中也有強大的合作伙伴。其他公司如 Opensea、Alchemy 和 BlockDaemon 已經深度介入,爲我們提供了關於 Flow 等項目的寶貴反饋,並將爲該平臺構建一些最早期的工具。我們期待擴展合作伙伴網絡,並期待看到經驗豐富的開發人員能給 Flow 帶來什麼。

Vincent: 感謝 Roham,上面的回答都很精彩,瞭解到很多我此前並不知道的背景和故事。那麼,最後一個問題,Flow 的 Playground 上線後使用情況如何?以及很多人關心的 NBA Topshot 什麼時候能夠向玩家亮相?

Roham:謝謝 Vincent 對 Dapper Labs 的支持。從你的問題中我能深刻的體會到你和你的團隊對這個領域的理解和期待。希望我們的 Flow 和 NBA 的 TopShot 遊戲給整個加密貨幣社區帶來驚喜。Flow Playground 現在看來的成績還是很令人興奮的 , 在上線後的 10 天 , 將近 400 個開發人員已經完成在 Playground 上的教程並且創建了實驗性質的 500 多個項目。我們馬上會公佈一個更大的消息,就是 Flow 的獨特的編輯語言 Cadance 將會得到一個世界頂級的項目的集成。在 Flow 上開發的應用,有可能會得到很廣的分發和曝光。

聽說中國的朋友們已經開始恢復生活和工作了,但在北美,病毒的影響纔剛剛開始。大家也應該都聽說了 NBA 已經延遲了賽季,也有好幾個 NBA 的隊員也感染了。但我們的 NBA 遊戲還會按時發佈 , 粉絲在這個時間更需要有其它方式來享受他們喜歡的遊戲以及與他們的偶像互動。我們不僅能使用新的賽季的最新視頻,也同樣可以將以往賽季的精彩視頻做成有收藏價值的 NFT。 在大家無法出門的時候,遊戲和視頻是他們最大的娛樂方式。我們相信這次挑戰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機會,我們期待給 NBA 全世界的粉絲帶來一個有趣和體驗全新的遊戲。希望到時候大家多來玩 TopShot。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